《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昨日重现07 战歌

据说一百多年前有一位哲人说过一句话。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会使用什么武器来进行,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一定在石斧和木棍的碰撞中打响。”

这句话用在今天的战场上,再合适不过。

几十万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除了平时的狩猎和厮杀之外,根本没接受过正规的大集团军冲锋训练,唯一能采用的战术,就是人海战术,蚁附攻城。

金牙老大唯一能告诉这些乌合之众的,唯有把战线拉得再长一点,步兵分散再开一些,千万不要一大群人乱哄哄挤在一起,像是愚蠢的行军蚁——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种抱团冲锋的战术就被证明是最高效率的自杀行为。

是以,他们将战线拉伸到了极限,几乎从四面八方朝着“新金山”冲去。

虽然绝大部分被裹挟来的奴兵和新兵都没有经验,好在他们也不完全是徒步前进,很多人都搭乘着加挂了钢板的民用车辆,还骑着奇形怪状的摩托车,勉强也算是一支“摩托化”部队。

尽管面对先进的末日武器,即便加挂七八层钢板也无济于事,但如此“严密”的保护至少提供给魔族们虚幻的安全感,让他们的冲锋速度更快,态度更坚决,甚至狂热。

一时间,荒原深处充斥着人类比野兽更加野蛮的嚎叫,上万辆民用车辆卷起滚滚烟尘,恍若戈壁滩上突兀出现一片血腥的丛林。

白小鹿曾经从行商手里,得到过一些名叫“DVD”的东西,看过不少描述战前生活的电影片段,当然也包括一百多年前的古老战争场面。

他原本以为,真正的战争就是硝烟弥漫,万炮齐鸣,所有一切都熊熊燃烧,声势浩大,惊天动地的样子。

然而,眼前的“新金山”却是一片死气沉沉,攻击方的第一波次奴兵和新兵冲到钻地炸弹轰出的入口附近,地底依旧毫无反应,仿佛一座鬼气森森的空城。

直到大量奴兵和新兵都顺着斜坡冲进地下,从地底才飞出了大量“嗡嗡”作响的东西。

那是无人机。

在荒原上,无人机就是死神的代名词,一旦被盯上,绝对没人能逃得掉。

果然,一架架无人机轻盈舞蹈和降落,落到进攻者最密集的地方,随后狠狠爆开,爆出一连串张牙舞爪的电弧,笼罩百米范围。

进攻方狂热的势头,就像是被冷冰冰的鞭子狠狠抽了一鞭。

所有人都在幽蓝色的瑰丽电芒缠绕中,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他们依旧没发出半点声音。

甚至看不到半点硝烟和鲜血。

就像是一个荒诞不经,不可思议的梦。

但无数人的生命,就被这样无声无息,漫不经心地收割。

这样的场景应该让进攻者感到害怕,但大部分进攻者都吞下了药片,烧断了大脑中负责“恐惧”的那根神经,依旧顶着电弧,不断往前冲,然后不断在幽蓝光芒中死去。

白小鹿攥紧拳头,偷偷看了不远处,站在装甲车上的金牙老大一眼。

他发现金牙老大神色如常,甚至还打了个哈欠,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白小鹿明白了。

进攻方的新兵和防守方的无人机一样,都是消耗品。

倘若自己不是运气好,能跟在金牙老大身边,这些倒下的尸体里,应该也找得到他的身影。

短短半个小时。

数万奴兵和新兵几乎消耗殆尽。

即便有一部分人能冲进地洞,但防守方明显以逸待劳,估计早就把这些乌合之众撕成碎片。

而他们根本连防守方的鬼影子都没有见过半条。

这仗还怎么打?

就在焦躁不安时,白小鹿忽然听到一阵阵密集的尖啸,比刚才的列车炮更加尖锐、迅猛和刺耳。

抬头看时,就看到上百条白线掠过天空,将铅灰色的阴云狠狠撕裂,划出凄厉的弧线,如同长了眼睛,从“新金山”上方的地洞鱼贯而入。

轰轰轰轰轰轰轰!

地底顿时传来一片惊雷的轰鸣,整座“新金山”上方的地面明显凸了起来,无穷烈焰从地洞中喷出数百米,连带着大量烧焦的尸块和扭曲的残骸。

隔着军靴,白小鹿觉得自己的脚板一下子热起来,大地好似在燃烧,地底已经变成一片火海。

“精确制导导弹,原来如此。”

哥哥冷静分析道,“原来,烈血荒原上的几万条人命,只是金牙老大和‘协约’方面的‘火力侦察’,目的就是摸清楚‘新金山’地底的防御,锁定那些不断开火、温度上升的火力点,最后依靠后方‘协约’发射基地的精确制导导弹,一锤定音,解决问题!

