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73章 儿时的梦想

“是吗?”

李耀模模糊糊想起来,好像真有这么回事儿,他是听到有人叫他还捅他来着,但他当时正看到铁原星大战,“修真李耀”决战“铁原枭雄燕西北”的段落,正是紧张刺激的时候,整个人都充斥着一股暴虐和凶悍的气息。

紧接着,李耀一拍脑袋,“糟糕,昨天的招聘会,哎呀!”

“这个真不能怪我们。”

余新道,“我们真想叫你来着,不至于在这么大的事情上和你开玩笑,但你是不知道,你当时的眼神,凶悍中透露着残暴,残暴里蕴藏着奸诈,奸诈中又带着几分无耻,总之,我和赵凯吓得半天没回过神来,哪里还敢再叫你?

“我说,李耀,你没事儿吧,一次招聘会不去倒没什么关系,反正我们去看了,来的都是些野鸡公司,但你这个精神状态,明显有问题啊!”

“就是。”

赵凯道,“不信你问老大,他前天晚上还听到你鬼叫来着,你真有问题,要不要我们陪你去医院看看?”

“鬼叫?”

李耀看着周平,“老大,我鬼叫什么?”

“他们没骗你。”

周平笑了笑,道,“前天晚上我从图书馆回来,已经很晚了,他们两个都躺床上戴着耳机,不知道睡没睡着,结果我一开门,就听到你‘嗷’一嗓子,伸直了手臂叫道——‘修真者在此’!我吓得半天没敢动,他们两个也都从床上蹦起来,差点儿没掉下来。

“我们三个愣了半天,再看你,又打起呼噜来,耷拉在床沿上的手还飞快抽搐,五根手指头都像是抽疯一样,就好像在弹一台根本不存在的钢琴,弹得可快了,话说,你会弹钢琴吗?”

“我哪儿会弹什么钢琴啊!”

李耀挠了半天脑袋,“大概是手抽筋吧!”

“我看不是手抽筋,是脑抽筋。”

余新笑骂道,“堕落!”

“什么啊!”

李耀也笑起来,竭力想要在兄弟们的笑骂中忘记所有无法解释的诡异,“咱们三个半斤八两,别在这儿五十步笑百步了好不好?我喜欢发白日梦,赵凯喜欢看网络,余新你这几天难道就没有偷偷看漫画?哎,真要说堕落,也轮不到你们两个,咱们老大,正宗学霸,即将崛起的投资界大亨——人家才有资格说我们三个堕落!”

“没错没错。”

余新和赵凯这两个家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嘻嘻承认了李耀的说法,三人一起向周平举起酒杯,“老大,敬咱们未来的投资界大亨,金融界巨子一杯,往后我们这三个堕落的家伙,全要抱你大腿啦!”

“这是什么话?”

周平不好意思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原本并不是爱出风头爱说话的人,不过大学几年兄弟们相处的确不错,今天刚刚敲定了工作的事情,想着多年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往后的日子越来越好,也的确有满肚子感慨想要说法,他把一杯啤酒一饮而尽,抹了一把脸道,“看几本漫画,发发白日梦就算堕落了?我从来不这么认为!你们是不知道,这几年我过得实在太苦了,太苦了……但是没办法,我要是有你们这样的条件,我也想舒舒服服过几年轻松日子,去看自己喜欢的和动漫,无忧无虑地胡思乱想,真的,这不叫堕落,这才叫青春嘛!”

“真的?”

李耀三人都来了兴趣,余新拍着大腿道,“老大,你也喜欢看动漫?没看出来啊!我们一直都以为你是那种无欲无求,一门心思在学海里遨游的圣人呢!来来来,说说看,你喜欢看什么,说不定我们还是同道中人呢!”

“没有没有,我现在当然是不看了,小时候看过,小时候看过。”

周平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半天,打了个嗝,酒劲往上涌,还没说话两个眼眶都红了,道,“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流行什么,反正我很小的时候,看过电视台放一个动画片叫《太空堡垒》,就是讲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整个城市都装在里头,和外星人打仗什么的。”

“嗯,那是很老的一个片子了。”

余新说,“老大你究竟几几年的啊,我记得你也就比我们大了两三岁,怎么像是比我们大了十二三岁一样,你八零后?”

一句话说得李耀三人都笑起来。

周平自己也笑起来。

“我们小地方,和你们城里不能比,各种信息进来都比较慢,反正你们知道有这么个动画片就行了。”

周平道,“下面,下面我说出来,你们可别笑啊!”

“废话,谁敢笑话我们最崇拜的老大?”

