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10章 狱卒和越狱者

“所以说,这是一种……惩罚?”

张大牛颤声道,“可是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惩罚,我——我们全体地球人,根本什么都没做啊!”

“我们现在没做错,不代表我们很久很久以前没做错。”

猎人依旧冷冰冰地说,“很久以前,或许是几万次轮回之前,一切尚未开始的时候,我们——全体地球人曾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弥天大错,我们都是十恶不赦的冷血动物,是血腥和暴虐的侵略者,是自身野心和贪欲的俘虏,我们在无尽欲望的驱使之下,对整个宇宙都造成了不可弥补也无法挽回的伤害,险些毁灭整个世界也毁灭我们自己。

“所以,我们就像是神话传说中的西西弗斯那样,被永远囚禁在这座时间的囚笼里,在这无限循环的地球上,一遍又一遍推动我们心灵上的巨石,用这种方式惩罚我们的罪孽——尽管这么做根本不足以惩罚我们罪孽的万一。”

“这个……”

张大牛明显不太相信的样子。

天桥底下的李耀也扯了扯嘴角。

这种“我们生来就有原罪”的论调,或许在西方可以大行其道,但对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东方人而言,却有着天然的抵触。

“更何况,这不仅仅是惩罚。”

猎人接着道,“还是救赎。”

“救赎?”

张大牛道,“我不明白。”

“想想你看过的那些关于‘时间循环’的和电影,有没有发现他们对于主题的阐述以及主人公摆脱困境的描绘都有一个共同点?”

猎人道,“在进入时间循环之前,主人公往往是一个拥有严重心理缺陷并且遭遇挫折和不幸的人,他或许怨天尤人,对生活充满了抱怨,对自身的一切都感到无比沮丧,甚至憎恨身边所有的人,陷入漩涡和深渊中,怎么都无法逃脱。

“忽一日,他陷入时间的循环,遭遇了无限重复的‘四月一日’,一次次在时间之壁前面碰得头破血流,无论怎么哭着喊着想要结束一切都不可得。

“结果,主人公在看似枯燥和重复的生活中,慢慢学会审视自己,发现自己性格上的缺陷,找到了荡涤灵魂的方法,学会和他人和睦相处,并最终发现了生命的真义——惟其如此,时间循环才会结束,主人公才能跳出‘四月一日’。

“牛老师,仔细想想,绝大部分‘时间循环’类型的作品,是否都遵循这样的规律?”

张大牛想了想,道:“好像没错。”

“当然没错,因为这就是轮回世界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对我们的惩罚,更是帮助我们达成终极的救赎。”

猎人道,“曾经的我们双手沾满血腥,灵魂被黑暗和邪恶侵蚀,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用常规的方法根本不足以帮助我们改正错误,恢复正常,所以,我们才被投入这座特殊的‘轮回世界、时间监狱’,在这里经过每一次循环,我们身上的罪孽就被洗刷一分,经历十次或者一百次的循环,一些人就会将过去的邪恶和贪婪彻底洗清,等到经历一万次轮回,就算最冥顽不灵的凶徒,也会洗去一身戾气,奔向光明的未来了。

“最终,当所有地球人都洗刷过去的罪孽,遗忘往昔的邪恶,得到彻底的救赎之后,轮回世界的无限循环就会结束,我们也将像那些科幻作品中的主人公一样,跳出‘四月一日’,迎来灿烂的新生!”

“哇,听上去还真是蛮……不可思议的,我需要时间仔细思考一下,这个冲击实在太大了。”

张大牛说,“不好意思,我,我昨天晚上还一无所知,今天早上刚刚知道人类可以一顿吃掉几百个馒头,然后晚上你就告诉我,我曾经是什么危害宇宙、十恶不赦的侵略者,正被关押在无限轮回的时间监狱中接受改造?哇,这个实在太刺激了,我现在脑子有点儿乱,要消化一下,要好好整理一下思路。”

窃听器里沉默了很久,李耀能想象到张大牛那副目瞪口呆的的蠢相。

因为他自己现在,大致就是这么一副样子。

等了足足三分钟,才听张大牛继续道:“但是,我有一个问题——这么机密而玄妙的事情,你们‘天启组织’又是怎么知道的?假设,我是说假设,我们生活的地球真是一座无限循环的监狱,究竟是谁把我们关在这里,谁来控制……轮回世界的运行呢?”

