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893章 尝尝我云秦金人的厉害!

一瞬间,整个世界变成黑白两色。

那并不是真的天地色变,而是有数万道疾闪的光线刺破天穹,从天而降,像是无数根巨大的钢针般,贯穿了整片天地!

烈阳老祖激荡出来的电弧、灵焰、火云和大放光华的符文,原本已经够闪亮,够耀眼,够让人不可直视,但是在这数万道疾闪光线的对比之下,却统统黯然失色,就像是被吸走了全部的光芒,变得一片黯淡!

包括方大公子在内,所有古圣修士的眼睛,都被数万道光束组成的光之海洋吞没。

他们只看到这些光束轻而易举将赤焰魔神刺了个千疮百孔,随后又毫无滞碍地扎进“烈焰化血炫阳大阵”之中,组成大阵的数百道上古符文统统像是薄薄的冰片般脆弱,一触即溃,支离破碎!

刚刚看到这里,他们眼前就一片发白,什么都看不见了。

却是光束的亮度远远超越了他们视网膜可以承受的极限,令十几万古圣修士都陷入了一时间的失明。

方大公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父亲一把拽了过去,两人顾不上高贵的身份,直接单膝跪在地上,比别人都矮了一头。

“青云门人,各自小心!”

方大掌门狂吼一声,将剑匣中的所有飞剑统统祭起,灵能护盾激荡到了极限。

方大公子则是吓得面色如土,什么“柳叶剑法”,什么“青莲剑诀”统统施展不出来了,只顾着抱头发抖。

就听到“叮叮当当”一阵疾风骤雨般的乱响,仿佛无数流星狠狠砸在他们的灵能护盾之上,每一声响,都像是一记闷雷在他怀里炸开,炸得他头昏脑涨,喉咙发甜,忍不住生出吐血的冲动。

不过,仅仅吐血还算是好的,方大公子只听到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惨叫和哀嚎,到处都有筋断骨折和法宝碎裂的声音,还隐隐传来阵阵皮焦肉烂的气味,热烘烘直往他鼻子里钻,实在令人作呕。

“叮!”

有什么东西轻飘飘落到了他面前。

方大公子将灵能灌注于双目之上,又用力揉搓了一下双眼,总算恢复了三分模糊的视觉,将那东西吸入掌心,凑到眼前一看,却是一截扭曲成麻花的剑尖,看剑刃的形制和残留的符文,正是父亲祭炼十几年的随身佩剑“青莲穿云剑”。

“这——”

堂堂青云剑宗掌门的随身佩剑,才刚刚祭上天空一眨眼功夫,就变成这副模样?

方大公子目瞪口呆,魂不守舍,根本不敢抬头去看,甚至都不敢去想,天空中究竟是何等惨状。

“啪嗒!”

又有什么东西落地,正好摔在他旁边,却是将一些黏糊湿热的液体溅到他脸上,方大公子随手一摸,发现那竟然是……半条烧焦的手臂。

“哇啊!”

方大公子再也忍不住,捧着肚子,大口呕吐起来。

黑白两色的恐怖世界,来得快去得也快,方大公子等人感觉就像是过去了整整一年那么漫长,其实不过两三秒钟,所有毁灭性的光束便统统消失不见。

但他们的视觉,却足足等了半分多钟才逐渐恢复,能渐渐看清楚周围……风云色变,截然不同的世界。

方大公子的第一感觉就是,刚才是否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地震,将所有人都震得灰头土脸,魂飞魄散?

原本都是仙风道骨的道长,羽扇纶巾的真人,虎背熊腰的豪杰,顶盔掼甲的勇士,这会儿一个个衣冠不整,铠甲碎裂,灵焰黯淡,硕果仅存的几件法宝,也都像是受了惊吓的母鸡般,一个劲儿往主人怀里钻。

不少人脸上、身上兀自带着斑斑血迹,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而他们的模样也都和行尸走肉差不多,一张张脸统统都麻木了,全部凝固在了“惊骇欲绝”的一瞬间,连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而被划成“禁飞区”的半空中……

当方大公子终于鼓足了勇气,一寸寸艰难地抬起目光时,还是不免被天空中的惨状,吓得心尖乱颤。

抛开千疮百孔,浑身不满一个个透明窟窿,好似马蜂窝般的赤焰魔神法相不提;也不说那些不堪一击,支离破碎,逐渐随风而逝的符文;就说组成“烈焰化血炫阳大阵”的赤阳门修士,和那几百个依仗着大阵之威,丝毫不将星耀联邦放在眼里,飞到天空去耀武扬威的别派修士。

要么也和赤焰魔神一样千疮百孔,血流如注,连脑袋上都多出了七八十来个透明窟窿;要么是胸腹之间出现一个面盆大小的窟窿,五脏六腑统统不翼而飞;更惨些的则只剩下一团团血肉模糊的肉块,兀自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吸引,在半空中颤颤巍巍;甚至有人灰飞烟灭,彻底消失,唯一能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就是几块融化的飞剑或者战甲碎片,还在半空中袅袅冒烟!

