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26章 一路向南

李耀很想说“有问题”。

或许是一下子觉醒了太多过往记忆的缘故,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危险的预感仿佛迷雾般将他笼罩。

这时候,大楼外面的疾风骤雨中却传来了凄厉的警报声,在深黑的夜幕中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才渐渐平息下来。

不一时,一名觉醒者进来,向众人报告了一个坏消息——因为特大暴雨的缘故,位于城市上游的水库远远超过警戒水位,发生了堤坝崩裂的事故,用不了多久,这座城市即将迎来百年不遇的洪灾。

李耀的话一下子咽回了肚子里。

非常时期,他们别无选择,越快离开陆地,抵达方舟越好。

这个晚上,李耀休息得非常不好。

各种稀奇古怪的幻觉纷至沓来,如恼人的苍蝇般在他眼前和脑海中盘旋。

进一步觉醒了非人力量的身体更是传来各种不协调的古怪感觉,像是一台出了毛病的机器,需要他重新适应。

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天灾照片和视频,还有无数个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的帖子,更是看得他忧心忡忡,产生一种大难临头,无处可逃的感觉。

直到黎明时分,他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但很快就被灰雾女士的同伴,那个名叫“斯巴达”的壮汉叫醒。

李耀不知道和辉叔相比,这位“斯巴达”究竟有什么超能力,不过看他顶盔掼甲——穿着一身重型防弹衣还插满了防爆插片,背囊鼓鼓都是各种科幻造型的枪械的样子,多少给人增添了几分安全感。

一行人趁着天色仍旧晦暗不清,悄悄离开市区,朝郊外的火车站进发——并非人们出行惯常去的客车站,而是一处不太使用的货运火车站。

因为洪水逼近,暴雨倾盆的关系,进出城市的客运列车大多已经停运,寥寥可数的几趟线路人满为患,搭乘客运列车更需要提供姓名、身份证等敏感信息,还要经过繁琐而严密的安检,光是李耀现在腰间嗡嗡作响的“手电筒”,就绝不可能通过检查,万一起了冲突,反而节外生枝,耽误宝贵的时间。

所以,灰雾女士和她背后的方舟基金会,动用了一些小小的关系,弄到了一节货运车厢,让他们以随车押运人员的名义,搭乘货运列车离开这里。

货运列车的条件虽然不如客运列车那么舒适,好处是所有关节都被打通,当他们抵达车站之后,没耽搁多久列车就缓缓启动,而且车上的空间足够宽敞,整整一个车厢都属于他们所有,令他们可以从容布置防御措施。

更妙的是,在他们前面一个车厢,装载着三台经过特殊改装的越野车,车况十分良好,油箱里都注满了燃油,车上各种武器装备和求生工具一应俱全,即便列车发生什么意外,也可以放弃铁路,驱车前行。

灰雾女士的安排,令李耀对方舟基金会的神通广大,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凶多吉少的旅程,就能放松多少警惕。

“哗哗哗哗!”

尽管已经离开了城市,一路南行了好几百公里,但灌满天地的暴雨却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极目远眺,仿佛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天穹都铺满了乌云,深黑色的乌云就像是一座四分五裂的水库,将带着电流的大水源源不断倾泻到人间。

明明是早晨九十点钟的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天地依旧停滞在惨淡的黑暗中,乌云和远处的群山融合到了一起,仿佛一团团触目惊心的墨点,给人一种世界正在崩溃,露出斑驳底色的感觉。

