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48章 废土之梦

“我?”

李耀的感觉越来越古怪了,喃喃道,“那我们两个,究竟谁才会成为‘100%的李耀’呢?”

“这个问题嘛……别急,三天后就知道答案了。”

红极星笑了笑,再次邀请道,“怎么样,要不要和牛老师一起去参加读者见面会?”

“还是算了。”

李耀沉吟片刻,摇头道,“我有些头疼,想早点休息,养精蓄锐。”

“没错,让李耀同学早点儿下去休息去吧,对付那些热情似火的读者,有牛老师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张大牛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说。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红极星也没有勉强,亲自把李耀和张大牛送到了甬道外面,再由灰雾女士和斯巴达分别把他们送到会议厅和住处。

以一座大洋深处的无名荒岛而言,这里的地下起居室条件还算不错,李耀反锁上门,把自己丢进了海绵一样柔软的大床上,在弹簧和鹅绒之前起起伏伏,恍恍惚惚。

不知为何,他隐隐有些不安。

其实今天和红极星的见面十分顺利,他获取了大量珍贵的信息,对于轮回狱乃至大宇宙的奥秘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而红极星提出来的计划虽然简陋,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也未必没有成功的机会。

按理说,他不该这么不安的。

不过……

“如果《修真四万年》这部是真的,那书里的主角‘修真李耀’哪里遇到过一帆风顺的计划了?”

李耀喃喃自语,“每次貌似越顺利的计划,就会遭到越惊人的转折,看似最和善和强大的队友,瞬间就会翻脸不认人,变成最恐怖的幕后BOSS,令任务的难度瞬间飙升十倍——咦,按照这样的规律,难道说红极星才是这一次的幕后黑手?嗯,是有点像,虽然这家伙自称也是‘李耀最大块神魂碎片’的持有者,但是他邪里邪气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李耀!

“而且,我好像迷迷糊糊之间,忘记了一些事情。

“仿佛,仿佛在不久之前的某一天,我曾经做过一些事情,一些非常……可怕,血腥,恐怖的事情,那究竟是什么呢,是和猎人的战斗吗,不,应该比那还要再残忍百倍,怎么可能忘记?”

“哒哒哒哒哒”。

李耀又听到了玻璃弹珠从天花板上面掉落的声音。

他一下子就从床上翻了起来,瞪大眼睛,两个鼻孔一张一缩,额头渗透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这里是地下,在他头顶的天花板上方,应该是数以千万吨计算的岩石和混凝土,哪来什么玻璃弹珠?

“究竟是真的有声音,还是我神经衰弱?”

李耀深吸一口气,走到盥洗室放满了一盆凉水,把整个脑袋深深埋进去,试图忘记无法解释的一切。

然而,当他用足足三分钟时间,好容易才冷却了自己的大脑,把头抬起来时,却被镜子里的东西吓了一跳。

出现在镜子里的,并不是他的脸,甚至不是他的脑袋。

而是一个银白色的圆球。

银白色的圆球直接从他的脖子上长出来,取代了面孔和脑袋的位置。

球形镜面反射着妖异的光芒,和洗漱镜来回折射了无数次,明明没有五官,却交错成了一场诡异和讥讽的表情,仿佛有另一个蛰伏在镜子里的他,深深嘲笑着自己。

李耀倒退两步,险些没脚下打滑,一屁股坐到地上。

眨巴着眼睛,再看镜子里的自己,甚至伸出颤抖的双手去摸索五官,银白色的圆球瞬间消失不见,他又恢复了原本的面目。

然而,模糊不清的面目,又令他陷入更深层次的困惑,他头昏脑涨,神志恍惚,实在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外面房间忽然传来了急促的铃声。

李耀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才发现是红极星配发给他们的手机在响。

这部手机只能在方舟岛范围内使用,与其说是手机,倒不如说是功能强大,信号稳定,抗干扰能力极强的高级可视对讲机,即便在岛屿内部的地下都一路畅通无阻,不过,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寥寥可数几个人,红极星,灰雾女士,斯巴达当然还有张大牛——究竟谁会这时候打电话给他?

李耀拿起手机一看,正是张大牛。

接通之后,喇叭里顿时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和笑闹声,屏幕上出现了张大牛油光发亮,兴奋至极,好似发羊癫疯一般的大脸。

从他这张脸和屏幕边缘的缝隙望出去,好像是一个乡镇歌厅的包厢,装修金碧辉煌。

似乎还有一些男男女女和白花花的胳膊大腿,有人鬼哭狼嚎,有人嘤嘤怪笑,怎么看都不像是读者见面会的样子。

张大牛应该喝了不少,一个劲儿打酒嗝,眼珠子都有些发红。

“太热情啦,哎呀,读者们实在太热情啦!”

