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71章 李耀的麒麟臂

看到这些圆珠笔和签字笔的涂鸦,李耀的心脏“砰砰”乱跳,不得不用手死死捂着心口,才能勉强压抑心底既熟悉又古怪的感觉。

再往后翻,还有一些“法宝”的草图,大多是链锯剑、震荡战刀还有矢爆枪,非但外观有模有样,既统一又和谐,看得出成熟的工业设计痕迹,又和常见的设计风格迥然不同,而且还有非常精细的内部构造体,好像是错综复杂,纤毫毕现的电路板一样。

这就更加奇怪了。

李耀学的是经济,他非常确定自己并没有上过工业设计和电路设计之类的课程,如果说前面那些“场景”还是随手涂鸦,这些一看就精美而严谨的结构图,又是怎么回事?

李耀歪着脑袋想了半天。

“难道我还有自己都没发现的潜质,是一个无师自通的天才,当年应该考个工业设计什么的?”

他继续翻下去,后面还有。

这一次,是几幅纵横交错如立体迷宫般的草图,李耀把笔记本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才恍然大悟——终于不是里的人物、场景或者法宝,而是他们宿舍楼以及教学楼,甚至整座大学的建筑结构图和地形图。

虽然李耀很难判断,这些建筑结构图和地形图的精确度如何,但光是玄奥繁复的线条和严丝合缝的比例尺就能看出绘图者的功力,李耀不觉得从没学过建筑设计的自己还有这样的手艺,而且,非常蹊跷的是,无论教学楼还是宿舍楼,通风管道以及下水管道都是他描绘和标注的重点——就连一路蜿蜿蜒蜒通往女厕所的通风管道和下水管道,都被他一丝不苟地画了出来。

“有,有没有搞错,难道这些都是出自我手,我究竟是个什么人,一个深藏不露的工业和建筑设计天才,还是隐藏极深的变态偷窥狂?”

李耀看着建筑结构图,愣了好一会儿都想不通。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校园里待了好几年,熟悉教学楼和宿舍楼的大致结构并不奇怪,,但这些图纸连隐藏在楼层之间的通风管道和下水管道都一条不漏,实在太诡异了!

不过,这也解释了李耀的另一个疑惑。

——从下床尿尿到突然惊醒,不过三五个小时,其中能用来画画还不被人发现的,最多一两个小时。

一两个小时之内,要画这么多幅纤毫毕现,栩栩如生,严丝合缝的场景和结构图,难怪他的十指剧痛如绞了。

李耀摩挲着十指,发现了几处攥笔太过用力留下的凹痕,还有指缝中残留的笔墨痕迹,这更坚信了他的判断,影影绰绰回想起,这些场景、法宝和结构图的确是他画的。

那大约是黎明来临之前最黑暗的时候,他看到热血沸腾、不能自己,忽然生出一种无处发泄的感觉,只觉得十个指尖要变成十门太乙雷磁炮,而掌心和手背都要浮现出无数道熊熊燃烧的符文,不知怎么就挥毫泼墨,奋笔疾书起来,留下了这些东西。

这是废话。

不是他自己画的,难道还是半夜有人偷偷跑到他身边,拿他的笔和本子搞恶作剧不成?

李耀非常了解赵凯和余新,他们不是会弄这种恶作剧的人,再说了,宿舍里的哥几个半斤八两,没有丝毫艺术和设计的细胞,谁能画这么复杂的东西?

李耀翻到了空白页,再次握笔,很想在清醒状态下重新画一张,无论画什么都行——场景,法宝,建筑结构图,地图。

当然他最想画的还是丁铃铛,他想画出一万种丁铃铛的样子,看清楚这个神秘莫测的女孩子究竟是谁。

只可惜,掌心那种熊熊燃烧的感觉已经消失,他咬了半天笔杆子,勉强画了几张草图,都是歪歪扭扭的涂鸦,再找不到昨晚的灵性。

“这叫什么来着,一夜之间的天才?”

李耀把椅子翘了起来,一晃一晃,找不到半点儿头绪。

这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右手有问题。

他刚刚拿笔画画,这会儿就把笔夹在两根手指之间,无意识地旋转着——这种名叫“转笔”的小游戏是大中小学生喜闻乐见,休闲解闷,人人都会的民间运动,当然绝大部分人最多把笔放在指尖转几个圈,能玩一两个花式就算个中高手,能得到同伴的惊呼,李耀亦是如此,平常一有发呆的机会就睡着,哪来时间练转笔?能转两三圈不掉下来就是极限了。

可是现在,他的右手就像是注入了神秘的灵性,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又或者萦绕着一层诡异的磁场,操纵着那杆圆珠笔在指尖轻盈跳跃,狂乱舞蹈,做出一个接一个他看都没看到过的花式,方寸之间的旋转,竟然转出了惊心动魄的感觉和破风之声,无论怎么腾转挪移,始终牢牢粘在他的手指上。

“怎么可能?”