“这个问题,非常复杂,在你尚未觉醒之前,很难仔仔细细地解释。”

猎人道,“简单来说,我们被授予了一定的权限,解锁了一部分无数次轮回,乃至轮回之前的记忆,由此掌握了强大的超能力,也知道了一部分真相。

“等你经过‘先知’的检测,证明完全没有问题之后,或许也能被授予相应的权限,解锁更多记忆和能力,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一切了。”

“等等——”

张大牛忽然变得聪明起来,“你们‘被授予’了一定的权限?被谁授予?轮回世界的主宰,把我们关在这座监狱里的‘典狱长’吗?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那个伟大、神圣、光明而唯一的存在,拥有无数面貌、无数神通和无数名字。”

猎人道,“如果你愿意,可以称呼它‘地球意志’,但它并非这座无限循环的时间监狱的‘典狱长’,更准确说,它就是这座监狱本身。”

“……”

张大牛和几百米之外的李耀,同时陷入了无比震撼的沉默。

“这、这个话题实在太大,‘地球意志’啊,我,我觉得我的脑子不太够用,有点儿喘不过气的感觉。”

张大牛道,“咱们还是聊点儿稍微具体和细微的问题吧,就算我相信你说的一切,你们又为什么要抹杀那么多‘观察者——幻想世界创造者’呢?”

“因为他们并非真正的‘幻想世界创造者’,他们所创造的世界,没有一个是毫无根据,凭空想象出来的。”

猎人道,“我刚才说过,观察者都是一些天赋异禀的家伙,能在冥冥中观察到自己几百次、几千次乃至上万次轮回之前的样子,那种无比罪孽、血腥和残暴的样子,并且将这些观察的碎片,都反映到他们的作品中。

“这样的作品,极有可能引发一部分地球人,也就是‘囚犯们’的共鸣,让囚犯们好不容易压制和遗忘的邪恶,死灰复燃,令数万次轮回的救赎都前功尽弃。

“或许,这些观察者自己都是浑浑噩噩,不明白他们的作品究竟蕴藏着多么强大而危险的力量,简单粗暴的抹杀对他们来说是有些不公平,但是为了防止往昔的罪孽再生,我们不能冒一丝一毫的风险,反正,在这一世将他们抹杀掉,下一世他们仍旧可以复活,经历三五次的抹杀,或许他们就彻底遗忘过去,不再是‘观察者’了。”

“听起来,你们好像是在执行‘地球意志’的命令,帮助它维护‘轮回世界,时间监狱’的秩序,如果它是‘典狱长’的话,你们大概就是‘狱卒’的意思。”

张大牛道,“我这么理解,没错吧?”

“你可以这么理解。”

猎人道,“‘先知’向我们传达‘地球意志’的命令,也就是神圣的‘天启’,而得到‘天启’祝福的我们,便可以得到超出普通囚犯的权限,觉醒一定的记忆和能力,甚至将这些记忆和能力带入下一次轮回,成为特殊的‘狱卒’。”

“那‘方舟基金会’呢?”

张大牛道,“你们是‘模范囚犯’和‘狱卒’,他们又算是什么?”

“当然是最危险,最残暴,最桀骜不驯和冥顽不灵的囚犯了。”

猎人微微叹息一声,道,“历经无数次轮回,绝大部分囚犯早已遗忘了过去的罪孽,真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老老实实悔过和改正,用你们的话说,就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并且相信只要这样坚持下去,用不了多少次轮回,我们必将迎来最终的救赎,被‘地球意志’释放和重新接受的。

“但是,任何一所监狱中都存在着一小撮无可救药的狂徒,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对自己过去的罪孽毫无半点悔过之心,也根本不准备遵守监狱中的一切法则和制度,他们从未想过老老实实接受改造,直到‘刑满释放’的那一天,却是琢磨着用自己的办法来‘越狱’,甚至毁掉整座监狱,毁灭神圣的地球!”

毁灭地球!

毁灭地球!

毁灭地球!

李耀听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的大脑深处“嗡嗡”乱响,像是有一条条熊熊燃烧的小虫子钻来钻去,钻得他头痛欲裂,忍不住在暴风雨中发出呻吟。

“我是谁?

“我究竟在这里干什么?

“超越轮回,毁灭地球!这,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这就是秃鹫计划的真相吗?我也是那些囚犯之一,那些桀骜不驯、冥顽不灵、最疯狂的囚犯之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