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83章 梦中书

“其实也没什么。”

张大牛把满满一杯冰镇啤酒一饮而尽,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拿着一根肉骨头胡乱挥舞,“你知道,我以前也写过一些东西,但《修真四万年》是完全不同的——说不清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脑子里老是浮现出一些支离破碎、斑斑驳驳的梦境,就好像无数个熠熠生辉的灯笼,在脑海深处漂浮、盘旋、飞舞,每一个灯笼里都是一颗星球,都是一颗颗千姿百态的星球上,无数人的无数故事。

“我根本不必做什么,只要把双手摆到键盘上,那些外太空星球上发生的精彩故事就源源不断,自己涌动出来,就好像他们拥有真正的生命,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一样。”

“又是……梦境吗?”

李耀一阵失神,沉吟片刻,道,“那么,牛哥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或者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怪事?异常?”

张大牛眨巴着眼睛,“特别怪倒是没有,就是最近运气不太好,还有点儿腱鞘炎和腰肌劳损,你指的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李耀笑了笑,装作给张大牛倒酒,却是“无意间”将对方的酒杯碰到了地上。

——倘若对方真的拥有超人的神经反应速度,应该会条件反射般将酒杯接住的吧?

但张大牛却是真的反应迟钝,任凭酒杯落在地上,溅了一身啤酒泡沫。

“对不起对不起,牛哥实在对不起。”

李耀急忙给对方擦拭,顺便问道,“对了,有人和牛哥说过,《修真四万年》的四五百章前后风格截然不同吗,简直像是两个不同的作者写出来,给人很强烈的撕裂感——我觉得这种写法从商业角度来说,对成绩伤害很大啊,喜欢前面风格的读者看到后面难免会不耐烦,而喜欢后面风格的读者往往又坚持不到四五百章之后,牛哥当初究竟怎么考虑,要这样写呢?”

“别,别提了!”

张大牛浑然不在意酒杯落地这种小事,一拍大腿,卷着舌头道,“说出来你不信,我,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其实这部一直按照前面四五百章的路子写,写得很顺,也不费什么力气,还是有不少读者支持的,我原本琢磨着,就这么一直写下去,反正就杀杀怪,升升级,打打脸,顺便找找女人,最主要是女人,我准备每换一张地图就给李耀找个新的娘们儿,每换一张地图就给李耀找个新的娘们儿,再换一张地图,嘿,你猜怎么着,来两个娘们儿,外星姐妹花,保准读者嗷嗷叫好!

“再说,你想,一个娘们儿能引出多少打脸,复仇还有乱七八糟的剧情,找上三五个,十来个娘们儿,大几百万字就出来了,多么轻松畅快,是吧?”

“呃……”

李耀听着有点儿别扭,还是点头道,“也没错。”

“是啊,我原本都计划好了,什么联邦的议长,帝国的女皇,圣盟的领袖是一台人形晶脑——那也可以是一个充满金属质感的娘们儿,还有什么妖族,魔族,仙族,盘古族,女娲族,几,几十个种族的美女在波澜壮阔的星海中和李耀作‘大道之争’——这想象力,你就说丰富不丰富吧!”

张大牛满嘴喷着酒气,“结果,大概是写到四五百章的时候,不知怎么,受了风寒,发了一场高烧,那真是我这辈子发过最严重的一场高烧,连续好几天都三十八九度,怎么打针吃药都不管用,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像是灵魂出窍,神游天外一样,简直不知道是睡是醒,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里了。”

“哦?”

李耀眯起眼睛,双手几乎要把桌板扣下一块木头来,强忍震惊道,“还有这样的事,竟然病得这么严重!但是我看了牛哥的更新记录,好像一直坚持每天至少两更,此前从未断更过——您有不少存稿吧?”

“哪来的存稿,都是现写现发。”

张大牛脸上也写满了困惑,“说实话,那几天真是稀里糊涂的,连自己都以为这次肯定要断更了,半点儿摸键盘的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好像有一束光从天而降,笔直射到我的脑子里,又有一个苍蝇一样的声音,‘嗡嗡嗡,嗡嗡嗡’,在我脑袋里乱响,快把人逼疯了。

“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持续了三五天,或者五七天,我才渐渐清醒过来,原本想着这下完了,肯定要被读者骂死,结果打开稿子和网站一看,嘿,真是奇哉怪也,原来我每天都保持更新,一天都没有拉下过!”

