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94章 唯一线索(一千万字,达成!)

“什么!”

李耀差点儿没把满口葱煎包都喷出来,恨不得揪住张大牛的脖领子逼问,“什么情况,您知道这家‘方舟’?快说说,具体什么情况!”

“就是——”

张大牛又看了一眼李耀的手机,这时候,“梦旅人”的妹妹又发来一条新消息,却是一家网站的链接,点进去一看,他的脸色愈发苍白,“对,没错,就是这家‘方舟’,前、前几天,我们不是有个作者群嘛,一些作者经常在里面聊天吹牛探讨思路什么的,然后群里就有个陌生人找到我,自称是这个‘方舟心理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正在针对我国自由职业者的生活和心理状态,做一个问卷调查,还能进行免费的心理咨询什么的,我就把一些基本情况,包括我的联系方式还有住址什么都填了,对了,还有我神经衰弱和梦游的情况,当然,我没说自己梦游时都会码字这么玄乎——这事儿我自己也不太确定。”

“您,您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都透露出去呢!”

李耀恨不得拍桌子,“您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是不是骗子或者不怀好意,怎么能把联系方式和地址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告诉人家呢!”

“当时我也不知道啊,就算是骗子,又能骗我什么呢?”

张大牛分辨说,“那个工作人员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能找到一份工作不容易,这个问卷调查算在她的工作考核里,要是不达标就要被辞退了,我听她说的可怜,心想没必要这么不近人情,总要支持女青年的正当工作嘛,再说了,她还答应给我寄小礼品,常联系呢!”

李耀深吸一口气,无话可说。

“不会,不会真有什么事吧?”

张大牛道,“当时她还和我说,他们这个机构也不是研究那种很严重的精神疾病,只是针对现代人常有的心理问题和亚健康状态展开干预,特别是我们这种自由职业者,往往承受非常大的压力甚至是社会的非议,所以,万一出现了心理上的偏差,千万不能讳病忌医,要第一时间和她联络——我觉得,很有道理啊!”

“行了,别说了,让我想想,仔细想想。”

李耀闭上眼睛,揉搓着眉心和鼻梁。

“想,想出来了么?”

半分钟之后,张大牛小心翼翼地问。

“嗯。”

李耀猛然睁眼,眼底放出锐不可当的光芒,沉声道,“牛老师,我还是有点儿饿,咱们能不能把包子和饺子再各来二十个,不是,三十个,不是,干脆把这一锅都包圆了吧?”

张大牛:“……”

李耀:“您看,我是真有超能力,要是没有超能力,能一口气吃得下这么多?”

张大牛:“我信,我信你有超能力还不行吗?不过牛老师是真没钱了,我不骗你,骗你是小狗!”

李耀:“不对吧,您昨晚明明答应要请‘星海里的小兔子’吃‘鹤隐料理’的,我上网查过,那边最基本的套餐一个人都要四五百,两个人加起来再点一款酒,加几道菜什么的,没有一千三五百根本下不来!昨天咱们吃的骨头砂锅煲结账是两百八,就是说您口袋里至少还有千把块的活动经费,我算过,够我吃饱,恢复至强状态了,到时候我真的手撕哑铃片给您看看!”

张大牛:“……”

李耀:“哎,牛老师您别走啊,您这么一走了之是什么意思,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现在可以肯定这个‘方舟’已经盯上您了!您可以让我滚蛋,但您真的可以让‘方舟’的工作人员滚蛋?甚至,您确定那名做问卷调查的女孩子,真是女孩子,而不是虎背熊腰、满脸络腮胡、一巴掌宽护心毛的精壮大汉?

“您真的不想见我,我现在就走,真的,但是万一今晚夜半三更,有十个八个来自‘方舟’的精壮大汉悄悄潜入您家,您别喊救命,喊了我也听不到。”

张大牛猛然站住,回头时,眼角泛着泪花。

“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作者悲愤欲绝地喊叫道。

他们最后还是没有买煎包和煎饺,而是跑到旁边的馒头铺买了几百块的高庄馒头,没有馅儿,纯面粉,硬梆梆像是一坨坨石头疙瘩的那种。

看着老板娘惊讶的目光,李耀解释说,他们是隔壁建筑工地上的。

富含能量的运动饮料也贵着呢,张大牛舍不得买,却是阴沉着脸在小超市里买了五大包白糖和两大瓶矿泉水交给李耀。

回到家里,看着李耀将五包白糖混在水里,就着糖水一口气吃下去三五十个高庄馒头,连饱嗝都不打半个,张大牛哀叹一声,明白自己这次真是摊上事儿了。

“现在,您该相信了吧?”

