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17章 还是测试?

一万道金色的战焰从脑域的最深处一跃而起,在半空中化作万千超新星爆炸,将李耀的整片识海映照得一片清澈和辉煌。

在无限光辉的照耀下,声音——元始文明由亿万黑色触手形成的身躯,显得那么丑陋,虚弱和可笑。

它呆滞着,被李耀的神魂强大而深深震撼。

它颤抖着,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在亿万年之后的一个小小子嗣,一名卑微的测试者,竟然敢反抗它的意志。

它蠕动着,一只只充盈着毒液的狰狞小眼滴溜溜乱转,似乎在思索新的阴谋诡计。

“就算你真的不怕死……”

声音道,“也应该想想你的妻子,你的文明——你是要所有的亲人、朋友还有整个家园,都为你的鲁莽陪葬吗?”

这句话,仅仅让李耀迟疑了半秒钟。

半秒钟之后,李耀的战意再次绽放出锐不可当的光芒,化作所向披靡、横扫一切的战刀,朝黑色触手的蛊惑狠狠斩去。

“少拿我老婆来吓唬我——我比你更清楚丁铃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她就站在我的身边,面临同样的选择,她一定表现得比我更加坚定,更加决绝,说不定连第一次选择的犹豫都不存在!”

李耀驱使亿万道意念的战焰凝聚成一根手指,指着声音狠狠道,“她是一个比我更加单纯和直接的人,绝不会被你的花言巧语和阴险蛊惑所困,一定会毫不犹豫和你战斗到底!

“如果我因为她的缘故,就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放弃了自己修炼上百年的道心,放弃了身为人类的底线,这不但是我的无能,更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我相信,我深深相信着,她一定会赞同我此刻的选择,会和我并肩携手,不离不弃,战斗到最后一息!

“不,或许此时此刻,在另一片测试场上,她已经洞悉了你的阴谋,和你开战了吧?果真如此的话,身为男人的我,又岂可临阵脱逃,留她一个人面对如此卑劣和龌龊的你啊!”

“你……”

声音的抽搐越来越狂乱,也越来越无力,“对她就这么有信心?”

“废话!”

李耀大笑,“两夫妻之间如果连这点儿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还怎么往一个被窝里钻啊!”

“……”

声音无言以对。

“而且,我不单单是对丁铃铛有信心,更对龙扬君,白老大,厉嘉陵这些人,甚至‘拳王’,‘小明’和‘文文’这样的新生命有信心,对千千万万同胞充满了信心!”

李耀的声音越来越嘹亮,意念之火也越来越耀眼,“过去无数次,虽然充满阴霾,虽然屡遭波折,虽然曾在黑暗迷宫中摸索和碰撞过无数次,碰得遍体鳞伤,头破血流,但是到最后,我的所有亲人、朋友还有同胞们,都展现出了他们最光明的心灵,最璀璨的战意和最强大的力量,正是这力量一次次拯救了我也拯救了他们自己,拯救了我们共同的家园,铸造了我们,盘古宇宙中新一代的人类文明,充满希望的无限光辉,这次,也一样!

“甚至血色心魔和吕轻尘,呵呵,他们虽然邪恶,但绝不卑微和愚蠢,我相信他们绝不会甘愿沦为你的傀儡和爪牙,放弃所有的骄傲和自由意志,他们一定会以自己的方式对你展开反击,向你展示——新人类的力量!”

“你们,你们,连亿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

声音狂吼,或者说哀嚎,“你们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这句话,一百多年来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但每次说,都和第一次那样,热血忍不住沸腾,涌啊涌啊涌啊——就算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那也绝对不是‘零’啊!”

李耀深吸一口气,漫天狂舞的所有战焰都凝聚成一柄金色利刃,对妻子的爱,对朋友的义气,对家园的眷恋,对人类文明的忠诚,对未知宇宙的向往,对无尽未来的希望……一切的一切,统统凝聚在这柄金色利刃中,化作亿万道滚动的锋芒。

“谁说飞蛾扑火,一定是自取灭亡?只要飞蛾的数量足够多,即便再狂暴的火焰都有可能被扑灭。”

李耀一字一顿,斩钉截铁道,“然后,亿万只熊熊燃烧的飞蛾前赴后继,奋不顾身,视死如归地落入黑暗森林,即便黑暗森林再辽阔,再寒冷,再恐怖,也会烧出一个光辉灿烂的新世界吧?

“我,坚信这一点。

“所以,少废话,来战吧!”

金色利刃朝“声音”狠狠斩落下去。

这一刻,李耀的道心中再无半点杂念,忘却了人类文明即将毁灭的恐惧,连这一刀的结果都不重要。

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人类,可以被毁灭,但绝不可以被打败。

“砰!”

