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09章 疯狗出笼

整整一万年的发展,在丰沛灵能的滋养下,元始族已经拥有了一支小而精悍的灵能采矿舰队,甚至拥有几艘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十分强大的战舰,深受虚空猎手信任的他们也能离开虚空猎手触须的挥舞范围进行活动,甚至通过对虚空猎手神经元的研究,有限度掌握了星海跳跃的科技。

元始族提前做好了准备,绝大部分族人都用晶石铠甲和灵能护盾武装自己,星舰也经过了强化改装,躲到了距离虚空猎手极远的地方。

虚空猎手的爆灭,毁掉了元始族大约10%的力量,却也带来了新的希望——爆灭之后,有三坨巨大的残肢恢复活性,在元始族的精心照料之下,慢慢生长成新一代的虚空猎手,和老的虚空猎手不同,他们并非在生命的壮年期才偶尔遇到元始族这些“小虫虫”,而是一“出生”就和元始族纠缠在一起,将元始族的存在和照料看成理所当然,更加认识不到元始族的野心和威胁。

就这样,原本栖息于一头虚空猎手身上的元始文明,拥有了三头更加听话的“坐骑”,实力骤然提升三倍,他们甚至将虚空猎手慢慢驯化,利用科技和工业的方式,刺激虚空猎手的生长,把浑浑噩噩的野兽,变成了无比恐怖的人造怪物。

就这样,元始族完成了从“寄生虫”到“主宰”的蜕变,踏出了征服宇宙的第一步!

类似的崛起,在宇宙海中央各个丰饶世界,无数个“洞天福地”中同时上演。

虚空猎手是宇宙海中永不停歇的旅行者,过去万年间,身上寄生着元始族的这头虚空猎手曾经穿梭过无数洞天福地,亦曾和上千种星空异族乃至低等文明打过交道,却是将大量的元始族,都扩散到了宇宙海的各处。

绝大部分星空异族都和虚空猎手类似,拥有强横无匹的战斗力和不可思议的神通,却没有进化出超卓的智慧和深邃的野心,其智商不会超过七八岁的孩童,他们对于元始族的处置,与其说是“当成奴隶一样买卖”,倒不如说是“某个孩子发现了一项新奇的玩具,迫不及待要在小伙伴之间炫耀和分享”。

虚空猎手将一船船元始族留在各个洞天福地,换取了另一些珍贵的资源或者稀奇的小玩意之后,就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

而这些滞留在各个洞天福地的元始族,也像是他们仍旧寄生于虚空猎手身上的同胞一样,潜伏爪牙,隐藏野心,挣扎求存。

他们面对的是各种强大如神魔,又古怪如梦魇的生物,稍有不慎就会被对方碾碎和吞噬,而对方甚至没有任何恶意,就像他们碾死一只蚂蚁,仅仅是打着哈欠的无心之举。

而他们必须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去取悦这些洞天福地的主宰们,彰显出自己存在的价值,才能得到主宰指缝中漏下来的残羹冷炙,活下去,不顾一切地活下去,忍受所有非人的痛苦活下去!

在一颗大气层极其稀薄,布满了坚硬岩石的星球上,生活着一种名叫“山丘巨蟹”的星空异族,这种生物拥有坚硬如铁的外壳和近乎停滞的时间感知,他们能直接吸收地底矿脉中的金属元素以及地热能源,用这种方式自给自足,而其庞大的身形和太过坚硬的甲壳,又令他们成为宇宙海中防御最强的存在,连虚空猎手也无法消化他们的外骨骼,也就没有发展智慧和文明的必要。

他们对元始族没有恶意,甚至很难理解“杀戮”的概念,却非常喜欢翻腾自己的身体,制造地动山摇的震荡,每次震荡,就会有无数生活在它身上的元始族跌落深渊,被它甲壳之间的缝隙活活挤死。

在漫长的共生关系中,元始族学会了帮“山丘巨蟹”清洁他们被菌毯堵塞的呼吸孔,亦学会在他们的甲壳表面镌刻绚烂的花纹来取悦这种迟钝而愚蠢的巨兽,在发现山丘巨蟹对声音特别敏感之后,甚至出现了一种名为“歌者”的特殊职业,和虚空猎手身上的“造梦师”一样,专门镇定和麻醉巨神的神魂——倘若这些巨神真有神魂的话。

为了生存,这样的妥协和委屈,仅仅是最低限度而已。

在另一些洞天福地,碳基智慧生命并非以动物,而是以植物的形态来呈现,无意间流落到那里的元始族,甚至不得不让植物的根系生长到自己的体内,和自己的血管乃至五脏六腑都融合到一起,让自己变成了主宰的“载具”!

