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2739章 帮班长驱魔

“当然不知道。”

唐卡说,“至善上师平时要花很多时间冥想,聆听沉睡中众神的声音,偶尔才会出现,将众神的旨意传达给我们,我这样普普通通的‘圣光之子’,怎么可能知道至善上师在哪里呢?

“我平时都和导师待在一起,嗯,等到终极测试结束的时候,或许还能见到院长吧,对了,我们的考场附近好像还驻扎着一支货真价实的‘净化部队’,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以‘净化者’的身份,见到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了!”

“院长和指挥官啊……”

李耀想了想,“好吧,唐卡,你有办法接近他们,让我仔细扫描一下他们吗?”

“为什么?”

唐卡说,“我不要,我还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天魔呢!”

“当然不是了,难道我们沟通了这么久,你还不能感受到我友善的波纹,和真诚的神魂吗?”

李耀道,“如果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圣盟的事情,并帮助我接近你的院长之类的大人物,我可以传授你许多非常厉害的炼器术,或者战斗技巧也可以,相信我,少年,难道你不渴望力量吗?”

“这样是不对的,我不需要。”

唐卡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我们每个人的天赋,都是众神的恩赐,能掌握多少神通,也是众神的旨意,应该属于我的技能,终有一日会自己觉醒,我不需要不明来历的力量——它会让我误入歧途的。”

“这……”

李耀急了,“好好好,就算你不需要更强大的力量,那你有什么别的愿望吗,无论什么愿望或者要求,我一定尽量帮你实现。”

“没有。”

唐卡摇头道,“众神已经决定了我的命运,我只要顺从神灵的安排就好,无需强求任何东西。”

“不是吧,像你这样十三四岁血气方刚躁动不安的年轻人,真的一点儿所欲所求都没有?”

李耀再次诱惑,“我不需要你背叛自己的信仰,只希望你能看清楚它,然后帮我一丁点小忙,好好想想,你真的没遇上一星半点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没有哪怕一个小愿望?”

这番话,令唐卡的神魂再次颤动起来。

脑海泛起波澜,浮现出一副栩栩如生的画面。

楚之云身穿娇艳欲滴的红色连衣裙,被人死死绑在行刑台上,荆棘炼制而成的绳索深深嵌入她丰腴而娇嫩的身体,令凸出来的白色更加触目惊心。

“啪!啪!啪!”

蘸了毒液的皮鞭狠狠抽打着,女孩儿发出了痛苦不堪地呜咽,徒劳地扭动着身体。

“不是吧?”

李耀难以置信道,“这娘们儿是谁,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内心最深处的愿望,竟然是将她结结实实捆绑起来,狠狠抽她一顿?年纪轻轻,太……重口味了吧!”

“什么啊!”

唐卡又羞又怒。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窥探你的思绪,只是你对这位……小姐姐的情绪实在太强烈了,你的情感波动就像是一口闪闪发亮的漩涡,我想视而不见都不行啊!”

李耀道歉,接着问道,“她是谁,你的仇家?”

“才不是,她是我的班长,我才没有要鞭打她,我是怕别人会伤害她,我,我想要保护她!”

唐卡犹豫了半天,防线一寸寸崩溃,最后,有些自暴自弃道,“你真的不是域外天魔?如果不是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做一个交易。”

“当然不是,我甚至还是‘域外天魔克星’呢!”

李耀笑眯眯道,“说吧,什么交易?”

“真的,你能对付域外天魔?”

唐卡眼前一亮,自欺欺人道,“也许,在不违背众神的旨意的前提下,我可以帮你一些小忙的,但你也必须帮我……看看我的班长,就是刚刚在我脑海中出现的,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子。”

“哦?”

李耀道,“她有什么问题,是了,圣盟人和连衣裙?感觉是怪怪的!”

“是这样的,我怀疑班长遭到了入侵,被天魔附体了。”

唐卡认真道,“她最近经常会说一些很奇怪的话,今天还拉着我去僻静无人处做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她甚至说——至善上师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所以至善上师也会犯错,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是吗?”

李耀愣了一下,道,“你们班长真是这么说的?很有性格啊!”

“当然是真的。”

唐卡道,“我想,她一定是被天魔附体而不自知,才会变成这样,我很担心她会越陷越深,最终酿成不可挽回的惨剧,所以,无论您是不是域外天魔,您一定有办法看穿藏匿在班长体内的天魔,并且将它驱逐出来,彻底消灭的吧?”

