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24章 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

李耀斟酌着措辞,思考该怎么和老婆好好解释。

这时候,璀璨银河中又有第二枚金光闪闪的“水晶蛋”激发出与众不同的光芒,并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再次超出李耀的预期,这次破壳而出的,不是他极为忌惮的吕轻尘,而是血色心魔。

在虚拟空间中,血色心魔亦拥有了自己的投影,一个看似和李耀长得一模一样,却是鲜艳欲滴,血焰缭绕,而且只有五寸高的小人儿。

虽然只有五寸高,但他破壳而出时激荡出的滔天血浪,却是冲击着整片虚拟空间,幻化成毁天灭地的神魔,仿佛要将浩瀚星海中的一切,统统吞噬下去。

“桀桀,桀桀桀桀!”

血色心魔张牙舞爪,肆无忌惮释放着自己的野心,贪婪和得意,“我是……星河主宰,宇宙至尊,万王之王,我不但将成为人类文明的最高统治者,更要成为多元宇宙中无穷文明的最高统治者,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从这一刻起,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我,哈哈,嘻嘻,呼呼呼呼,桀桀桀桀!”

李耀:“……”

丁铃铛:“……”

血色心魔:“咦,你们两个这么会在这里?”

当这家伙终于从自我陶醉中清醒过来,立刻被李耀和丁铃铛的存在吓了一跳,它拼命眨眼,环视四周,脸色大变,上蹿下跳,“传承呢,我的元始传承、太古遗产呢?”

“那个,你先冷静点。”

李耀吃不准血色心魔究竟有没有通过测试——按理说,这家伙虽然一开始走的是黑暗残忍邪恶嗜杀的路线,但同时它也是一个非常随机应变能屈能伸的无耻之徒,当它发现自己的力量远远不足以和主人格抗衡时,也会毫不犹豫臣服在主人格的意志之下,一直潜伏爪牙到今天。

所以,李耀不太认为这家伙有着“将黑暗战旗高举到底”的意志力。

恐怕元始文明抛出任何光明和善良的选项,它都会点头哈腰地照办,不会有半点儿犹豫和纠结吧?

而且,从它最后的说话来看,它应该是接过了元始文明的金钥匙——那就意味着测试失败了啊!

“幻觉,都是幻觉,骗不了我!”

血色心魔满脸懊恼,一副不愿意相信的样子,鼓足了腮帮子,指着李耀和丁铃铛怒吼,“你们都是假的,这一定还是测试,对不对?对不对!”

丁铃铛一言不发,开始摩拳擦掌。

“别别别,我错了,我相信你们都是真的,绝对是真的。”

血色心魔立刻讨饶,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又满脸委屈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说好的传承呢,遗产呢,秘宝呢?”

“你还真是……”

李耀啼笑皆非,“你一定接过那把金钥匙了吧?”

“金钥匙?你们也看到了金钥匙?”

血色心魔微微一怔,飞快摇头道,“没有啊,我怎么说都是你的主人格,比你更加聪明绝顶的存在,这么简单的伎俩怎么可能骗得了我,我当然没接金钥匙啦!”

“哎?”

这回轮到李耀大惑不解了,“你没有接过金钥匙?你拒绝了?那就是说,你应该成功通过测试,并且明白了测试的真义,那你又在暴跳如雷些什么啊!”

“我当然拒绝了,这么简单的花招没理由能骗过你们,你们肯定也拒绝喽?”

血色心魔的双眼放出无比贪婪的血芒,目光炯炯地看着李耀和丁铃铛,“所以,属于我们的传承,遗产和秘宝究竟在哪里?大不了三个人平分,反正这么多的传承,一个人也研究不过来是不是?当然没必要让更多人知道,这是属于我们三个的小秘密,我们完全可以凭借这些传承,成为新纪元的三巨头啊!”

“呃……”

李耀不知道该怎么说。

“喂喂喂,不会是你们两个想要私吞吧?”

血色心魔瞪圆了眼睛,双手叉腰,怒气冲天,“这就太不讲究了吧,那么多的传承,你们两个的胃口吃得下么?”

“谁说我们要私吞了——我还是不明白。”

李耀满脑门雾水,“你究竟怎么通过测试的?”

“这么简单的测试,不过是‘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的游戏。”

血色心魔嗤之以鼻道,“通不过才是白痴吧?”

“什么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

李耀和丁铃铛面面相觑,“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这么经典的民间传说你们都没听过么?”

