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74章 这就是成长

果然,周平夹了一口菜,又不吃,傻呆呆看了半天,放下筷子道:“后来,后来也没什么,后来我爸不是身体不好了嘛——去镇上买东西的时候让一辆摩托车给撞了,那时候又没监控,黑灯瞎火也找不到肇事者,能怎么办,自认倒霉呗,在医院里躺了足足三个月,家里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好歹保住一条命,但站是不可能站起来,船上的活也别想干了。

“我们家条件原来还可以,还可以,真的,至少不愁吃喝什么的,这样一来就不行了,我爸不能动,我妈一个人照顾不来那么大一条驳壳船,就把船卖了,回到老家开了个杂货铺,从此以后,我们家再也没碰过船。”

“哦……”

李耀三人还是第一次听周平提到他父亲的身体,三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大好。

“没事,都过去了,现在的日子不是越过越好了吗?”

周平笑了笑,说,“最开始几年真是难啊,真的,没钱的滋味太他妈难受了,那时候我大概十三四岁吧,想着干脆不上学了,出去打工帮补家用,结果我妈发了疯一样打我,非要我去上学不可,说这是我们家里唯一的出路,嗯,唯一的出路。

“我脑子其实不聪明,你们应该看得出来,我真不是什么‘学霸’,而且从小就没怎么好好念书,除了对船上的事情,别的一概不感兴趣,根本不是读书的料。

“不过,每次看到书本,脑壳开始疼的时候,我脑海中就会浮现出我妈一边哭着一边打我的画面,唉,一想到这个,脑壳再疼也没办法了。

“后来,还有什么后来啊,后来我就考上咱们学校了呗,虽然比别人多浪费了几年,好歹基础打得还算扎实,现在也找到了工作,刚才我打电话回去和爸妈还有弟妹报喜,他们很多年没这么高兴了,看到他们高兴,我也很痛快,真的,真痛快!”

“那你——”

赵凯喝得有点多,问道,“不想当航空母舰的舰长啦?”

“那就是小孩子的胡思乱想,怎么可能呢?”

周平咧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自从我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而且很多年没碰过船,我身上那种……‘感觉’或者说‘灵性’慢慢就没有了,消失了。

“渐渐的,我很少做关于宇宙飞船的乱七八糟的梦,也很少去想什么星球大战,星海跳跃之类无聊的事情,有时候路过江岸听到船上传来的‘突突’声也觉得很陌生,短短几年,就好像是几十年、几百年一样漫长,真是恍若隔世了。”

“很正常。”

余新道,“大家都曾经有这种感觉的——长大了嘛!对了,后来你没想过去考个船舶学校什么的?”

“没有。”

周平摇头道,“你考了这样的学校,也不可能一毕业就让你当船长,还不是要从底层做起,就算出海的工资高点儿,但一年半载不回家也很正常,我爸这个样子,我妈年纪渐渐大了,也是浑身酸痛各种病,我推着她去医院她都不肯,我要是常年不在家就更糟糕了。

“所以,少年时代的梦想,就这么着吧,呵呵,还航空母舰呢,怎么可能?就算我爸没有被摩托车撞,我也不可能当航空母舰的舰长,那都是小孩子的瞎想,你们说是吧,是吧?我本来也不可能当舰长的,是吧?

“总之,现在这份工作,地点就在我们省会,待遇什么都还可以,经常有机会能回家,要是我再努把力,说不定能在省会买套房,把我爸妈都接过来——这就是我现在最大的梦想了。”

“不错!”

李耀,余新和赵凯一起给周平竖大拇指,“有志气啊老大,在省会买套房,可比当航空母舰甚至宇宙飞船的舰长,难度更高百倍,果然是投资大亨,金融巨子!”

一时间四人皆笑。

“老大都说到这儿了,我也来说说我儿时的梦想吧!”

赵凯打着酒嗝说,“老大说的栩栩如生的梦,其实我也做过,真的,不是酒桌上瞎说,但具体是被什么动画片勾起来我忘了,也可能不是动画片,是别的什么东西。

“总之,我小时候也发过很多光怪陆离,五彩斑斓的梦,梦里的我好像是一个……探险者也不知道特种兵之类的角色,我甚至不是长着人类的模样,而是有四条手臂还有一条尾巴,然后我就在各种各样极度恶劣和危险的环境,什么丛林啊,悬崖啊,火山熔岩之类的地方跑,拼命跑,还有很多穷凶极恶的外星怪兽在后面追我来着。

“我琢磨着,如果人真的有上辈子,那我上辈子大概就是一个经过强化的超级特种兵,一天到晚出去冒险,侦察,战斗,哈哈,很刺激吧?

“然后,受到这些怪梦的影响,我从小就特别活泼好动,一秒钟都坐不下来,我爸妈和老师都说我屁股上长了针,一坐就扎,一坐就扎。

“我就喜欢上体育课,或者放学了自己出去满大街疯跑,去爬树,爬楼什么的,有一次,这件事连我爸妈都不知道,有一次我从一颗十几米高的大树上掉下来,真是十几米,起码三四层楼高,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我好像在半空中觉醒了什么力量,一下子看到了自己体内所有的骨头还有肌肉,好像猫儿一样在半空中调整好了姿势,轻轻巧巧地落地,除了崴脚之外,一点儿事都没有,真没有!”

