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2090章 一种循环

“一个从天而降的人?”

厉嘉陵狠狠一扭,将第三名囚犯从肘关节到肩胛骨都扭成麻花,“怎么像是在听故事一样?”

“是真的,其实我们两个的生长环境真的差不多,都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无法无天,为了见到明天的太阳,必须竭尽所能、榨干每一滴体能和脑力的人间地狱。”

李耀道,“举目望去,到处都是披着人皮的豺狼虎豹;四下寻找,在废铜烂铁里浪费整整一天都未必能刨出半点吃的,挨饿受冻几天几夜是家常便饭,被人打得大口吐血筋断骨折,更是司空见惯。

“我在这种扭曲的环境中慢慢长大,当我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时,已经变得冷酷无情、铁石心肠,反正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就好,别人?管他娘!

“我固然不喜欢去欺压弱者,但若是那些披着人皮的豺狼在欺凌别的弱者,只要没招惹到我头上,我也懒得理会。

“那时候,那些家伙甚至给我取了一个外号,叫我‘秃鹫’,就是说我阴鸷又狠辣又孤僻的性格。”

“秃鹫李耀?”

厉嘉陵微微一怔道,“听上去像是个修仙者的外号。”

“谁说不是呢?”

李耀笑道,“如果一直这样长大,或许我会变成一名不折不扣的修仙者吧,独来独往、生性冷漠、未必会主动害人但绝对见死不救的那种,就像你现在的理想一样,求个逍遥自在、谁都别来惹我!

“但那个从天而降的老家伙彻底改变了我,他每天都揪着我的耳朵喋喋不休地啰嗦很多大道理,一本正经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正义,什么又是邪恶,还一定要把我拖到法宝坟墓——那是我老家的名字——最阴暗的角落里,让我看到那些孤苦无依的小家伙们是怎么受到欺凌,受到欺凌之后又是怎么嚎啕大哭、瑟瑟发抖、充满绝望的。

“这些小家伙受的欺凌和发出的嚎啕大哭,我也曾一点不差地受过、发出过。

“一开始,我根本听不进那个老家伙的半点道理,只觉得他啰嗦,啰嗦到我脑袋都快炸了。

“不过他的实力比我强,还用十分精妙的法宝维修技术和一些稀奇古怪的小法宝来诱惑我,为了学到他一身本领,我也只能耐着性子,硬着头皮,听这老家伙废话连篇啦!

“你还别说,人性这个东西真是非常奇怪的,哪怕原本已经铁石心肠、冰冷到极点的人,只要找准缝隙,种下去一颗小小的种子,都有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一天,而只要这颗‘不忍心’的种子真的开出一朵小小的花儿,完蛋了,那种不管旁人死活、只求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就彻底一去不复返啦!

“表面上,我依旧对那些无依无靠的孤儿,在法宝坟墓里任人欺凌的悲惨生活熟视无睹。

“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我渐渐开始做梦,梦里都是衣衫褴褛的孤儿们在垃圾山上瑟瑟发抖、抱团取暖,不知不觉就被冻死饿死的场景。

“而我自己,都是他们中的一员!

“每次从这样的噩梦中惊醒过来,我内心对这些孤儿的‘不忍’就增加一分,而对那些成年垃圾虫的愤怒亦加深一层。

“那时候,我依旧保持着最基本的理智,控制住自己不去招惹这些成年垃圾虫——他们背后站着一个个帮派,不是我这个半大小子和一个老家伙可以应付的,逞一时之快招惹他们,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直到最后一次,老家伙和我一起在发掘有价值的垃圾时,无意间看到三个成年垃圾虫,把一个八九岁的孤儿逼到了角落里,想要对她做十分可怕的事,我终于彻底失控了,大脑一片空白,任由我的‘不忍’取代了理智,和老家伙一起十分艰难地干掉了这三个杂碎,果然给自己惹来了排山倒海的麻烦,旧的麻烦还没解决,新的麻烦又接踵而至,直到……直到今天,这些麻烦好像都没彻底消散呢!

“这大概就是我成为修真者,最初的原因吧,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修真者,只要他还能感觉到一点点的‘不忍心’。

“老家伙送了我一颗种子,激活了我心底的‘不忍心’,现在我把这颗种子送给你,相信身为‘试验体’的你,见到那么多同类在承受着和你过去同样的苦难,内心深处某个地方,总也会有点儿‘不忍心’的吧?”

“开什么玩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厉嘉陵深深皱眉,“为什么是我?”

“因为某种玄妙莫测的循环,或者说——”

李耀笑眯眯道,“缘分吧!”

“轰!”

