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967章 众矢之的

有能力在半空自由翱翔,还能精确切割和控制降落伞的人终究是少数,绝大部分降落伞还是晃晃悠悠,随风飘散,肆意落入城市废墟的各处。

当降落伞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时,废墟深处的狼嚎声就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疯狂。

猩红的月光下,从残垣断壁和废墟深渊中伸出无数双瘦骨嶙峋的手,人已经不再是人,而是饿疯了的野狗。

“轰!”

终于有一箱箱物资落地,发出沉闷的轰鸣,冉冉绽放的降落伞像是皱巴巴的死皮,瘫在地上,变成触目惊心的标记。

“嗷嗷嗷嗷!”

“抢啊,抢啊!”

罪民出现了!

嘴角流着涎,眼底放着光,脑门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青筋,手脚不由自主地抽搐着,如孤魂野鬼般从废墟中钻了出来,不顾一切朝降落伞扑去。

李耀甚至看到,有人为了在崎岖不平的废墟中加快速度,干脆四脚着地,弓着脊背,发足狂奔,真像是穷凶极恶的野兽。

惨烈的战斗,瞬间爆发。

为了争夺未来一年生存的希望,即便白发苍苍的老妪和乳臭未干的孩童,亦会变成丧心病狂的疯魔,他们拳打脚踢,用石块砸,用铁钉扎,用牙齿咬,用指甲抓,抓到指甲片片翻起,鲜血淋漓,都要将沉重的物资拖曳到自己的方向。

那一束束粗大的伞绳,深深勒进了他们单薄的身体,几乎要把他们从肩头劈成两半,他们却无知无觉,脸上流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意,直到被另一些野兽般的人扑倒为止。

老弱妇孺尚且如此,壮年战士之间的战斗就更加激烈。

链锯剑尖啸着将人砍成两半,震荡战斗轰鸣着把人的五脏六腑碎裂成一蓬蓬血雾,电热战斧本身不发出声音,但它像一块烙铁般印在血肉之上发出的“嗤嗤”声,却能令听到的人发十天十夜的噩梦——而所有这一切声音,都比不上杀红眼的人们,鬼哭狼嚎的吼叫。

在李耀的元神感知中,城市废墟中所有人的灵能磁场都乱作一团,像是一团团极度危险的湍流。

他甚至看到有人将灵能运转到极限,还来不及攻向敌人,就自己先“轰”一声爆炸了!

堪比“自爆金丹”的冲击波横扫而出,连周围一起争抢的七八十来个壮汉都被轰飞,狠狠撞在怪石嶙峋的残垣断壁之间,眼看是筋断骨折,活不成了。

正中央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弹坑,兀自冒着猩红色的热气,最开始那名灵能失控的壮汉,彻底灰飞烟灭,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半点。

这样的场景,在天赐大典中司空见惯,一个罪民灵能失控而粉身碎骨,更多罪民不顾一切将乱七八糟的神通都激荡到了极限,嗷嗷直叫着填补了他的空白。

“倒啦!倒啦!”

就在这时,只听废墟深处无数人嗷嗷乱叫,却是一栋几十层几百米高,原本就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的摩天大楼,终于承受不住有人在地基旁边的打斗,在阵阵刺耳的扭曲声中,缓缓倾斜,轰然倒塌!

铺天盖地的烟尘,席卷了大半片废墟,不少人被砸成肉饼,更多人在钢筋和石块之间惨叫,还有人掏出防毒面具扣在脑袋上,踩着同伴和敌人的尸体,继续厮杀!

或许,只有极少数地方,罪民不至于一见面就杀个你死我活。

那是一只只大木箱,在半空中就被割断了伞绳甚至撕裂了伞面,下坠速度太快,轰落到地面上时被砸了个四分五裂,露出里面白花花,香喷喷的压缩食物。

这些压缩食物,往往是用动物油脂,富含高能量的干果和各种添加剂炼制而成,有一股令人疯魔的异香。

正常的食用方法是切下一小片来放到水里煮开,变成一碗粘稠的糊糊,只要一碗就能确保一个罪民整日的高强度修炼和狩猎。

但到了天赐大典的时候,意味着上一年度天赐大典中得到的物资,已经消耗了整整一年,早就消耗殆尽。

不少贫瘠村落里的罪民,早就饿得发狂。

嗅到了压缩食物块的味道,他们的眼珠几乎都要爆裂开来,全都不顾一切地冲上来,抓起一块块压缩食物块就啃。

无数罪民就这样撅着屁股,包围着一只只破烂的木箱子,“呼噜呼噜”地狼吞虎咽,不一时,就有人抱着肚子,口吐白沫,瘫软在地,不断抽搐,胃部高高隆起,宛若有一个皮球在里面疯狂膨胀。

这,就是“天赐大典”,就是“天人”赐予“罪民”的“福音”!