李耀捧着半饱的肚子,道,“‘梦旅人’预言了幻想创作者的惨死,然后被送到了‘方舟’进行治疗,而这个‘方舟’前段时间还在你们的作者群里活动——您要是认为,这都是巧合,那您的智商就太对不起《修真四万年》里面一连串的阴谋诡计了。

“所以,您才是应该面对现实的那个人,现实就是,您被盯上了,对方非常清楚您的身份和住址,看样子对方还掌握着庞大到难以想象的资源,您当然可以逃,但又能逃到哪里去,能逃多久呢?逃跑的路上会不会出现一系列的意外,就像是《血与沙》、《强殖猎人》、《星环世界》的创造者一样?

“明白了吧,您唯一的出路,就是和我合作,我们主动出击,一起找到真相!”

面对李耀的邀请,张大牛沉默了很久,道:“我在想,如果我真的被‘方舟’的人找到,他们会把我怎么样?”

“您的里也写到过类似的组织吧,您觉得他们会怎么样?”

李耀摊手道,“底线是三五个疗程的电疗吧?”

张大牛打了个冷颤,不说话了。

“看来您已经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当然我的处境绝不比您好多少,现如今我们两个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再不齐心协力,就真的完蛋了。”

李耀道,“我需要您的帮助,首先,告诉我关于这个‘方舟’的更多情况,还有当时的问卷调查,您有保留底稿吗?”

张大牛打开电脑,找到了调查问卷的电子版。

李耀飞快扫了一眼,都是一些很常见的,无关痛痒的问题,看来对方的目的就是骗出作者的联络方式和地址,为下一次接触进行铺垫。

调查问卷的末页还有一条链接,是对方的官方网页,和“梦旅人”的妹妹刚才发来的连链接一样。

进入官网,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艘插着翅膀的大船的抽象图标,看来是这个组织的标志。

李耀当然听说过“方舟”这个词,那是世界毁灭时最后避难所的意思,每当方舟出现,就意味着毁天灭地的浩劫即将来临了。

仔细看下去,才知道这个“方舟”并不仅仅是一个心理研究和精神疾病治疗中心这么简单,它实际上是一个影响力遍及全球的基金会,“方舟基金会”,得到了无数神秘资金和财团的支持,专门研究生命科学,大脑奥秘,遗传和神经学,等等等等,其宗旨就是探索生命乃至灵魂的奥秘,不断突破人类的极限——至少,官网上是这么说的。

“我找了好几个写书的朋友问过,他们也接到过类似的问卷调查,有些人还调查过‘方舟基金会’,没什么问题。”

张大牛道,“这真是一个国际性的慈善组织,和很多国家的心理学协会还有脑外科医院以及神经研究组织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在不少发展中国家甚至战乱国家都设有分部,关注当地民众的精神和心理健康,甚至从战乱国家发掘出了不少智商奇高的‘天才儿童’,如果不是方舟基金会的话,这些天才儿童肯定会被埋没的。”

“是吗?”

李耀一个字都不相信。

官网上翻来覆去看不出大概,他想了很久,只能硬着头皮再给“梦旅人”的妹妹打电话。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梦旅人妹妹的态度并不是那么坚定——倘若她真的相信哥哥是一个疯子,而李耀也是疯子的话,她根本不用主动发消息过来,置之不理就好。

既然她连续发了两条消息,还把“方舟基金会”的官网发过来,难道说,她也不确定?

这一次,电话很快接通了。

李耀心中的希望之火愈发旺盛,他忙不迭道:“小姐你好,你刚才发过来的链接我都看过了,认认真真看过了,但我还是坚信,你的哥哥并没有疯,而是遇到了一些常识无法解释的事情,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的哥哥一个机会,让我们好好聊聊?真的,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很严重的精神疾病,一旦确诊,几乎一辈子都不可能痊愈的,难道你希望哥哥一辈子被关在精神病院里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隐隐有人深吸一口气的声音,紧接着,那个女孩子道:“你究竟想知道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