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091章 进化的选择

除此之外,更有无数奇形怪状的碳基智慧生命,甚至李耀很难分辨究竟是碳基,硅基还是其他形态的生命,都倒在了不同的测试关卡中。

给李耀留下极深印象的,是一种大脑畸形膨胀的智慧生命。

他们的本体仿佛只剩下一颗硕大无朋的大脑,远远比盘古族的大脑更加强悍,却是存储在类似飞碟的法宝中,依靠隔空御物神通和灵磁力场,吸附各种各样的机械臂和外挂法宝单元,搭载到飞碟之上,将自己组合成各种各样的形态,堪称生物和机械最完美的结合体。

只不过,这样完美的造物,亦倒在了黑色星门的前面,化作一尊尊灰白色的雕像。

望月者说过,曾经有一个极其智慧的种族,其进化程度在一百个上古文明中名列前茅,完美解决了原祖抛出的每一个问题,毫无瑕疵地通过了终极测试,最终还是被原祖毫不留情地抹杀。

这个智慧种族在灭亡之前发出哀嚎,说原祖根本没留下什么宝贵的传承,这里只是一个残酷的死亡陷阱,还告诫后来者不要再自投罗网。

想来,这个大脑畸形膨胀,血肉之躯完全退化,却是用钢筋铁骨取而代之的种族,就是望月者所说的“完美通关者”了。

而这些画面,这些信息出现在李耀脑海中的意思也昭然若揭,这是一种告诫,也是一种警示,更是一种威胁。

原祖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测试者,它的秘宝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东西,失败的代价无比惨烈,所以,测试者最好在极度冷静的状态下想想清楚,是否应该调转方向,打道回府。

这是放弃测试的最后机会。

可惜李耀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越过无数文明湮灭的绘卷,跨越无数比他更聪明,更强大,更勇敢,更善良或者更冷酷的文明尸骸,李耀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刺黑暗深渊的中央。

巨神兵支离破碎,芥子战斗服和晶铠都化为齑粉,血肉之躯都分崩离析,消失不见,甚至连血色心魔和吕轻尘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卷走,令李耀再也联系不到他们——想来,执行“终极测试”的某种程序将他们当成了独立的个体,为李耀、血色心魔和吕轻尘同时准备了三场测试。

他们必须单枪匹马,独自完成考验。

李耀愈发心急火燎,战意也愈发坚决——无论血色心魔、吕轻尘、灭众道、龙莲子还是别的什么人,都不可能比他更快,他一定是第一个通关的人!

终于——

星辰消散,黑暗粉碎,他的视界之内出现依稀的微光,虽然光芒有些模糊和扭曲,但已经能勉强分辨出层层叠叠的景物。

眼前一切,却是令李耀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穿越黑色星门,迈过无数文明的尸骸,回到太古的时空,他仿佛跌入了一片滚烫的原始海洋中。

天空中布满了浓烈的乌云和暴躁的雷霆,闪电如金色利刃般劈向大海,把海洋搅动得波涛起伏,海底的板块活动极其剧烈,撕裂的缝隙中不时喷涌出了橘红色的岩浆以及黑黢黢的烟柱,就像是奇形怪状的远古生物般张牙舞爪。

这时候的海洋,寂静和喧闹并存。

寂静是因为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生命才刚刚诞生,尚未掌握吞噬和交流的能力。

喧闹则是因为海底火山爆发,洋流和浪潮的不断冲撞,天空中永无休止的雷霆怒吼,以及大陆的崛起和沉沦,这一切都唤醒了大海最初的生机,呈现出生命大爆炸的亿万种可能。

李耀置身于远古海洋中,却发现自己失去了身体,变成了一枚古菌。

不,用“一枚古菌”来形容是不太恰当的,事实上,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大片相同性质的古菌的集合体,一片直径数百米的菌毯,依附在海底火山的旁边,依靠岩浆的热量为生。

但另一方面,他的意识又不仅仅凝聚在菌毯之上,而是能扩张到数千里外的海底,甚至遨游于电闪雷鸣,变幻莫测的天空,就像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静静看着这个世界最初的生灵,是如何进化。

“不是吧,又来这套?”

李耀很想瞠目结舌,但这会儿他非但没有眼睛和舌头,就连可供挥舞的鞭毛都没有进化出来,只能愣愣地想着,“这就是终极测试吗,像是某种用意识来进行的‘游戏’,那究竟怎样才算过关呢,现在自己只是一坨缓缓蠕动的菌毯,连半个可供交流的对象都没有,原祖在哪里,规则又是什么啊!”