他语无伦次地说,“李,李耀同学,牛老师快支撑不住了,要不然你也来吧,我们一起来探讨,探讨这个《修真四万年》的后续发展,以及如何振兴我国科幻事业的严肃课题!”

李耀皱眉,一言不发,直接挂断了电话。

“搞什么?”

他自言自语,“红极星究竟在搞什么鬼啊!”

这个问题,今天注定不可能得到答案了。

李耀觉得头越来越痛,躺下去时,整个脑袋里都是“嗡嗡嗡嗡”的声音。

他和怪声抗衡了很久,直到昏昏入睡时,才意识到“嗡嗡嗡嗡”的声音究竟是什么。

那是无数冤魂在熊熊烈焰中挣扎和嘶吼的惨叫,或者说,是复仇的号角。

李耀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出现在一个格外清晰和真实的地球上——或许就是红极星所说,最初的起源地球,亿万次轮回开始的地方。

那并不是什么鸟语花香,蓝天白云的天堂,却像是一片被烈焰炙烤过,布满了烟尘和辐射的炼狱,他被无数衣衫褴褛,奇形怪状的变异畸形人们裹挟着,汇聚成汹涌澎湃的人潮,一起朝着某个方向前进。

他不明白这副场景的意义,只是隐约感知到身为潮水一员的自己无比愤怒——是那种遭遇了背叛和抛弃,充满绝望的愤怒。

他和身边那些丑陋而愤怒的同类一起滚滚向前,朝着地平线伸出伛偻的双手,发出野兽般的咆哮,还有无数灰色的,蠕动的,丑陋的人群和他们汇合,就像是席卷一切,暴怒的洪潮。

但是,他们毕竟没能抓住背叛者和抛弃者,就在他们张牙舞爪,发出咆哮的同时,地平线上出现了几十道灰色的烟柱,烟柱之中是璀璨的火焰,火焰裹挟着一道道银色的流光,就像是超尘脱俗的仙人,挥一挥衣袖,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撕裂云霄,刺破天穹,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留给他们一片充满辐射的荒芜大地,以及千疮百孔的天空。

天边的太阳被热核战争导致的辐射尘埃阻隔,阳光经过尘埃折射,变成五彩斑斓如同废气废水般的氤氲,李耀的梦境变成了一副抽象画,画中的地球人就像是一个个可怜又可笑的鬼魂,在意识到他们无论如何都追不上背叛者和抛弃者之后,所有人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在废土上一屁股坐下来不知所措,有人小声啜泣,有人高声诅咒,但更多人只是痴呆呆看着太阳,看着生命最初的源头,那无比慷慨,对任何生灵都一视同仁的太阳!

太阳很快给了他们答案。

或者说,对他们下达了最终的裁决。

在辐射尘埃的遮蔽之下,他们无法看到陨石撞击太阳的全过程,却能清晰感知到太阳的亮度瞬间提升到无以复加,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膨胀,膨胀。

海洋蒸发,森林燃烧,大地开裂,亿万年间因为太阳而诞生的一切生灵,都被笼罩在生灵绝对无法忍受的烈焰和高温之中,亲自参与到太阳的激烈反应里去,在一秒钟之内,彻底碳化,粉碎,湮灭。

包括所有滞留在废土上的地球人。

然而,李耀的梦境却并未在亿万地球人的熊熊燃烧和灰飞烟灭中结束。

随着躯壳的湮灭,他进入一种更加古怪和恍惚的状态中,仿佛自己化作了……化作了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海水,组成太阳的一点氢元素,或者某个无法用笔墨描述的超级生命体身上的一个……细胞。

所有同类也和他一样,没有了丑陋躯壳的束缚,他们可以更好得认识彼此,在等离子和电磁波的帮助下,凝聚成更加精妙和优美的结构。

谈不上喜欢还是厌恶,虽然他还不太适应自己全新的生存状态,但无论什么状态,都比废土上遭人背叛和遗弃,畸形丑陋的活尸要好得多,好一万倍,不是吗?

生命终将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很幸运,他们已经找到了。

……

李耀就在这时被震耳欲聋的蜂鸣声惊醒。

不知是梦境太过古怪和恐惧,还是蜂鸣声太刺耳,他的心跳瞬间飙至极限,扶着床头干呕了好一阵子,依旧虚汗直冒,整条脊椎骨凉飕飕的,浑身上下都生不出力气。

然而,那接连不断的急促蜂鸣声却在告知他一件事,一件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敌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