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3083章 传承还是陷阱?

“竟然有这样的事!”

李耀实在难以理解,摆出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那岂不是说,能否登上通天塔最顶层,完全是随机的,是凭运气,或者是凭……原祖——黑墙制造者的高兴?

“比方说某个文明长得比较眉清目秀,朝气蓬勃的样子,这个文明就能通过‘贵宾通道’,直抵通天塔的顶层,而某个文明长得獐头鼠目,形容猥琐,就会活活困死在上百重关卡之中?这,这,虽然我相信人类文明绝对是上百个文明里最眉清目秀的一个,而我本身的形象和风采也绝对够资格走‘贵宾通道’,但这也太没道理了吧!”

“你说的没错,但无论走不走‘贵宾通道’,到头来都是一样,即便那些貌似幸运的文明,能有惊无险直抵通天塔最顶层,面对最后的问题时,还是无一幸免。”

望月者道,“根据我们盘古文明的专家研究,通天塔中容纳了至少数百重不同的关卡,也就是有数百个类似‘雷霆谷’、‘超重海’和‘大雪山’的碎片世界,而这些碎片世界的出现频率乃至顺序,都是不断变化,完全随机的,很可能这次进入通天塔的顺序是雷霆谷——超重海——大雪山,下一次的顺序就完全反过来,或者完全找不到这几个关卡的痕迹,换成了另外一些更加危险的碎片世界。

“我们的强者也尝试过用武力攻击通天塔的外墙,但再强悍的神通都无法损耗它的一丝一毫,那就好像通天塔的外墙包裹着极其先进的吸能材料,能将攻击它的一切毁灭能量统统吸收,又好像组成它外墙材料的分子缝隙之间,有一条条直通四维空间的缝隙,将我们发射的所有能量,都吸入四维空间,无论怎么攻击,通天塔始终岿然不动。

“还有一些专家学者,尝试顺着通天塔的外墙,一路直抵通天塔顶的微缩星海,但是在抵达一定的高度之后,他们就会受到磁场紊乱和异常精神波纹的侵袭,非但法宝统统报废,大脑和神魂都受到严重影响,纷纷从天空跌落——据幸存者的说法,他们越是接近通天塔顶,通天塔仿佛就越变越高,而那片微缩星海也显得越来越浩瀚和深邃,永远都是触手可及,但永远都别想抵达,那种感觉,就好像取一根一米长的线段,每天截取二分之一,永远都截取不完一样。

“然后,他们的神魂深处就会浮现出一个原始、蛮荒和无比威严的声音,告诫他们停止前进,只有老老实实从通天塔内部攀越,才是唯一的道路,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将被判定为‘测试失败’,给整个文明带来灾祸。

“没办法,面对如此大气磅礴又不可思议的力量,我们的专家和冒险者只能老老实实,从内部破解。

“上千年时间,我们总算破解了数百个碎片世界中的将近一百个,也在这些碎片世界里,发现了不少上古文明测试者的尸骸,包括他们费尽心思留下的笔记和遗书——几乎所有文明都拥有类似‘玉简’的信息存储法宝,我们勉强从这些支离破碎,斑斑驳驳的信息中,窥探到几分‘终极测试’的诡异和不讲道理。

“所谓‘终极测试’,并非测试智慧,勇气,战斗力或者推演能力之类的硬指标,似乎也和传统意义上的‘善良’和‘邪恶’无关,一百个上古文明中,既有满怀善意,崇尚和平以及沟通,为了文明延续,自愿销毁自身所有武器的‘圣人’,也有在最极端的环境中生长起来,崇尚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冷酷到极点的‘修罗’,既有在内战中打得头破血流,所有道德和秩序都土崩瓦解,主体文明崩溃之后,只剩下一些胆怯、猥琐、卑鄙的冒险者,也有高度团结,无比热血,每一个个体都甘愿为文明牺牲的高尚者,善良的,邪恶的,胆怯的,勇敢的,卑鄙的,高尚的,集体主义的,极端自我的,蜂群形态,原教旨的‘大碳基主义者’,崇尚摆脱血肉之躯,神魂植入金属匣子的‘机械飞升者’……方方面面,各种道路,各种选择都有,但是面对‘终极测试’,他们统统败下阵来,都没能得到原祖的青睐。