这个念头,刚刚在意识中闪过,就有一道道晶莹剔透的淡金色信息流,从他的视界中,如瀑布般滑落,为他提供了无数数据和选项。

李耀瞬间明白。

这就是终极测试的“第一题”,测试者要操纵这些原始菌毯,重演进化之路,进化成可以和原祖交流的碳基智慧生命,才谈得上得到原祖的传承。

原始菌毯中的每一枚古菌,都在不断生长,分裂和死亡,就在无数次分裂和死亡的过程中,会出现几率极小的变异,测试者必须选择那些“正确”的变异方向,而淘汰“失败”的变异体,才能令整个族群变得更加强大,最终点燃智慧之火。

当然,究竟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不同的测试者,肯定有不同的理解。

而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在最初的生命诞生时,每一个微小的变异方向,都将决定最终诞生的智慧生命究竟是何等稀奇古怪或者睿智和强悍的模样。

李耀来不及多想,亿万种变异的方向就在他的视界之内爆开。

终极测试用短短一瞬来浓缩亿万年的进化长河,所以,每一秒钟都有无数种变异方向等待李耀的选择。

有些变异方向能够令古菌的寿命变得更长,代价是分裂速度更加缓慢。

还有些变异方向恰恰相反,将古菌的寿命缩短了一半,但分裂的速度却加快了50%。

有些变异方向能令古菌变成球形,螺旋形,杆状,盘状和不规则状态,还有些变异则能令古菌进化出李耀最喜欢的鞭毛,提升行动力和吞噬食物的能力。

有些变异方向能改变古菌的细胞外膜结构,令古菌更加适合海底火山附近的环境,但也有另外一些改变,能提升鞭毛的强韧程度,和菌毯的整体强度,令菌毯能远离海底火山,向更辽阔的海底进军。

每一秒钟,都有上百个淡金色的选项从李耀的视界前面飘过,很多时候,他甚至来不及深思熟虑,只能凭直觉来筛选和取舍。

李耀本能反应地筛选掉了那些延长古菌寿命的变异方向,却保留了“更多分裂次数”的能力。

唯有更多的分裂次数,才能带来更多的进化可能,现在根本不是谈什么寿命和稳定的时候。

随后,他又排除了改变细胞外膜结构,能吸收更多岩浆热能的变异方向。

李耀非常清楚,生命是有惰性的,如果古菌进化出了非常适合海底火山环境的结构,他们就会永远滞留在这里,永远保持着简单而低级的结构,不可能向更辽阔的大海进军,从而进化出更多,更复杂,更先进的结构了。

生于安乐,死于忧患,任何生命都是如此,过于适应环境的形态,是杀人不见血的温柔乡,只有永远前进,永远和环境抗衡,和天地战斗,朝着残酷的未知进军,才是生命的真义!

这时候,一个新的变异方向,从李耀眼前一闪而逝。

李耀的意识几乎收缩成了针尖,闪电般抓住了这个选项。

就是它!

经过漫长的竞争和演化,他的菌群中,终于有一枚古菌,变异出了用“脱氧核糖核酸”来搭载遗传信息的能力!

在那之前,所有古菌都是用“核糖核酸”来存储和传递遗传信息的。

李耀非常清楚,“核糖核酸”虽然也是一种非常适合用来搭载信息的长链状分子,但从存储的信息量以及稳定性来说,却远远不如“脱氧核糖核酸”!

只有进化出“脱氧核糖核酸”,才能令遗传信息的容量,呈指数爆炸,完成了从“太古生命”到“上古生命”的飞跃!

轰!

就在他选择用“脱氧核糖核酸”来取代“核糖核酸”的绝大部分功能之后,整片原始海洋都被金色的光球吞噬,像是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紧接着,周遭的环境变得完全不同,海底火山的爆发渐渐平息,地壳和天气剧变变得相对稳定,而越来越多的上古海洋生命也进化出来,各种类似三叶虫,鹦鹉螺和甲胄鱼的多细胞高级生命,在海葵,海草和五彩缤纷的水母之间,尽情遨游着。

李耀再次面临生死攸关的选择。

金色的信息流告诉他,根据他现在掌握的变异基因,他可以自行选择进化成三叶虫,鹦鹉螺还是甲胄鱼等等上古海洋中的顶级掠食者,当然也可以选择成为次一级的被猎食者,由此得到别的进化方向补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