血色心魔道,“从前有个年轻的樵夫扛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斧子去砍柴,路过一座小桥时不小心把斧子掉到水里去了,然后河神就扛着一把纯金打造的金斧子,一把银光闪闪的银斧子浮了上来。

“河神先问年轻的樵夫——少年呦,这把纯金打造的金斧子是你掉下来的吗?樵夫摇头。

“河神又问——少年呦,这把银光闪闪的银斧子是你掉下来的吗?樵夫还是摇头。

“樵夫对河神说——河神老爷爷,我掉下来的既不是纯金打造的金斧子,也不是银光闪闪的银斧子,而是锈迹斑斑的铁斧子,铁斧子虽然不值什么钱,而且很快就要锈蚀了,但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金斧子银斧子请您拿回去,把我的铁斧子还给我吧,我还要去砍柴呢!

“河神听了,大为欣喜,认为这是一个诚实善良的好少年,就把金斧子、银斧子和铁斧子都给了年轻的樵夫!”

“等等……”

李耀还是不明白,“这个故事我当然听过,所以呢,这和终极测试有什么关系?”

“你傻啊?”

血色心魔用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李耀,“虽然前面一系列的抉择是很艰难没错,但是比起‘终极测试’的偌大名号和先后倒在这里的上百代文明,难度还是稍微低了一点,到最后,肯定还有压箱底的测试,哪有可能这么方便就把传承、遗产和秘宝拱手让人?

“在最终决定继承者之前,用‘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的把戏来测试一下继承者的心性,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么?

“古代一个星球上小小朝廷的野心家,在篡夺皇位之前,都要三推四让,让群臣‘劝进’,做足了表面文章才‘不情不愿’地爬上至尊宝座,更别说是足以统治星海的传承了。

“如果看到金钥匙,立刻两眼放光,垂涎三尺,急不可耐地扑上去,这种贪得无厌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得到传承?

“只有像‘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这个故事里的樵夫一样,玩点儿欲擒故纵,假惺惺拒绝的把戏,把‘河神’或者说元始文明那些死了亿万年的糟老头子老太婆都哄开心了,他们才有可能将真正的传承,赐予‘诚实善良’的测试者——肯定是这样。

“所以,面对他们的诱惑,我自岿然不动,当场表示依靠外来援助不可能建成一个强盛伟大的文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才是当今星海中文明发展的唯一出路,你们的传承虽然很好,但是谢谢,我不要!

“至于,呃,至于为什么我不要传承却依旧要进行这场测试,这个这个,我只不过是想探究亿万年前我们文明起源的奥秘,并且让老祖宗们看到,新一代的人类文明已经成长到今天的面貌,涌现出我这样人格高尚,诚实坦率,光明磊落的好青年!

“没理由啊,我已经表现得这么完美了,应该把这些元始族的老不死都哄得心花怒放,把什么‘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一股脑儿掏出来才对,怎么会……一无所得呢?

“喂喂喂,该不会你们两个比我先玩了‘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得人太多,不灵了吧?”

血色心魔噘起了嘴,气鼓鼓地瞪着李耀。

“……”

李耀目瞪口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捂着嘴,耸着肩,苦笑道,“精彩、丰富,你的推演实在太精彩,想象力也真够丰富的,没想到你竟然是用这样一种方法破关的。

“另外,看到你现在这副德性,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无耻起来的样子,是这么无耻啊!”

“至于我,虽然不是很明白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丁铃铛亦用幽深的眼神看着血色心魔,“但如果我现在手头有一把斧子,不管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我都很想一斧子砍死你。”

三人正在磨牙,耳边又传来一阵不详的碎裂声。

这一次,正是吕轻尘的“水晶蛋”!

只见水晶蛋放出绚烂至极的光芒,连同里面吕轻尘的投影都变得晶莹剔透,仙气缭绕,一股股比血色心魔更加深邃和玄妙的气息冲天而起,一下子将血色心魔刚刚激发出来的漫天血影统统轰散。

“什么!”

血色心魔失声叫道,“是吕轻尘,这家伙的精神力量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强大?”

“不好,看上去这家伙也在终极测试中,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啊!”

李耀眯起眼睛,一万个想不通,“怎么可能,看他呈现出来的声光电效果,怎么看都不像是测试失败的样子,但是——吕轻尘这个疯子,怎么可能通过终极测试?”

“都说了,‘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这么幼稚的测试。”

血色心魔叹了口气,“怎么可能通不过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