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2071章 厉嘉陵发动!

看着少年冰封双眸深处如黑色莲花般的火焰,李耀轻轻叹了口气,道:“该说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还是不知天高地厚好——你真有信心能骗过厉灵风?”

“或许厉灵风是比我强大百倍,但他不可能将所有精力都投放到我身上。”

厉嘉陵咬牙道,“他是权势滔天,日理万机的大人物,整天琢磨着要打垮和吞噬的敌人不知道有多少,每一秒钟恐怕都有一百条计谋、一千个陷阱和一万个目标在他脑子里打转。

“他从未真正将我放在眼里,当成‘敌人’来看待,我不过是他豢养起来的一头小白鼠而已。

“我在他的世界里,至多占据1%甚至更少的位置。

“但他对我来说,却代表着整个要打到的世界,我用每一秒钟和100%的计算力来思索该如何从他的掌控之下逃出去,已经思索了整整十年!我设想过上千种可能,在脑中虚拟过上万种应对和变化,今次无论成功几率有多少,都值得豁出一切去拼一下!”

李耀沉默片刻,再次被少年的果决所震撼。

虽然此刻的厉嘉陵还十分青涩和幼稚,若非撞上了自己而是真正的星光组织修真者,只怕他的计划十有八九是要失败的。

但李耀还是在少年身上看到了无数道黑色的影子,这些影子令他的神经末梢都微微刺痛起来。

不管怎么说,李耀都不可能放任厉嘉陵不管,和血色心魔商议片刻之后,道:“你要用什么办法,来博取厉灵风和武英澜的信任?”

厉嘉陵沉默片刻道:“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那么,我又该怎么一直隐匿在你身边呢?”

李耀并不在意少年的倔强,继续耐着性子问道,“如果你真能和厉灵风、武英澜近距离接触,我似乎不可能一直隐形跟在你身边,这么做风险太高,很容易被发现的。”

“如果你这具法宝的体积不是太大——”

厉嘉陵道,“就藏到我体内好了。”

李耀道:“藏到你体内,借助你的灵焰来掩藏我的存在,固然是一个好办法,但万一对方对你进行全方位的身体扫描,岂不是一下子就露馅,而且我这具法宝都无处可逃?”

“我可以撕裂腹部,让你藏到我的丹田附近,再激荡金丹,释放出凌乱的灵焰。”

厉嘉陵道,“一般而言,只要他们不使用大型的玄光扫描法宝,是不容易发现的——我会想办法抗拒他们的全面扫描,无论如何,这都值得一赌。”

李耀道:“你似乎很喜欢赌。”

厉嘉陵道:“我不喜欢赌,只不过一个本来就一无所有的人,就算再怎么赌,似乎都不会输。”

李耀笑了:“知道吗,我最初潜入‘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目标根本不是你,甚至完全不知道你的存在,但现在我对你的过去和来历越来越好奇,几乎要把你当成此行最大的收获了。”

“我对你也越来越好奇了。”

厉嘉陵针锋相对地说,“孤身一人,潜入‘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大摇大摆钻到厉灵风和武英澜这样的绝世高手眼皮子底下,但又不像是星光组织的修真者或者圣盟人——对了,说了这么久,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不知为何,李耀不愿意随便编个假名字出来骗这个酷肖义父的少年。

更何况在真人类帝国,“秃鹫李耀”根本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无名小卒。

他笑了笑,道:“我叫李耀。”

厉嘉陵道:“名字仅仅是一个代号,所以‘李耀’两个字底下,究竟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人,又来自何方呢?”

“你呢?”

李耀反问,“‘厉嘉陵’这三个字也仅仅是一个代号,在这个代号之下,又隐藏着什么样的过去,什么样的起源?”

少年眼底头一次出现了混浊的迷茫,愣了一会儿之后,发出一道微弱的波动:“……我不知道,不过,等我获得绝对的自由之后,一定会弄清楚,自己究竟是谁,来自哪里,要去到何方的!”

看着少年被迷雾缠绕的眼眸,李耀仿佛看到了依旧隐匿在未知中的地球,再次出现小小的失神。

厉嘉陵见他久久没有回应,道:“我帮你打探情报,你想办法帮我逃出‘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如果同意这笔交易的话,那我就要开始了。”

李耀道:“开始什么?”

厉嘉陵舔了舔嘴唇,忽然瞪大双眼到几乎要撕裂的程度,眼底瞬间蹦跳出来成百上千缕血丝,手脚像是被无形的丝线牵引着,扭曲地伸向半空中,整个人如抛上岸的鱼一样激烈蹦跳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咽喉深处发出的嘶吼,简直像是一千把钻头,要钻破胸口窜出来,周身刚刚愈合的血肉再次撕裂,鲜血狂飙而出,令他变成一个赤红色的“火人”!

