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65章 新的异梦(地球篇,开始!)

那头霸王龙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

他可以清晰看到霸王龙身上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褶皱,这些褶皱将硕大无朋的身躯分割成了棋盘状,并不丑陋,反而像是披挂了一身五颜六色的玉石般熠熠生辉,晶莹剔透。

在阳光的映照下,霸王龙的玉石铠甲绽放出彩虹般的光芒,如烟霭般冉冉升起,又化作一道波澜起伏的红芒,恰似熊熊燃烧的烈焰,激荡着他内心深处,某种沉睡许久的力量。

他如堕梦魇,不能移动也无法喊叫,只是痴痴盯着霸王龙不放。

这样的场景,像是重复了无数次,轮回了无数次。

每一次,他都隐隐感觉霸王龙想要和他说什么,但低吼声都消散在风沙中,模模糊糊,朦朦胧胧。

甚至有很多次,他和霸王龙之间还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谷,只能隔河相望,互不相通。

唯有这次,他距离霸王龙最近,近到能看见霸王龙的血盆大口上涂抹的口红。

涂口红的霸王龙?

他目瞪口呆,难以置信,久久无法理解这副诡异画面蕴含的科学道理。

当他凝视着霸王龙时,霸王龙也在凝视着他。

从火车隧道般的鼻孔中喷出高热的炎流,点燃了他心底的一团火,令他觉得焦躁不安,跃跃欲试,仿佛另一个自己,要从胸膛中破壳而出,扑到霸王龙的背上。

说来奇怪,霸王龙的眼神应该混浊而凶残——就像是所有的怪兽电影里演的那样。

但这头霸王龙的双眼却充满了人性,还蕴藏着无数笔墨无法形容的情绪和信息,令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忍不住上前……

然后,他就被霸王龙一掌拍飞了。

“还他妈睡?快醒来战斗啊!”

霸王龙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

“啊!”

李耀惨叫一声,从高低床上一跃而起,脑袋险些撞到天花板,整个人又差点儿摔到地上摔个四脚朝天。

他扶着床沿,急促喘息了好一阵子,毛孔中兀自炸出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宿舍里其余几个哥们儿对他的怪异早就习以为常,老大去了图书馆不在,老二还是一如既往蜷缩在被窝里戴着耳机,老三倒是被他吓醒了,打着哈欠道:“干什么呢,一大清早又鬼哭狼嚎,又发噩梦啦?”

“嗯。”

李耀看着自己的双手,指尖仍旧有些颤抖,说不出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兴奋。

“是哪个噩梦?”

老三“余新”揉着眼睛道,“是你被一头雌性霸王龙反复蹂躏,予取予求,筋疲力尽,欲仙欲死的那个;还是你遇到了一个‘女扮男装的好哥们’,你看破不说破,和她打得火热,结果某个意乱情迷的晚上发现该‘女扮男装的好哥们’胯下竟然深藏一条怪蟒的那个;还是你梦见自己变成一个孕妇,临盆之日,竟然生下两台电脑的那个?”

李耀撇了撇嘴,没有理会余新的调侃。

等到双手不再那么颤抖,他才小心翼翼爬下床,到厕所用冷水狠狠洗了把脸。

抬起头,出现在镜子里的是一张没什么特点,普普通通的面孔。

除了刚刚受到极大惊吓,显得过分苍白之外,在这座普普通通的二线城市的普普通通的二流院校里,要多少有多少。

李耀恍惚起来,有一种灵魂出窍,游离于世界之外的感觉。

“这真的是我吗?”

心底不知怎么,冒出一个声音,“我是谁,这是哪里?”

他愣了很久,仿佛站着就能再次入睡,陷入另一个全新的,诡谲叵测的梦境。

窗外尖锐的口哨声,却是将他惊醒。

顺着窗口极目远眺,整座江南大学城都淹没在斜风细雨之中,乌云遮蔽了黎明的曙光,天地间荡漾着昏暗的氤氲,鳞次栉比的高楼陆续点亮灯光,恍若一只只随风舞蹈的灯笼,却是有不少生龙活虎的大学生不畏风雨,早就开始了晨练,还有一朵朵如鲜花般绽放的雨伞涌向食堂,给刚刚苏醒的大学城带来一丝鲜活的人气。

食堂上空,炊烟升起,人间烟火,洒满大地,将他刚刚发的噩梦,吹散到九霄云外。

“你真不愧是我们610的‘睡神’。”

余新嘴里叼着牙刷,大咧咧走到他身边的马桶撒尿,“我就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爱睡觉的人,一天起码在床上睡十二个钟头有没有?到了教室里还要继续睡三五节课有没有?就算不睡觉的时候看着也浑浑噩噩,神游天外一样,上次竟然连系里组织足球比赛,你都能在赛场上睡着,兄弟,你这修炼的是哪门子的神通啊?”

“修炼?神通?”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

但下一秒钟就再度放大。

他不知道余新究竟在说什么。

“还有那些荒腔走板,古古怪怪的异梦。”

余新笑嘻嘻道,“虽然每个人睡觉都会做梦,但我从没见过别人的梦能像你这么精彩和刺激的,最关键是一般人睡醒最多三五秒钟就把梦忘了个一干二净,你却连梦里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厉害啊,我要是能学会你这一招,岂不是发什么春梦都能牢牢记住,反复享受了?”

