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08章 所谓“观察者“

“有的,有的!”

张大牛忙不迭道,“这小子前一天晚上刚吃了我三五百块的砂锅骨头煲,第二天早上又面不改色吃掉了一大锅煎饺煎包外加一百多块钱的馒头,把我半个月伙食费都吃掉了,还把我家的墙打了一个洞,还撕了我这么厚,这么厚一本词典,这肯定是超能力啊!”

“这些,我知道。”

猎人道,“他当然是一名觉醒者,还是一名至少觉醒了五世记忆以上的‘深觉者’,否则也不可能打伤‘纹面虎’,逼迫‘白夜’施展出真正的实力了,好吧,让我换个问题——这个名叫‘李耀’的大学生究竟为什么来找你,怎么会和你一起分析‘方舟基金会’还有‘天启组织’的事情?”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张大牛老老实实道,“他说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疯话,我是一点儿都不相信的,但形势比人强,我只能随意附和一下他,绞尽脑汁和他周旋,终于等来咱们天启组织的援兵了!”

“……好吧,或许在这件事上,你知道的并不比我们多多少。”

猎人道,“姑且把这个奇怪的大学生放在一边不谈,毕竟我们更加感兴趣的是你,牛老师。”

“我?”

张大牛的声音又一次变了,从公鸭嗓变成了母鸡的嘶鸣,“我究竟招谁惹谁了,我一贯遵纪守法相信组织相信政府,不偷不抢不耍流氓,就闲着没事儿在家里写书来着,怎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要找我,而且不是虎背熊腰的男大学生,就是黑西装黑墨镜的男特工?”

“是啊,这也是我们要搞清楚的事情。”

猎人好像把什么东西展示给张大牛看,“牛老师,请看这个——这是您的《修真四万年》在阅读网站上的最新排名,这个……‘月票榜’是98名,‘推荐榜’是114名,对吗?”

“对,是我没错。”

张大牛没羞没臊地说,“哎呀,这个月的月票竟然杀进一百名之内了啊,不错不错,可喜可贺,那什么,这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只是和我们以往的行动模式不符。”

猎人道,“牛老师,你千万不要紧张,没错,我们‘天启组织’以往的确抹杀过很多……用你的话来说,‘幻想世界创造者’,这件事是否违背了道德法则甚至‘灭绝人性’姑且不论——相信我,我们有非常合理的解释,确保这样的抹杀并不太违背道德和人性,反而是维护世界秩序的必要之举,但抛开正邪、善恶不论,我们对‘抹杀名单’的筛选是非常严格的。

“通常而言,只有两种‘幻想世界创造者’值得被监控,甚至被进一步抹杀。

“第一,要么是作品传播极广,影响力极大,有可能引发亿万人灵魂共振的创造者,比方说‘星环之父’加里奥特,在互联网的《星环世界》里,最多有数千万人同时在线游戏,有数亿到十几亿人受到衍生品和亚文化的影响,他的一言一行,对作品全新的创造和改动,究竟有多少影响力,能唤醒多少人,可想而知。

“第二,我们当然不是唯成绩论者,或许有些‘观察者’觉醒了非常早期的记忆,那些支离破碎、光怪陆离的碎片无法构成热门大卖的作品,但至少,他们在作品中呈现的创造力、独创性、热情和诚意,都是无法遮掩的,换言之,至少是‘叫好不叫座’,哪怕不叫好、不叫座,至少作品里都有某种闪光点,可以被我们组织里的专家感知到。

“但是,具体到你的作品……

“牛老师,我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伤害到你的自尊,但以往我们针对网络作家的监控和抹杀,从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来衡量,至少要在类似的综合排行榜里,排进前五十、前三十甚至前十,才会进入我们的视野。

“至于质量,你这本书的质量,让我想想应该怎么评价——我也曾翻阅过一两百章,我个人的结论是,你不值得我们‘天启组织’调动哪怕一个编外临时工的资源来监控和抹杀,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绝对不是我们干的,而是真正的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呃,有点儿明白。”

张大牛道,“不,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不想抹杀我,我也不想被抹杀,这不就结了嘛,我老老实实写我的书,你们就负责把月票榜和推荐榜排在我前面那些人统统抹杀了,没问题,我没意见啊,那你们找我干啥?”

“不是我们找你,而是方舟基金会的人找你,更准确说,是方舟基金会的首脑‘红极星’找你。”

猎人道,“你可以简单把方舟基金会当成一个危害世界的恐怖组织,这样的恐怖组织理所当然会受到整个世界的监控和敌对,身为恐怖组织的首脑,第一要务就是隐藏自己,尽量不要泄露出任何信息,一旦暴露出蛛丝马迹,就有可能遭遇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能理解吗?”

