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2438章 我们先走!

事实上,这种事已经发生了。

不少乱军在烧杀抢掠一阵之后,纷纷汇聚成毁灭性极强的钢铁洪流,朝灵峰隧道的方向冲去。

或许是那些大贵族都聚集在灵峰隧道,他们想拿大贵族的脑袋充当自己在革新派这边的进身之阶。

又或许,他们只是单纯不想让大贵族逃跑,要拖着大家一起倒霉而已。

城市的秩序荡然无存,李耀一行人在鲜血,惨叫,火焰和爆炸中艰难前行,一路上遭遇无数杀到兴起的乱兵,都是双目充血,五官扭曲,面目狰狞到口吐白沫,随意杀戮和破坏所见的一切。

这些人,已经变成和野兽没任何区别。

不,即便最凶残的野兽,也没有萦绕于他们周身的邪恶。

“这些人神魂深处亿万魔头的‘生态平衡’已经被彻底打破。”

龙扬君道,“换种说法,这些人已经入魔了,而他们彻底失控的神魂源源不断向外释放狂暴的脑电波,又极有可能引发震荡和共鸣,导致越来越多人脑中的魔头失控——这是一场突如其来又非常典型的‘天魔降临’。

“现在你总该相信,我并没有骗你吧,李耀,哪有那么多从域外袭来的‘天魔’?绝大多数魔头,原本就蕴藏在人脑中,人心里。”

“人类,我们的父亲,真是难以理解啊。”

李小明和李文文眼里映照着诸多杀戮和狰狞,亦发出困惑的叹息,“如果要最大程度保存整体的话,不应该一部分人付出牺牲,才能让另一部分人井然有序地撤离吗?

“像眼前这样,敌人还未袭来,城里就先内乱起来,每个人都和身边所有人发生战争,最终,又有多少人能逃出去呢?

“就好像我们掌控的所有进程,都是为了整体的目标而存在,只要有利于完成任务,任何进程都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绝不会有半点抗拒,更不会自行其是的。”

“或许,人类就是这样,生命就是这样。”

李耀无话可说,想了半天,也只能道,“要接受每个人都有独立的自我意识,才能诞生灿烂辉煌、千变万化的文明,就必须接受自私自利和无法沟通的存在,这就是人类文明不可分割的光暗两面。

“如果所有人都变成类似机械或者进程之类的东西,遇到这种情况,就可以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甚至连半句怨言都没有……那样的场面细想起来,或许更加恐怖呢!”

“爸爸说的也有道理。”

两个小家伙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保持个体的千变万化,以成百上千种不同的思维方式来看待和改造物质世界,或许更有利于整个文明在残酷宇宙中的生存,而保持个体独立性必然会导致眼前的局面发生,这是无法不付出的代价,我们……我们还要认真思考,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这些都是后话,现在他们必须争分夺秒赶到灵峰隧道。

一路上连续解决了好几股穷凶极恶的乱兵,众人的晶铠上都沾染了斑斑血迹甚至新鲜的人体组织,冲天而起的杀气成为最好的警告标志,再没多少乱兵敢欺负他们这队人少,彼此都敬而远之,冲向灵峰隧道的入口。

在路过城里最大的一座医院时,李耀稍稍停住脚步。

这座医院的里里外外都住满,不,是“堆满”了遍体鳞伤、胡乱缠绕着绷带的伤兵。

绝大部分伤兵都得不到基本的治疗,别说充满营养药剂的医疗舱寥寥无几,就算绷带都有好几天没更换,脏兮兮地浸满了鲜血。

若非伤兵都是身强力壮的高阶武者和低阶修仙者,生命力旺盛至极,只怕早就一命呜呼。

即便再怎么体壮如牛者,这会儿也是奄奄一息,看样子都支撑不了多久。

他们都是前些日子,为了掩护贵族们逃跑,才在城市外围防线上身受重伤。

一旦失去利用价值,立刻被贵族们弃之如履,好似腐臭的咸鱼般堆在这里。

即便李耀是修真者,也不由对这些既可怜又可悲的修仙者,抱以深深的同情。

唯一有些安慰的是,李耀知道革新派的大军很快就将攻进市区,解救这些垂死挣扎的伤兵。

李耀倒不是对革新派的道德水准有多么高的期待,只不过这些伤兵都是最好的宣传材料,仅仅为了揭露大贵族有多么忘恩负义和冷酷无情,革新派都会精心治疗这些伤兵,把他们当成心理战的最有力武器——就像那名怒涛门的副堂主张广龙一样。

