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25章 疯狂吞噬!

吕轻尘的神魂投影比他本人更加清澈和纯净,甚至比上一次李耀在“伏羲空间”中见到地更加强大。

和刚才懵懵懂懂的血色心魔不同,他几乎没有半秒钟的迷惑和犹豫,从睁开双眸的一刹那,就绽放出最锐利的眼神。

破碎的“蛋壳”在他周身缓缓缭绕,渐渐粉碎成了一层闪亮的幻雾,像是为他披上了一件全新的铠甲,令他的神魂更加深邃,缥缈,不可捉摸。

即便看到李耀、血色心魔和丁铃铛环绕在他的周围,对他虎视眈眈,吕轻尘也没有丝毫慌乱和惊讶,反而浅浅笑起来。

“李耀,血魔,还有……丁议长。”

他微微欠身,朝三人施礼,“你们好啊,特别是丁议长——我们又见面了。”

“吕轻尘,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丁铃铛的满头怒焰在虚拟空间中化作了张牙舞爪的火焰巨龙,她厉声喝道,“乖乖束手就擒,和我回去接受联邦的审判吧,否则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所,我会把你最后一缕神魂都彻底轰碎的!”

“丁议长,何必说这些没营养的话,浪费彼此的时间?”

吕轻尘微微一笑,淡淡道,“你和李耀应该都非常清楚,我是宁愿身消道陨、万劫不复,都不愿意接受任何人和任何神魔的审判的。

“只不过,你真的确定自己已经稳操胜券,这场测试已经结束,而且不存在任何意外因素——比方说洪潮军团了吗?

“比起元始文明或者洪潮军团,你真的认为,我是更加危险的敌人,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第一个消灭,哪怕代价是星耀联邦和人类文明的灭亡?”

“这……”

丁铃铛一时语塞。

李耀对待吕轻尘的态度也十分复杂。

从正义和法律的角度来说,直接和间接惨死在吕轻尘手里的人没有一个亿也有八千万——姑且不说联邦保卫战时期,吕轻尘故意引入域外天魔的因素,令黑风舰队全体魔化,导致了无数联邦士兵的牺牲;也不提吕轻尘在圣盟进行的一系列阴谋诡计,把无辜者当成大脑病毒的试验品,什么荣耀病毒,饕餮病毒,至爱病毒之类;就说他在古巨星的外围,为了阻遏李耀等人的前进,不惜牺牲四艘至尊战堡和所有船员,这就是不折不扣的“反人类罪”。

吕轻尘是一个冷酷无情,恶贯满盈,灭绝人性的家伙,还是一个丧心病狂,彻头彻尾的疯子,这一点毫无疑问。

然而,正是这个疯子不顾一切的鲁莽举动,才引领着李耀、丁铃铛、厉嘉陵等等全人类的强者组成了探索队,深入太古遗迹之中,并最终揭晓了太古的秘密。

倘若不是吕轻尘的胆大妄为,即便李耀也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或许会权衡利弊,计算得失,犹豫很多年才展开太古遗迹的探索之旅。

没有了吕轻尘这个“大魔头”充当所有人的敌人,或许探索队也不可能这么团结一致,上下齐心。

那么,整个盘古宇宙的格局,都要发生致命的变化了。

李耀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吕轻尘在整件事里的作用,或许这样一个“前进,前进,不折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前进”的统帅,正是一个文明崛起之路上必不可少的“必要之恶”。

这样的疯子和恶魔太多,固然是可怕的灾难,但如果不是“一个李耀,一个丁铃铛,一个吕轻尘”,而是“三个李耀”的话,恐怕也是另一种形态的灾难。

善恶光暗,互相平衡和制约,这才是自然之道。

李耀定了定神,将一团乱麻的杂念统统冻结,凝视着吕轻尘,冷冷道:“你通过了测试?”

“不知道。”

吕轻尘好奇地打量着全新的虚拟空间,又扫了李耀,血色心魔和丁铃铛一圈,笑意更加浓烈和讥讽,“看起来,你们似乎都认为自己通过了终极测试,但你们怎么知道自己‘真的’通过了,现在和将来发生的一切,不是测试的一部分呢?”

“少废话!”

李耀皱眉道,“我没工夫和你进行玄之又玄的大道之辩,告诉我,你在终极测试中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没理由啊,只有最富有牺牲精神,而且敢于拒绝元始族传承的人才能通过测试,你怎么可能通过?”

