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82章 和作者见面

城中区是江南市历史最悠久的老城区。

虽然在最近一轮的造城运动中落后于周边高楼林立的新开发区,但因为风景宜人,地段优越,还是聚集着大量人气。

特别是几条各具特色的商业步行街,每到华灯初上时分,便是人流攒动,灯红酒绿,好不热闹。

“鹤隐料理”就位于一条名叫“平阳路”的步行街黄金位置,阔绰的门脸,一片人造竹林,在闹市区里强行营造出闹中取静的氛围,没有丝毫要“隐”的意思。

鹤隐料理对面则是有三四十年历史的江南市第一百货公司,建成时曾是全城最高的建筑,烜赫一时,现在自然早已没落,无论怎么装修和改造,都改变不了过于局促的格局——但充当控制方圆三五百米的制高点,还是绰绰有余。

第一百货公司五楼的男厕所内。

从这里可以俯视整条平阳路步行街,将南来北往的路人和游客都看个一清二楚。

晚上六点半。

李耀已经在这里站了半个钟头,用望远镜仔细观察附近的店铺和人流——他不但要见到《修真四万年》的作者,还必须确定作者究竟是住在附近还是远处,最好能顺藤摸瓜,锁定作者的老巢。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目光越来越敏锐,能瞬间锁定数百名路人的不同特征,将他们的行动轨迹都分析得一清二楚。

“牛老师,您到了吗?”

扫描清楚环境和路人之后,李耀以“星海里的兔子”的名义发出信息。

“到了,刚到,我穿一身蓝,旁边有个‘老奶奶炸鸡’,你也到了?”

对面回复。

李耀把望远镜对准了鹤隐料理旁边二三十米处的一间奶茶和炸鸡铺子。

除了几个正在买奶茶喝的中学女生之外,就是一个瘦竹竿也似的男人,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蓝色西服。

“是他吗?”

李耀仔细观察,这家伙好像新剃的头刮的脸,但怎么捯饬都掩盖不了眉眼间的潦倒之气,或许是常年伏案工作的缘故,眼睛有些发绿,脸颊深深凹陷,背脊也微微弓起,那件廉价西服也买的大了一号,套在身上和套了个塑料袋似的,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跑。

当然,就算西服合身,看着也相当别扭——今天是入夏以来最闷热的一天,最高气温三十五度,除了房产中介和卖保险的,谁还穿这么一身煞有介事的西服?

李耀盯着这家伙时,这家伙正借着旁边服装店的穿衣镜整理自己的打扮,往嘴里喷口气清新剂什么的,顺便用镜子的反光偷偷瞄那几个正在喝奶茶的中学女生。

“附近似乎也没别人了。”

李耀挠了挠头,原本以为能写出燕西北,萧玄策,金屠异,吕醉,白老大这样的角色,作者可以落魄,可以潦倒,可以唏嘘,但身上总要有那么一丁点枭雄的气质吧?

现在看来,完全没有。

把四周仔仔细细又扫描了一遍,确认并没有人跟踪作者之后,李耀发了一条“马上到”的消息,下了电梯。

重新挤入人群之中,却不急着上去打招呼,那几个女中学生还在喝奶茶,时不时爆出一阵青春的欢笑,张大牛也就一直在旁边磨蹭,眼珠转个不停。

李耀从怀里摸出了一柄“牙签弓弩”,是小孩子经常玩的玩具,借助人群的掩护,将一枚牙签朝张大牛射了过去。

双方距离七八米,牙签轻飘飘射过去时,已经没什么力量,张大牛无知无觉,直到牙签刺在背后,才叫了一声,回头揉了揉,根本没意识到什么东西射中他。

“所以,他并没有什么‘超能力’,仅仅是一个感知十分迟钝的普通人?”

李耀确认了这一点,将牙签弓弩丢到路边的垃圾桶里,这才上前,重重一拍对方肩膀,笑容满面道:“牛老师,您好!”

张大牛猛地回头,发现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满脸兴奋都化作了惊讶:“你是……”

“我是兔子的师兄啊,江南师范的,真是不好意思,实在太不巧了,昨晚我们学校的女生宿舍进贼了,把几个女孩子吓得不轻,半夜里哇哇乱叫的,今天学校领导大发雷霆,宿舍管得可严了,说女生没事儿晚上最好别出来乱跑!”

李耀笑嘻嘻道,“所以,没办法,我是咱们科幻协会唯一的男会员,兔子他们就委托我当代表,来向牛老师表达他们最真挚的歉意,他们几个女生都说来日方长,过几天找个休息日,白天出来找牛老师聊文学,聊科幻,聊人生梦想,您不介意吧?”

