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75章 心中的凶兽

李耀甩着双手,回味着那种双手运转如风甚至化作一团灰雾的滋味,吹着初夏夜晚的徐徐凉风,琢磨着自己的心事。

小风一吹,他没那么醉了,刚才老大和赵凯、余新的话又在耳边回荡。

看来,像他一样迷茫的人并不只有一个,或许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徘徊,辗转反侧,求之不得吧?

更何况,人家从小想当航空母舰或者远洋巨轮的船长,想当体操运动员或者艺术家,这些都算是“梦想”,自己只不过看了几本,做了一些关于霸王龙的噩梦,就整天浑浑噩噩,魂不守舍——这又算是什么梦想了?

李耀不知从哪儿听说过一句话,“所谓梦想,不过是逃避现实的借口而已”,仔细想想,不无道理,至少用在自己身上非常合适。

大约,自己就是因为逃避长大,逃避社会,逃避工作还有艰难而枯燥的人生,所以才钻进和幻梦的世界里,拔不出来了吧?

假的,假的,那些都是假的!

李耀打了个大大的酒嗝,只觉得嗓子着了火,一阵热辣辣地疼。

有点想吐,把这几天的困惑还有始终萦绕自己的异梦统统吐出去,再也别来烦他了。

这一带原本是江南市的郊区,自从市里的一些大学都搬迁到这里,形成大学城之后,在周边也自发形成了颇为热闹的街区,万家灯火,颇有些人气。

而宽阔马路的另一边又在建造新的开发区,还有一条十车道的高架直通市区,时不时传来引擎的轰鸣,那些呼啸而过的跑车,用耀眼的光芒提醒着李耀,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现实。

“打,打,打死你这头怪兽!”

“我赢了,噢噢噢!”

路边有几个孩童在玩耍。

他们分别佩戴着怪兽和超级英雄还有机器人的面具,手持会发光的玩具刀剑的枪械,玩着古老而永远不会厌倦的战争游戏,笑声漫天飞舞。

其中一个孩子边玩边后退,不小心撞到了李耀的身上,惊呼一声,摘下面具,冲李耀吐了吐舌头。

不远处的餐馆、杂货铺和小商店里传来几声女人的喝骂,这些孩子都吓了一跳,纷纷朝自家门口跑去。

这里的餐馆和小商店大多由附近居民经营,既是店铺,也是自己的家,家里的孩子放学之后,嫌天气太热,就把桌椅搬到外面来一边吹风一边写作业,其实不过是方便和小伙伴玩耍——李耀隐约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是如此。

他的目光落到一名孩童摊开的课本上,不由哑然失笑。

课本上原本画着一名古代的大诗人或者政治家,却被这孩子用圆珠笔涂抹得面目全非,变成一名顶盔掼甲的独眼龙武士——还不是一般的盔甲,而是肩扛晶磁炮,周身闪烁着光芒,背后还有战焰涌动,和李耀异梦中的晶铠有些相似,好像一个叱咤星海的宇宙海盗。

李耀想起自己小时候好像也做过类似的事情,课本上所有的古代名人都不曾放过,被他涂抹得乱七八糟,人不人鬼不鬼。

想来,余新,赵凯甚至周平也是一样吧?

那是一种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冲动,百无聊赖之下,下意识的涂抹,往往自己都没发觉,课本就变成画册了。

却不知这些孩子做不做梦,做那些……和上辈子,和星辰大海,和宇宙战争,和亿万个极尽绚烂的大千世界有关的梦?

也不知道这些孩子们此刻的梦想是什么,是当科学家,当艺术家,当冒险家,当航空母舰的舰长,还是更夸张点——当叱咤宇宙的超级英雄?

更不知道,当这些孩子们都成长到李耀、余新、赵凯和周平的年纪,他们是否还会记得今日扮演英雄的痛快,要当科学家和冒险家的豪迈,要不顾一切实现梦想的勇气?

李耀叹了口气,忽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

“没用的,不可能战胜。”

他喃喃自语,“面对现实,放弃吧,它太强大了,实在太强大了,没人能战胜它,放弃吧!”

李耀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或许喝酒的人就是这么胡言乱语。

他扶着路边的栏杆,踉踉跄跄往前走去,摸出了手机。

手指轻触看书软件的图标,稍稍犹豫片刻,还是将《修真四万年》包括整个软件都删除了。

没用的,放弃吧,没人能战胜它。

梦都是假的,现实才是真的,每个人都必须活在现实中,永远都无法逃脱,是不是?