李耀三人一阵惊呼。

不过,说起来赵凯的身体素质真不错,平时总窝在宿舍里的人,体育成绩非常出色,而且手长脚长,躯干却一点儿都不笨拙,就像是一只大蜘蛛。

“唉,要是晚生十几二十年,我就该知道了,我这辈子就应该是一个跑酷运动员或者攀岩运动员,要么就是探险家什么的。”

赵凯叹了口气道,“那时候,我们哪知道这些职业,只知道体操运动员。”

“当体操运动员也不错。”

余新道,“你的运动天赋这么厉害,没去试试?”

“倒是有体操教练到我们小学来挑好苗子,也看上我了。”

赵凯摊手道,“你觉得我爹妈能答应?体操这碗饭哪儿是这么好吃的,拿冠军当然风光,拿不了冠军呢,受伤了呢,练个不上不下,以后怎么办?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念书吧,后来要念的书越来越多,我们学校的体育课都变语数外了,放学了也没时间去爬树,去满大街疯跑,就好像老大说的,那种在外星球冒险的怪梦越来越少,‘灵性’自然就没了呗!”

“也是,搞体育都不容易。”

余新想了想,“那你究竟喜不喜欢练体操,或者攀岩,或者跑酷什么的呢?”

赵凯一昂头,灌下去半瓶啤酒,用湿巾揉了半天眼睛,道:“重要吗?”

“也是,哈哈哈哈,小时候的梦想虽然有趣,但人总要长大,总要面对现实的嘛!”

余新笑道,“我小时候也有梦,经常梦到很多色彩斑斓的画,有些画甚至有整整一个星球那么大,我还以为自己有艺术细胞,上辈子就是个享誉世界,不对,是享誉很多个世界的艺术家,我的画甚至拥有各种……‘能力’,哎呀,怎么感觉说出来好羞耻啊!

“总之,等我长大了才知道,原来每个小朋友小时候都以为自己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存在,都以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总是肩负着特殊的使命,都曾经拥有过无数乱七八糟、色彩斑斓的梦想,直到渐渐长大,才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特别,自己做的都是不可能实现的白日梦,这时候,才算是真的成熟了吧!”

“是啊,大家都一样,都一样。”

赵凯喃喃道,“哎,我们开始不是扯李耀的事情吗,怎么扯来扯去扯到什么狗屁‘梦想’和‘成长’上去了呢?总之,我们的意思你都明白吧,李耀,你的状态大家都经历过,但必须得摆脱出来,你可千万别沉迷到这些胡说八道的网络里面去啊!”

“没错,李耀,大家都挺关心你的。”

周平诚恳道,“有什么事儿就和兄弟们说,哪儿不舒服我们陪你去看,别老是自己一个人闷在世界里拔不出来,嘛,都是假的,胡编乱造的,没有意义的东西,眼前的现实生活才是真的,对吧?”

“对。”

李耀用力点头,也觉得是这样,“兄弟们的意思我都明白,过去一段时间我是有点儿不对劲,不过今天喝喝酒,聊聊天,我觉得自己没事了,真的,我知道好歹,谢谢大家的开导,我的确不能再发这种白日梦了。”

“都是自家兄弟,别说这些肉麻话好不好,也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啊!”

余新笑道,“话又说回来了,这年头还真是,怎么大家小时候的梦想都挺五颜六色,百花齐放的,长大要当舰长了,要当艺术家了,要当运动员了,要当科学家了,等到真的长大之后啊,他妈所有人都只剩下了一个梦想——赚钱!”

“是啊,真没劲。”

赵凯道,“要不然,你帮我把梦想实现了吧,我去赚钱,你去当体操运动员好不好?”

“放屁。”

余新道,“怎么不是我去赚钱,你帮我实现梦想当艺术家,顺便把老大的航空母舰舰长也当了呢?”

“所以说,还是赚钱第一,赚钱最大,赚钱万岁!”

赵凯彻底醉了,靠在椅背上手舞足蹈起来,“什么狗屁梦想,去他妈的吧!”

这天晚上610宿舍的四人都喝醉了。

反正就像所有吃散伙饭的大学生一样,抱在一起说了好多话,哭了好多次也笑了好多次,提到了金钱,梦想和女人,事业,野心和爱情,许下了无数不切实际的承诺,发了无数个明早就忘的豪言壮语。

最后,四人互相扶持着,跌跌撞撞往外走。

李耀被苍蝇馆子门口的小风一吹,稍稍有点儿清醒过来,脑海深处泛起了一两个斑斓的泡泡。

“老大,你们先走吧。”

李耀对还有点儿清醒的周平道,“我想吹吹风,醒醒酒。”

周平其实也没什么说话的意识,朝他挥了挥手,带着余新和赵凯离去。

“老大!”

李耀忽然叫了一声,“你的作业本呢?”

周平站住。

“什么作业本?”

他有些狐疑地回头。

“就是你说,画满了宇宙战舰的那个作业本,你小时候的作业本。”

李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不知道。”

周平满脸漠然,直着眼睛想了半天,才想起李耀问的东西,“大概把驳壳船卖掉的时候掉水里,或者被我自己烧掉了吧,那么久,谁知道!”

“那你还记得宇宙飞船怎么画吗?”

李耀道,“就是出现在你梦里的宇宙飞船。”

“我已经很久没做那种梦了。”

周平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做那种梦是什么时候,只能道,“很久很久了。”

他用力挥了挥手,不知道在驱赶李耀还是驱赶自己神魂深处冒出来的某种东西,走进了路灯映照下,黑白两色的光影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