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06章 临界日

“这倒是个问题,这次‘天启组织’的行动明显和他们以往的模式不符。”

铜头沉思道,“以往他们对这种有可能觉醒为‘观察者’的人,都是100%抹杀,从未留过活口,为什么这次偏偏选择了绑架,而不是直接杀死?会不会……这是一个针对我们的陷阱?”

“当然有可能是陷阱。”

灰雾道,“但是,如果‘天启组织’真想设置一个把我们一网打尽的陷阱,为什么要选择‘张大牛’这样一个……无论怎么看都非常奇怪的诱饵呢?

“还有,事后基金会里的专家侵入了江南市的交通监控系统,获取了‘天启组织’觉醒者的部分行踪,发现早在我们准备行动之前,对面的‘白夜’就已经出发,换言之,她并不是针对我们,就是针对目标去的,这样一个目标,值得身为‘深觉者’的‘白夜’亲自动手吗?倘若真是陷阱,这个陷阱又是指向谁呢?”

这个问题,令“方舟基金会”的其余三名觉醒者一阵沉默。

这时候,刚才推着婴儿车的少妇欣喜道:“灰雾女士,‘幻影雕’已经找到他们了,他们的SUV驶入了金鹰大厦的地下车库!”

“很好,让‘幻影雕’继续在空中监控,确保对方没有替换车辆,继续出逃,我这边会派遣其他人手,查探他们有没有从地下车库步行出逃或者潜入别的大厦。”

灰雾道,“等一会儿,还会有十二名组织里的高手来到江南市——十名‘深觉者’和两名‘终觉者’,如果他们没有逃跑的话,半夜十二点,准时动手!”

“十名‘深觉者’,两名‘终觉者’!”

铜头等人又是一阵惊呼,“这么豪华的阵容,基金会终于准备大干一场了么,金鹰大厦位于闹市区,即便半夜十二点也很热闹的,我们不怕被人发现?”

“根据‘气象仪’的感知,今夜有暴风雨。”

灰雾道,“而且,基金会已经取消了禁令,你们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能力了。”

“这——”

铜头等人倒吸一口冷气,结结巴巴道,“这么说,‘临界日’真的来了?”

“没错。”

灰雾笑了笑,笑声异常冰冷,“‘临界***近了,这个世界正在崩坏,再隐藏自己的身份和能力是毫无必要的事情,唯有竭尽所能,释放无尽的可能性,彻底战胜‘天启组织’乃至整个世界,才能粉碎一切枷锁,获得真正的自由。

“记住,这是‘红极星’的话——这一世,是我们最好的,也是最后的机会,如果在这一世都没办法战胜敌人的话,我们就会被敌人完全压制和彻底吞噬,再没有一丝一毫觉醒真我的可能,明白吗?”

“明白!”

铜头三人挺起胸膛,异口同声道,“超越轮回,自由意志万岁!”

“很好,那就行动吧!”

灰雾一挥手,带领着其余三名方舟基金会的觉醒者,离开停尸间。

他们离开的五分钟后,搁在冰冷铁床上的裹尸袋才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里面焦黑的尸体忽然坐了起来。

幸好没人进来,倘若有医生或者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的话,非要心脏病发作不可。

“嗤啦——”

李耀从里面拉开裹尸袋,身上焦黑的炭壳纷纷剥落,露出娇嫩如婴孩般的皮肤,一口气打了十几个喷嚏。

“什么‘观察者’,什么‘深觉者’和‘终觉者’,什么‘临界日’,什么‘超越轮回’,这帮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李耀挠着乱蓬蓬的头发,忽然发现头发都烧光了还没长出来,他也变成了一个亮晶晶的大光头。

“嗯,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李耀往虚空中挥舞几拳,从破风之声和血脉奔流的舒畅感觉就能体会到,自己的实力比半天之前,又有了爆炸式的提升,对于现在的他,只要拥有充足的能量,真有可能从掌心搓出火球和电弧。

当然,饥肠辘辘的感觉也像是长江巨浪,狂涌而至,几乎洞穿他的胸腹。

幸好这里是医院,最不缺乏营养物质。

李耀先是光着身子猫着腰,溜到洗衣间偷了一套病号服,又找到药房,一口气灌下去几十瓶高浓度的葡萄糖浆,然后才去住院部偷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服装,大摇大摆离开医院。

原本想要打车或者搭地铁的,不过他没有手机,也没有哪怕半个铜板,还是老老实实,偷共享单车吧!

