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201章 暗战开始

晚高峰时的地铁站同样是人山人海,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日蚀般的黯淡,像是一群燃烧殆尽的丧尸。

或许是李耀打扮成了一副装修工人的模样,过安检时,口袋里的工具并没有带来太大的麻烦。

李耀用现金购买了一次性的地铁票,就在站台前守候。

第一辆地铁来时,乘客实在太多,他也没等到合适的人选,不得不等待下一辆。

第二辆地铁进站时,合适的人选出现了。

那是一个脸上写满了疲倦,昏昏沉沉,摇摇晃晃的上班族。

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地铁里出来,却是将手机放回了兜里,看样子刚刚刷完一个网页,手机还没有上锁。

李耀向这名上班族走去,不动声色撞了他旁边一名打扮非常前卫的少女一下,把少女撞到上班族的怀中,趁着上班族手忙脚乱或者暗暗心喜之时,错身而过,依旧闪亮的手机就落入李耀手里。

当车门关闭,地铁缓缓启动时,那名上班族依旧忙不迭和前卫少女道歉亦或者搭讪,这大约是他乏味无聊生活中罕见的亮色,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他兴奋得脖子都粗了一圈,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机不翼而飞。

李耀稍稍松了一口气,面不改色,拨通了张大牛的号码。

“接电话,快点儿接电话啊!”

李耀在心底尖叫,向诸天神佛发出怒吼,希望自己抵达时,看到的不是张大牛冰冷的尸体。

五秒钟时间,就像是五天五夜那么难熬,终于,电话接通!

“咳咳。”

李耀首先发出两声干咳。

“咳咳,咳咳咳咳咳!”

对面愣了一下,随即也咳嗽起来。

这是两人约好的暗号,如果两人都发出干咳声,就证明一切正常,反之,则说明某一方处在危险之中。

截至目前,张大牛还没出事,但李耀大脑深处危险的警报,却是越来越刺耳了。

“听着,我们被盯上了——我的室友刚刚被人催眠,变成了力大无穷而且精通刺杀术的怪物,想要杀死我。”

李耀道,“我估计,根源还在你身上,对方对付你的人马,应该正在路上,很快就会找到你的。”

“什么?”

张大牛吓了一跳,“那,那我怎么办,你还有多久到?”

“我还要半个钟头到四十五分钟,才能赶到你那边。”

李耀道,“在此期间,你必须冷静下来,保护好自己,才有可能逃过一劫。”

“冷静?我怎么冷静!”

张大牛惨叫道,“今天早上你才刚刚告诉我这是一个有超能力的世界,然后又当着我的面吃掉了整整一麻袋的馒头,还硬生生撕开一本比砖头还厚的词典,接着抢走了我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两万块钱,到了晚上,到了晚上你就告诉我,我被某个‘邪恶超能力组织’盯上了,你叫我怎么冷静?不行,报警吧,我们小区里就有个警务室,对面小区就有社区派出所,关键时刻还是要相信政府!”

“不行,这不是相不相信政府的问题,而是你怎么让政府相信你的问题。”

李耀道,“想想看,如果报警的话,你准备怎么说?就说你发现这个世界存在超能力,而现在有一个邪恶的超能力组织正在追杀你?”

张大牛道:“呃……”

“如果你真的这么说,一定会被当成吸毒者控制起来的。”

李耀道,“社区派出所抵挡不住超能力者,却能控制你的行动,削弱你唯一的机动性优势——这样的报警,等于自投罗网。”

“那,那怎么办?”

张大牛听起来快哭了,“我现在出来,找你汇合?”

“也不行,我不确定对方有没有人在暗中监视你,或许你离开家里,反而正中他们的下怀,只要一辆全封闭的面包车,一秒钟时间,就能把你从小区门口弄走。”

李耀沉吟片刻,道,“听着,接下来你要这么办,每一个步骤都要严格按照我的指示,或许能撑到一个小时之后。

“第一,你家里有什么易燃物没有,书,对了,你有这么多书,找几本年代久远,纸张酥脆,比较好燃烧的,然后再找点儿枕套、衣物甚至塑料袋之类的东西。

“第二,你家里有高压锅吧,有,那就好了,把易燃物丢到高压锅里去,点燃,再把枕套、衣物、棉絮和塑料袋之类的东西丢进去烧,记住,我当然不是要你真的酿成火灾,而是要搞出浓烈的黑烟。

