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2068章 人小鬼大

测试室内,绿毛夜叉依旧在大发雷霆,铁锤般的双拳如瓢泼大雨,不断轰落到厉嘉陵身上,几乎将少年小小的身躯淹没。

忽然,四周玄光一闪,绿毛夜叉身上再次浮现出几十个小红点,“咻咻咻咻”,强效麻醉剂注入他的体内。

他先是发出一声咕哝,随后像是皮肤瘙痒般在身上乱抓,步履蹒跚、醉醺醺的舞蹈片刻之后,轰然倒地。

厉嘉陵遍体鳞伤地躺在血泊中,面无表情看着呼呼大睡的绿毛夜叉,轻轻叹了一口气。

看似天衣无缝的墙壁向两侧无声无息滑开,几名全副武装的铠师进来,将绿毛夜叉拖了出去。

却没有医生或者研究员来检查厉嘉陵的状况,仿佛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区区皮肉伤,不会对少年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哧……”

四周墙壁上弥漫着虚无缥缈的水雾,将血迹和污渍在瞬间清洗干净,房间又恢复了一尘不染、晶莹剔透的状态。

而隔壁的厉灵风和武英澜,却是渐行渐远,离开了控制室。

当密室的大门重新合拢,再度化作一整面没有缝隙的墙壁时,密室中便只剩下血肉之躯飞速愈合的厉嘉陵,以及蕴藏着李耀一缕神魂的枭龙号。

感知到那两团强大的生命能量渐渐远去,李耀稍稍松了一口气,总算能抽调更多的计算力,来检索自己记忆宫殿的最深处。

“这个少年,这张脸……”

李耀凝视着厉嘉陵充满苦涩、无奈和哀愁的面孔,往昔的记忆如汹涌澎湃的洪水般在脑域深处横冲直撞。

无数张斑斑驳驳的人脸和他的元神擦身而过,一直追溯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十几岁的时候。

“等等!”

血色心魔忽然道,“你有没有发现,这小子很像你爹啊!”

“这叫什么话?”

李耀微微一怔,随后浑身一颤,险些心神失守,倒吸一口冷气,“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的,这小子的五官还有眉眼之间的气质,真的很像我那个终日醉醺醺的老爹啊!”

李耀能有今天,当然来自“地球”的前世记忆是很重要的因素,但义父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和谆谆教导,特别是教会了他维修和炼器的基本功,亦是绝对分不开的。

没有义父,就没有今天的他,或许“秃鹫李耀”仅仅是一个在法宝坟墓中好勇斗狠的野小子,最多成长为黑帮老大之类的人物,甚至连整个星耀联邦的命运,都会由此改变——说不定,联邦早就不存在了!

在丁铃铛出现之前的少年时代,李耀除了那段古古怪怪的地球异梦之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是义父。

义父无数次在法宝坟墓的险恶环境中保护了他,除了帮他奠定坚实的炼器术基础,还教会了他最初的道理,教会他即便深处黑暗泥泞之中,也要看到头顶的一线光明。

李耀和义父的感情很深,就像是真正血脉相连的父子那样。

哦,或许“小黑”能算半个亲人,但小黑同样是义父带来的。

而且义父还在“小黑”体内暗藏了一道遗言和半把古怪的钥匙,并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义父不是联邦人,而是来自最为神秘的圣约同盟,但又和真人类帝国一个名叫“厉灵海”的女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让李耀在联邦支持不住的时候,到帝国来找厉灵海求援,好像义父坚信这个厉灵海一定能庇护和帮助自己一样。

义父和厉灵海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啊。

而这个厉灵海,根据现在各方面搜集到的情报来看,是真人类帝国权势滔天的四大选帝候家族之一,“厉家”的核心成员,更是真人类帝国的皇后!

即便千年之后的今天,帝国的皇帝早已没有了昔日黑星大帝那样的权威,但无论再怎么落魄,皇帝毕竟是皇帝,皇后毕竟是皇后啊!

“所以,这都是什么狗血的家庭亲情伦理戏码?”

李耀脑子里一团乱麻。

再仔细观察神秘少年的模样,特别是扫描他的五官和骨骼结构,愈发能够肯定!