先回到张大牛租住的“青园小区”,取回了自己暗藏在灌木丛中的包裹,从里面取出原本为张大牛准备的工作服和橡胶皮靴,重新把自己武装起来——幸好他有先见之明,战斗之前先抛下了装备,否则这些东西都付之一炬,重新采购也是麻烦。

然后,再次蹬起共享单车,朝“金鹰大厦”进军。

金鹰大厦位于江南市新建的中央商务区,距离张大牛租住的老城区有相当长一段距离,李耀把双腿蹬得如风火轮一般,像是赛车运动员一样前进。

十几二十分钟后,果然如“灰雾”所言,夜空中有一朵朵浓密的乌云在聚集,天穹之上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炸响,一道道闪电就像是蓄势待发的恶龙那样,冷冷凝视着人间。

不一时,“噼噼啪啪”,豆大的雨点如滚烫的热油般洒向大地,没有丝毫防备,整座江南市都变成水乡泽国,彻底被暴雨吞噬。

“这么大的雨!”

李耀这辈子还从未经历过如此凶猛甚至疯狂的暴雨,这哪里还是雨,简直是一场从天而降的洪水,还伴随着七八九级的飓风,密集的雨点像是一道道瀑布凝聚成的铜墙铁壁,将他的视界压缩到了极限,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刚才还灯红酒绿的繁华都会瞬间黯淡下来,到处都是被风刮跑的招牌,被雨点打落的花盆以及抱头鼠窜的人们,高楼大厦之间不时有霓虹灯和电子屏幕发出“噼啪”的响声,随后彻底熄灭,再往前骑了一段,四周再看不到半个路人,唯有摇曳的灯火在疾风骤雨中苦苦支撑。

“这不正常。”

李耀抹去了脸上滚烫的雨点,有些分不清从天而降的究竟是雨水还是岩浆甚至是电浆,他目瞪口呆看着远方的地平线,连绵起伏的城市剪影之上,无数道闪电同时落下,恍若一座闪电丛林,突兀浮现出来。

倘若说,真的存在世界末日,眼前的景象也不过如此。

难道,真像方舟基金会的“灰雾”所说,整个世界都要崩坏了?

李耀艰难地牵扯了一下嘴角,恍惚间感觉到,眼前崩坏的景象,他曾经见过、经历过一次,不,或许是无数次。

但这次应该不同。

这次必须不同!

深吸一口气,李耀继续蹬踏,在疾风骤雨和电闪雷鸣之间,劈波斩浪,狂飙突进。

来到中央商务区,已是半夜。

高楼林立的中央商务区,原本是一座不夜之城,即便到了半夜,一幢幢摩天楼的玻璃幕墙都绽放着五彩缤纷的光芒,恍若极光笼罩的仙境。

但在暴风雨和超级雷霆的狂轰滥炸之下,今天的不夜城却是死气沉沉,恍若被洪水淹没的鬼蜮。

金鹰大厦的造型十分奇特,有点儿三叉戟的味道,前方广场上还矗立着一只巨大的金色老鹰雕像,即便在瓢泼大雨的侵袭之下都非常好找。

李耀没有贸然闯入,却是找了一处不远的天桥底下,蜷缩在臭气熏天的角落里,取出了自己用电子元件改装的微型显示器,又将信号放大器和耳机接驳到一起。

这座天桥和金鹰大厦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一百米,虽然狂风骤雨,干扰严重,但勉强辨识方位,应该不成问题。

果然,李耀开机之后,显示器颤抖了大约半分钟,就渐渐稳定下来,左上角出现了一个黯淡的光点。

“不是金鹰大厦?”

李耀微微一怔,仔细调节接收线圈和显示器,“是旁边的财富大厦?”

也对,把车开进金鹰大厦的地下车库,并不意味着巢穴就在上面,狡兔三窟是应该的。

金鹰大厦和财富大厦的直线距离同样不超过一百米,仍旧在李耀的定位和窃听范围之内,李耀轻轻敲击着耳机,不断拨弄着天线,排除暴风雨“滋滋滋滋”的干扰声,聆听着耳机深处传来的声音。

他听到了,虽然有些模糊,有些扭曲,偶尔还会中断,但张大牛那把又尖又利非常有特点的声音,一听就不会错,谢天谢地,作者还活着!

他好像被人五花大绑在椅子上,李耀能听到椅子腿不断敲击地毯发出的闷响,看得出来,他处在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整个人都无法遏制地颤抖。

这时候,房间里又有人进来,似乎拉开了他面前的另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张先生——是该称呼您为‘张先生’,还是‘卧牛真人’,或者‘真人’?”

这人的语调非常僵硬,几乎没什么抑扬顿挫,应该是个外国人,声音斯文而冷酷,仿佛一具精确的机器,“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史密斯,雨果?史密斯,不过无论朋友还是敌人都习惯叫我‘猎人’,很抱歉用这么粗暴的方法将您请来,没办法,事出突然,情况危急,您不会介意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