余新说,“老大,你就说吧,在一起这么多年也很少听你说起小时候还有家里的事情,眼看就要各奔东西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有什么开心或者不开心的都在酒里,大家痛痛快快醉一场,明天就什么都忘了,又是新的一天!”

“其实谁会不喜欢看动画片,,玩游戏,做那种很有意思,光怪陆离的白日梦,是不是?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那个动画片叫《太空堡垒》的时候,你们都不知道——”

周平在酒精的刺激下,终于敞开心扉,“那时候,我们家是跑船的,就是开那种‘突突突突’的柴油驳壳船,整天在航道上跑来跑去,很少上岸自然也没什么娱乐,小时候的我还以为整个世界就是这样——几条窄窄的水道,装载着黄沙,石子或者各种货物的驳壳船,难闻的柴油气味,‘突突突突’的声音,唯一的快乐就是每天晚上爬到舱顶,去看天上的星星。

“直到看了《太空堡垒》,我才发现,哇,外面竟然还有这么精彩的世界——能把一整个城市装进去的宇宙飞船,会变形的战斗机,巨大的外星人,眼花缭乱的太空战争,真是,我嘴笨,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事儿。”

李耀代表大家道,“我们都懂,就好像灵魂出窍,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没错,灵魂出窍,就是这样!”

周平继续道,“我被《太空堡垒》这部动画片迷住了,彻彻底底迷住了,电视台放的时候一集不拉,等到放完了,就好像,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样。

“我难受啊,心里真像是猫爪子挠一样难受,每天晚上睡觉做梦,都是迷迷糊糊梦到了很多太空堡垒,星球大战,变形战机和巨大机器人之类的东西,那些画面非常逼真,就好像每一个场景和每一个人物都有生命,和平常的梦境完全不同。

“我感觉,我感觉……说出来你们别笑,都不许笑啊,我感觉自己上辈子就好像生活在宇宙中,是一艘超巨型宇宙战舰的舰长!”

“噗嗤!”

余新还是笑出了声。

周平对他怒目而视。

李耀和赵凯提着筷子,一人往余新脑袋上敲了一下。

“我不是笑老大。”

余新捂着脑袋,龇牙咧嘴道,“我是酒喝多了,老大你继续说,我真没笑你,你说的这种梦几乎所有小孩子都做过,我也做过,真的,我也梦到过自己上辈子是茫茫星海,无穷宇宙中的某个人,当然没有舰长这么威风了,但我真的做过,你继续,继续。”

“我知道说出来也没人会信,就连现在的我自己都不信,但是小时候,我是真的坚信自己上辈子是宇宙战舰的舰长。”

周平眯起眼睛,陷入回忆,“我每天晚上就回忆《太空堡垒》的剧情,然后梦到宇宙战舰——我记得有很多细节,从战舰的结构到人员配置到星海航线的设定,还有舰长在航行中会遇到的各种问题,简直像是有一大本航海日志在我脑子里熊熊燃烧一样。

“我有一个作业本,是小时候最重要的宝贝,我在上面画了很多宇宙战舰的草图,有些和《太空堡垒》一样,但更多是我自己想出来的,非常漂亮,非常精细,真不敢相信是一个十岁小朋友能画出来的东西,还有战斗机,还有很多……你们叫什么?机甲之类的东西。

“我还会开船。

“不骗你们,我好像天生就会开船,我们家那艘驳壳船的仪表盘还有舵轮什么的,在我眼里比积木玩具还要简单,而我们家门口那条还算宽阔的大河,在我眼里比小溪还要平静,我从十一二岁起就帮我爸照料船上的事情,我的耳朵随便一听,就能听出柴油发动机的状态,我随便一摸,就知道船上哪个部位出了问题,我好像和整艘船都融合到了一起,我可以驾驭着这条船,一直飞到天上去。

“我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和船捆绑在一起,总有一天我要驾驭最大,最厉害的船,去遨游整个世界。

“有一次,我看新闻,看到了航空母舰,一下子被这种威风凛凛的庞然大物吸引住,我想,不是,我坚信,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艘航空母舰的舰长,我就是为了这个梦想而生的,我可以,我一定可以!”

周平的额头和拳头都冒出了青筋,拳头往桌上重重一砸,“砰”一声,却也没多少人注意——周围所有大学生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李耀三人听得入神。

“后来呢?”

余新问。

这却是个傻问题,他们大学和海洋船舶领域没有半毛钱关系,老大从来没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又刚刚找到了投资公司的工作,儿时荒诞不经的梦想和可笑的雄心壮志,自然早就随风而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