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29章 不死之身

“毁掉他的尸体!”

灰雾女士第一个反应过来,对李耀和斯巴达发出高亢的尖叫。

斯巴达啐了一口,将电浆枪对准猎人分裂成两半的尸体狠狠开火,电浆瞬间将尸体变成一片焦炭,在狂风骤雨中崩裂成了黑色的粉末。

却还是慢了一步。

或者说电浆对尸体中流溢出来的东西根本无效——那是一股既像是雾霭又像是火焰的东西,仿佛拥有生命般在空气中一拱一拱,令李耀想起了成千上万飞虫组成的虫潮,小小的虫潮发出了“吱吱”的尖叫声,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流窜到远处的车厢中,消失不见了。

不一时,就听到车厢里传来尖叫、打斗和碰撞声,又过了一会儿,车厢门被拉开,一名穿着列车巡查员制服的中年男人手脚并用,如蜘蛛般爬了出来,稳稳当当站到了狂风呼啸的车顶上。

这是一个黄皮肤黑头发,非常典型的东方男人。

从脸上的皱纹和过早花白的头发亦看得出来,他应该在这条铁路线上勤勤恳恳地奉献了一生,早就变成铁路和列车上一个默默无闻的零件,根本不应该和超能力的世界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

但此刻,他深深凹陷的眼眸里,却有一团如雾霭和火焰般的毒液在涌动,嘴角也渐渐勾起了既文质彬彬又冷酷无情的笑意,那神态,和刚刚死去的“猎人”雨果?史密斯如出一撤。

“李耀同学,看来我不得不又一次调高对你的评价了。”

这名在东方土生土长,或许一辈子都没出过国的当地列车员,却用非常生硬的语调说着他的母语,语气亦和刚才的猎人一模一样,“短短一周之内,从懵懂无知的普通人变成觉醒者,又从初觉者变成深觉者,再从深觉者变成现在的终觉者,亦或者……你已经超越了终觉者的范畴,变成了更加强大而危险的东西?

“不过,无论你觉醒了多么强大的力量,还是那句话,在地球,不,在大宇宙的意志面前,你们的反抗仍旧是愚蠢和徒劳,迷途知返,回归正道吧!”

“你——”

李耀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将凝重的目光投向了灰雾女士,试图从她那里得到更多关于猎人的情报。

难道这家伙是打不死的吗?

每次杀死他,他的……“灵魂”都能化作一团黑雾,侵入别人体内,以别人的躯壳为载体重生?

这也太夸张了吧!

灰雾女士的脸色亦变得格外难看,向李耀微微摇头,示意李耀,自己也不知道猎人还拥有这样的能力。

在方舟基金会的资料库中,关于猎人的超能力情报只有三条,第一是他可以改变脑电波的频率,借助各种无线通讯工具,以特殊电磁波的形态发射出去,用这种方法激活普通人的前世记忆并控制他们,变成他的傀儡;第二是他拥有超越极限的身体素质,精通各种格斗和射击技术,战斗力绝对是第一流的;第三是他能在周身营造出极其特殊的力场,让处于力场中的人感到心跳减慢,抑制供氧和脑细胞活跃程,产生类似‘时间减缓’的幻觉,拖慢敌人的动作。

光是这三项能力,已经令猎人成为天启组织中最令方舟基金会头痛的几名强敌之一,所以,由猎人带队来执行围堵《修真四万年》作者的任务,丝毫都不奇怪。

但是连灰雾女士都没想到,猎人竟然还拥有第四项异能——“不死之身”!

这样的战斗,还怎么打?

重生的猎人微笑着,嘴边响起了无声的口哨声。

不一时,前前后后更多的车厢被拉开,不少货运列车上的押货员,机修工和列车员,摇摇晃晃地爬了出来。

他们的耳边几乎都缠绕着耳机,又或者用一只手把手机死死贴在耳朵上,脸上挂着混浊而残忍的笑意,眼神说不出的深邃和呆滞,显然都和几天前的“赵凯”一样,沦为了猎人的傀儡。

他们奋力朝车顶上爬来。

大雨滂沱,列车外挂的扶梯相当湿滑,不少人刚刚觉醒了前世记忆,身体和意识尚未完全协调,更有些人没有耳机,要用一只手把手机贴着面孔,攀爬起来更不方便,不断有人脚下打滑,跌入落差几十米乃至数百米的铁路桥下,要么在乱石之间撞个粉身碎骨,要么在汹涌澎湃的洪流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正常人见到这样的场面,恐怕连肝胆都要炸裂,但是被猎人操纵的傀儡们,早已丧失了恐惧的概念,仍旧奋不顾身爬上来,哪怕其中一半跌落深渊,总还有另一半以各种方式,朝李耀他们所在的车厢跃进。

“轰!咔!”

