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2746章 您不回避一下吗?

唐卡被女孩儿的回眸一笑深深感染,说不出话来,傻愣愣被女孩儿拉到了女装区。

不过这次,他在楚之云脱下灰色防疫服之前就转过身去。

他也不知道为何要这么做——在圣盟,看到异性的身体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那就像一具机械绝不会因为看到另一具机械的内部构造而感到羞耻,他们根本没有“羞耻”这个概念。

但他就是觉得,自己不能……亵渎班长。

李耀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咦,你为什么要转身呢?”

唐卡道:“我,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啊,我能干什么,我是好人,是一个正直、善良而且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这点你可以绝对放心,全宇宙都知道!”

李耀说,“我只是对你的心理状态感到非常好奇,想深入研究一下你而已!”

“喂——”

楚之云脆生生的叫声,打断了唐卡脑中的自言自语。

回头看时,女孩儿今天穿的不是那件洒满金粉的红色连衣裙,却是一件白底翠绿大裙摆的连衣裙,上面还印着非常鲜艳的向日葵图案,一副夏日清新的气息。

唐卡看得呆了。

不是因为班长的打扮,而是因为班长脸上洋溢的笑容,和笑容背后遮掩不住的青春和活力。

“我不想通过至善上师的转述,而是要直接聆听众神的声音——谁规定只有至善上师才有诠释众神旨意的能力,我们就不能直接听到众神的声音,看到众神的样子,知道众神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楚之云的双眼熠熠生辉,自信满满道,“如果在圣盟找不到我想要的答案,那我就去帝国寻找——我相信在那个罪恶滋生的地上魔国,一定有更多和圣盟截然不同的说法,从另一个方向勾勒出众神的面貌,到时候,将正反两面的说法拼凑起来,我一定能更加接近真相,这就是我为何必须成为‘潜伏者’的原因,唐卡,我的笑容还算标准吗,好不好看?”

“好,好看吧?”

唐卡有些慌乱,眼神就像是无头苍蝇,不知道该往哪儿飞,结结巴巴道,“班长,这件衣服好像还是小了。”

“是吗?”

楚之云用力拉扯着裙摆,“这件衣服是用特殊织物缝纫而成,弹性极强,能够自动贴合身体的每一条曲线,又不怎么妨碍活动,我感觉倒是还好。”

“但是——”

唐卡深吸一口气,提醒道,“你好像忘记在里面穿上内衣了。”

“对哦!”

班长又将双臂尽量扭到身后,略显笨拙地拽着拉链。

唐卡再次扭头,只觉得空气稀薄,头晕目眩。

“搞定,现在轮到你了,过来。”

不一会儿,班长长舒一口气,对唐卡道。

“哎?”

唐卡再次愣住,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我也要换?”

“废话,要不然我带你来干什么呢,仅仅要你把风吗?”

楚之云拿过一套男装,在手里捏成皱巴巴一颗球,看着唐卡,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唐卡同学,是你自己来,还是本班长亲自动手?”

“我,我自己来!”

在班长的胁迫下,唐卡只能无可奈何地换上了这套帝国魔人的服装。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套服装的定位,大概是介乎于运动服和演出服之间的东西,上衣是花花绿绿的破布拼凑到一起,胸口还画着一个巨大的骷髅头,裤子上也破破烂烂尽是洞,还镶嵌着许多明晃晃的铆钉,一看就魔气缭绕,绝非善类。

帝国魔人的审美,还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啊!

“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呢?”

唐卡换上这件走一步就会叮当乱响的衣服,怎么走怎么别扭,他一边扭动身子,一边问班长。

楚之云微微一笑,超级市场的深处,荡漾出了悠扬而轻快的音乐。

圣盟是没有音乐的——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跟随着至善上师的节奏吟唱,表达自己对众神的赞美和膜拜,这样的形式当然除外。

唐卡自幼就被导师们教诲——音乐是宇宙间最邪恶和混乱的东西之一,更是域外天魔侵入人脑的最佳媒介,当人们沉溺于音乐中,被音乐的旋律彻底俘虏时,域外天魔就会悄无声息在人脑内安营扎寨。

导师还给唐卡等孩子们看了不少从真人类帝国流传回来的视频——都是帝国人在一些名叫“夜总会”的地方,被音乐俘虏,被天魔侵蚀,浑浑噩噩,不可自拔的画面。

在那些视频里,狂暴的音乐就像是恶魔的咆哮,绚烂的灯光就像是九幽黄泉的火焰,每个人都青筋毕露,面目狰狞,大汗淋漓,鬼吼鬼叫,手脚如抽筋一样乱舞,直到筋疲力尽,在角落里一头栽倒。

而这样罪恶的场合,打架斗殴,吸食毒品以及尽情释放兽性,当众进行基因插入的勾当,都屡见不鲜——原因很简单,因为音乐极大助长了人脑内天魔的滋生,彻底破坏了这些人的大脑。

正因为见多了这样的场面,唐卡对音乐始终没什么好印象,甚至感到深深恐惧。

不过,既然他的脑子里已经驻扎了一头嬉皮笑脸的天魔“耀老”,似乎也不用害怕更多的音乐了吧?

