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36章 玻璃弹珠声

他像是从亿万年甚至亿万次轮回的长眠中苏醒,浅浅打了个哈欠,冲梦旅人微微一笑。

这微笑看在梦旅人的眼里,却比九幽黄泉最深处,冤魂厉鬼的面孔都要狰狞。

“拦住他!拦住他!拦住他!”

梦旅人脸色煞白,叫声钻进所有觉醒者的耳膜,狠狠刮擦着他们的大脑。

“咔嚓,咔嚓!”

他坐的这张铁椅上,原本就有自动开合的钢锁,可以锁死坐下者的手腕和脚踝,但刚才他表现得非常合作,而且前面三重测试没有丝毫问题,灰雾女士也不想逼迫太甚,便没有强求他锁死自己。

而现在,弹簧钢锁再狠狠咬合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在钢锁彻底锁死之前,他的手腕和脚踝膨胀到了正常状态的两倍粗细,竟然把四把弹簧钢锁弹了回去,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步跨到了梦旅人面前,叉开五指,攥住了梦旅人的脖子。

“嘘……”

他微笑着对梦旅人说,然后“咔嚓”一声,将梦旅人的颈椎硬生生捏碎,脖子彻底被捏了个稀烂,脑袋十分诡异地歪到一边。

当他把梦旅人丢到地上时,这位前世记忆的向导已经死透了。

“啊!”

猝不及防的惊变,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还是斯巴达的反应最敏捷,条件反射般举起了电浆枪,朝他狠狠扣下扳机。

他头也不回,只是以反关节的姿态,向后伸出右手,手掌张开,虚空一握。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一团凝聚着毁灭性力量的球形闪电刚刚从斯巴达的枪口呼啸而出,却是在半空中诡异地停滞住,仿佛有两股来自不同方向的力量强行撕扯着它,令它在凝固的空气中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僵持没有持续多久,这团电浆竟然原路返回,再次钻回到枪膛里,“轰”一声,电浆枪直接炸裂,天女散花的碎片深深刺入斯巴达的身体,再加上张牙舞爪的电弧缭绕,把这名虎背熊腰的壮汉,直接变成了支离破碎的破娃娃。

“你不是李耀,你到底是谁!”

灰雾女士原本就呈现死灰色的面孔变得愈发惨白,周身伤口再次喷涌出惨淡的血渍,强行催动超能力,七窍和毛孔中喷涌出大片迷雾,恍若拥有生命,朝他包围过来。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轻蔑而残忍的笑意,刚刚轰爆电浆的右手虚虚握成拳头,朝灰雾中心轻描淡写砸了过去,顿时听到指缝中传来阵阵破风之声,将灰雾撕碎成一缕缕的气流,争先恐后向四周逃逸,就连灰雾女士都被他轰出十几米开外,重重撞在一只货柜上,发出“咚”一声,撞出了一个人形凹坑。

埋伏在仓库四周的几十名觉醒者,见到他瞬间格杀或重创三名组织的核心成员,顿时朝他扑来。

“别过来!”

灰雾女士却在刹那的交错中感知到了他的恐怖,眼眸深处第一次流露出无法用笔墨形容的恐惧,厉声尖叫,“逃,快逃!”

只可惜,她叫得太迟了。

不,应该说,即便她第一秒钟就发出警报,也没办法阻止一切,拯救任何一名觉醒者的性命。

“哒哒哒哒哒哒哒!”

几十支经过改装的重型枪械对着他轰出一片瓢泼大雨般的弹幕,却无法令他如沼泽般的眼神中出现哪怕一道涟漪,子弹将他的残影撕扯成了千丝万缕,而他的本尊已经化作一道电芒,闪到了众多觉醒者的身后。

“砰!”

一名觉醒者高高飞起,还在半空中时,五脏六腑就承受不住超高压力,向外爆裂开来,死得凄惨无比。

“轰!”

第二名觉醒者被他一脚踢了出去,同一时间,他还用隔空御物的神通,激活了对方腰间悬挂了四枚手雷,让这名觉醒者在四朵烟花的簇拥下,死无葬身之地。

“啪!”

第三名觉醒者被他一掌劈到天灵盖上,最坚固的头盔在他掌下却似火柴盒一般酥脆,连头盔带脑袋,顿时劈了个稀巴烂。

“呼!”

连续三名觉醒者的牺牲,终于给剩下的战友争取到了时间,第四名觉醒者双掌合拢,从掌心出发,整个人都被一团熊熊燃烧的赤焰缭绕,是某种能自由控制温度的术法!

但无论火球,火墙还是张牙舞爪的火龙,都抵挡不住他的攻击。

他甚至没有直接动手,仅仅是盯着这名觉醒者,轻轻打了个响指,这名觉醒者体内的火焰异能就彻底失控,熊熊烈焰反而吞噬了自身的细胞和灵魂,造成了典型的“人体自燃”现象。

这不是战斗,而是屠杀。

无论初觉者,深觉者还是终觉者,也不管掌控着火焰,冰霜,雷电还是剧毒等等异能,在他面前都像是三岁孩童般不堪一击。

他游刃有余,不紧不慢地屠戮着,不一时就把仓库变成了血染的宫殿。

周身缭绕着蒸腾的血雾,脚下践踏着湿漉漉的五脏六腑,脸上依旧挂着神秘莫测的微笑,眼眸像是能淹没所有灵魂的沼泽,他就是死亡的化身,从九幽黄泉深处缓缓走来的魔王!