这是李耀第二次听到“红极星”这个名字,原来此君就是方舟基金会的首脑。

不过,为什么猎人——雨果?史密斯的说法这么奇怪,方舟基金会才是危害世界的恐怖组织呢?

既然他承认自己的组织在T3游戏展上大开杀戒,这件事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吧,难道不应该“天启”才是恐怖组织么?

“我,我大概明白了。”

却听张大牛又道,“就好像那些藏在山区和沙漠里的恐怖份子一样,我记得前两年还有一个很出名的恐怖组织头目,那个谁,长着大胡子,裹个大包头的那个,好像手机泄露了行踪,一支突击队加几颗导弹就弄死了。”

“没错,对于恐怖组织的头目而言,‘存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轻易现身是极不理智的行为,除非,任务重要到极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冒险。”

猎人道,“相信我,方舟基金会的‘红极星’绝不是一个不理智的家伙,他从不犯错,也从不冒险。

“但是,他偏偏就从那艘神秘莫测,终年被迷雾和扭曲力场笼罩的‘方舟’上,发出了非常清晰的命令,调集了大量资源,准备到江南市来绑架你——以至于部分暴露了他自己。”

“啊?”

张大牛吓了一跳,“绑架我干什么!”

“不知道,这还不是全部。”

猎人道,“几乎在‘红极星’发出命令的同时,我们天启组织的‘先知’也得到了冥冥中的启示,知道了你的存在,让我们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我们越调查越觉得惊讶,原来‘红极星’并非现在才注意到你,而是在半年前就注意到了,但那时候他害怕被我们发现,一直不敢下手,仅仅在暗中监视着你,直到此刻,天变降临,世界崩坏,他才忍不住动手。

“所以,请你告诉我,牛老师,为什么像你这样一个……比较普通的写手,会同时得到‘方舟基金会’的‘红极星’,以及‘天启组织’的‘先知’注意呢?《修真四万年》这部,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

张大牛沉默了很久。

似乎在认真思考的样子。

“我不太知道你们两大组织的架构,不过听上去,方舟基金会的‘红极星’和天启组织的‘先知’,都是领袖级别的人物,没错吧?”

张大牛问道。

“没错。”

猎人道。

“那么,两大超能力组织的领袖,理所当然,是掌握着超卓智慧,能洞悉常人无法洞悉的奥秘的人喽?”

张大牛又问。

“的确。”

猎人道。

“那,会不会存在这样一种可能——”

张大牛道,“方舟基金会的首领‘红极星’和你们天启组织的首领‘先知’,同时看了我的这部,并且发现了我隐藏在字里行间,常人无法理解的才华?”

“……不会。”

猎人冷冷道。

“那,那我就不知道了。”

张大牛的声音带着哭腔,“猎人,你相信我,你千万要相信我啊,你看看我的样子,你觉得我很像是那种坚贞不屈,不畏强暴,能在威逼利诱面前保持沉默的人么?”

“是不太像。”

猎人沉吟了很久,“通常意义上的‘观察者’,是觉醒者中的异类,他们未必觉醒了强大的力量,但往往能观察到自己灵魂的最深处,记得遥远过去的无数秘密,并且在这些古老记忆和秘密的支撑下,拥有强大而纯净的灵魂、人格和意志,他们可以落魄,却表现得无比骄傲,他们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因为他们自有一方美轮美奂、自给自足的天地,他们是自己所创造的世界的王,直到肉身陨灭的刹那,他们都会为了扞卫自己的世界而战——老实说,你不太像这样的‘观察者’。”

“我也不想当什么‘观察者’啊,要不然你们还是把我放了吧,我保证什么都不说出去——我这人嘴很严的。”

张大牛可怜兮兮说,“或者,你们有没有那种清除记忆的设备,就是电影上那种,一根小棍儿,‘咔嚓’一声,让我把过去三天的所有事情都忘了吧!”

“没有。”

猎人道,“通常来说,我们是用手枪清除目标记忆的。”

张大牛:“……”

“而且,我不负责判断你是否‘观察者’,只负责把你带回去,到时候‘先知’会弄清楚一切。”

猎人淡淡道,“你可以选择合作,用你们的话说,‘全须全尾’地和我回去,或者反抗,让我用特殊的方式,把你打包带走,你喜欢哪种方式,牛老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