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12章 电梯遭遇战

琢磨了很久,还是决定暂时克制内心的冲动,主要是从这里开始爬通风管道也实在太浪费时间了——从追踪器的显示来分析,张大牛应该被关在二十五层到二十七层之间的某个房间,没必要二十多层楼都从通风管道爬上去吧?那要爬到什么时候!

所以,李耀准备从逃生楼梯先上到二十多层,看情况再说。

他猫着腰,像是一片没有重量的影子,在逃生楼梯上飞驰起来。

轰!轰轰轰轰!

大厦之内,爆炸声此起彼伏,间或还夹杂着尖锐的吼叫,像是女妖凄厉的歌声,甚至有某种凶兽“咔嚓咔嚓,咔嚓咔嚓”,仿佛在粉碎骨骼的声音,听得李耀毛骨悚然,又有一股热流从心脏深处流淌出来。

他将手掌贴到墙边,可以清晰感知到墙壁的震颤以及顺着钢筋混凝土传来的能量波纹,就像是无数道毁灭性的漩涡,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狠狠冲撞,爆裂,迸发着。

李耀暂时还无力去干涉“天启”和“方舟”的斗争,只顾着低头往上冲。

在七楼到八楼的转角处,他遭遇了第一个敌人。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令人牙酸腿软的诡异尖啸声再次响起,从阴影里钻出一个灰白色皮肤的女人,手持沉重而锋利的消防斧,朝李耀狠狠砍了过来。

她一直蹲在角落里,像是故意蛰伏的猎手,若非李耀提前听到了她微弱的呼吸和心跳,说不定真会被她扑个正着。

至于现在,李耀当然不会中招,在对方的消防斧尚未抵达最高点时,就一个回旋踢,直接把对方踢回角落里去了。

确认对方已经把消防斧甩到一边,李耀这才有功夫仔细观察。

这是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女子,看衣着应该是财富大厦里的办公女郎,不太像是专业的保镖、杀手之类,自然更不像是觉醒者了。

她的皮肤像是裹了一层灰色的鳞片,眼底绽放着野兽般的光芒,神情凶恶而狰狞,气质完全不是一个都市白领可以流露出来,倒是和……李耀的舍友“赵凯”有些相似,当然是狂性大发时候的赵凯。

李耀扫了一眼女子的耳朵,果然在左耳上发现了一枚正在通话的蓝牙耳机,微微叹了口气,从指间射出一枚钢钉,趁着对方尚未从五脏六腑的震颤中恢复,先把耳机射了个粉碎,女子顿时像触电一样呆滞,“哇”吐出一口黑血,整个人萎靡下去。

看来,她并非“天启组织”的觉醒者,而是和赵凯一样,被天启组织的某人通过电话遥控,觉醒了一部分前世的凶暴记忆,成为傀儡,故意安插在这里,充当守卫。

中央商务区的写字楼里,不少人都是朝九晚十的工作狂,又遇上这样罕见的特大暴雨,地下车库被淹,公共交通工具也纷纷停摆,不知多少上班族被困在大厦里无法离开,现在“天启”和“方舟”的觉醒者激战,这些无辜者也被卷入其中,除了眼前的女子之外,一定还有更多人惨遭波及。

虽然猎人说,置身于“轮回世界”的人们都有无限生命,某一世的生死根本无关紧要,抹杀就抹杀了,但李耀并不这么认为。

如有可能,他还是会力所能及去帮助所有可以帮助的人,拯救所有值得拯救的东西!

试探了一下女子的鼻息,虽然微弱,但还算平稳,应该只是脱力,除了胸口和背后有些淤青和挫伤之外,并没有大碍,李耀这才放心,继续上行。

知道天启组织在逃生楼梯可能布置着守卫,李耀的行动便愈发小心,每上一层都要侧耳聆听上方的动静,倘若发现微弱的呼吸和心跳声,宁愿找别的路线,也不愿意和被手机控制的傀儡们发生冲突——这些人和赵凯一样都是无辜者,而且李耀不确定自己一路杀上去的话,是否会引起天启组织高手的注意,人家甚至不必和他正面冲突,只要及时转移张大牛的位置,就够他头疼的了。

幸好,“天启组织”和“方舟基金会”的觉醒者数量并不太多。

在停尸房里,那名“灰雾女士”说,方舟基金会将派遣“十名深觉者,两名终觉者”驰援江南市,这些都是外地赶来的高端战力,虽然不知道本地的初级战力究竟有多少,但总体而言,人数不太会超过一百。

而天启组织为了确保陷阱的隐秘性,也不可能大张旗鼓派出三五百人来设伏吧?