少年无比艰难地将双手收了回来,死死捧住脑袋,一边嚎叫,一边抽搐,一边疼得满地打滚,涕泪聚下,鲜血和白沫狂喷而出。

李耀被厉嘉陵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若非刚才亲耳听到厉嘉陵说“要开始了”,几乎要怀疑他是真的中了邪还是体内有什么神秘力量失控。

却见少年的十根手指深深嵌入自己的脑袋,几乎将双眼都从眼眶中挤出来,仿佛不如此做,根本抑制不住大脑爆裂的冲动。

“咚!咚!咚!”

他拼命将脑袋往地上和墙上撞去,每一次都撞出地动山摇的气势,就像是一颗颗晶石炸弹在小小的密室中爆开,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不要……不要逼我!”

厉嘉陵面目扭曲,含含糊糊地低吼,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正处在生不如死的极度痛苦中,“不要再逼我了,你们这些混蛋,混蛋!”

他的眼珠、鼻孔、耳道和嘴角纷纷流淌出了浓稠的血液,胸口是鲜血和呕吐物的混合体,形象又狰狞、又恐怖、又可怜到了极点。

“真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是个演技派啊!”

血色心魔惊呼,“虽然还稍微青涩了一点,但心狠手辣、桀骜不驯、战斗力和演技都这么出众,还知道潜伏爪牙隐忍不发的道理——绝对是个可造之材啊!”

厉嘉陵对自己这么狠,连李耀和血色心魔看着都有些毛骨悚然,更不要说一墙之隔的“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研究人员。

此刻,厉灵风和武英澜都去处理更重要的任务,只有几名研究人员在这里驻守。

而厉嘉陵一直以来都处在行尸走肉的状态,从来不愿意动手伤人,也很少有自残的行为,危险程度并不算高。

是以,见他忽然如此狂暴和痛苦的模样,研究人员一时间有些乱了方寸。

“咻咻咻咻!”

厉嘉陵身上出现了十几个小红点,四面八方都有强效麻醉剂射来。

但他的身形灵动,比刚才的绿毛夜叉不知道敏捷了多少倍,却是化作一蓬带着血花的红雾,将所有强效麻醉剂统统躲过!

“哧——”

密室大门洞开,十几名身穿晶铠,全副武装的修仙者一拥而入。

“别过来!”

厉嘉陵见到他们,就像是见到鬼一样,满脸恐惧和绝望的表情,一个劲儿往墙角蜷缩,嚎啕大哭道,“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

“别怕,冷静。”

为首的修仙者声音要多醇厚就有多醇厚,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令人一听就产生无限信任之感,“你生病了,我们是来帮你的。”

“不要!不要!不要!”

厉嘉陵撕心裂肺地大叫,“我没生病,不要再把我送到那里去调制,我不要,救救我,救救我!”

“好,好,你没有生病,我们也绝不会把你再送回去,总之你先冷静下来再说。”

这名修仙者的声音愈发醇厚和温柔,张开双臂道,“相信我,一切都结束了,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好好休息一下。”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头好痛,头好痛,头好痛……”

无论对方怎么劝说,厉嘉陵依旧反复念叨着,他的瞳孔和眼白仿佛彻底融合到了一起,绽放出越来越凶残和暴虐的光芒,就像是脑域深处有一道堤坝被彻底冲垮,释放出了前所未见的洪水猛兽,呢喃声亦变得越来越低沉,越来越沙哑,“你们要是再过来的话,再过来的话……”

他像是失去了意识,陷入极度混乱中。

那名修仙者向左右一示意,几台晶铠立刻悄无声息地围了上来。

“不要过来!”

一瞬间,少年眼底的迷茫、混乱、冷漠和绝望统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纯粹修仙者最典型的冷酷和残暴。

“唰!”

厉嘉陵浑身肌肉都紧绷成了一束束钢索,血水和汗珠充盈着狂暴的灵焰,如暴雨梨花般朝四面八方激射而出,扰乱了对方的视线。

而他趁机掠入众多修仙者当中,轻舒双臂,叉开十指,轻而易举就扣住了两名铠师的脑袋。

“砰!”

在他凶暴无匹的力量肆虐之下,两名铠师的脑袋被他狠狠撞在一起,强化合金炼制而成的头盔深深凹陷下去,喷出刺眼的火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