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968章 幕后之人

即便有钢铁城墙保护,太平城寨的村民还是感知到了深深的颤栗。

就算加上老弱妇孺,他们也只有区区几千人,要严防死守住贯穿城市废墟的漫长红线,根本不可能。

对面几十个村子加起来的罪民实在太多,即便大多数罪民都像是活骷髅般皮包骨头,但光是他们眼底绽放出来幽幽的绿芒,就足以叫人胆战心惊,几乎握不住刀剑。

“准备战斗,所有人都放下物资,拿起武器,准备战斗!”

赵冲和他的“铁血少年团”驾驭着单人飞梭车,在城市废墟中大呼小叫,将一捆捆链锯剑和带着高压电弧的狼牙棒分发到老人和孩童手里。

李耀隐隐听到指挥塔上传来了“破山锤”古正阳和“血鹰”赵烈的激烈争吵声,心中一动,低声对韩特和琉璃道:“走,上去看看。”

三人上前时,红线对面黑压压的人群又移动了一段距离。

指挥塔上,村长和探索队长的争执,已经激烈到遮掩不住的程度。

就听古正阳大声道:“快,用我们的弹射机,丢两百箱物资过去,请对面的村长出来说话,告诉他们,若是愿意退去的话,等到天亮之时,我们再送他们两百箱物资——用我‘破山锤’的名号保证!”

“血鹰”赵烈却瞪圆了眼珠,低吼道:“村长,你是不是疯了,这些物资都是被风吹过来的,是天人赐予我们的馈赠,都塞到喉咙里去的肥肉,怎么吐出来?”

古正阳亦提高了声音,怒喝道:“现在的局面,你也看到了,这些人根本都狂性大发,无惧生死了,这么长一条红线,我们怎么守得住?万一被他们冲击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守不住又如何,有什么不堪设想的?”

“血鹰”赵烈舔着嘴唇狞笑,“我们的战士原本就比他们精壮许多,又以逸待劳,养精蓄锐了那么久,看看这些人的模样,一阵风就能吹倒,想从我们嘴里抢食,简直白日做梦!”

古正阳急了:“那要死多少人?”

“血鹰”赵烈暴喝:“孽土上每天都在死人,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你以为几百箱物资就可以填满这些人的肚子了么?不,那只会让别人觉得你软弱可欺,一步步得寸进尺,真是把我们太平城寨的威风都给打掉了!

“我敢保证,你今天给了他们四百箱物资,明天就再没有一个村子会怕我们太平城寨,所有人都会把我们当成一块没有骨头的肥肉,谁都想找机会在我们身上狠狠咬一口!

“只有让他们怕我们,把恐惧深深钉到这帮杂种的骨头里,才能保住太平城寨的安全!”

“他们不会怕我们的。”

古正阳的声音软了下来,“看看他们的样子,他们已经变成了一群疯狗!”

“没错,他们就是一群疯狗,现在自然不会怕我们。”

“血鹰”赵烈冷笑,“不过,等我把他们的天灵盖活活捏爆时,这群疯狗自然就知道害怕了。”

“赵烈——”

“不用多说了,村长,这便是你最大的毛病,优柔寡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逾越红线者杀’的规矩是你定的,这次行动的挥总指权也是你交到我手上的,现在我是最高指挥官,所有人都必须听从我的号令,否则,别说是你,即便是我的亲儿子,我都没半点情面讲,违命者,杀无赦!”

“血鹰”赵烈怒目圆睁,杀气腾腾,抢过一个奇形怪状的圆筒,发出雷霆般的怒吼:“太平城寨的战士听令,誓死扞卫我们的物资,对面这帮不开眼的杂碎要是敢跨过‘死线’半步,杀杀杀杀杀杀杀!“

“杀杀杀杀杀杀杀!”

怒吼声如雷霆风暴,在红线之上筑起一座高墙。

若是往日,听到太平城寨的壮汉们这样吼叫,其他村子的罪民肯定都吓得汗毛倒竖,退让三分。

但是今天,瑰丽的血色彼岸花,像是朝他们体内注入了无穷无尽的魔力,这声音反而刺激得他们发出愈发尖锐的狼嚎声。

“砰!砰砰砰砰!”

就在这时,从红线对面的废墟深处,忽然传来几十声微弱的枪响,太平城寨这边的探照灯上纷纷爆发出刺眼的火球,紧接着,大地陷入一片黑暗。

所有探照灯,都在瞬间被打爆了!

宛若白昼般的废墟,瞬间被笼罩在一片黯淡的血雾中。

“嗷嗷嗷嗷嗷!”

枪声就像是导火索,对面的罪民大军发动了潮水般的冲锋,那场面比李耀印象中的“兽潮爆发”更加触目惊心百倍。

兽潮爆发中的个体,都是面目狰狞的妖兽,但现在无比疯狂冲上来的,却包括白发苍苍的老妪和懵懂无知的孩童!