“第三,等到高压锅里的黑烟冒出来之后,把锅架到阳台上去,让黑烟飘出窗外,最好让整个小区的人都看到和闻到。

“第四,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拨打火警电话,让消防队来处理。

“第五,完成这一切之后,你立刻离开房间,但不要下楼,转身上天台——我观察过你们这栋居民楼的结构,是那种老式的供水系统,天台上有一个非常大的水箱,所以从楼梯一定可以上到天台,对不对?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弄开楼道到天台的锁,上去躲起来,最好躲到水箱里,确保四面八方的制高点没办法直接瞄准你——别紧张,这也是以防万一,国内的枪械管制这么严格,我估计对方不可能像‘T3游戏展枪击案’那么明目张胆,真要对你下手,也是走‘意外事故’的路子,总不至于真的弄几支狙击枪这么嚣张吧?

“对了,在那之前,把你的手机留在家里,什么通讯器材都不要携带,一个小时之内,我会去天台上找你的,听明白了吗?”

“啊,啊啊!”

张大牛叫了几声,似乎被李耀的话吓住了,“那,那万一有除你之外的其他人,上天台来找我,把我,把我从水箱里揪出来,应该怎么办?”

“无论是谁,无论伪装成警察还是消防队员,都不要相信他。”

李耀沉声道,“激发你的血性,勇敢和他搏斗!”

“……搏斗?”

张大牛道,“你开玩笑?”

“当然不是,我也知道你打不过人家,但是有什么办法?”

李耀道,“我只是一个刚刚觉醒了‘修真之力’的超能力者,又不是无所不能的神,敌人如此神秘而强大,我哪有必胜的把握,只能尽力而为,能抢救你一下,就随随便便抢救一下了。

“至少,有一个好消息是可以肯定的。”

“哦?”

张大牛说,“还有好消息?”

“从《血与沙》作者吉尔森,《强殖猎人》画家高屋义博,‘星环之父’加里奥特等人的经历来看,对方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下手干脆利落,绝不会让目标痛苦太久。”

李耀道,“所以,你应该不用太担心会被对方抓起来严刑拷打甚至大卸八块,说不定,在你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切就不知不觉,毫无痛苦地结束了。”

“……”

张大牛说,“你他妈真是来帮助我的吗,你该不会是我的冤家对头派来玩我的吧!”

“行了,不开玩笑,我这里有情况,不能再说了。”

李耀道,“我挂了,记住,保住自己的小命啊!”

“等等,等等!”

张大牛的声音一下子慌乱起来,“喂,你有什么情况,你你你,你不会是又遭遇了超能力者的攻击吧?李耀,李耀!”

“没有。”

李耀被人潮死死贴在玻璃窗上动弹不得,艰难喘息道,“我坐地铁,刚刚经过一个大站,一下子涌进来一万多人,我,我被死死镇压了,呼呼,好多人,呼呼呼呼,手脚都动不了了,别挤,有点儿素质行不行……哎,我手机呢,我手机掉哪儿去了?哪位踩我手机了?麻烦你们挪挪脚好吗,我手机呢!”

……

李耀将超能力飙至极限,好容易才从晚高峰的地铁中杀出一条血路,当然,那支偷来的手机还是无影无踪,或许被踩成碎片了。

李耀在心里向那名无辜的上班族抱了声歉,离开地铁口,找到一排共享单车。

最新型的共享单车都有防盗窃的报警系统,李耀没有手机,自然无法扫码解锁。

幸好这年头共享单车竞争激烈,有不少第一代的老式单车被甩在一边,锈迹斑斑的车锁仅仅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两根手指轻轻一捏,一扭,一柄车锁应声断裂,李耀飞身而上,将共享单车骑出了竞速摩托的气势,不出五分钟,就来到张大牛居住的小区门口。

这时候,小区里已经传来了消防车急促的鸣叫声,一辆小型支援车刚刚进去,还有一辆大型消防车却因为占道经营和违章停车的缘故,被堵在小区门口,当地群众发扬了看热闹不怕热闹大的精神,三三两两聚集在小区内外,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对张大牛租住的那栋居民楼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此时接近晚上七点,但夏季的白天特别长,天空依旧泛滥着灰蒙蒙的光芒,居民楼周围几百双眼睛,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方舟基金会既然选择慈善机构的伪装,显然有所忌惮,总不见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悍然动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