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昨日重现05 金山

能在核云,酸雨,变异野兽,辐射疾病和穷凶极恶的同类相残中活过十年的人,没有一个是笨蛋。

所有人都知道,地上地下是两个世界——发动核战的那些权贵和富豪们,在把地球表面化作一片焦土之后,就带着他们压榨和劫掠来的所有财富,躲到了地底的“避难所,安全区,地下都市”之中,那里灯红酒绿,那里奢靡繁荣,那里甚至流水潺潺,杨柳成荫,的确如金牙老大所言,什么都有,是位于地底的天堂!

而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的后裔,却在荒原上饱受辐射、侵蚀和自相残杀之苦,被冠以“魔族”之名,就像是活在烈日下的地狱。

攻破一座地下都市,劫掠其中的财富,屠杀造成核战的罪魁祸首,蹂躏他们细皮嫩肉的女人,甚至什么都不做,仅仅是将地下都市付之一炬,把那些权贵和富豪驱赶出来,尝尝他们现在过的,生不如死的日子——为了这样的目的,真有无数魔族,愿意献祭自己微不足道的生命。

问题是,权贵和富豪们居住的地下都市,可不是光靠魔族那蝼蚁般的性命堆积,就可以攻破。

核战之前,这些“上位者”就掌控了这颗星球上最尖端的武力,核战之后彻底失去秩序的崩坏世界里,他们又抓捕了无数“试验体”,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新型武器研究,果真研发出了不少远远凌驾于时代之上的超级武器——这一系列建筑在累累尸骨之上的新型武器研发体系,统称“末日技术”。

被“末日技术”武装和保护的地下都市,绝不是魔族手里的自动步枪,普通装甲车和武装直升机可以攻破。

甚至,他们都抵近不了地下都市的入口——每一座地下都市的上方,都是数千平方公里的军事禁区,无人机和自动化杀戮机器一刻不停在其中巡弋,还有掩埋在黄沙和废土中的电磁炮以及光棱塔,连主战坦克都可以直接烧成废铜烂铁,对付魔族,完全是杀鸡用了牛刀。

即便花旗帮主,金牙老大巴雷特,带领整片烈血荒原上所有魔族,也不可能冲破一座地下都市,这是七八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

因此,尽管金牙老大吼声如雷,说得火热,但墓碑镇民的反应却相当冷淡,只是碍于金牙老大刚刚的屠戮之威,没人敢质疑和反驳罢了。

就连被金牙老大踩着的白小鹿,都有些不以为然,心说难道传说中的金牙老大巴雷特就是这样的水准,竟然妄图凭借人多势众去冲击地下都市?这和飞蛾扑火又有什么区别!

金牙老大咧嘴一笑,松开踏在白小鹿胸口的右脚,却又立刻换上了左脚,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继续蛊惑起来。

不错,一般情况下,地面上的魔族自然冲不破地下城市,他称霸烈血荒原十几年,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却要兄弟们白白送死——金牙老大如此说道。

但是,如果不同势力的“地底族”之间发生战争了呢?

战争几乎改变一切,但从未改变发动战争的人。

人类从历史教训中学到的唯一事情就是,人类永远不可能吸取任何教训。

因为,“制造教训”和“吸取教训”的往往不是同一批人。

“制造教训”的是那些权贵和富豪。

“吸取教训”的却是肮脏的,愚昧的,灭绝人性的“魔族”。

所以,战争永不停息,战争永不改变。

即便距离全球核战的年代才过去几十年,在原本支离破碎的国家和社会体系上,新的势力刚刚诞生不久,新的战争又爆发了。

现在,地底族分成两大势力——“联盟”和“协约”,彼此没有明晰的种族和国境线划分,却是在无数棋子般的地下都市中,犬牙交错,互相渗透,进行小规模低烈度但残忍至极的摩擦。

偶尔,当几十座隶属于“联盟”或者“协约”的地下都市连成一片,彼此之间的战术通讯网络终于建成时,也会发动比较大规模的战役,试图将更多敌方地下城吞噬和转化过来。

此刻,烈血荒原的东北侧,一场“协约”对“联盟”的“秋季攻势”就正在发生。

“那座地下城的名字叫‘新金山’,从墓碑镇出发向东北走两天一夜就到,是‘联盟’在烈血荒原一带最后也是最大的几座地下都市之一,亦是‘协约’的重点打击目标!”

金牙老大嘶吼道,“过去半个月,‘协约’方面的无人轰炸机和列车炮对准‘新金山’的地面狂轰滥炸,已经把所有的警戒、哨卡和电磁炮塔统统砸烂了!而且,‘协约’方面还动用了刚刚研发出来的‘新型钻地炸弹’,钻透了保护‘新金山’的厚重岩层,直接打通了进入‘新金山’的道路!