闪电一串接着一串,把天地映照得一片惨白,李耀感觉自己仿佛被上百具没有灵魂的木偶包围,形势危急到了极点。

“走!”

灰雾女士压低声音道,“我们掩护你,你带着幽灵猫和张大牛走!”

李耀不语,深吸一口气,双足一顿,不顾自己肋下和肩膀的伤口撕裂,再次朝猎人冲了过去。

人还在半空中时,五指一张,那柄跌落旁边的光剑再次吸入掌心,绽放出愈发愤怒的红芒,凌空化作一道近乎完美的弧形扇面,几乎封死了猎人的所有退路。

猎人的重生能力,似乎也有局限,至少他的灵魂刚刚侵蚀这具身体,不可能在短短半分钟内将这具没有经过体能和格斗术训练,有些老迈和孱弱的身体,变成千锤百炼的钢铁战躯,纵然他拥有超一流的战斗意识,但神经和肌肉反应跟不上,面对李耀的光剑,还是慢了半拍。

就在这时,两名受到猎人控制的傀儡,却不顾一切朝李耀扑了过来。

其中一名傀儡没有计算好距离和落脚点,直接从李耀旁边的车壁上滑了出去,狠狠撞在铁路旁边的一处信号设备箱上,当场四分五裂,形貌惨不忍睹。

另一名傀儡在滑落之前,却抓住了李耀的脚踝,试图把李耀也一起拖下列车。

李耀奋力将这名傀儡蹬开,打了个趔趄,勉强保持住了平衡,手里的剑芒却有些散乱,令猎人险之又险逃过一劫。

“啊啊啊啊啊!”

不远处的斯巴达再次发出怒吼,电浆仿佛流星火雨般洒向四周,将不少傀儡纷纷轰飞出去,但这种幻想武器依旧要遵循能量有限的客观规律,持续开火三分钟后,可以明显感到射出枪膛的电浆变得黯淡许多,而枪口则变成了炙热的赤红色,雨点打在上面,发出刺耳的“嗤嗤”声,显然坚持不了多久。

而猎人的手下,显然不止是这种作为消耗品的傀儡而已。

一名身形高大的觉醒者被斯巴达的电浆枪烧烂了身上的防雨披风,却露出一身油光发亮的鳞片,在闪电的映照下,每一枚鳞片都散发出青铜和钢铁混合的光泽。

“唰!”

趁着斯巴达开火清扫四周的傀儡时,这名浑身长满了鳞片的怪人朝斯巴达扑了过去,利爪在虚空中划出三道闪耀的电芒,一下子把斯巴达手里蓄势待发的电浆枪斩成四段,电浆枪里的能量失控,瞬间爆开一道刺眼的球状闪电,将斯巴达和这名好似人形蜥蜴的怪人笼罩其中。

虽然双方各有一名觉醒者受伤,但李耀却知道,自己这边人数不占优势,而斯巴达是他们最重要的远程重火力手,专门负责清扫敌方数量众多的傀儡爪牙,失去他的火力支持,形势只会变得更加恶劣。

李耀正欲赶去救援,但握着光剑的右手却已经被猎人牢牢攥住。

他终究也身受重伤,肩膀和肋下血流如注,体能消耗得七七八八,反应自然慢了半拍。

而猎人则趁着短短几分钟的交锋,飞快适应并改造着这具羸弱的身体,距离这么近,李耀甚至能听到他汹涌澎湃的血流声和“噼噼啪啪”的筋肉、骨膜生长声。

惨白的闪电中,李耀看到猎人向他绽放出狰狞的笑容。

李耀眼睛都不眨一下,右手一松,光剑脱手而出,依靠隔空御物的神通,朝左手飞去。

但就在这时,虚空中却出现了一道凄厉的星芒,紧接着才传来刺破耳膜的破风之声,光剑还在半空中,就被击了个粉碎。

李耀眯起眼睛,朝星芒射来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名天启组织的觉醒者单膝跪地,手中稳稳持着一柄奇形怪状,闪闪发亮的猎弓。

看起来,这是猎人故意以自己为诱饵,引诱李耀再次施展“隔空御物”的神通,待光剑出手时加以破坏。

李耀结满冰霜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儿惊讶之色。

——面对“猎人”这样的对手,同样的招式不可能奏效两次,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会不懂?

猎人以自己为诱饵来破坏李耀的光剑,李耀何尝不是以光剑为诱饵,引诱猎人空门大开,干净利落结束这场战斗?

当双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半空中的光剑上时,李耀空空荡荡的左手已经神不知鬼不觉贴住了猎人的腹部。

掌心,熊熊燃烧的蝴蝶再度浮现,钻进猎人的五脏六腑深处,翩翩起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