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106章 幽灵舰队

“从……废土黄沙中自生自灭的‘贱民’,到地球文明的最高领袖,进军大宇宙的第一统帅!”

李耀动容,“如此波澜壮阔,不可思议的一生吗?”

他的心底百味杂陈,被万藏海无法评说的崛起之路深深震撼。

鄙夷和抨击其人的卑鄙无耻自然很容易,李耀也曾经大义凛然地斥责过很多个类似万藏海的阴谋家和野心家。

但是比痛斥更重要的,是拿出解决方案,延续文明的希望。

李耀顾不上纠结万藏海究竟是好是坏,亦没时间打磨落在自己道心上的污垢和尘埃。

因为随着权贵和富豪们的灭亡,经过万藏海的强力整合,新生的移民舰队已经冲出太阳系,朝着未知的远方驶去。

地球文明迎来了崭新的一页,正式升华或者说“蜕变”成了元始文明,地球人统统被太阳风暴毁灭,现在,经过冰冷真空和黑暗宇宙的侵染,他们拥有了新的名字——元始族!

“过场动画”到此结束,李耀再次面对无数个从天而降的选项,如瀑布般狠狠冲击着他的神魂。

他一方面要统筹安排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的冬眠和苏醒时间,以确保星海航行必须的各项科技都能有条不紊地推进,同时要保证船上的新一代接受最好的教育,以诞生拥有全新灵感的科研预备队;一方面要不断规划和微调航线,不至于在广袤无垠的星海中迷失方向;另一方面还要时刻关注陨石雨和宇宙辐射的侵袭——即便是细沙和微尘般的一颗陨石,都有可能对星舰的外壳和动力单元造成细微创伤,经过数万年时间的积累和增幅,再小的创伤都有可能导致整艘星舰的裂变和解体,这些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除此之外,比宇宙辐射以及星舰破损更严重也更隐秘的威胁,则是人心的异变。

地球人原本是生活在蔚蓝天空之下,坚实大地之上,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无忧无虑的行星种族。

而现在,他们却彻底失落了自己的家园和根系,不得不用几万年和几千代人的时间,漂泊在黑暗和绝望之中,或许将永远变成星海中的流浪儿。

狭窄的空间,幽闭的环境,深邃的星海,不知道终点究竟在何方,下一秒钟就有可能命丧黄泉……如此残酷的折磨,就像是一缸黑色的毒液,侵蚀着人们的心灵,把他们变成和过去截然不同的两种生命。

类似的蜕变,在飞星界也曾经发生过。

诚如飞星界的修真者——修仙者首领萧玄策所言,在黑色的星海中,要把一个坚定不移的修真者变成修仙者是很容易的,往往只要……一秒钟。

而飞星界的人们,至少还拥有他们的历史,还记得昔日星海帝国的辉煌,还知道在自己小小的世界之外,还有无数个大千世界和无数同类的存在,这样的认知,足以成为抵御黑暗侵袭的慰藉和希望。

而这些地球人——元始族,却彻底失落了一切,至此往后,星海虽大,却再也找不到更多可以信赖的同类和可以安眠的家园,这是何等痛苦,何等恐怖,何等绝望!

这样的毒液,经过数百年、数千年甚至数万年漫无目的的长途跋涉去发酵,会把人性扭曲成任何畸形和狰狞的模样,都毫不奇怪。

面对种种挑战,李耀颇有些应接不暇,手忙脚乱。

关键在于,他并非要做出对当下最有利的选择,而是要考虑到几万年之后移民舰队的发展,做出对几万年之后最有利的选择,很多时候,不可避免要伤害到当下乘客们的利益,甚至要冷酷无情,铁石心肠地牺牲很多东西。

通过这样的测试,李耀再次确认,自己千真万确不是一个当统帅的料。

或许他只适合扮演热血高中生的角色,或者充当迎风飘扬,猎猎作响的战旗,去高呼一些理想化的神圣口号,但遇到错综复杂,左右为难的实际问题时,他们还需要更加冷静,理性甚至黑暗的角色,比如金屠异,白老大,雷成虎,厉灵海,甚至龙扬君这样的人。

李耀觉得自己犯下了很多错误。

在他的统帅下,移民舰队内部爆发出了一连串严重的问题,甚至掀起过好几次内斗。

而在外部,他们也穿越了一片浓稠如油墨的星际尘埃带,经受了几次突如其来的辐射风暴,还险些撞上了另一波陨石雨,每次危机都应对得非常勉强,也给星舰造成了一系列的损伤,还消耗了大量宝贵的资源。