义父流亡到星海边陲的星耀联邦时,已经是形容枯槁、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中老年。

布满风霜雪雨的面孔,自然像是枯树皮一样苍老。

再加上他常年蓄着一把乱蓬蓬花花白白的络腮胡,脸上又乱七八糟布满了污垢和油渍,终日醉醺醺萦绕着酒气,连李耀都没几次见过他干干净净的脸。

乍一看,和血肉充盈、皮肤晶莹剔透的神秘少年完全不同。

这也是李耀没有一眼看出来的原因。

但深入扫描他们的五官分布和骨骼结构,再细细体会他们眉眼之间极其相似的气质,却能发现这两个人,在某些方面有着惊人的相似!

这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独特气质,若非李耀这样曾经和义父朝夕相处的人,是绝对察觉不出来的。

但只要察觉到了,要说李耀的义父和这个神秘少年没有关系,实在是睁眼说瞎话了。

“这个……不会是咱们义父大人的亲骨肉吧?”

血色心魔道,“咱们原先不是还猜测他老人家和帝国皇后厉灵海有一腿的么,那么,珠胎暗结,生下一个后代都很正常啊!

“哇,真不愧是‘秃鹫李耀’的义父,竟然能给真人类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戴绿帽子,真是强到无以复加啊!”

“别乱说!”

李耀哭笑不得,“老爹是一百二三十年前流亡到星耀联邦的,那就算他和厉灵海有什么关系,也是一百四五十年前的事情了,真要有个亲骨肉的话,现在都是一百多岁的人啦!

“如果是修仙者,那就是最巅峰的黄金岁月,是标准的中年、壮年;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那都要步入老年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是这样一个嫩到出水的少年!”

“那可未必。”

血色心魔道,“别忘了,这年头人工授精和孕育的技术已经先进到极点,将生命种子冷冻保存上百年时间,在技术上并非难事——就连你不是也曾经在联邦留下过一些生命种子,在冰封百年之后神秘失踪了么?说不定过几天就会有几个活蹦乱跳的小娃娃忽然蹦出来,抱着你的大腿叫爸爸,那很正常啊!”

“呸呸呸!”

李耀猛然打了个哆嗦,“乌鸦嘴,别扯远了!”

“我没有吓唬你的意思,只不过是想说明,假设咱们这位义父大人曾经在真人类帝国留下过一些生命种子,那么在冰封百年之后孕育出他的后代,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

血色心魔笑嘻嘻道,“甚至说,他早在一百多年前就留下了一个后代,但一直处在冬眠状态中,身体机能都延缓到了极点,包括生长发育都被冰封住,直到最近才‘解冻’,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

“无论如何,在横跨千万星域,亿万光年的星海中央和边陲,出现两个五官分布、骨骼结构特别是气质如此相似的人——巧合的概率实在太低了,这个神秘少年和咱们的义父大人一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是吧?”

“是。”

李耀同意血色心魔的判断。

血色心魔本来就是他神魂的另一面,所以这同样是他自己的结论。

李耀和义父的感情极深,又对义父的来历和过往非常好奇,倘若这个少年真的和义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他责无旁贷,一定要找出真相,并且保护这个神秘少年!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怪事。

神秘少年“厉嘉陵”忽然朝枭龙号的方向看了一眼,仿佛发现了枭龙号的存在。

“他感觉到了?”

李耀心中微微一动。

神秘少年的强横程度远远出乎他意料,又或者他刚刚发现神秘少年很像自己义父时,太过激动,无意中泄露出去一缕微不足道的涟漪?

而就是这一眼,在神秘少年看似古井无波的眼睛里,李耀却能感知到更深层次的情绪。

刚才神秘少年留给他的印象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对自己的处境和未来的命运完全绝望,仿佛就拖曳着行尸走肉般的躯壳,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但神秘少年此刻一闪而逝的眼神,却像是沙漠中的迷途者发现了绿洲,溺水者看到了浮木,身陷龙潭虎穴的冒险者找到了足以斩虎屠龙的神兵利器!

那眼神就像是冰封的岩浆,绝不是坐以待毙、任人宰割的模样!

“糟糕。”

李耀担心少年会轻举妄动,毕竟隔壁那两团强横无匹的生命能量虽然离开,但密室四周依旧有几十枚晶眼监控,稍有不慎就会露出蛛丝马迹。

谁知少年比他想象中更加镇定,目光仅仅在虚空中凝固了半秒钟,就移了开去,紧接着大声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挪动着刚刚修复的身体,在地板上重新蜷缩起来,眼底那股强烈如风暴的求生欲望重新隐藏起来,又变成一坨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很有意思的小鬼啊!”

血色心魔轻笑道,“你猜,他究竟有没有发现我们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