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84章 随风潜入夜

“没办法,这个世界上99%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修真者和修仙者再神通广大,也没办法帮我付房租,是吧?”

张大牛道,“你也说了,这本书前后的撕裂感特别严重,自从四五百章改变风格开始,流失了不少老读者,新读者又进不来,成绩半死不活,我能有什么办法,是吧?”

“这个……”

李耀没想到会是这样,点头道,“一文钱难死英雄汉,也是!”

“所以——”

张大牛说,“也不是这两天的事儿,反正字数也不少了,我就琢磨着找个合适,体面的方式把这本书结束掉,比方说,让主角打完一个BOSS之后,忽然一个激灵醒来,发现自己在修真四万年代所做的一切都是梦,然后他就忘记了梦里的一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去了——你觉得这创意怎么样?”

“……”

李耀道,“我觉得,您会被读者砍死的。”

“有道理,所以我这不是也在纠结该怎么收场嘛,全都是梦不合适,让主要角色都被陨石砸死,貌似也不合适,哎,难啊!”

张大牛说,“反正,无论如何,结束是肯定要结束的,连老天爷都不想让我继续写下去了嘛!”

“哦,老天爷?”

李耀的目光再次锐利起来,“怎么说?”

“就是,过去一两个月一直特别不顺,有点儿喝口凉水都塞牙的感觉。”

张大牛比划着说,“也不是最近一两个月了,而是从《修真四万年》改变风格之后就一直不顺——在小区里逛街,楼上有花盆掉下来差点儿砸脑袋;去花园里转转,结果还他妈被狗咬了;好端端在家里睡着觉,煤气阀门不知怎么坏掉,好悬没有煤气中毒;就上个月,我的电脑无缘无故都坏了三次了,每次都是修好就坏,修好就坏,维修的店家都说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你能想象,我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正常更新,那是多么大的决心和毅力吗?”

“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李耀暗暗在桌子底下攥紧双拳,道,“那,那牛哥最近有没有发生过特别危险的意外事故,比方说……类似被车子撞之类的。”

“那倒没有。”

张大牛摇头道,“成绩不理想,又碰上这么多糟心事,心里够窝火了,最近一直在家待着呢,车也撞不着我,反正,就这样神情恍惚了好一阵子,那天上厕所时,终于受不了想要放弃了,但是,毕竟写了这么久,多少有点感情,我就决定丢个硬币来决定到底是继续写还是太监——正面朝上我就太监,反面朝上我就烂尾,要是硬币能竖起来我就继续写,结果我刚刚把硬币丢到半空,脚底不留神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还把手给摔伤了,你说,这不是老天爷决定了的,又是什么?

“我当时疼得眼泪都下来了,真有点儿心灰意冷,自暴自弃的感觉,干脆破口大骂,‘什么鸟书,老子不写了’!

“结果,非常奇怪,我好像摆脱了什么东西,有一阵凉风从我的体内消失,之后几天虽然手还是疼,但那些倒霉事再也没发生过,吃得下,睡得香,整个人都神清气爽,除了还是没钱,别的都挺好。

“所以,你现在问我《修真四万年》还写不写了,这个,我真不知道!”

张大牛已经烂醉如泥,一个劲儿往桌子底下出溜了。

要不然,也不至于把实话都说给李耀听。

“不过,哎,昨天听你们那个小师妹——小兔子说还有很多人都喜欢看这本书,在默默地支持着牛哥我,怎么说呢,又觉得怪对不住大家的。”

张大牛耷拉在椅子上,“还好今天来的是你,要真是你们那小师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用很崇拜的眼神看着我,非要拉着我一块儿去为我国科幻事业做贡献,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人家,哪还有脸去你们那儿当嘉宾啊!那什么,你们那儿,真有很多大学生喜欢看我的书?”

“……嗯。”

李耀点头,“都是长发飘飘,裙摆摇曳,很有思想和内涵的大学生。”

“哎,造孽啊!”

张大牛的眼神有些呆滞,“要不然,为了这些支持我的读者,我,我再坚持坚持,继续往下写?”

“这个——”

要是吃饭之前,李耀肯定二话不说,连哄带骗都要怂恿作者继续往下写。

但现在看来,如果继续下去的话,难保会不会出现更严重的意外。

李耀心里生出一股十分不舒服的感觉,不允许自己把任何一个懵懂无知的无辜者往火坑里推。

“这个,当然还是牛哥您自己决定了,无论如何我都尊重您的选择。”

李耀道,“不过,牛哥您是写好了后面的大纲,包括秃鹫计划和地球的秘密,统统都写出来了,对吧?”