“现在,‘新金山’上方千疮百孔,足足有上百条道路可以供我们冲锋,能最大限度发挥魔族人多势众的优势!

“‘新金山’的兵力要么抽调去了最前线,要么在连续轰炸中统统炸死,那就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光着屁股的娘们儿!

“‘协约’对‘联盟’的‘秋季攻势’还要打很久,双方特别是‘联盟’的主力都被纠缠在前方,谁都不会想到我们魔族能从屁股后面杀出来,对一座‘联盟’的地下都市大举进攻,就算知道,他们也抽不出手来对付我们,倘若‘协约’获胜——按照目前形势,这是极有可能的事情,更是不会追究半点责任!

“怎么样,条件这么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辈子都碰不到第二次,敢不敢干啊,说话,你们墓碑镇的魔族,裤裆里的家伙都烂光了吗,说话!”

四周鸦雀无声。

墓碑镇民面面相觑。

虽然他们做梦都想杀进地下都市去劫掠和报复,但是对权贵和富豪的恐惧早已深入骨髓,烙入基因,“联盟”和“协约”的战争就像是两头巨兽的冲撞,似乎不是他们这些蟑螂和老鼠可以参合进去捣鬼的。

“答应他。”

哥哥忽然在心底里对白小鹿说,“报名,第一个报名。”

“什么?”

白小鹿愣住,结结巴巴道,“进攻地下都市,会死的!”

“就现在这样,也是个死,我能感觉到这家伙冰冷的杀意,就算我们不答应,他也有办法驱使所有墓碑镇民去充当‘炮灰’。”

哥哥冷静道,“而且,这个‘金牙老大巴雷特’未必是孤军作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协约’方面的‘仆从军’,是协约对联盟整个秋季攻势上的一环,所以,成功几率很大的。”

“仆从军?”

白小鹿虽然柔弱,但并不呆傻,被哥哥轻轻一点,立刻明白,“你是说,金牙老大的花旗帮,背后是‘协约’在支持?”

“当然,地底族的末日科技虽然先进,但人数实在太少,在核战后的极度污染世界中,每一名身体健康、没有丝毫变异的人类都是宝贵财富,无论‘联盟’还是‘协约’都舍不得让哪怕一名‘地底族’白白送死,所以,他们都豢养着大批魔族充当走狗、爪牙、仆从军,战争,主要是这些低贱的炮灰在打——和以往所有的战争一样。”

哥哥道,“现在‘联盟’和‘协约’在前线杀得难解难分,双方消耗都很大,对于攻击方的‘协约’而言,迟迟打不开局面,无疑是非常不利的,倘若‘联盟’缓过神,从别的地方抽调大批部队过来,那就糟糕了。

“如果这时候,有一支骚扰力量能从‘联盟’的大后方,无论是否攻陷‘新金山’,都会牵制‘联盟’大量兵力,为前线的‘协约’创造机会。

“你觉得,金牙老大巴雷特在这时候冒出来,抛出这样的计划,会是巧合么?”

“这,哥哥竟然知道这么多情报!”

白小鹿惊讶道,“怎么可能呢?”

“其实,你也知道的。”

哥哥的大脑荡漾出一抹笑意,“来往各个城镇的商队和旅者带来的消息,墓碑镇酒馆里的只言片语,张贴在‘血墙’上的悬赏令,还有荒原上‘呜呜’的风声,只要你仔细听,自然能听到所有的事情。

“更何况,这种事完全用不着分析,只要看花旗帮的装备就知道了,哼,这样武装到牙齿的制式装备,真是‘占领一座废弃军事基地’可以得到的么?就算他真的占领了一座军事基地好了,倘若背后没有靠山的话,第一时间就被‘联盟’或者‘协约’灭掉了!

“不过,管他是帮主还是走狗,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只要能活下去就好。

“快主动报名吧,就算你不报名,他也会强迫你去,说不定给你戴上爆炸项圈之类的东西,情况更加糟糕,就算他不带走墓碑镇的所有人,咱们依旧落入天狼赌坊的人手里,难道还有活路?”

“可是……”

白小鹿迟疑道,“妹妹怎么办,妹妹还在村里等着我们的药。”

“没办法,我们现在没钱也没药,只希望她能坚持住。”

哥哥道,“我们到了战场上,就有机会趁乱逃跑,到时候找一个军用医药箱,甚至在‘新金山’找到便携式的自动化诊断治疗机,妹妹和‘隐山村’所有孩子的病,就都有了希望。”

白小鹿微微一怔,柔弱的脸上闪耀出了坚毅的光芒。

“我要去!”

他抱着金牙老大巴雷特的大腿,扯着稚嫩的嗓门尖叫起来,“我相信金牙老大,我要誓死跟随金牙老大,攻下‘新金山’,去……抢水,抢吃的,抢女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