李耀目瞪口呆。

不知是否错觉,他觉得自己的十指越来越灵敏,越来越修长,能逆反关节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动作,他甚至看到那杆圆珠笔明明已经从指尖滑落,偏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再次跃至掌心,如钻头被飞快旋转着。

而且,他的注意力越不集中,越不去想手指头的事情,转笔的速度就越快,花式也越华丽和绚烂,一旦他过分注意到这件事,有意识去操纵手指和圆珠笔,反而变得笨拙起来,他越想控制越控制不住,到最后“啪嗒”一声,圆珠笔终于掉到了地上。

而他的右手五个指尖,也磨得通红,如针刺般痛。

李耀盯着落在地上的笔,如同盯着一条冬眠中的毒蛇。

为什么,他的手忽然变得这么灵敏了——李耀班上就有几个同学特别喜欢转笔,李耀也通过他们看过一些所谓“转笔高手”的视频,不是他自吹自擂,和他刚才的花式相比,那些转笔高手的手,和鸡爪子都没什么区别,还是卤熟了的那种。

李耀没来由想到了一个词,或者说是一种描写的手法。

《修真四万年》的作者“卧牛真人”掌握的词汇量和描写手法相当贫乏,每次描写“修真李耀”维修法宝的速度怎么快,手法怎么神奇时,都会用“双手化作两道灰雾”来形容。

虽然看书时李耀也吐槽过很多次,但是回忆自己刚才转笔的动作,他不得不承认,他的手的确化作了一道灰雾——倘若速度再快点的话,说不定灰雾中还会爆出一缕缕的电弧呢!

想来,早先画那些场景图、结构图和地形图的时候,他的速度也是这么快的吧,否则,短短一两个小时,根本不可能画完半本笔记本的。

“撞鬼了!”

李耀坐立不安,来回踱步,只觉得小小的宿舍里阴风阵阵,鬼气森森,吓得他打了几个哆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从来只听说过鬼打墙、鬼压床,没听说过鬼上身教人玩转笔的啊!

他的手,他的手……

一股燥热难耐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到了全身,又从全身汇聚到了指尖,他忽然觉得十指很痒,不是一般意义上被蚊虫叮咬的痒痒,而是比那更加难熬百倍的奇痒,他想喊叫,他想撕咬,他想把十根手指都放到最粗糙的砖石上去狠狠摩擦,他甚至想用火来烧灼指尖,不过他最想做的还是……拆东西。

没错,他忽然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

他要把所有可以拆卸的东西,统统拆卸成最基本的元件。

这种感觉就像是致命的闪电,无法抵挡。

在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喘息着朝自己的书桌伸出罪恶的双手,几乎是眨眼功夫,连他自己都没看清楚手势,书桌上所有的签字笔和圆珠笔就化作最细碎的零件,分门别类,摆得整整齐齐。

他兀自不过瘾,颤抖着拉开了书桌,里面有一个坏掉的计算器和一台考英语四六级时听力测验用的收音机。

这两件电子产品虽然不算太复杂,却也由数百个零件组成,而且咬合得非常紧密,还用很细小的螺丝吃住了劲。

李耀没有螺丝刀,但他仅仅用了一根圆珠笔芯,就在三分钟之内,把计算器和收音机拆拆了个干干净净,每一枚零件都回到了刚刚被制造出来的状态。

李耀盯着两堆零件看了很久,又把圆珠笔芯放在嘴里咬了又咬。

“啪啪!”

他忽然给了自己两个耳光,好好清醒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睛,把两堆零件混在一起,用搓麻将的手法搓了又搓,确保计算器和收音机的所有零件都彻底混淆。

“不可能的,没有理,整件事完全没办法解释,我的手怎么会变成这样,而且每一枚零件的结构、重量、材料、尺寸等等数据都在我的脑子里乱转,我的手,等等,我的手在干什么!”

李耀猛地睁开眼睛,刚好看到自己正在将几节纽扣电池和七号电池装到焕然一新的计算器和收音机里。

没错,他非常确定,时间最多过去了半分钟,对面墙上的挂钟尚未走完一圈,而刚刚还散乱成一堆,连制造者也未必分得开的一大堆零件,已经被干净利落地还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