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95章 梦非梦

“我,我想知道你哥哥的近况,特别是他的,他的发病全过程!”

李耀大喜过望,强忍激动道,“小姐贵姓?”

“我姓董。”

对面像是下定了决心,道,“究竟该从何说起呢……我们家在中部地区的一座大山边上,虽然自幼家里都比较贫困,但我哥很小就显露出了念书的天分,他不单是我们家里,更是我们镇上的骄傲,当年曾经以全市第一的分数,考上了一所很着名的重点大学。

“大学毕业之后,我哥就在省会找了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很受领导器重,短短几年就当上了部门负责人,还在省会买了房,找了女朋友,眼看着就要结婚了——我说这些的意思是,我哥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无论前途还是爱情都非常圆满,没有任何会刺激到他的因素。

“而且他这个人从小就特别阳光开朗,喜欢读书和运动,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吃喝嫖赌抽之类通通不沾,就连抽烟喝酒都没有,放在我们镇上,简直是一个怪胎。

“至于我们的家庭,虽然清贫,但也没有任何拖累到他的地方,我们两兄妹小时候可能环境差一点,念书时比较拮据,但自从他上了大学,就有奖学金能养活自己,爸爸妈妈这两年包了果园,条件也渐渐好起来,我是前年大学毕业,也找到了一份稳定工作,总之,你明白吧,我们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简直没有任何烦心的地方。

“但我哥就是疯了,那是去年的事情。

“一开始,他经常打电话向我诉苦,说有人在跟踪他,还有人往他的办公室里装窃听器——那时候,我还以为是商业纠纷,办公室内部倾轧之类,我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又能干什么呢?只能拜托哥哥公司里的同事照顾他,但是哥哥公司里几个要好的同事都说,哥哥是公司领导最器重的中层干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谁会跟踪和窃听他?

“这样过了一两个月,哥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渐渐产生了幻觉和幻听,打电话给我说,他找到了跟踪他的人,原来就是他的影子!他说,有一些很神秘的力量能够操纵他的影子,甚至通过影子来干扰和伤害他!

“我这时候才意识到哥哥的不对劲,翻看哥哥的社交媒体还有他在网络上的留言,就看到了那些……‘梦旅人’之类稀奇古怪的文章,再联系哥哥的同事,有一个哥哥的死党说,我哥哥最近每天都用厨房锡纸做成帽子,把整个脑袋罩住,说这样能隔绝他的脑电波发射出去,避免被某些邪恶存在锁定他的坐标。

“要说哥哥公司里很器重他的那位领导,对他真是仁至义尽,即便发生了这种事,仍旧没有将他辞退,但有一次,在接待某个重量级合作伙伴的会议上,哥哥竟然指着对方老板的鼻尖大叫起来,说他看到对方上辈子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就这样搞砸了一个很大的合作方案。

“发生这种事,公司里自然是怎么都待不下去了,原本应该把哥哥送到省会大医院去治疗,但是,在我们小地方,家里有人得了精神病,说出去实在不好听,而且爸爸妈妈和我还抱有一丝幻想,认为哥哥是工作压力太大,说不定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所以,我们把哥哥从省会接回了老家,让他在家里静养。

“一开始,哥哥的症状的确缓解了不少,不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怪梦,也不会在大街上看到人就指着对方的鼻子说上辈子,我们都很高兴,还以为哥哥就要恢复了。

“结果,有一天哥哥好像上网看到了什么家也不知道是剧作家意外身亡的新闻,他又犯病了,找了家里炒菜的不锈钢锅顶在自己脑袋上,嘴里还不停咕哝着谁都听不懂的话,十个手指头扭曲成一团,做一些很古怪的手势。

“这下子,不把他送医院都不行了。

“你说我哥哥没疯,请相信,我们这些亲人更希望他没疯,但他这个样子,往头上包裹锡纸,又顶着不锈钢锅,见人就说上辈子,还害怕自己的影子,这不是疯了又是什么呢?”

李耀开启免提,和张大牛一起听对方说话,两人面面相觑半天,又思考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道:“董小姐,谢谢你的开诚布公,不过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那什么,你哥哥说自从他小学三年级在水库里游泳,不小心溺水之后,就拥有了穿梭梦境,看到自己前世的能力——这件事,您以前知道吗?”