血肉狂潮狠狠撞上了太平城寨的钢铁城墙。

无数罪民都一边吐血一边被撞飞出去,更多人却从履带车和铁盾的缝隙之间冲了进来。

太平城寨的战士都不知道探照灯为何会忽然熄灭,黑暗将他们的恐惧增幅十倍,瞬间陷入疯狂罪民的漩涡。

事已至此,再无法可想,“血鹰”赵烈和“破山锤”古正阳都怒吼一声,像两颗熊熊燃烧的流星般狠狠砸落在人群中,灵能激荡而起的冲击波,一下子将几十个罪民轰飞出去。

但一个罪民被狠狠轰飞,就有两个乃至三个罪民争先恐后地扑上来。

他们甚至不在乎是否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只想在太平城寨的村民身上,尽情发泄积郁几十年的愤怒,哪怕同归于尽都在所不惜。

“师父!”

“爸爸!”

韩特和琉璃从没见过这样触目惊心的场面,急得眼珠冒火,就想上去将古正阳救出来。

李耀观察片刻,却道:“没事,古村长现在的灵能运转,比半个月前要顺畅许多,光凭这些疯狂的村民还伤不了他,走,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两个小家伙微微一怔,不明白红线附近已经杀得血流成河,还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

不过半个月下来,他们对“耀老”早就心服口服,知道“耀老”一定有他的道理,乖乖跳到李耀身上,任凭李耀带着他们从战场后方兜了一个大圈子,绕到了废墟城市的另一边。

此刻,所有人都往红线附近赶去,这里已经没人能看见他们,李耀将履带催动到了极限,在残垣断壁之间一路风驰电掣,还嫌速度不够快,干脆将一缕缕灵能都缠绕到了底盘上,凝聚成了一片片虚拟的反重力符阵。

“咻!”

五对负重轮,飞起来了!

尽管只是离开地面半尺,却像气垫船一样,摆脱了摩擦力和崎岖地形的束缚,速度一下子又提升三五倍,没发出半声重型履带碾压的轰鸣,一路忽忽悠悠,飘飘摇摇,潜入红线对面的废墟深处。

“滴滴,滴滴滴滴!”

镶嵌在肩头的夜视晶眼发出微弱的调节声,李耀的神念通过晶眼增幅,如潮水般弥漫,不放过每一条细微的缝隙和每一处狭窄的角落。

很快,就发现目标。

“你们右手边,大约三百米方向,崩塌了一半的六层高楼,第四层的第三扇窗户,感知到了什么没有?”

李耀淡淡道,“你们接受了我半个月的强化特训,也该有些小小的成果了,这就算是一次特殊的考试,方圆一千八百米内,总共有四个目标,看你们究竟能消灭几个吧!”

韩特和琉璃对视一眼,匍匐在一栋小楼的转角处,凝聚了半分钟的感知,朝三百米外的高楼窥探过去。

半天之后,才发现一点微弱的闪光,不由对“耀老”强大的感知愈发佩服得五体投地。

“明白了,琉璃,注意我的手势……”

韩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右臂之上的金属环飞快旋转起来,激荡出漩涡般的电弧,从腰间摸出了几十枚卵石大小的弹丸,高速运转片刻,朝对面的高楼狠狠射了出去!

“咻!咻咻咻咻!”

那就像是几十道笔直的闪电,狠狠刺向三百米外四楼的窗户。

“啪啪啪啪!”

对面一口气爆出四声枪响,射击速度实在太快,枪声重叠在一起,像是只开了一枪。

“琉璃,就是现在!”

两个小家伙冲了出去。

枪响声,爆炸声,惊呼声和高楼崩塌的声音不绝于耳,足足热闹了五分钟,才逐渐沉寂下来。

两个小家伙灰头土脸,气喘吁吁地爬了回来,脸上身上还沾染着片片血渍,却不是他们自己的。

“不好意思,耀老,只干掉三个,还有最厉害的一个让他跑掉了!”

韩特低头,恨恨地一砸拳头。

“是这个吗?”

李耀的躯干后面伸出一条机械臂,将一具还有余温的尸体拖曳过来。

这是一个身形瘦削但面容精干的男子,高高隆起的太阳穴和生铁一样的肌肉说明了他的实力。

但此刻他的额头却有一个比筷子还小的窟窿,眼神已经涣散,脸上兀自挂着不敢相信的表情。

“这——”

韩特和琉璃都惊呆了,这家伙明明在半分钟前往废墟深处逃跑,他们眼睁睁看着对方消失在极远的黑暗中,怎么会瞬间就被耀老击杀,还把尸体都拖曳回来?

耀老,实在太强大,太不可思议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