“甚至,有一个智慧高深莫测的文明,其发达程度在一百个上古文明里排名第一,远远超出盘古文明和人类文明,据说解开了原祖留下的所有谜题,做对了每一个错综复杂的选择,表现得完美无缺,无可挑剔,但就在他们完美解决最后一道难题之后,还是被判定为‘测试失败’,遭到了原祖的无情抹杀。

“所以,不少文明的测试者,留下的最后遗言,都充满了愤懑和抱怨,他们发出不甘的嘶吼,质疑‘终极测试’的合理性和真实性,他们怀疑这根本不是什么获取传承的测试,仅仅是一个残酷的玩笑,一个致命的陷阱,一个吸引无数文明飞蛾扑火的‘黑洞’而已。

“那个智慧高深莫测的上古文明,在濒临毁灭之前留下了非常详尽的遗言,得出了一个恐怖的结论,他们认为,所谓的‘太古传承’根本不存在,或者说,原祖是存在的,但它根本不是什么善意文明,根本不是要把自己的传承送给后来人,恰恰相反,这是一个陷阱,原祖是一个恶意文明,设置这个陷阱的目的,就是为了守株待兔,吸引后世的新生文明,将自己全新的、千变万化的无限可能性,主动输送到原祖的体内,成为原祖最新鲜的‘养分’。

“明白这个意思了吗?原祖就像是一条陷入沉睡的恶龙,或许在很久以前,因为某种原因身受重伤,不得不藏匿在盘古宇宙的深处,进行蛰伏和修复,但为了修复受损的机能,它需要大量新鲜的血肉和养分——而我们这些前赴后继、源源不断、自投罗网的文明,就像是一只只懵懂无知的小兔和小羊,自己跳进了原祖的口中。

“‘警惕啊,朋友们,根本没有什么太古秘宝,我们自己,就是最大的秘宝’——这是那个拥有超卓智慧的文明,留给后世所有文明的最后一句话。

“从这个智慧超卓的文明开始,无数文明都用自身经历告诫后世的文明,不要继续前进,不要进行终极测试,不要成为原祖变态心理和邪恶目的的又一个祭品。

“只不过,可想而知,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没有任何一个文明会止步不前甚至走回头路的。

“他们总是自信满满,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一定能掌握前人都没有发现的关键,得到原祖的青睐和传承。

“然后,他们就和前人一样,失败,惨叫,发出最后的呜咽,用自己的尸骸,凝练成一块块可悲的墓碑。

“包括我们,就算明知道原祖并非‘和蔼慈祥’的祖先,极有可能是一个冷酷无情,和洪潮一样可怕的邪恶存在,难道我们还有别的选择,还能拍拍屁股回家吗?

“不可能的,我们的家园已经不复存在了——至少对我们盘古文明而言是这样的,而一旦我们盘古文明的最后幸存者决定孤注一掷,你们这些人类文明的探索者,除了‘偏向虎山行’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李耀沉默了很久。

吕轻尘和血色心魔同样沉默着,释放出一道又一道思考的波纹。

“没错,我们没得选择。”

李耀咬牙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无论原祖——黑墙制造者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我们都必须得到它的传承,无论是它主动赠予我们,还是我们亲自出手抢夺,都没得选择!

“更何况——

“既然连智慧最高深和战斗力最强大的文明都失败了,或许‘终极测试’的标准真的不是智慧、勇气、战斗力之类肤浅的东西,而是一个文明的个体,外表是否足够英俊!

“果真如此,我的机会岂不是趋向于无穷大?”

“……我欣赏你的勇气,或许,在面对浩瀚宇宙的诡谲莫测和无穷奥秘时,只有你这种无时无刻不充满着无穷勇气的存在,才能无惧精神崩溃的风险,每一秒钟都充满了信心。”

望月者摆弄着自己长长的尾巴,道,“虽然我觉得你们人类的下肢结构非常畸形,而你的容貌从美学角度来说也没有半点评论的价值,但是,谁知道呢?从基因层面来说,你们的确是最接近原祖的存在,甚至是100%的原祖基因复制体,所以,原祖等待了亿万年的传承者,或许真是你们呢?”

“那就行了!”

李耀精神一振,攥紧双拳,大声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望月者侧耳倾听冰谷上方的雷霆巨响,道:“上面的动静好像渐渐微弱下去了。”

李耀亦将耳朵贴住冰壁,感知着大雪山深处的震荡,点头道:“是的,大雪山深处的能量几乎都喷发出去,寒热两股能量中和、湮灭,大雪崩和岩浆爆发的威力,已经度过极值,正在慢慢衰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