人就是生活在地球上的小小蚂蚁,永远、永远都不可能飞升到星辰大海之间,是不是?

追逐虚幻的梦想,除了把自己碰个头破血流,让身边人痛苦不堪之外,没有任何用处,是不是?

是。

是!

是?

可是……

为什么还是有点儿不甘心呢,总觉得自己失落了什么东西,某种很重要很重要,发誓要用一切力量去扞卫和追求的东西。

五脏六腑和大脑深处空空荡荡,有什么东西枯萎了,自己不再是真正的自己,只是顶着自己躯壳的行尸走肉而已。

“轰!轰轰!”

就在这时,李耀身后传来了几声雷暴般的引擎声,一听就是超大马力的豪华跑车。

而在他前方,一名孩童却追着弹跳的皮球,冲到了马路上。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血管内涌动的酒精统统燃烧起来,将强横无匹的能量都轰入每一个脑细胞,令他的脑细胞全都变成了计算力强劲的超级电脑!

即便不用回头,他也可以瞬间听到超过一百种不同的引擎声——那就是前后上千米内所有在大街上行驶的汽车。

他甚至可以根据引擎声的强弱和节奏分析出每一辆车的品牌以及他们的性能参数和所处状态,以及他们上一秒和下一秒,上一分钟和下一分钟所处的位置。

皮球弹跳引发的混乱,孩童奔跑的线路,甚至微风挂落的每一片树叶的坠落轨迹,方圆百米之内,所有细节,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李耀根本没有思考,一切都像呼吸和心跳那么自然。

当他双腿发力,如离弦之箭般冲出去时,没有半点儿醉酒的感觉,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每一束肌肉和每一块骨骼,都变成了一具精密机械上的零件,严丝合缝,完美咬合,没有半点惊心动魄之处,而是一定能办到——所谓探囊取物,便是这样。

他甚至故意低着头,非常注意整张脸暴露出来的角度,一开始他还没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很快就意识到——

他在躲避路灯和红绿灯附近的监控探头。

他好像自然而然就知道附近一共有多少监控探头,即便醉意最浓烈时,也有意躲避,不将自己的面孔朝监控探头露出一丝一毫。

他的身材普通,面目平庸,平时穿衣打扮也没有任何特异之处,朝大学校园里望去,一分钟之内就能找到三五百个和他一样打扮的大学男生,这并非有意为之,而是与生俱来的习惯。

“轰!”

当那辆大马力豪华跑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时,李耀刚好将孩子扑倒在地,幸好。

孩子没有受伤,只是吓得脸色煞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反倒是李耀,被狂飙的气流刮擦,落地时不太稳当,手肘狠狠擦了一下,鲜血淋漓。

事发突然,电光石火,竟没多少人发现。

那名跑车司机却应该有所察觉——虽然孩子突然跑出来是不对,但他超过限速至少也在50%以上。

然而,赤红如火的跑车仅仅稍稍减速,见两人无事,便再度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旁若无人,扬长而去。

前方不远,就是高架桥的匝道,由此上桥,是一段数十公里畅通无阻的坦途,因为刚刚修好不久,夜间往来车辆不多,就成为不少人飙车竞速的赛场——李耀日夜被高架桥上的轰鸣困扰,早就知道这些人的恶名。

他心头的一团火,猛然间炸裂开来。

说不清究竟是愤怒还是兴奋,或许两者兼而有之,而莫名的兴奋之意更加强烈,从他身边陆续狂飙而过的跑车引擎发出轰鸣,如雷霆,似炮响,一炮炮轰在他的心脏上,唤醒了那个沉睡已久的存在。

唰!唰唰唰唰!

李耀眼底放出锐利无比的光芒,四周一切信息尽收眼底。

方圆一公里之内,架设在路灯和红绿灯上的监控探头一共是四十七个,除此之外还有一百三十二家商户有可能架设自己私人的监控探头。

过去一分钟内总计有一百六十六辆车陆续上了砸到,其中经过改装的跑车是十九辆,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想要干什么,不问可知。

前方三百七十米的那间面馆,是一对来自山北省的小夫妻所开,江南市的出租车司机大多是山北省人,所以每到夜晚,这里都聚集了不少老乡聚会,自然,路边总是停着几辆出租车。

那么,只剩下一个问题了。

李耀将目光投向怀中孩子。

小家伙才六七岁,兀自失魂落魄,自然不可能记住他的样子。

李耀看到挂在小家伙脖子上的机器人面具,无声无息笑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