现在,除了身受重伤的灰雾女士以及半死不活的斯巴达之外,仓库里再没有半个活人——他绝对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毁灭者,是魔王,是死神!

他不徐不疾走到了灰雾女士面前,居高临下,用非人的眼神看着她。

“砰!”

不远处,斯巴达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竟然拖着支离破碎的身体苏醒过来,随手举起一把手枪,朝他射出了最后一颗子弹。

他随意挥了挥手,像是驱赶一只讨厌的蚊子,那枚子弹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竟然转了一百八十度,不偏不倚从斯巴达的眉心钻了进去,又在这名忠诚的抵抗者的后脑勺上,钻出了碗口大小的窟窿,带走了大部分脑组织。

“原来,咳咳咳咳,原来真的是你,你就是天启组织派来最精锐的刺客,专门对付红极星的‘靶向药’。”

灰雾女士惨笑道,“这,这就是‘超觉者’的力量吗,果然很强大,也怪我们实在太蠢,竟然会引狼入室,把你带到这个地方。

“不过,你还是棋差一着,提前暴露了自己,就算你的战斗力再强,能杀死我们所有人,那又怎么样?红极星藏匿在大洋深处的迷雾中,你休想找到他,呵呵,只要你不能当面见到他,就算你是一颗会走路的人形核弹,又有什么用?

“你完了,这场连绵千万次轮回的战争,我们,我们终将是最后的胜利者,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我们的自由和……希望!”

“哦。”

他静静听完,点了点头,轻轻轰碎了灰雾女士的心脏。

他在尸山血海中站了很久,微微皱拢的眉头显出内心的烦躁——那种“家里搞得好脏,要收拾很久”的烦躁。

然后,他又回到了梦旅人的尸体旁边,勾了勾手指,勾起了那枚镶嵌着红蓝宝石,镌刻着章鱼图案的怀表。

还好,他刚才非常小心,并没有损坏怀表精密的机械结构,指针仍旧“咔哒咔哒”地走着。

他盯着盘旋的秒针看了很久,随后叹一口气,将怀表缓缓送到了半空中,悬停在双眼的高度。

然后,他再次叉开五指,把右手虚虚对准了怀表,朝着逆时针的方向,扭转手腕。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他扭转手腕的速度极慢,表情却极其慎重,吃力甚至痛苦,仿佛他的掌心死死扣着一个看不见的齿轮,而他正通过逆向波动齿***纵着一台极其庞大的机器。

正常人的手掌,最多朝逆时针方向扭转九十度就是极限,但他竟然硬生生将手掌扭转了一百八十度,不顾骨骼发出的爆裂声,继续扭转过去。

随着扭转的角度越来越大,手臂皮肤片片皲裂,臂骨彻底折断,戳出了白森森的骨头茬子,鲜血如流星雨般溅射到怀表和他的脸上,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改变,眼神则变得愈发幽深。

随着他的虚空扭转,怀表的秒针走得越来越慢,空气都渐渐凝固,周遭空间荡漾出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凝聚成了一个逆时针的巨大漩涡。

终于——

当他的手掌旋转了三百六十度,肌肉,骨骼和血管彻底爆裂之后,怀表的秒针、分针和时针,统统停住了。

同样停住的,似乎还有周遭的空间乃至……时间!

他心满意足地笑起来,勉强操纵着支离破碎的手腕,逆时针转出第三百六十一度。

血染的手掌仿佛拥有恐怖的魔力,怀表的秒针在微微颤抖了两下之后,竟然也跟着他的手指一起,倒走回去。

很难形容秒针倒走回去的声音,并非正常旋转的“咔哒咔哒”声,而是一种好像玻璃弹珠落在楼上,“哒哒哒哒”不断弹跳,越来越密集,直到消失的声音。

……

“不管怎么说,虽然他前五世都是一个贪财好色,毫无品格,为了金钱什么都愿意写的三流写手加小报记者,但他的确从未和天启组织扯上丝毫关系,他就是那种最不起眼的小人物,地球重启时一串微不足道的数据而已,哪怕天启组织真要找卧底,也绝对找不到他身上。”

梦旅人对李耀道。

李耀有些恍惚,歪着脑袋,侧耳倾听着来自远方或者脑海深处的声音。

不知是否错觉,他好像听到了一种,该怎么说呢,一种“玻璃弹珠落在楼上,‘哒哒哒哒’不断弹跳,越来越密集,最终消失”的声音。

不过这座仓库只有一层,上面就是顶棚,哪来什么玻璃弹珠,估计是外面的风雨声,是他听错了吧?

“明白了。”

李耀点头,深吸一口气,坐到了铁椅上。

灰雾女士和梦旅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李耀忽然问了梦旅人一句,“你有表吗,现在几点?”

“有。”

梦旅人从怀中摸出了一块非常精致,古色古香的怀表,表壳上还镌刻着呈螺旋形态的八爪章鱼,充满了海洋的气息,“现在是晚上八点零五分。”

“几秒?”

李耀又问。

“几秒?”

梦旅人微微一怔。

“是的,精确到秒,告诉我。”

李耀冷冷道。

“呃,是八点零五分三十二秒。”

梦旅人皱眉,“怎么了?”

“没什么。”

李耀眨巴了一下眼睛,脸上浮现出一抹迷茫之色,似乎连自己都不太明白为什么要问时间,还要问得这么精确。

但他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冲梦旅人点了点头,“既然是方舟基金会的规矩,那么,开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