就这样,在无数个洞天福地,元始族以无数种屈辱和痛苦的方式,取悦着貌似神魔的主宰们。

总体而言,主宰们对于虚空猎手带来的这种“小虫虫”表现非常满意,也没有意识到元始族如指数爆炸般的生长和扩张有什么不妥,他们认为元始族是一种非常有趣而且温顺的小生命,除了喜欢叮叮当当地捣鼓一些金属制造的小玩意之外,没有任何问题。

只有一些低等文明,隐约意识到了元始族的危险。

那是一些个体实力相对孱弱,依靠个体无法独自生存,不得不和同类纠缠在一起,发展出社会关系乃至文明的碳基智慧生命。

他们的模样,倒是和人类概念中的“妖魔鬼怪”非常类似。

身为低等文明,他们中的智者可以隐约感知到元始族这种“高等文明”的潜能和威胁。

尽管被虚空猎手带到他们面前的元始族,仅仅是一些衣衫褴褛,形容憔悴,瑟瑟发抖,看上去既滑稽又可怜的没毛猴子,但这些低等文明的智者依旧能从“眉毛猴子”深邃的眼睛深处,看到熊熊燃烧的焰火。

低等文明的智者们奔走相告,大声疾呼,要人们警惕恶魔的降临,发出诸如“无尽地狱之门已经打开,来自蓝色星球的恶魔即将降临,毁灭诸天万界”之类的预言。

只可惜,在那个混沌初分的太古时代,生活在宇宙海中央的碳基智慧生命远远不是铁板一块,在丰沛灵能下恣意生长的生命形态,先天就缺乏交流的渠道和必须,特别是个体实力孱弱的低等文明和个体实力强大的超巨型灵兽之间,更是警惕、敌意多过信任和善意。

对于元始族而言,虚空猎手是“星空异族”,对于这些低等文明而言,虚空猎手同样是“星空异族”,最多是相对熟悉,偶尔出现的星空异族而已。

更加糟糕的是,在这些低等文明的内部,因为灵能造成的“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现象,激化了社会矛盾,又扼杀了科技和体制的发展,令他们故步自封,寸步难行,彼此怀疑和警惕,陷入无休止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中,就像是大号的古圣界的翻版。

处于这样斗争漩涡中文明,所有个体都以自己的眼前利益为重,永远不会团结到一起去考虑文明的整体利益。

当散落到这些低等文明的元始族展现出惊人的智慧和复杂的谋略时,立刻被低等文明的强者们惊为天人,纷纷利用元始族来对抗自己的宿敌,在此期间,甚至出现了双方的“雇佣军”和“奴隶兵”都是元始族,这样荒唐可笑又极度危险的场面。

苍老的智者们在山巅之上悲愤地哀鸣,元始族在沙场上用先进的灵能武器自相残杀,星空异族的强者们在酒池肉林中哈哈大笑,自以为得计,没人听到宇宙海深处传来震耳欲聋的波涛,每一颗可居住星球的大气层中都爆发出滚滚惊雷,那是元始族蛰伏了一万年又隐忍了一万年的野心,是一个高等文明对低等文明和蠢兽们发出的怒吼,战争爆发了,为了元始族的荣耀!

“十万年前,在吃光了当地所有的大型动物,包括最残暴的凶兽之后,我们的祖先走出非洲,他们用大约八万年时间散落到整个地球的每一片大洲,并灭绝了超过90%的猛兽,这是地球历史上唯一一次不是由天灾造成的生物大灭绝,我们这个种族在屠杀方面的效率,比陨石袭击、火山爆发或者超级地震和漫长冰河期之类的天灾更高。”

声音淡淡道,“猛犸象重达十余吨,拥有厚重的毛发和脂肪层,公象的象牙长度能超过三米,远远比一名成年男子的身高更长,是漫长冰河期中草原地带当仁不让的霸主。

“剑齿虎拥有锐利如匕首的牙齿和极其隐蔽的捕食能力,为了对抗我们的威胁,一些亚种甚至进化出了专门啃噬人脑的牙齿形态,强大的咬合力能轻而易举压碎一枚完整的颅骨。

“鲸鱼是最庞大和笨重的动物,他们的生存范围甚至和我们的生存范围完全不重叠,是在远离人群的浩瀚大洋中。

“那又如何?那又如何?那又如何?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我们对他们的灭绝吗?

“所谓文明,就是一百万倍的野蛮,当文明和野蛮遭遇时,无论个体实力的差距有多么悬殊,结果都没有半点悬念,无论虚空猎手,山丘巨蟹还是别的什么星空异族,也不管他们掌控或者说‘浪费’着多少灵能,在我们眼中,不过是大号的猛犸象、剑齿虎和蓝鲸罢了,十万年前,我们走出非洲,今天,我们征服宇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