“呃……”

李耀想了想,道,“先不说你们班长究竟有没有被天魔附体的事情,但这种‘驱魔’之类的勾当,不正好是你们圣盟人的强项吗?既然你认为班长被天魔入侵,为什么不向你的导师还有院长他们报告呢,他们一定会帮班长好好驱魔的吧?”

“这个,他们当然会了。”

唐卡低下头,道,“如果导师和院长知道班长的情况,一定会用圣光帮她反复驱魔的,但这样一来,班长或许就会失掉过去的记忆,会不记得我是谁,变成那些最基层的工人和士兵一样,没有了思想的能力。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总之,我既不希望班长越陷越深,彻底堕落成魔女,但也不希望她被切除记忆和逻辑思维能力,变得连我都不认识。

“我,我今天一整天都很混乱,很担心,很害怕,我想要帮助班长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想要报告导师和院长,又担心他们会小题大做。

“所以,您可以帮我悄悄地治好班长,驱除她体内的天魔吗?让她恢复正常,不要再胡思乱想,和我一起成为‘净化者’——她可以永远指挥我。”

“正常情况下,像我这样纵横星海、叱咤宇宙的绝世强者,是绝不可能掺和到两个十三四岁情窦初开少男少女的爱恨纠葛当中的——这也太龌龊了!”

李耀道,“不过,勇敢的少年‘唐卡’啊,算你运气好,遇到了‘耀老’我,成交!”

厕所外面,传来了巡逻士兵沉重的皮靴声。

“回去睡觉吧,待会儿再说。”

李耀道,“别忘了冲水!”

唐卡蹑手蹑脚回到营帐里,同学们一个个睡得正香,角落里回荡着若有若无的鼾声。

然而,就在他正准备溜到自己的床上时,鬼使神差地朝班长床上望了一眼,却发现班长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唐卡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楚之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伸出手指,朝他勾了勾,示意他过来。

唐卡乖乖走到了班长的床前,小声道:“怎、怎么了,我刚上、上厕所去了。”

“你太紧张了。”

楚之云看着唐卡的眼睛,脸上飞快闪过一抹狐疑,没多问什么,只是道,“接下去还有六天,你一定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把所有情绪都像是冰块一样冻结起来,否则,你不可能通过测试,成为‘净化者’的,明白了吗?”

唐卡点头。

“一旦你在终极测试中失败,就极有可能被送到圣殿去,抹杀所有的记忆、逻辑思维能力和产生情绪的能力。”

楚之云继续冷冷道,“除了‘净化者’和‘潜伏者’等极少数职业之外,绝没有人应该拥有这么危险的能力,懂了吗?”

唐卡又点头,他在班长面前,似乎除了点头,就只是点头。

“很好,去睡吧。”

楚之云重新躺下,钻回了被窝,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依旧冷冷盯着唐卡,“还傻站着干什么,想惹来巡夜导师的注意?”

唐卡昏头昏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爬上床的。

他把脑袋整个儿埋到被窝里,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她就是你的班长啊?”

李耀的声音再度浮现,“你喜欢她?”

唐卡的瞳孔像是火苗般跳了一下,拼命摇头:“你们所谓的‘爱情’是域外天魔创造的最邪恶,最阴险,最卑劣的东西,我才不会被这种虚无缥缈又毫无意义的东西纠缠呢!她是我的班长,我服从她,正如我服从至善上师和众神的旨意一样。”

“是吗?”

李耀道,“所以说,‘爱情’这种东西在圣盟是绝对禁止的喽?那我很好奇,你们怎么生孩子呢?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造人工厂’,但人工孕育和繁殖是非常消耗资源而且成功率并不高的事情,绝大多数圣盟人应该还是怀胎十月,自然分娩出来的吧?理论上说,想要怀孕的话,就必须先要,呃,我不想毒害青少年,但你应该懂的吧,就是好像一条小狗趴在另一条小狗背上,好像触电一样抖啊抖的行为?”

唐卡道:“你是说‘基因传递’?”

“……大概吧。”

李耀道,“就称之为’基因传递‘好了,如果你们禁制爱情的话,要怎么确定……’基因传递‘的对象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