离开医院没多久,前方的道路就被人山人海彻底堵死,过不去了。

再前方,依托着高耸入云的灵峰山主脉,是一扇气势恢宏的合金大门,大门长宽都有几十米,重达万吨,门后面就进入被整座挖空的山体,乃是灵峰隧道的主体部分。

这是生存之门,希望之门。

但此刻,却变成了死亡和毁灭之门。

大门口堆砌着上百辆熊熊燃烧、不断爆炸的晶石战车,将通往大门的道路彻底封死,又有一队火力极其凶猛的铠师,藏匿于大门两侧的地堡中,无比疯狂地朝片刻之前的同伴倾泻着飞剑、炮弹和炙热的金属粒子流。

这里的地形十分险恶,道路两侧都是高耸的山岭乃至峭壁,即便从市区涌过来再多人,都必须从中间狭窄的道路硬生生挤过去,是以,只需要为数不多的精锐以及足够强悍的火力,就足以收割无数生命,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

乱兵一拥而上,又被瓢泼大雨般的火力打了回来,连续十几次冲刺都徒劳无功,士气顿时低落到极点。

他们原本就是乌合之众,甚至是神魂失控的“魔人”,并没有攻坚死战的意志,与其硬冲灵峰隧道,倒不如回市区继续烧杀抢掠,造个痛快!

岂料就在这时,燃烧战车和固定火力点后面的万吨大门,却在巨大转轴和铰链的控制下,缓缓合拢。

看来,灵峰隧道的逃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里面能动用的星舰已经不多。

一旦大门真的合拢,外面的人再也别想进去了。

如此一来,那些滞留在火力点内,为里面大贵族拖延时间的士兵和基层军官顿时傻眼。

他们刚刚才干掉了成千上万昔日同伴,双手沾满了最新鲜的血腥,即便别人都可以投降革新派,他们又怎么可能被革新派接受?

不,不等见到革新派,他们就会被外面这些疯狂的凶兽活活撕碎的!

意识到这一点,所有堡垒和晶石战车中的士兵和基层军官都发出悲愤莫名的嚎叫,放弃了自己坚守的阵地,纷纷朝尚未合拢的大门缝隙逃去。

“轰!轰轰轰轰!”

甚至有人调转晶磁炮口,对准大门边缘的转轴和铰链开火,妄图破坏大门的闭锁系统。

他们,都在半秒钟之内,从贵族的爪牙,变成了疯狂的乱军。

原本士气低落,正欲撤退的乱军也大受鼓舞,嗷嗷直叫着越过燃烧战车,朝无人防守的大门冲去。

李耀一行人自然冲在最前面,激荡动力符阵,化作五道流光,趁着万吨大门尚未合拢之前的刹那钻了进去。

“唰唰唰唰!”

众人落地时,身边已经多了十七八截残肢断臂——都是试图阻止他们闯入的守卫者。

李耀和龙扬君如杀神下凡,刀光剑影滚滚而去,没有任何守卫者是他们的一合之敌,甚至连晶石战车都被他们轻松斩断和撕碎,在“噼啪”作响的电弧缭绕之后,狠狠爆炸。

在李耀用一只手硬生生凌空锁住一枚呼啸而至的晶石炮弹,并将这枚炮弹扭转方向轰出去炸开之后,再没人敢对这支神秘而强大的小队动手。

李耀小队长驱直入,一路畅通无阻直抵灵峰隧道的出发点,那是大山深处的一座秘密船坞。

大约数万名乱哄哄的贵族和随扈聚集在船坞内,心急如焚地等待着自己的星舰完成燃料注入和跳跃准备,大门失守的情报传来,更是令他们吓得魂飞魄散,急得火烧眉毛,忙不迭催促自己的手下加快速度。

灵峰隧道是单通道设计,一次只能容纳一艘星海通过螺旋滑轨进入超高速度,撕裂四维空间展开跳跃,而两艘星舰相继跳跃的间隔,至少也要两分钟。

这里还有七八艘星舰没走,意味着至少要二十分钟,所有人才能撤离。

但已经侵入山体大门的乱军,会不会再给他们二十分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我先走,我先走!”

“让我先走,什么条件随便你们开,怎样都可以!”

“放屁,谁敢不让老子第一个走,那就统统都不用走啦!”

几十名貌似总裁、掌门或者舰长模样的贵族,全无半点风度,如螃蟹般撑开了臂膀,面红耳赤地争执不下。

忽然,几十把飞剑化作致命的流光,统统凝聚到其中声势最惊人的一名贵族身上,将他的灵能护盾和护体法宝统统轰爆,随后将他的整个上半身连带脑袋彻底撕碎,焚烧和湮灭!

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这名刚才还趾高气昂的贵族,已经只剩下下半截化作焦炭的身子,“啪嗒”一声倒地,四分五裂,化作齑粉!

“不用争了。”

李耀大步走向这些贵族,放出化神老怪的无边气势,淡淡道,“都闪开一边,我们先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