当测试时间向前推进了数千年,他们仅仅航行出去几十光年,却已经折损了一大半的移民星舰,有超过30%的冬眠者因为机械故障、资源不足和内乱等等原因在睡梦中丧生,甚至李耀扮演的“领袖”也在内乱中,被患上了幽闭恐惧症的叛乱者杀死。

仍旧活着的人们早就丧失了数千年前冲出太阳系时的精神抖擞和生机勃勃,他们胡子拉碴,皮肉松垮,眼窝深陷,神色黯淡,面容呆滞,就像是一群困在钢铁棺材中的行尸走肉,只是被最后一丝求生的本能驱使着,麻木地蹒跚前行。

李耀提心吊胆,以为自己做出了一连串错误的选择,表现一定十分糟糕。

但声音却始终沉默不语,对他的表现不置可否。

甚至在他扮演的“领袖”被叛乱的船员杀死时,还安慰李耀说,这不算是什么“错误”,因为在真实的历史上,身为移民舰队统帅,“元始族”第一任族长的万藏海,也是落到这样的下场。

万藏海的统御力自然高出李耀百倍,但他面临的无数个实际问题和致命威胁,也比测试中大而化之的选项要复杂和艰巨百倍。

万藏海再怎么铁血和睿智,也只是一介凡人,经过几十年的潜伏爪牙和培植羽翼,离开太阳系时的他已经接近了地球人生理寿命的极限,不可能长时间保持清醒状态来统御舰队,只能进入冬眠状态,每隔五到十年苏醒一次,来处理最近五年十年发生的问题。

这样的统御方式,注定不可能长时间统治那批生性残暴,桀骜不驯的辐射族、改造人和超能力者。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包括侵蚀一个铁血统帅的威望。

而第一代冬眠技术的不成熟,又对万藏海的智慧和性格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渐渐的,他变得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甚至也和不少船员一样,患上了幽闭恐惧症和妄想症。

他曾经指着星舰上幽深的甬道说,看到无数来自地球的幽灵,在那里徘徊和游荡。

他也曾命令舰队不顾一切加速,哪怕耗尽燃料都在所不惜,理由是他看到熊熊燃烧的地球上,所有人的冤魂并没有湮灭,反而被太阳风暴和灵能磁场凝聚成一个全新的……幽灵文明,而这个幽灵文明正悄无声息地跟在他们后面,妄图向他们展开最残忍的复仇。

他甚至不敢进入冬眠状态,因为一进入冬眠,他就会被无数冤魂的目光淹没,被惨死者焦黑的双手死死抓住,拽到九幽黄泉的最深处。

在这种情况下,统帅和船员发生激烈冲突,仅仅是时间问题。

万藏海死了,被昔日对他忠心耿耿的船员们撕碎,投入了动力炉中,完成了他贯彻始终的理想——成为推动文明前进的一束小小火花。

而航行仍在继续,反正在黑暗冰冷的真空中,也没有什么力量能让他们停下来。

在之后几千年的测试中,李耀觉得自己的表现越来越糟糕,而所有的船员也越来越绝望,越来越残忍,越来越暴躁。

他们甚至有点儿自暴自弃的感觉,就憋着一股劲头,想要在一场轰轰烈烈的暴乱或者天灾中,彻底毁灭自己,结束这场永无止境的梦魇。

这不是什么远征或者逃亡,仅仅是用一万年时间来执行的“死刑”——不少船员都这么认为。

当李耀榨干自己的最后一个脑细胞,透支所有的计算力,鞠躬尽瘁、殚精竭虑把移民舰队维系了整整一万年时,他们只剩下了四十九艘千疮百孔、惨不忍睹的星舰,大约一千四百万心灰意冷,满腔怒火和怨念的乘客,空空如也的燃料和资源舱。

此刻,他们尚未掌握穿梭四维空间的能力,再怎么改进常规航行的速度,也不过刚刚飞出五百光年,在动辄直径几十万光年的星系中,速度比蜗牛更慢,距离找到灵能陨石雨的源头,更是遥遥无期。

山穷水尽,弹尽粮绝,这里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失败了吗?”

李耀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但走到这样日暮途穷的境地,他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将测试继续下去了。

或许一开始,他就应该更加冷酷一点?

不,没用的,就算压榨出船员们更多的潜能,不过将探索距离从五百光年变成六百光年,又有什么区别呢?

李耀只是很奇怪——声音不是说,会给他三次机会吗?但他明明才得到了一个建议,就走投无路了,难道声音要食言而肥?

正迟疑间,李耀的识海中忽然呈现出一副不可思议、骇人听闻的画面!

只见弹尽粮绝,走投无路的移民舰队前方,空空荡荡的星海中忽然掀起一团淡紫色的波纹,波纹如潮水般向两侧翻涌,却是撕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从裂缝中赫然钻出了一条肥大的触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