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90章 开诚布公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李耀给问住了,抓耳挠腮半天也没想好应该怎么回答。

“其实……”

李耀想来想去,只能说,“其实昨晚我一直没走,留在这儿照顾您呢,牛哥,您忘啦?”

“我忘个鬼啊!”

张大牛说,“我记得清清楚楚,你肯定走了,退一万步说,就算你真没走,留在这儿照顾我,然后呢,你就眼睁睁看着我梦游,一直看了四五个钟头?要不然你怎么知道我的屁股始终黏在椅子上呢?这,这也太渗人了!快说,你到底来了多久,怎么进来的,怎么知道我大半夜的情况,你你你,你真是师范大学的学生?”

“真的,牛哥!”

李耀非常诚恳地说,“我真是……大学生,这里面有点儿小误会,您听我解释,我绝对没有恶意,我是来救您,也希望您能帮我的!”

“学生证拿出来看看。”张大牛说。

“什么?”李耀有些发愣。

“少废话,学生证!”

张大牛瞪眼,“你早上六点不到就鬼鬼祟祟潜入我家,我这浑身酸疼,头痛欲裂的,谁知道你究竟是干什么的?谁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师范大学的学生!”

“我,我没带,谁没事儿带那玩意儿?”

李耀结结巴巴道,“再说,再说我也没有‘鬼鬼祟祟’,我是情急之下,一脚踹门进来的,进来时刚好看到您险些被书架压着,我救了您啊,牛哥!”

“少来这套,是谁你‘哥’?”

张大牛看了看倒在地上,乱作一团的书架,根本不相信,“这不是你刚才撞倒的么?要不然,你怎么可能还没进门就知道书架要压我身上?没有学生证,也行,把你们辅导员或者哪个老师的电话拿来,我打电话证实一下!”

“这——”

李耀完全没想到,张大牛被疼痛的屁股刺激之后,竟然会变得这么敏锐,“太、太早了吧,这才五六点钟,人家都在睡觉……”

“你也知道太早了,你就破门而入,还把我一脚踢到墙角?”

张大牛冲李耀挥舞着拳头,看样子,要不是他的大腿都没李耀的胳膊粗,他早就冲上来打人了,“不打给辅导员和老师也行,打给你们同学总可以吧,用视频通话,让他们到窗口拍摄一下师范大学的校园景色,或者让他们发个身在师范大学的坐标定位过来,这没难度吧?”

“很,很有难度。”

李耀脸上和背上的冷汗乱滚,根本不知该怎么应付,“那什么,牛哥,不是,牛老师,我们是毕业班,同学们早就出去实习了,全都不在学校。”

“你们是毕业班,同学不在学校,你那个小师妹‘星海里的小兔子’总不是毕业班了吧?”

张大牛道,“你打给她,让她证实一下你的身份也行,当然能拍几张女生宿舍的内景,就更有说服力了。”

“……”

李耀一败涂地,彻底投降。

“好吧,牛老师,事到如今我只能实话实说了,但是在我开诚布公之前,请您一定要相信,我真的毫无恶意,而且真是您的忠实书迷,我是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李耀深吸一口气,把心一横道,“我,我不是师范大学的,我是理工大学的,但我的确叫李耀,这没骗人,怎么证实都可以!”

“理工的?”

张大牛皱眉道,“理工就理工呗,装什么师范啊,等等,既然你不是师范大学的,那个‘星海里的小兔子’,还有科幻协会什么的……”

“没错。”

李耀很诚恳地看着张大牛,双手合十,请求原谅,“没有什么‘星海里的小兔子’和科幻协会,那、那个女孩子,是我假扮的。”

空气一时间凝固。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李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道强烈的电流,在张大牛的面部肌肉纤维和神经之间游走。

作者的表情先是愤怒,这是受到欺骗的本能反应,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如条件反射般张开,仿佛要喷射出蒸汽一般的怒火。

随后,浓烈的愤怒化作了深深的失落,委屈得像是要大哭一场。

但最后,当他仔细梳理清楚整件事,却发现了更加恐怖的真相,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

“你你你,你变态啊!”

张大牛一个劲儿往后缩,“先是假扮成女人找我聊天,然后用科幻协会的借口把我约出来灌醉,三更半夜还偷窥了我整整四五个钟头,四五个钟头!你到底想干什么?不对,是你已经干了什么?快说,我喝醉酒之后,你究竟干了些什么!”

“我,我没干什么啊?”