“准备一下,小鹿,要冲锋了。”

果然,当天空中出现白线时,金牙老大的表情就变了。

他直勾勾盯着这些白线,脸上肌肉抽搐,暗暗骂了一句,似乎连他都非常畏惧和厌恶这些“精确制导导弹”的可怕。

但他终究没有被情绪缠绕太久,舔了舔嘴唇,啐出一口浓痰,亲自将一面血染的花旗,插到装甲车上。

十三道红白相间的宽条,五十颗白色小星星镶嵌在左上角的蓝色长方块中,据说这面花旗曾经代表着这颗星球上最霸道的强权,阳光所照之处,无不飘扬着花旗的荣耀——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战争毁灭了一切,包括发动战争的花旗,现在,昔日的荣光唯有在荒原上豺狼和鬣狗们的爪牙之间,还偶尔闪耀了。

“嗤嗤,嗤嗤嗤嗤。”

白小鹿听到,金牙老大的装甲车里忽然传来一阵噪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捅开了喇叭,紧接着传来阵阵悠扬的音乐。

他原本以为那一定是慷慨激昂的战歌,没想到却是一首非常奇怪,非常好听,但似乎不太适合战场杀伐的乡村歌曲。

“在天堂般的西弗吉尼亚

有蓝岭山脉,夏南多阿河

那儿生灵悠远,比树木更年长

比群山更年轻,如清风般成长

乡村之路,带我回家,那儿是我的归宿

西弗吉尼亚,大山妈妈

乡村之路,带我回家!”

在优美,温暖甚至略带“土气”的音乐声中,所有花旗帮众都披挂上阵,全副武装。

金牙老大更是在胸口交叉缠绕上了三五圈弹链,腰间悬挂着几十颗手雷,手持一挺机载火神炮——老天,他真是人类吗?

“MAGA!”

在歌声中,金牙老大声嘶力竭,吼出鲜血。

“MAGA!”

所有花旗帮众都如痴如狂,状若疯癫。

真正的冲锋开始了!

白小鹿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

他发现金牙老大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刚才那些临时抓来凑数的奴兵和新兵冲锋时,金牙老大深深待在最后方,像是一个冷酷无情的阴谋家,自然也保住了白小鹿的安全。

但现在,轮到花旗帮自己人冲锋时,这位一帮之主,“老大中的老大”,却是不要命地冲在最前面,甚至不是坐在装甲车里,而是跨坐在装甲车的速射炮上,手握那面血染的花旗,吼叫着“乡村之路,带我回家”的“战歌”,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发出“噫——哈——”的怪叫,仿佛是一个悍不畏死的牛仔,浑然不在乎地底是否还能飞出新的无人机,炸开一片电闪雷鸣。

连累白小鹿也不得不坐在距离他最近的一辆装甲车里面,抱着脑袋瑟瑟发抖,唯恐自己的小命在不经意间,就和金牙老大一起报销掉。

但他们终于风卷残云地冲进了地底,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击——刚才的精确制导导弹轰炸,的确把部署在“新金山”外围的防御火力点统统碾压成粉末,一旦进入市区混乱的巷战,地底人的高精尖武器威力将被削弱至最低,而魔族们的人数优势则会发挥到最后。

他们一边唱歌,一边倾泻子弹,一边碾压着烧焦的尸体,沿着崎岖的斜坡冲锋,很快从几十处不同的斜坡,冲进“新金山”。

呈现在眼前精致而繁华的地下都市,令所有魔族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白小鹿还没有看到外面的风景,就被扑面而来的清醒空气狠狠撞了一下脑袋,撞得眼冒金星,涕泪俱下。

“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好闻的空气。”

白小鹿热泪盈眶,“没有半点臭味,也没有铁锈味,更没有酸雨的酸味和辐射的甜味,就是,就是空气,最纯净的空气!”

他有些醉了。

身边的士兵们也是一样。

甚至有人哭出声,“呜呜呜呜”,忍都忍不住。

前方的城市更是令他们目眩神迷,怒不可遏。

所有魔族都曾经无数次畅想过地下都市的样子——用自己能想到最华美,最奢靡的场景来装饰这个“天堂”

但真正的地下都市却比他们能想到还要华美和奢靡百倍。

不说鳞次栉比,自动发光,充满未来感的高楼大厦。

也不说到处都是,种满了整座城市的人工园林。

就说头顶纵横交错的管道里,不时喷射出来一片片迷离的水雾,浪费无数荒原上魔族人视若生命的净水,只为了给地底人带来一丝微不足道的凉意。

如此穷奢极欲!

如此荒诞不经!

如此惨无人道,罪大恶极的事情,他们都做得出来!

“看到了吗,这些地底人宁可把宝贵的净水白白浪费,都不愿意给我们魔族一条活路!”

金牙老大怒吼,“那就上吧,用我们的子弹和屠刀,夺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