双方最多两三百人的较量,又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彼此身上,对于李耀这种精通鬼鬼祟祟暗地里游走的高手而言,还是很容易躲开的。

虽然他采取置身事外的态度,并没有亲眼看到双方觉醒者的激烈交锋,却经过好几处支离破碎、一片狼藉的楼层。

触目惊心的场面,默默诉说着片刻之前的恐怖。

财富大厦的第十七层,像是经历了一场恐怖的大爆炸,原本的隔间和墙板统统消失不见,到处都是黑黢黢的烧灼痕迹,奇怪的是,看似猛烈的大火,却丝毫都没有蔓延到十八层以上,仅仅局限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之内。

而到了第十九层,虽然隔间和甬道还存在,但到处都布满了杂乱无章、密密麻麻的藤蔓,仿佛钻进了一片原始丛林,甚至能听到那些藤蔓“悉悉索索”的生长和蠕动之声。

到了第二十一层,更加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当李耀确认里面没人,打开逃生通道的大门时,才发现整片楼层都充盈着冰冷的海水,隐隐能从海水中看到可怖的鲨鱼,但海水却被一层无影无形的壁障封印住,仅仅在二十一层涌动,丝毫不泄漏到外面来,仿佛那是一座疯狂的水族馆。

“这就是觉醒者的力量吗?”

李耀莫名其妙,“这水又苦又咸,的确是海水而不是雨水或者消防管道里的水,他们究竟是怎么把这么多海水‘转移’到这里来,还牢牢封印住的?”

没时间琢磨这么多了。

上方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强烈,厮杀之声亦不绝于耳,看样子绝大部分觉醒者都聚集在二十五层以上,展开最后的攻防。

李耀终于有机会,唤醒最深层次也是最熟悉的记忆。

刚刚在拾阶而上的同时,他便找到了好几处消防应急箱,将里面的消防水带抽了出来。

一连抽了三五根消防水带,前后相连怕是有上百米长,上百斤重,反正他现在拥有无穷怪力,这些负重算不了什么。

一脚踢爆一扇电梯的防护门,里面是黑黢黢空空荡荡的电梯井,李耀扛着消防水带,顺着电梯钢索爬了上去,大约爬到二十四层左右,找到了旁边的通风管道。

李耀在通风管道中无声无息地蛇行。

恰似一匹快乐的斑马,在非洲大草原上兴高采烈地撒欢。

不一时,他感应到了两道相当强大的能量波动,应该就是“灰雾女士”和“猎人”,双方参与江南市之战的指挥官了。

李耀有心去窥视两名强大觉醒者之间的较量,但冷静想想,自己才觉醒没多久,还不能很好控制外溢的力量,敢在这么近的距离爬通风管道还是占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便宜,就不要冲出去自找麻烦了。

李耀远远避开两名指挥官,继续认认真真、专心致志爬他的通风管道。

怎么说呢,虽然通风管道曲折而狭窄,憋屈还黑暗,但李耀穿梭其中,却生出一种如鱼得水、水银泻地的快感,美中不足的是这个通风管道的设计太不专业,也没什么警戒力量,侵入起来没有任何难度,很不过瘾的样子。

李耀原本准备顺着通风管道直抵张大牛被关押的房间。

但他还没抵达二十七层,追踪器显示,张大牛却移动起来,还是朝他这个方向移动的。

李耀微微一怔,就听到不远处的电梯井上方传来“砰砰”两声响,那是有人破坏了电梯大门的声音。

看起来,英雄所见略同,李耀和“天启组织”的人想到一块儿去了。

大家都想通过电梯井来快速上下,只不过李耀是通过电梯井进入通风管道侵入二十七层,而天启组织的人应该是顶不住方舟基金会的压力,或者为了保险起见,准备通过电梯井将张大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这么大的雷霆暴雨,整座大厦的供水、供电、消防和电梯系统全都停摆,但电梯井本身却不可能消失,以觉醒者的能力,有没有电梯厢,区别并不大。

果然,李耀竖起耳朵,就听到斜上方传来张大牛的惨叫。

“既然你们送货上门,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耀咧嘴一笑,原路返回,顺着通风管道回到了电梯井,就看到上方的黑暗中爆出一团团火星,应该是天启组织的人,使用某种工具顺着电梯钢索滑下时,工具摩擦钢索的缘故。

加上张大牛,对方一共有四个人。

上下是两个穿着黑色运动装,套着战术背心,佩戴着夜视仪和防毒面具,腰间鼓鼓囊囊,一看就装备着枪械或者刀具,训练有素的壮汉。

第三名壮汉则用双腿夹住张大牛,双手攥紧两枚铁环,扣在钢索上,在上下两名同伴的保护下,飞快下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