厉嘉陵一拳将第三名囚犯轰飞,在地上艰难地蠕动着,再也爬不起来。

少年大口喘息,眉头紧锁,冲着墙角的监控晶眼示意:“还不过瘾,再随便选三十名,不,五十名囚犯进来!”

很快,五十名奇形怪状、虎背熊腰、面目狰狞的囚犯,站到了厉嘉陵的面前。

他们一个个都口吐白沫、双目赤红,浑身肌肉极不自然地颤抖着,显然是被注射了过量兴奋药剂。

“这还……差不多!”

少年狞笑,晶铠的动力符阵激荡到了极限,小小的修炼室中满是光焰撕裂空气的噪音,层层叠叠的冲击波如气浪般席卷每一寸空间。

“咻!”

厉嘉陵化作一道流光,朝五十名囚犯冲了过去。

这些囚犯的实力比刚才那三名囚犯明显又要高出一个级数,尽管没有携带任何装备,但他们的铁拳和利爪就是最危险的杀戮机器,五十名悍不畏死的狂暴壮汉对一个,即便厉嘉陵都做不到彻底碾压,却是一次次被他们轰飞出来,狠狠撞在透明玻璃墙上。

而厉嘉陵杀得兴起,一次又一次将透明玻璃墙当成发力点,双腿在墙上狠狠践踏发力,脚底动力符阵狂喷而出的光焰,亦是将透明玻璃墙的强度严重削弱。

终于——

厉嘉陵一个闪身,从两名囚犯的利爪攻击之下闪过,单膝跪地,双手张开,手腕和肩头各翻出一门微型晶磁炮,总共四门晶磁炮对准囚犯疯狂轰击,绝大部分玄光和弹丸,却是轰击在面向中空升降通道的透明玻璃墙上!

轰轰轰轰轰轰轰!

厉嘉陵状若疯魔,飞火流星从双手和肩头呼啸而出,如疾风骤雨、横扫一切。

除了扫平一大片囚犯之外,亦在透明玻璃墙上,轰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蛛网裂纹。

“咔嚓,咔嚓,哗啦!”

这里的强化玻璃墙壁,原本只考虑到了囚犯血肉之躯撞击的情况,却是从没想过会有人自内向外发动法宝攻击。

再加上厉嘉陵最开始几次狠狠的蹬踏,早就严重削弱了透明玻璃墙的硬度和稳定性。

此刻承受瓢泼大雨般的晶磁炮轰击,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就被轰爆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大窟窿。

原本正在围攻厉嘉陵的囚犯瞬间都安静下来,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支离破碎的透明玻璃墙。

厉嘉陵亦停止攻击,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嗷嗷嗷嗷!”

那些囚犯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叫声中蕴藏着无比浓烈的不甘和喜悦,简直要手舞足蹈起来。

再没人看厉嘉陵半眼,纷纷从破碎的透明玻璃墙中跳了出去。

蜂巢监狱上下,响起了有条不紊的警报声。

“嗡嗡嗡嗡!”

随着红色和青色的玄光交替闪烁,一道无影无形的神秘力量如洪水般疾速上升,瞬间淹没了整座蜂巢监狱,四周墙壁上一座座玄奥繁复的符阵开始闪烁瑰丽的光芒,和囚犯们的枷锁之间,产生肉眼可见的电弧!

一时间,四面八方所有囚室中,囚犯都四仰八叉地死死贴在地上,枷锁和地面浑然一体,连张纸都塞不进去。

那些已经跳到半空中的囚犯,亦被强大的灵磁之力牵引,硬生生拽了回来,“砰、砰、砰、砰”地砸在墙上、地上和天花板上,像是被钉子死死钉到砧板上的老鼠,丝毫动态不得。

“咔咔,咔咔咔咔!”

有几名性格特别倔强的囚犯想要从枷锁中挣脱出来,却是令自己体内爆发出刺耳的骨骼碎裂之上,白惨惨的碎骨甚至刺破血肉戳向半空中,而他们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痛苦,倒不如说是深深的悲哀和绝望!

“嗷,嗷嗷嗷嗷嗷!”

他们像是野兽般,朝厉嘉陵怒吼,朝整座监狱怒吼。

厉嘉陵双手背负,冷冷看着这些囚犯,沉默不语。

“我非常好奇,当你被五花大绑抬到手术床上接受调制时,是否也是他们这副龇牙咧嘴、痛不欲生、非人非鬼的表情?”

李耀问道。

厉嘉陵眯起眼睛,冷哼一声,不知为何,竟有些不敢再看这些畸形囚犯的面孔,亦没办法正面回答李耀的问题,话锋一转道:“怎么样,我已经引诱监狱方面发动了‘天罗地网’大阵,你是否搞清楚了整座磁场的运转模型,以及它的弱点在哪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