“这么……神奇?”

李耀若有所思,“就是说,您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还坚持写作——而且写出来的东西很有逻辑性,前后剧情都能连得上?”

“没错,那几天还爆更了呢,每天三四章,四五章的!”

张大牛大口啃着肉骨头,啃得满嘴流油,醉酒之下,掩饰不住满脸得意洋洋的表情,“一开始我也觉得有点儿奇怪,怎么自己写了些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呢?后来,我琢磨了好几天,总算想明白了,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估计我就是平时太热爱科幻事业,太热爱文学创作,太热爱宇宙、星空和未来了,所以,我的潜意识里,早就存储了大量的剧情还有人物描写,敲键盘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类似呼吸和心跳,根本不用动脑子嘛,哈哈哈哈!

“这不是我自吹自擂,而是有先例的——我记得有一个科学家,哪国的我忘了,反正就是发现元素周期表的那个,据说他就是白天冥思苦想,怎么都想不出来元素周期表这个东西,结果晚上做梦的时候,嘿,灵光一现,一下子就梦到了!

“我当然不能和人家科学家相比,但说的是这个道理,所谓的梦境,都是人的潜意识嘛,你说是吧!”

“是……吧?”

李耀道,“您这段经历,简直是‘神书天授’,太有传奇色彩了,能再给我详细说说吗,您发高烧昏迷不醒的时候,大约是写到哪儿呢?”

“我想想,好像是长生殿,修仙者第一次露面,皇甫十一那里。”

张大牛很认真地想了半天,“你还记得吧,在那段情节里,有一个飞星界的炼器师大会戛然而止,结束得非常突然,撕裂感特别严重,我就是那几天开始发烧,之后也不是说一个礼拜就完全好了,而是断断续续折腾了两三个月,脑子感觉都不怎么对劲,大概延续到铁原星,燕西北,还有什么血纹族,‘天劫打击’那段情节,身体才算是完全好透了。”

“怪不得。”

李耀点头道,“我原先是在想,飞星界炼器师大会那一段,看得出来您是想要详细描写主角怎么一路夺魁的,怎么半路杀出来个长生殿、修仙者,然后一场爆炸就结束了,整个情节的确非常别扭——原来您发了这么严重的高烧,这就说得通了。

“而且,从长生殿开始,到铁原星、燕西北和天劫打击为止,差不多算是整部的转折点,从此之后整个格局和情节走向就完全变了,看来,您在高烧和昏迷中,真的……觉醒了某些东西。”

“觉醒?你还别说,这个词用得妙!”

张大牛拍着桌子道,“彻底清醒之后,我不是没想过要把情节收回来,按照原本计划的——几十个娘们儿的写法来继续,但一方面,我已经在这条情节线上走得太远,另一方面,怎么说呢,就好像我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觉醒了,控制住了我的双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操纵着里的人物,‘哗哗哗哗’连喷几十章对话,搞了很多宇宙奥秘、文明探讨之类的东西出来,很多不知情的读者说我写得太拖沓,殊不知,我也不想这样,我也很苦恼啊!”

“双手……失控了吗?”

李耀越来越觉得,自己选择把作者骗出来是对的,作者酩酊大醉之下提供的这些线索实在太有价值了。

不过,光是这些,还不足以解开自己心底的所有疑惑,包括自己获得超能力的事情。

“牛哥,冒昧问一句。”

李耀继续把混了白酒的啤酒送到张大牛嘴边,“《修真四万年》的故事,您还准备继续写吗?很多读者都翘首以盼呢,真的!”

张大牛虽然醉了,但这个问题还是明显让他尴尬了一下。

“这个,唉,该怎么说呢,大家聊得这么开心,我真不想骗你。”

张大牛长长叹了口气,看着手里的骨头说,“人在江湖,一言难尽啊!”

“怎么?”

李耀的心提了起来,“难道牛哥真的准备放弃了?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是真心喜欢这部,想要看到后面的故事,您不是写得挺好嘛,哪怕受了点儿小伤,我看您的手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应该不影响打字吧,实在不行,还有语音输入法,真的放弃就太可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