“太平城寨的战士,冲!”

一半冰海,一半火狱,红线之外的城市废墟已经乱成一锅粥,红线之内依旧是一片冷漠和死寂。

太平城寨拥有最好的装备和最精壮的勇士,过去数年积累的物资亦没有彻底耗尽,至少能让他们出发之前全都饱餐一顿,自然不像其他罪民那么狼狈。

他们没有像无头苍蝇一样哄抢,却是冷静地观察着局面,直到乱哄哄的罪民逐渐朝红线这边移动过来,“血鹰”赵烈才在指挥塔上一声令下。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上百台周围镶满了铁板,铁板上又镶嵌着铁钉,锈迹斑斑、死气沉沉的履带车,被一路开到了红线附近。

两辆履带车之间,则是三五名太平城寨的勇士,全都是牛高马大,虎背熊腰的壮汉,每人手持一面门板大小的铁盾,铁盾下方是楔形凸起,重重插入地面,便似铁塔般不可动摇。

每一名壮汉都手持铁锤,极有规律地在铁盾上重重轰击,每轰击三声,都要齐声高呼:“太平!太平!”

声波如浪,奔流席卷。

又有十几辆履带车,上面的炮塔被拆掉,安装上了最大号的探照灯,“唰唰唰”,用强光将红线映照得清晰无比,又笔直朝红线之外的道路刺去。

谁若是敢从红线那一边冲过来,首先就要被探照灯刺得头昏眼花,而他的一切动作,也将无所遁形。

进退有度,杀气腾腾,果然是强兵风范。

钢铁城墙搭建完毕,后面的老弱妇孺便能放心拾捡物资,他们占据了最广阔的一块地盘,都是自己人,不用互相杀戮,效率自然是极高的。

这期间,亦有些杀红眼的罪民想要闯入红线之内,统统被太平城寨的壮汉揪住,打断手脚之后,用那些“投石机”给抛射回去,天知道他们究竟是死是活了。

“赵烈这家伙,还真有一套,看来今次天赐大典是打不起来了。”

韩特、琉璃和李耀也加入了搬运物资的行列,少年心有不甘,咬着嘴唇道。

李耀的元神却感知到了风向的微弱变化,他看着天空中缓缓飘落的降落伞,飞快计算一阵,冷冷道:“不一定,或许会有变化。”

就在这时,起风了。

先是微不足道的轻风,风速慢慢提升,卷起漫天遍野的尘土,将大半座城市废墟都笼罩其中,就连天空中的血色彼岸花,都在迷雾中若隐若现,随风摇曳。

此刻,最大规模的一批降落伞被投放下来。

足足上千顶降落伞像是上千只妖魔之眼,徐徐睁开。

天轨之上,红芒闪动,提醒下面的罪民,这是最后一批救援物资了。

加上前面抛洒下来,还在半空中缓缓下坠的降落伞,几乎一大半救援物资都飘荡在半空中。

而风向,却是朝着红线这边,太平城寨的“领地”。

被劲风席卷,一大半降落伞都晃晃悠悠朝太平城寨这边飘了过来。

红线那边的厮杀声越来越轻,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呻吟和惨叫。

所有罪民都张大了嘴,徒劳地挥舞着双手,眼睁睁看着大量物资都落入了红线这边,太平城寨的手里。

刚刚还杀个你死我活的人,这会儿却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互相沉默地对视着。

这或许是最近十几二十年来,物资分配最不平衡的一年。

至少三分之二的物资都落入了太平城寨手里。

剩下几十条村子争个你死我活,豁出几十条人命,也只能争抢可怜巴巴的三分之一。

沉默,红线那边黑黢黢的城市废墟,陷入了极度危险的沉默。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李耀的元神能感知到一缕缕妖魔般的火焰,从红线那边的黑暗中徐徐升起,越窜越高,几乎要把整片废墟都烧个一干二净。

活不下去的,光靠这三分之一的物资,这么多条村的罪民,活不下去的。

可恶,太平城寨太可恶了,我们在这里拼死拼活只能拿三分之一,他们坐在那里看戏,却能拿三分之二。

大家一起上,抢啊,抢啊!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让太平城寨继续这么嚣张了!

听说太平城寨很快要来消灭我们,先下手为强,先一起上,干掉他们!

罪民们的眼神碰撞,发出了如妖似魔的窃窃私语。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出现了,在探照灯一片惨白的映照之下,衣衫褴褛、头破血流、面目狰狞的罪民出现了。

黑压压一片人群,表情混合着痴呆和狂热,可怜巴巴和穷凶极恶,生存的希望和毁灭的冲动,像是一群野兽,像是一群僵尸,迎着太平城寨的铁盾、重锤、探照灯和履带车蠕动上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