更何况,这段轻快而明朗的音乐,和过去导师给他们播放的视频不同,让人一听就心情愉悦,仿佛有一扇金黄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一条闪闪发亮的道路在远方越伸越长。

唐卡忍不住朝音乐传来的方向走去,发现楚之云正站在一片宁静祥和又生机勃勃的幻象前面。

三维立体光幕中,是一颗蔚蓝色如水滴般晶莹剔透的星球,画面不断放大,出现了连绵起伏又郁郁葱葱的山峦,以及大片金黄色麦浪翻滚的田野,还有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鳞次栉比的全新城镇,以及无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人们。

光幕下方,不断滚动着一行行小字:

“勇敢踏出第一步,从今天起改变人生!”

“选择‘厚土开发集团’,就是选择最美好的明天!”

“强大的帝国远征军,将为您的家人和投资保驾护航,您将成为新世界的新主人!”

这是一段吸引后方投资者和拓殖者的广告宣传片,在厚土界,以及几十个帝国所谓的“新光复世界”比比皆是。

过去五到十年,虽然帝国和圣盟的战争远远没有结束,然而在错误的宣传之下,真有无数帝国公民以为圣盟已经被彻底打垮,他们可以到新光复世界大发其财,成为第一代淘金者,“展开全新的人生”。

因此,无数拓殖者、冒险者甚至走投无路的流亡者,都托儿带口,带着一辈子的微薄积蓄,挤在臭气熏天,阴暗拥挤的移民船里,来到这里。

现在,绝大部分倒霉蛋们都陷落在前线诸多世界,因为补给线被圣盟切断,陷入孤立无援,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

而首当其冲的厚土界,所有平民只怕不是被战火杀死,就是在集中营里瑟瑟发抖,亦或者被送到“圣殿”里去接受净化了吧?

即便如此,如此美好的宣传广告,依旧拥有致命的吸引力,甚至将两名懵懵懂懂的圣盟人,都深深吸引。

宣传广告的最后,再次出现了碧海蓝天,潮起潮落和金黄色的沙滩。

但这次的画面中,却多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和一个健美丰腴的女人,深深拥吻在一起。

下方打出新的广告词:“送给至爱最好的礼物,一个新世界。”

“这里有很多类似的视频,其中很多视频都是有剧情的,叫做连续剧和炫光幻影什么的。”

楚之云淡淡道,“虽然都是胡编乱造出来的东西,但却蕴含着大量帝国魔人的日常生活和举止做派等等信息,我们可以通过这些视频,来学习如何惟妙惟肖模拟一个帝国魔人,你觉得呢?”

“嗯……”

唐卡目不转睛看着宣传广告中的俊男美女拥吻,忽略了为什么自己也要学习当一个“帝国魔人”的问题。

“他们两个正在‘接吻’——是这么称呼这个动作吧?就是把舌头伸到彼此的嘴里舔来舔去。”

楚之云若有所思,“这似乎是真人类帝国一个很常见的礼节,究竟有什么深意呢,难道说,他们可以通过彼此的唾液,分析对方的基因,是否适合基因插入和融合,制造出更强壮和聪明的下一代?”

“可,可能吧。”

唐卡喃喃道。

“不用‘可能’,试一试就知道了。”

楚之云看着唐卡。

“哎?”

唐卡再次吓了一大跳。

“过来。”

楚之云面无表情,朝唐卡勾了勾手指。

“我,我,不,不要,你,等等,等等!”

唐卡捂着胸口,深吸一口气,只觉得班长连衣裙上那几朵向日葵就像是太阳般放出刺眼的光芒,刺得他大脑一片空白。

然而在一片混乱的空白中,他忽然想到一件事。

“耀老。”

唐卡聚精会神地想,“您……不回避一下吗?”

“啥意思?”

李耀的声音传来,还有点儿委屈,“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啊,你想干什么尽管干好了,我又不会妨碍你,就蹲在旁边静静看着还不行吗——我是正人君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