“啊——”

李耀就看到张大牛那张刚刚刮干净,还留着几个刀口的脸一点点垮下去,如同烈日炎炎下面的冰块,很快没了形状,“不,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哈哈哈哈,女孩子晚上出来是要小心,现在社会上坏人太多……”

“您能理解,那就太好了,兔子他们还担心您生气,不去我们学校当嘉宾了呢,我就和他们说,怎么会,能写出《修真四万年》的牛老师,会是那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吗?”

李耀笑得很开心,“反正今天,咱们先聊着也是一样,我也有满肚子心里话想要和牛老师探讨呢,再说,兔子他们的情况我都掌握,您想知道什么,问我准没错!”

“我,我也没想知道什么啊!”

张大牛说,“我主要就是想了解一下你们这个科幻协会的发展状况,关心当代大学生对科幻、梦想和未来的看法,我还能知道什么?”

“是,您说的是,那我们主要就聊这个。”

李耀一拍脑袋,“差点儿忘了自我介绍,您说巧不巧——我正好叫‘李耀’,和您书里的男主角同名同姓,我也特别喜欢看《修真四万年》,真的,我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书里的李耀,和牛老师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是知音啊!”

“嗯嗯。”

张大牛似乎没了聊天的欲望,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

“别光站着了,天这么热。”

李耀拉着张大牛,“先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行。”

张大牛有气无力地回答,随后又猛然间清醒了,“你去哪儿?”

“鹤隐料理啊!”

李耀道,“兔子说您约她在鹤隐料理,不是吗?”

“……啊,是,是这么说,在鹤隐料理门口等,这儿比较好找。”

张大牛瞅了一眼低调奢华的鹤隐料理店面,眼角抽搐了几下,道,“不过这两天有点儿闹肚子,不太适合吃这些生冷的东西,那些生鱼片里都有寄生虫你知道吗,要不然牛老师请你吃砂锅骨头煲吧,百年老店,就在附近,焖得骨头都烂了,比这些生鱼片、寿司什么的强多了。”

说是“就在附近”,两人也足足走了十几分钟,离开步行街,来到一片充满人间烟火的老式居民区。

李耀无所谓吃什么,反正能确定张大牛住在附近就好。

走路时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张大牛捧着右手,特意躲闪路人,而且右手微微肿胀,的确像是受伤的样子。

张大牛像是吃了一肚皮的灰尘,脸色一直灰扑扑不太好看,不过,等到热气腾腾,堆积如山的大骨头端上桌时,他似乎也认命了,脸上重新泛起了干涩的笑容。

“女生宿舍进了贼,一定把兔子他们都吓坏了吧?”

张大牛笑道,“兔子……她男朋友一定也急坏了吧?”

“兔子没男朋友。”

李耀微微一怔,立刻回答,“我这个小师妹是那种很有灵魂追求和自己审美趣味的女孩子,特立独行,超然物外,整天思考宇宙啊,未来啊,文明什么的,一般的凡夫俗子,哪里入得了她的法眼?”

“哦……”

张大牛的笑容里有了光。

“您呢?”

李耀趁机打探张大牛的情况,“牛老师,您出来吃饭聊天,不用向师母打报告?”

“没有没有,其实我也是单身,自己一个人漂泊了三十多年,哪来‘师母’?”

张大牛笑道,“还有,李耀同学,给你提个意见——大家都是科幻爱好者,是同道中人嘛,不要‘牛老师’长,‘牛老师’短的,听着差了辈分,其实我们年纪都差不多,你们今年都二十上下吧,我也是才三十上下,心态又特别年轻,大家算是同龄人,你别叫我‘牛老师’了,就叫我‘牛哥’吧!”

“……牛哥。”

李耀深吸一口气,竭力控制着表情,看着张大牛的右手,“牛哥,喝点儿酒不,活活血,伤好得快!”

“嗯,那就稍微喝点儿!”

张大牛大手一挥,“这就对了,别把我当老师,就当成朋友——朋友之间,什么事不可以聊,什么忙不能帮呢?”

“对,牛哥,看了《修真四万年》就知道您肯定是一个特别豪爽,特别潇洒的人,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来,我先敬您一杯!”

李耀有心把张大牛灌醉,好询问一些关键的消息,反正他的身体大幅强化,一般的酒精根本不足以麻痹神经,左一杯,右一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在他有心设计之下,张大牛已经喝得面红耳赤,双腿打晃,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

“牛哥,能和我详细说说您创作《修真四万年》的心路历程吗?”

李耀趁机道,“这也算是兔子他们交代给我的任务,大家都想知道,最初您是怎么想到要写这样一部作品的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