李耀上前两步,想要分辨,“您听我解释……”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啊!”

张大牛吓得声音都变得,不知道该捂着胸口还是屁股,“天已经亮了,隔壁邻居都该上班了,来往的人可多了我告诉你,你快点儿给我滚出去,要不然我真报警了,我我我,我报警了啊!”

“别别别,牛老师,您别激动,您真的别激动,我这就走,这就走!”

李耀看了一眼还洞开着的大门,头皮也是一阵阵发麻,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往后退了两步,安抚作者的情绪,“那什么,我这就走,但是走之前能不能让我看一眼您的大纲?我保证绝不外传,我就是想知道秃鹫计划的真相还有隐藏在地球背后的奥秘,真的,我真是忠实书迷,您不是说马上要结尾了嘛,可能没办法很好去填这两个坑,这两件事不搞清楚,我真是死不瞑目,真的,您就让我看一眼吧!”

“看你个鬼!”

张大牛双手在书堆里乱摸,摸到一把裁纸刀,给了他莫大的勇气,胡乱挥舞着裁纸刀,“滚,滚蛋,快点儿滚!”

“您就让我看一眼,一眼,我马上就滚!”

李耀又是惭愧,又是抱歉,“求您了,或者您告诉我秃鹫计划的真相和地球的奥秘也行啊,您就告诉我吧!”

“没有,不知道,谁他妈知道秃鹫计划和地球的秘密?”

张大牛七窍生烟,恶形恶状,“没大纲,没秘密,我还没写到那儿呢,谁知道什么鬼计划的鬼秘密!”

“什么?”

李耀的心凉了半截,结巴道,“您,您昨天不是还说有大纲的吗?”

“废话,骗人的,这么说不是显得我深谋远虑,胸有成竹,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嘛!”

张大牛啐了一口,“又不是写他妈世界名着,网络要个鬼大纲?我的码字秘诀就一条,管什么大纲,文笔,中心思想,去你妈的,操起键盘就是干,干到哪儿哪儿算!”

“您,您怎么还满嘴脏话?”

李耀惊呆了,“您昨天不是这样的,昨天您还是很儒雅的啊!”

“少废话,昨天你还是长发飘飘、裙摆摇曳的女大学生呢!”

张大牛恶狠狠道,“赶快滚出去,你这个死变态!”

“不是,我不明白,您前面明明提到了‘秃鹫计划’和‘地球奥秘’。”

李耀道,“如果您根本没有大纲,不知道秃鹫计划到底是什么,您怎么会这样写呢?”

“这是个‘扣子’,说书人的‘扣子’你懂吗?就是每天说完了,留这么一点儿小秘密,勾着你明天继续来看!”

张大牛恼羞成怒,把实话都说了出来,“我原本是准备这本书要是成绩好,能混碗饭吃,写他妈三五千万字,能水多少是多少的,前面不挖几个坑,不暗藏几个‘扣子’,怎么勾着读者一路追更?反正时间足够,一边写一边想‘秃鹫计划’到底该怎么编呗!”

“啊?”

李耀完全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套路,“那,那要是到最后,您还是没想出来呢?这可是全书最重要的一个坑啊!”

“没想出来,就太监或者烂尾呗!”

张大牛理直气壮,“出来写网络,这还叫个事儿?”

李耀彻底郁闷了。

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胸口堵着一大口发甜的鲜血,很想一口喷到作者的脸上。

“您,您怎么可以这样?”

李耀气愤至极,痛心不已,“牛老师,我原来还以为您是那种很有追求,很有节操的作者,您怎么可以这样欺骗读者的感情?”

“你他妈还欺骗我感情呢,总之,没有大纲,没有秘密,听明白没有,明白了就快滚蛋!”

张大牛掏出手机,作势要打,“真以为我不敢报警?”

“不是,牛老师,我想了想,这件事绝不是您说的这么简单,或许连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修真四万年》这部究竟是怎么回事,‘秃鹫计划’绝对是有真相的,或许您真的深谋远虑,胸有成竹,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只是您自己还不知道,需要有个人来提醒您。”

李耀心急如焚,干脆孤注一掷,“实不相瞒,牛老师,我最近看了您的,发现自己从生理到心理上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我,我觉醒了!”

“你觉醒什么啊!”

张大牛的脸色和声音都变了,“我对你的生理和心理变化不感兴趣,你给我滚!”

“不是,我真的觉醒了。”

李耀深吸一口气,道,“我发现自己是一个——超能力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