“……是,是啊!”

张大牛已经醉得不知点头还是摇头,“都,都有了,都是很精彩的点子,就好像是来自外太空的信息,在我脑子里开了一个有一个的脑洞,不过,不过这些都是我的小秘密,就算这部用不上,下部还可以接着用,就,就不说这些了吧,来,继续喝,聊聊你的,你的同学们吧,我特别喜欢有思想有内涵的大学生。”

“牛哥,你醉了。”

李耀道,“我送你回家吧。”

张大牛挣扎了几下,自然不是虎背熊腰的李耀的对手。

他租住的房子就在砂锅骨头煲隔壁的老旧小区里,一连找了三次才找对门。

进门时,他已经醉得连钥匙孔都对不住了。

李耀趁机打量室内的布局。

这是一间很典型的上个世纪装修风格的老房子,一室一厅非常紧凑的空间堆满了发黄的书刊和报纸,不少书堆像是即将倒塌的悬崖,一个人住都嫌拥挤。

屋里没什么家具和电器,油漆斑斑驳驳的老式写字台上摆着一台破破烂烂的手提电脑——那就是李耀的目标。

一顿饭功夫,李耀基本上了解了张大牛的性格,这是一个大大咧咧,甚至有点儿稀里糊涂的家伙,不太可能把大纲这种东西放到加密U盘或者保险箱里。

找到大纲,破解了秃鹫计划和地球之谜,距离真相应该就更近一步了吧?

不过,李耀并没有直接偷走电脑。

“牛哥,我走了,咱们用微讯联络,有空再见吧!”

李耀注意到阳台和厕所的窗户并没有锁死,这就足够了

确保对方听到了他的话,他才发出很大的声响从外面关上了门,下了楼,双手插在裤袋里,向小区外面走去。

虽然是老小区,路边还是有一些监控探头的,刚才他扶着张大牛回来时已经被监控拍到了,所以必须再拍摄一段他双手空空离开小区的画面。

李耀吹着口哨,不慌不忙离开老旧小区,确保自己已经被好几个监控探头拍到。

回到大街上,他又找到一家灯光明亮的连锁超市,买了一瓶饮料,确保自己被超市里的监控拍到。

超市旁边又是一家奶茶店,店门口有一个公交车站,李耀在站牌前看了半天,确认奶茶店和公交车站都有监控,这才上了一辆往大学城方向开去的公交车。

一连坐了五六站,来到一个人潮汹涌的大站,他才在拥挤人群的掩护下,悄悄下了车,用一顶早就准备好的遮阳帽和一副宽大的墨镜把自己的脸遮掩起来,双足发力,脚下恍若安了弹簧,往刚才的老旧小区快步走去。

只要注意躲开最初的几个监控探头,就没人能把他和刚才的大学生联系到一起。

回到刚才的小区,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现在是晚上十一二点,整个小区都被静谧笼罩。

李耀来到张大牛租住的楼房下面,看了看自己用万能胶涂抹过的十个手指,又戴上了橡胶手套——这么做,不容易留下指纹。

真奇怪,他好像天生就会做这些事情,天生就是……极度危险的角色。

深吸一口气,李耀如同一只巨大的壁虎,顺着水管,无声无息朝五楼爬去。

尽管距离地面已经十几米高,李耀却没有半点儿心跳或者害怕的感觉,仿佛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手脚都有黏性的巨大爬虫。

随着夜风的吹拂,细胞深处某种莫名的力量继续觉醒,黑暗对他的视觉不构成任何干扰,他甚至能看清楚比白昼更多的东西。

他的听觉也变得分外敏锐,甚至能隔着厚实的墙壁,听到一墙之隔几十户人家,不同住户的说话、呼吸和心跳声,并借此分析出究竟多少人睡着了,多少人还警醒着。

这似乎不是什么危险的行动,却变成了有趣的游戏,李耀甚至能用一根手指头挂在一厘米宽的窗沿上,像只大蜘蛛一样摇来晃去,然后凌空飞跃三五米距离,挂到另一处窗沿上,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仿佛有一股电流贯穿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像是花朵一样绽放,别提多么刺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