直到此刻,不少死于非命的古圣修士脸上兀自挂着最初的讥讽和嘲笑,但残缺不全的肢体中却再也没有丝毫神魂,能改变他们对星耀联邦的看法。

“噼噼啪啪!”

近千具尸体纷纷砸落下来,恍若一场腥风血雨,劈头盖脑砸到了山谷群雄身上。

更有五艘灵能飞舟亦被完全击毁,残骸重重砸落到赤阳门的山门四周,掀起几十丈高的尘土,朝四面八方弥散开来。

“……”

所有人都被这副噩梦般的画面魇住了。

但“禁飞区”上空,依旧有些东西仍在缓缓上升。

方大公子定睛观瞧,发现是刚才刺杀烈阳老祖的上百名六大宗派青年刺客,以及早先被他生擒活捉来当众羞辱的“横天王”赵长烈!

既然是“浮流州四大公子之首”,自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方大公子平素在青云剑派里,也是以心思敏捷而着称的,此刻心思电转,不知怎么竟然闪过一个念头。

那云层中的声音,自称“李耀”的神秘修士,或许并非像他的声音那么轻浮和单纯。

他故意和烈阳老祖胡搅蛮缠,就是为了松懈烈阳老祖的警惕,挑动烈阳老祖的怒火,最终令烈阳老祖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他身上,却放松了对这些“人质”的掌握。

什么“禁飞区”,杀人立威乃是其次,解救这些人质才是最重要的!

果然,方大公子能想到,烈阳老祖更能想到,就在他脑子里冒出这些念头的同时,前方法坛之上已经响起一声惊天暴喝,烈阳老祖在七八道岩浆纠缠的烘托下拔地而起,朝众多人质扑了过去!

以他“半步化神”的修为,想要杀死这些被禁制镇压,比普通人更加不如的人质,简直易如反掌。

谁知就在他腾空而起的刹那,所有人质都像是被无形的绳索狠狠一拽,上升速度陡然提升一个台阶。

同一时间,天空中响起几十声连环霹雳,几十柄屁股后面喷涌着刺眼光焰的巨型飞剑神秘出现,从各个角度朝烈阳老祖狠狠刺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

这些古怪飞剑刚刚触碰到烈阳老祖的灵焰,就猛然爆裂,化作一枚枚光芒万丈的小太阳,饶是以烈阳老祖半步化神的无敌境界,亦是被几十枚小太阳硬生生从半空砸落到了自家的山门之上,将偌大一座山门砸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连带着四周亭台楼阁都遭了秧。

再加上先前五艘灵能飞舟狠狠砸落造成的破坏,半座“赤阳门”荡然无存。

“烈阳道友,此刻你心里一定万分后悔,刚才为何不老实听劝,乖乖投降,但后悔也没用了。”

直到此刻,众人依旧没能见到神秘敌人的真面目,只听到云层中继续传来淡淡的声音,“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勉强保住你这条狗命,那就是把你掌握的那尊‘云秦金人’完好无损地交出来,果真如此,我就只废去你一身修为,苦役的期限也不会超过一百年,怎么样?”

“啊!啊!啊!”

堂堂古圣界第一强者,在地底苦修百年才破关而出,掌握着“圣火王朝”庞大传承和强大云秦金人的烈阳老祖,如何能当着十几万修真者和自己徒子徒孙的面,忍受这样的羞辱?

一阵如疯似魔的狂吼声中,他周身再度冲出十几条岩浆怒龙,怒龙交错之间,却是一台三十多米高,仿佛由岩浆凝结而成的赤红色巨神兵!

这台巨神兵虽然只剩一条右臂,周身都是裂痕和斑斑驳驳的破损,但是在烈阳老祖的神魂爆燃之下,依旧激荡出了无边火海般的气势,令整条山谷都笼罩在一片红芒之中。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云秦金人!”

“那,那自称‘灵鹫上人’的神秘修士再厉害,也厉害不过云秦金人吧?”

“这可是足以定鼎天下的洪荒至宝啊!”

不少惊魂未定的古圣修士,见到云秦金人的威势,再度对烈阳老祖生出一丝信心。

不过这次,哪怕最虔诚的怒焰军和赤阳门人,信心也不是那么坚定了。

“说来说去,你还是怕了本老祖的金人之威。”

烈阳老祖双目赤红,恍若孤注一掷的赌徒,“那就来尝尝‘霹雳火’的厉害吧!”

“咻!”

巨神兵化作一根红色烟柱,一飞冲天,狠狠撞进了波澜起伏的云层之中,天穹之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