和铁路平行的高速公路彻底崩溃,李耀看到无数汽车把高速公路堵得严严实实,人们绝望地蜷缩在车里,望着远近一望无垠的大水,寸步难行。

不少路段甚至被大水分割成了一座座孤岛,万物之灵的人类在天地之威面前显得那样渺小和无能为力。

幸好这条铁路是几年前新造的,绝大部分路段都建筑在距离地面一二十米的高架上,而列车上还运载了大量南方急需的物资,尚且能咬着牙在疾风骤雨、电闪雷鸣中前行。

但压抑到快要爆炸的空气,还是令众人忧心忡忡,不知道列车究竟能开到什么时候,能否支撑到南方的边境车站。

这种仿佛在茫茫黑夜中徘徊的场景,带给李耀异常熟悉的感觉。

他恍惚间记得,自己——“修真李耀”的传说,正是源于星耀联邦的大荒雷暴区,一列风驰电掣的列车之上。

换个角度说,自己这种会招惹是非的体质,加上一列运载着关键人物的列车,还是这样电闪雷鸣仿佛世界末日的天气,不出点什么事,似乎都蛮奇怪的。

李耀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将纷乱的杂念排出脑海,打量着车厢里的众人。

张大牛从一上车就十分老实或者说痴狂地蜷缩在角落里,背对众人,敲击着键盘,继续撰写《修真四万年》后面的章节。

辉叔则捧着一本漫画,聚精会神地看着,李耀扫了一眼封面,呃,漫画的名字就叫《拳神97》。

外号“斯巴达”的壮汉则反复拆卸和摩挲着他的武器,和李耀双手运转如风的动作相比较,他的动作相当缓慢,却充满了感情,仿佛摸索的不是冰冷的钢铁,而是情人的屁股。

灰雾女士则操作着一台经过特别改装的手提电脑,似乎在和方舟基金会的老巢联系,接收来自“红极星”的进一步指示,诡异的是,这台手提电脑拖曳出的电线,却接驳到了最后一名觉醒者“幽灵猫”的脑袋上,被两枚磁性贴片紧紧贴在她的太阳穴上。

这是什么意思,把人脑当成某种“天线”,用这种方式传输信息,比较安全吗?

李耀搞不清楚。

或许是察觉到了他的紧张和疑惑,灰雾女士完成了信息传输之后,合上电脑,再次坐到了李耀身边。

李耀趁机向她询问那些……“幻想武器”的事情,为何方舟基金会保有了这么多明显超越现代科技水平的武器,这些东西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其中原理,灰雾女士也不是很清楚,只能向李耀打比方,那就好像电脑中一块怎么格式化都无法删除的区域,即便看上去被抹杀得干干净净或者篡改得面目全非,但只要掌握关键的指令,就可以恢复该区域中的所有信息。

这些看似超越时代的科幻、魔幻甚至玄幻武器,应该都是在“最初的轮回”之前,那个绚烂而未知的时代的产物,是最初的英灵们所制造,又用秘法隐匿在永不毁灭的空间中,每一次轮回重启,总有破狱者会觉醒古老的记忆,把这些失落的绝世神兵找出来。

截至目前,李耀对觉醒者的实力划分仍旧不是很清楚,灰雾女士干脆趁此机会,向李耀进行简单介绍。

无论破狱者还是镇狱者,在觉醒的层级划分上都是一样的,刚刚觉醒,能隐约回忆起前面一到五次轮回的人称为“初觉者”,能回忆起六到十次轮回的叫做“深觉者”,而能回忆起十次轮回以上的人就称为“终觉者”。

之所以这么划分,是因为囚禁在轮回监狱中的英灵们,随着轮回的次数增加,实力是越来越弱的,能找回更古老的记忆,自然意味着更加强大的能力,各种不可思议的神通,甚至近乎神魔的破坏性。

到了这一世,能觉醒十几次轮回以前的记忆,便是绝大部分英灵的极限,即便有人能觉醒几十次轮回以前的记忆,往往也是斑斑驳驳,支离破碎,如沙砾和尘埃般的东西,没有太多的利用价值,因此,觉醒十世以上的“终觉者”,便成为“方舟”和“天启”的巅峰战力。

当然,例外还是存在的。

据说,有一类觉醒者,能跨越千万次轮回,觉醒在身陷囹圄之前,纵横星海,叱咤宇宙的早期记忆,隐约触碰到无限地球和轮回监狱的真相——那就是传说中的“超觉者”。

虽然没有明确承认过,但方舟基金会的所有成员都已经默认,他们的首领红极星就是一名超觉者。

而天启组织的首领“先知”则是另一回事,身为地球意志的爪牙,他倒不一定是超觉者,或许是地球意志的某种“投影、化身”也未可知。

而现在,李耀展现出来的能力,包括红极星对他格外的重视,令灰雾女士怀疑李耀也是一名超觉者——当然,这一点还需要得到红极星的亲自确认。

李耀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算是什么。

虽然他的脑海深处盘旋着无数枚“修真李耀”的记忆碎片,但是在每一副如梦似幻的画面中,都有一个非常诡异的东西存在——那枚硕大无朋的银白色气球,好似三维立体的哈哈镜,映照出他扭曲的灵魂。

那究竟是什么呢?

“修真李耀”的经历中,不应该有这样诡异的东西存在。

李耀原本向对灰雾女士坦白这个诡异气球的存在,让她或者红极星分析研究,找到答案。

但话到最后,又鬼使神差地咽了回去。

这时候,火车顶上传来了凄厉的警报声,怕什么来什么,有东西从天空中朝他们疾速逼近过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