“你是指他在‘知否’上发表的回答吧?”

对方苦笑几声,“你真相信他说的话?”

“我不知道。”

李耀道,“所以,我正在向您求证——大胆猜测,小心求证嘛!”

“假的。”

对方干脆道,“都是假的,是他胡编乱造的。”

“为什么您这么肯定?”

李耀道,“就算你哥哥现在的精神状态真的……不怎么稳定,也不能说他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一定是假的啊!”

“因为,我哥哥根本没有溺过水,你听明白了吧?”

对方道,“我比哥哥小两岁,他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正好上一年级,已经记得住不少事情了,我从来不知道我哥哥还有溺水昏迷了半个月的经历。

“就算我太小,记性不好,我父母都不到六十岁,头脑很清楚,他们总不可能忘记亲儿子小时候溺水昏迷半个月的事情吧?

“还有,我哥哥的不少小学同学都是我们家隔壁邻居,现在还住在镇上,我哥哥发病之后,我也去向这些邻居求证过,我哥当年的小学同学,没一个记得他溺水的事情。

“最关键的证据,我哥在回答里怎么写的,他说是去外婆家后面的水库玩才溺水的,但是我外婆在我们还没出生之前就已经去世了,我们那里算是山区,非常干旱,百十里内根本没有水库!”

“这——”

李耀傻眼,“还有,还有这样的事?”

“是的。”

对方道,“我们那儿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旱鸭子,我哥也不例外,他根本不会游泳,又有什么机会去早就亡故的外婆家后面,根本不存在的水库去溺水呢?”

李耀无言以对,冷汗涔涔。

“对不起,董小姐。”

他结结巴巴道,“我,我不知道,你哥哥写得实在太真实,太身临其境了,等等,他的这个回答是不久之前才发的,而你说他犯病已经一年了,也就是说,他是在……精神分裂的状态下,写这个回答,包括前面很多文章的?”

“没错。”

对方道,“那时候他精神状态还好,我们又怕刺激他,不敢拿走他的手机,他就捧着手机拼命写拼命发,很多帖子都是那时候发的。

“这件事,也不能怪你,因为,因为要说一点儿蹊跷都没有,那也不对——在我哥哥第一次住院治疗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李耀的眉毛高高扬起:“什么怪事?”

“就是你说的,外婆家、水库、溺水、梦旅人的事情。”

对方道,“我最开始看到他的回答时,也当成无稽之谈,因为我非常清楚,哥哥肯定没有溺过水,但有一次我去看他,他却悄悄告诉我,溺水是真的,但不是这辈子,而是上辈子的事情。

“他告诉我,他上辈子生活在江东省一个名叫‘聊江’的小县城里,县城不远处就是一座很大的水库,还告诉了我很多当地独有的地形地貌甚至小吃,还有当地人的生活习惯,甚至,甚至说了几句当地方言,从他口中吐出来的音调,和我们老家的土话完全不同,把我吓了一跳。

“我哥拜托我一定要去江东省找这个名叫‘聊江’的地方——虽然找到这个地方,也未必能证明他没有疯,但至少,至少能证明一些东西!”

李耀听得入神,忍不住问道:“你去了?”

“我去了。”

对方说,“或许我不该去,不该因为一个疯子的疯话而浪费时间,但他是我哥哥,我们两个的感情非常好,包括我读大学的学费,大部分都是他出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愿意尝试一下。

“我去了江东省,没有找到‘聊江’这个地方,但根据我哥哥描述的地形地貌还有录下来的那几句方言,却找到了一座叫‘聊川’的县城。

“你知道吗,那地方的模样,真和我哥哥描述的相差无几,包括城东南方向的水库,水库西面山上孤零零的佛塔,还有当地人的方言,我把哥哥说的那几句方言播放给当地人听,他们都说这是土生土长的聊川人。

“我哥哥还提到了一种当地特有的小吃,是把当地特产的黄花晒干磨成粉,再撒到酸浆面上,酸酸甜甜,滋味非常独特——全国各地吃酸浆面的地方有很多,但是在上面撒黄花粉的独此一家,就算相邻三五十公里的城镇,也没有这种吃法,再远一些的地方,根本听都没有听过这种吃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