李耀不知道该怎么说。

自从五年前那场车祸过后,当他从三个月的昏迷中苏醒,就经常会发一些奇奇怪怪的梦——也不能说是“噩梦”,反正比起“惊吓”,更多是“诡异”就是了。

这些异梦就像是闪闪发亮的油漆,深深渗透到他的大脑皮层里,三五天都不会消散,甚至经常在青天白日时窜出来折磨他,令他分不清真实和虚假,现实和梦境,活着和死亡。

这不是什么“神通”,更像是一种“诅咒”。

最直接的副作用——李耀原本是一个阳光开朗,热情直爽,质朴刚健的好青年,但每次异梦袭上心头时,他都隐隐觉得自己变得……猥琐了,无耻了,阴暗了。

但李耀也知道,宿舍四个哥们儿当中,余新和自己玩得最好,他的调侃并没有什么恶意——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些异梦的人,绝不会知道异梦对人的影响有多大,甚至会……改变人的命运。

“你真没事儿吧?”

余新见李耀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对,忍不住伸手,“是不是发烧了?”

“我没事。”

李耀后退一步,“别用你刚尿过尿的手摸我!”

“那就好。”

余新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想了想,还是道,“兄弟,悠着点儿,其实做点儿稀奇古怪的梦也没啥,但醒了就醒了呗,陷进去就不好了。

“老二喜欢看网络,我喜欢看漫画,这些也是梦嘛,御风而行,仗剑高歌,行侠仗义,称王称霸,强大的魔法,邪恶的机器人,恐怖的宇宙暴君……现代人生活压力这么大,大家都需要有个发泄的渠道,谁没有发过类似的梦呢?不过梦终究是梦,既不是现实,也当不了饭吃,你我又不是什么富二代啥的,眼瞅着就要毕业了,所以还是要先找到饭辙,再去发梦,梦都是假的,是骗人或者自欺欺人的,梦不能影响生活,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是不是?”

“……嗯。”

李耀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拉开抽屉,取出一个带密码锁的小笔记本,打开了,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记载着过去几年所有异梦的细节,笔记本经常被摩挲,边缘都发白发黄了。

李耀想了想,翻到笔记本最新一页,写下:

“2018年5月19日,清晨。

“又梦到霸王龙了,但她涂了口红,什么意思?”

他翻到前面两页,用圆珠笔画着一副栩栩如生的霸王龙的图案,想了想,在霸王龙的血盆大口上加了几笔,算是“口红”。

然后,他看着涂了口红的霸王龙,再度陷入深思。

“完了完了,这孩子入魔了,彻底没救了!”

余新在他身后哀叹。

李耀合上笔记本,上了锁,正欲回头反驳,却是被余新的打扮吓了一跳:“你这是干啥,为啥带个五颜六色的头套,还有这一身泡沫和塑料是个什么意思?”

“什么‘五颜六色的头套’,这是‘五色斗气酷炫套装’,cosplay知不知道?”

余新披挂着一层泡沫和塑料的铠甲,比划了几个健美动作,“今天不是‘天马湖国际动漫节’嘛,花了我半个月的早饭钱才置办了这一身,看看,看看哥们儿怎么样,专业不专业,霸气不霸气!”

李耀无语:“你刚才不是还教训我,不要沉溺于乱七八糟的异梦吗?”

“那怎么一样?哥哥我是头脑非常清醒,很有节制和底线的,绝对不会把胡思乱想和现实生活搞混,过了今天当然要全力以赴投入招聘会,找工作赚大钱结婚生子买房子之类,但是今天,嘻嘻嘻嘻,听说动漫节上有好多漂亮小姐姐,还有国外来的专业cosplay团队,清一色金发碧眼的大洋马,不可不去,鉴赏一二。”

余新搓手,忽然想到什么,“哎,要不然咱们一起去吧,这都算是以毒攻毒嘛,多想想小姐姐和大洋马,总比你一天到晚梦到霸王龙要好,说不定当你发现二次元和cosplay的世界有多精彩,就不发那些怪梦了呢?”

“是吗?”

今天本来就是周末,李耀也不是多爱学习的人,无可无不可。

“去吧!”

余新倒是来了兴致,“就冲你经常梦到女扮男装的好哥们儿胯下探出一条巨蟒,我就肯定你是很有潜质往二次元领域发展的——说不定连你自己都没发现,其实你是一个隐藏很深的女装大佬呢?”

“滚!”

李耀笑骂,不过身体还是很诚实地站了起来,收拾洗漱了一番,和余新同去。

路过宿舍老二“赵凯”的床上,他拍了拍床栏:“我们去动漫节看小姐姐,你去吗?”

被窝一拱一拱,传来赵凯的闷笑:“不了,你们去吧,多拍点小姐姐的照片回来给兄弟们赏析就行!”

“咱们走吧,赵凯这几天不知道在看啥,也和你一样入迷了。”

余新把李耀拽出宿舍,“狼多肉少,小姐姐是不等人的,GOGOGO!”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