李耀原本以为,这一刀下去,要么自己被声音绝强无匹的力量狠狠反击,全面镇压,最终落到“灭众道”和“龙莲子”一样基因崩溃,化作泡沫,灰飞烟灭的下场。

要么,声音发出刺耳的哀嚎,好像曾经钻进他脑域深处,妄图夺舍他的无数诡异力量一样,被他击溃,烟消云散。

岂料,他的耳边却传来了好似水晶碎裂的声音,视界之内出现了无数道淡金色的皲裂,黑色宇宙一片片剥落,“声音”那丑陋如蛆虫的身体更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

“这,这又是什么鬼?”

李耀目瞪口呆,金色利刃悬在半空,怔怔看着视界范围之内的诡异画面,感觉就像是蓄足了全身力气的重拳挥了个空,别提多难受了。

他仿佛再次登上一艘晶莹剔透的元始族战舰,被无数半透明的淡金色人影环绕,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虽然脸上充满了柔和而睿智的光彩,并无半点儿戾气,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活人,倒像是无数个悔不当初的幽灵。

“恭喜你,测试者‘李耀’。”

为首一名看似慈眉善目中年女性般的“幽灵”漂浮到了李耀的视界中央,微笑道,“亿万年的等待,我们终于等来了最合适的传承者——你成功通过了考验,代表着你的文明,有资格得到元始文明的全部‘遗产’,给我们也给你们自己,带来新生。”

“什,什么?”

李耀结结巴巴地说,心思电转,瞬间反应过来,失声道,“刚才那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为了测试我的心性而已?声音所说的一切是假的,太阳防线计划是假的,为了生存不折手段,卑劣成蟑螂和蛆虫的堕落元始族,也是假的?”

“不,声音是真的,太阳防线计划也是真的,包括‘龌龊如蟑螂,卑污如蛆虫’的‘堕落元始族’也是存在的。”

中年女性幽灵依旧微笑着,但笑容中却蕴藏着浓烈的遗憾,悔恨和……羞愧,“只不过,你该不会认为,卑污的淤泥中就没办法生长出鲜艳的花蕊,漆黑的夜空就不能孕育出闪耀的星辰,恶贯满盈之徒的后世子孙,就一定是同样的卑鄙和邪恶,不知道反思祖先的所作所为吧?特别是,祖先愚蠢的恶行并没有带来好的结果,反而把我们往毁灭的沼泽中越推越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真会一意孤行,重复祖先的堕落和耻辱吗?”

“什么意思?”

李耀大惑不解,“我不明白!”

“很简单,令你万分纠结和愤怒的三个‘别无选择’的确存在,也的确是元始文明的真实历史,但是在我们编制这段程序,或者说留下这封‘遗书’时,距离‘太阳防线计划’的实施,无数颗恒星的毁灭,也已经过去整整三万年了。”

中年女性幽灵——她或许是这艘元始族星舰的舰长,“元始文明并非铁板一块,也没有洪潮那样的统一意志,分散在各个子宇宙中的元始族可以有自己的社会准则和道德观念,三万年前的元始族和三万年后的元始族,在看待某个问题时,也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甚至在我的这艘星舰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拯救文明的理念。”

“你是说……”

李耀想了又想,“实施‘太阳防线计划’,不惜牺牲绝大部分同胞又毁灭宇宙海中央的洞天福地,用最卑鄙无耻的手段苟延残喘的那些‘权贵,富豪,精英’们,实际上是你们三万年前的祖先,在你们留下……遗书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万年,而你们并不赞同祖先的做法?”

“怎么可能赞同呢?”

女舰长的笑容无比苦涩,“即便抛开‘正义’和‘邪恶’不论,‘太阳防线计划’和昔日从地球逃亡的‘进军宇宙计划’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一场被延长到三万年的死刑。

“三万年,整整三万年,我们在星海间随波逐流,忍受着物资匮乏和幽闭恐惧症的侵蚀,惶惶不可终日。

“我们的前方是越来越荒芜的黑暗,有时候航行上百年都找不到一处哪怕存在稀薄灵气的星域;我们的背后是张牙舞爪的洪潮军团,他们阴魂不散,紧追不舍,想要把我们钉死在宇宙的耻辱柱上;而我们自己还背负着祖先的罪孽,与生俱来的原罪,仿佛我们每一个人的诞生,都是用三万年前无数同胞的惨死换来的。

“在这样的环境中,苟且偷生根本不是什么幸运,而是无休止的折磨,我们不知道该怎么结束这一切,甚至咬牙切齿地抱怨祖先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做——正如你所说,就在宇宙海中央和洪潮决一死战,就算轰轰烈烈地战死,至少得到了痛快淋漓地解脱,不是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