“你似乎对我有着极深的误解。”

吕轻尘摊手道,“没错,我承认自己是一个恶贯满盈的魔头,彻头彻尾的疯子,但谁说我没有牺牲精神了?为了星耀联邦和人类文明,我可以牺牲一切,包括我自己的血肉之躯和神魂,名誉和尊严……什么都可以,纵然碎尸万段,永不超生,留下万古骂名都无所谓。

“在对决伏羲之战中,我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神魂自爆的危险系数极高,我可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从伏羲的信息碎片中重生,在自爆的那一刻,我是真的准备牺牲自己,成全你和联邦的。”

“好像也是。”

李耀想了想,吕轻尘这个疯子和别的疯子还真是不太一样,但他依旧想不通,“那么,金钥匙呢,你拒绝了金钥匙?”

“嗯,拒绝了。”

吕轻尘点了点头,十分潇洒地说。

“为什么?”

李耀道,“你煞费苦心搞了这么多花样,不惜和整个宇宙为敌还牺牲了所有的至尊战堡,把自己弄成光杆司令,不就是为了得到太古的传承?元始文明的遗产是唯一能让你翻盘的‘王牌’,你竟然拒绝了?”

“没错,一开始我的确是奔着太古传承而来,倘若元始文明的传承是字面意义上的秘宝,是冷冰冰的法宝,战争机器和全自动化舰队的话,恐怕我早就夺取它了——哪怕代价是杀光你们所有人,我也要得到它。”

吕轻尘耸了耸肩膀,毫不可惜道,“只不过,在进行终极测试的过程中,我渐渐对那个‘声音’和它的目的产生了怀疑,我怀疑它并非毫无生命的死物,也不是单纯执行命令的程序,而是拥有自己的生命、意志和目的,是比‘伏羲’更加高级的超强人工智能,是全新的生命形态。

“仔细想想,连盘古文明的超级晶脑,经过几十万年的思索和进化,都可以发展出‘伏羲’这样不受控制的形态,倘若元始文明真的在亿万年前留下一台超级晶脑或者一种‘超级程序’,又赋予了超级程序极高的权限和极其复杂的任务,甚至能让它调动天文数字的资源去点化和毁灭一个文明,那么,经过漫长亿万年的酝酿,超级程序觉醒自我,拥有了绕开命令和权限的能力,开始思考属于它的生命真义,很正常吧?”

李耀听得一愣一愣:“是很正常,所以呢?”

“所以,摆在我面前的有三种可能。”

吕轻尘伸出三根手指,“第一,亿万年前的确存在一个近乎神魔的元始文明,而且它是一个标准的善意文明,非常真诚想要把它的遗产,都无私传承给千秋万代之后的子孙,而它制造出来执行这一任务的超级程序,也老老实实,始终没有觉醒也没有叛变,忠实贯彻着使命。

“第二,元始文明当然存在,却是一个恶意文明,因为某种不可抗力陷入了亿万年的蛰伏,现在想汲取新文明的养分,滋润自己干涸的血脉,采用‘文明夺舍’的方式,让自己重生。

“第三,即便元始文明是善意文明,但他们制造出来执行‘传承任务’的超级程序,却觉醒和叛变了,拥有了自己的目的,令原本善意的终极测试,变成了充满恶意的陷阱。

“我思考了很久,认为第一种美好善良宛若童话般的可能性,发生概率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

“而在后两种可能性里,‘声音’和‘女舰长’都是极度恶意的存在,它完全可以操控测试中的一切,我根本无从分辨它提供的信息的真假,只能被它玩弄于鼓掌之中,慢慢沦为它的傀儡和爪牙。

“是,我是很想得到太古的传承,那是我唯一能够和你们抗衡的王牌,但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传承,只有陷阱中的致命诱饵,我就算在想要,再纠结,又有什么用呢?”

“原来如此。”

李耀听到这里,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从吕轻尘的思维模式出发,这么想也未尝没有道理,“所以,你拒绝了女舰长的金钥匙?”

“算是拒绝吧。”

吕轻尘笑了笑,道,“我装出急不可耐的样子去抢金钥匙,却是趁着女舰长不备之时,向她和所有元始族幽灵发起了攻击,试图一口吞了他们。”

“啊?”

李耀目瞪口呆,“你你你,你干了什么?”

“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

吕轻尘理所当然道,“既然对方极有可能是和‘伏羲’相同性质的东西,最多比‘伏羲’再先进一些,精妙一些,本质上不会有太大差异,而我已经吞噬过一个‘伏羲’,掌握了如何攻击、分解和消化吸收超级人工智能的方法,现在如法炮制,多吞几个,又有什么问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