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690章 金心月的办法

天元界,天都市东南一百五十公里处,坐落着一座小巧玲珑,环境清幽的卫星城,是环首都经济圈主要的妖族聚居区。

小城中央矗立着两栋高大巍峨的摩天楼,一栋是“血妖同乡会”,另一栋则是“血妖界各大集团驻天元界办事处综合大楼”。

两座摩天大楼之间,还有一座小小的广场,广场尽头,矗立着一整块黑曜石的浮雕高墙,墙上镌刻着无数妖族矿工在矿道深处挥洒血汗,采集资源的场面。

无论千年前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究竟孰对孰错。

至少过去百年,为了新联邦的崛起,无数妖族都在七大世界的各个资源星球上洒下了汗水、泪水甚至鲜血,亦令自己的血肉和骸骨都深深埋入新联邦的大地深处,和“星耀联邦”四个字融为一体,赋予这个传统意义上的纯人类国度,全新的意义。

这座雕像,就是纪念在新联邦百年崛起之路上,所有死于矿难事故的妖族矿工的。

旁边还立着一座小小的纪念馆,可以查阅到所有牺牲者的名字和事迹。

经常有散落在七界各处的妖族后裔,甚至那些服用了“混沌药剂”,又和人族几代混血之后,压根看不出半点妖族特征的联邦人,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敬献鲜花,缅怀先人和过去。

越过两座摩天楼和小小的矿工纪念广场,在小城的北方,山清水秀的郊野,坐落着一座外表普普通通的乡间别墅。

在联邦过去几十年的风云变幻中,这座貌不惊人的别墅是某种意义上的漩涡中心之一,或者说——制造漩涡的中心。

首都议会的高层,修真者圈子的强者,都将这座别墅称为“月宫”。

这里是金心月的私邸。

“联邦发展部”是政府机构,并不属于金心月所有,而“黯月基金会”作为联邦第二情报机构,虽然隐秘和独立,但依旧带有浓烈的官方色彩,不能完全当成金心月的私兵。

无论“发展部长”还是“黯月基金会会长”,都是国家赋予她的职位和权力,国家随时都能收回去的。

“九天玄女”这个称号却不一样。

金心月对妖族的责任、义务和权力,并不是联邦授予她的,而是靠她父亲的威望以及她自己的手段得来的,所以联邦也没办法将这一层权力都剥离掉。

“月宫”,既是金心月的私邸,是她在首都的家。

亦是她遥控血妖界和妖族大小事务的指挥中心,是她真正的巢穴和力量之源。

但是,在风暴席卷了大半个月之后的今天,这个巢穴却岌岌可危。

这一点,从“月宫”附近私人停车场起起落落的飞梭车数量就可以看出来。

过去几十年间,月宫附近的私人停车场总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每天都有无数来自七界各处的豪华飞梭车抵达这里。

非但有妖族来客,更包括无数联邦知名宗派,那些叱咤联邦数百年的豪门的车队,同样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份,大摇大摆降落在“月宫”之上。

即便是丑闻刚刚爆发的初期,豪华飞梭车的数量也没有减少,反而还稍稍增加了。

那时候,没有任何人相信,得到核心世界大部分豪门支持的金心月,这样一个“巨头”,会被一桩小小的丑闻击垮。

但随着情势急转直下,特别是“月落妹妹”曝光并受到秘剑局的严密保护,短短几天,风云突变,金心月的倒台和黯月基金会的重组似乎都变成了可以预见的事实,这一处停车场立刻变得空空荡荡,冷冷清清,门可罗雀了。

被无数丑闻缠绕的金心月,仿佛真的变成了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不定时炸弹,人人都避之不及,没有任何一个大人物还愿意和她扯上关系,生怕被她拖累,一起炸得粉身碎骨。

——只有无孔不入、胆大包天的记者们,像是嗅到了臭味的屎壳郎一样源源不断赶来,在卫星城的各个角落鬼鬼祟祟,和金心月的支持者,那些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妖族保镖们,玩起了猫鼠游戏。

他们自然是想来抓拍“金心月被捕”的珍贵画面。

身为议会的资深议员,发展部的部长,特别是本次最高议长竞选的两名候选者之一,金心月自然受到联邦法律的高规格保护,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抓的。

直到丑闻曝光的三个星期之后,她依旧拥有基本的自由,也能正常来往于发展部大厦和月宫之间,继续维持着两个机构的运转。

只是,她没有再离开天元界,去其余世界进行巡回演讲和拉票——或许是被独立检察组限制出行,更有可能是她自己都预料到大势已去,再怎么挣扎都没有意义。

面对雪球般越滚越大的丑闻和案件压力,她的职位再高,身份再特殊都无济于事,七界各地已经发起了好几次针对她的游行示威,要求联邦政府立刻将她撤职查办,甚至直接下狱。

消息灵通人士和专门跑议会采访路线的老记者们全都分析,即便最乐观估计,最多一个星期之内,金心月肯定会主动辞去一切职务,配合独立检察组的调查。

一言以蔽之,金心月大势已去,彻底完蛋了!

表面上,的确如此。

然而在月宫地下盘根错节,如迷宫般复杂的地下建筑深处,一场秘密会议正在进行。

与会者并不是乘坐豪华飞梭车进入月宫的,而是通过一座秘密传送阵被直接传送到月宫地底的最核心密室,也就没有被任何记者、秘剑局特工、独立检察组工作人员发现。

这套秘密传送系统是在月宫兴建之初就预埋在里面,几十年来一次都没有被动用过,联邦政府方面也就绝不可能掌握它的传输频率和灵能波动特征,至少在它第一次激活的短短几天之内,没有人会意识到它的存在。

通过秘密传送阵,深入月宫核心的,依旧是上次和金心月见面的三大掌门,三名隐藏在联邦议会后面,真正的大佬。

这一次,他们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三个宗派,还包括所有被丑闻波及,遭受沉重打击,眼看就要摇摇欲坠的旧日豪门!

所以,即便以这三位大佬,元婴级数的城府和心性,都不免心浮气躁,神色焦灼,怒气冲天!

“金心月,你究竟是怎么办事的,大半个月前你是怎么信誓旦旦向我们保证,一定会摆平一切!

“我们相信了你的话,又向你提供了这么多的人力和资源,结果你却越搞越糟,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我们这么多宗派都卷入其中,都是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历史的豪门大宗,却因为你一个人的冒失和鲁莽,全都被推到了悬崖边上,岌岌可危了!

“独立检察组和秘剑局,还有其余十几个部门已经成立了一个联合特别行动队,我们的不少高层都被带走了,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究竟会爆出什么东西来!

“就连我们几个,加起来活了快一千岁,再怎么说都是元婴境界的老头子,过两天都要在规定的时间去规定的地点接受调查!奇耻大辱,真真是奇耻大辱!”

庞掌门、赵掌门和童掌门,三名旧日豪门的大佬,像是三座暴怒的火山,尽情发泄着自己的愤怒、怨恨和恐惧。

金心月依旧是一身最精致和完美的黑色套装,貌似十分冷静地坐在他们对面,一言不发,低头认错。

但是,她嘴角神经质的抽搐,稍稍散乱的眉线,还有黑色丝袜上那一抹微小的撕裂,都显示出了她内心的惶恐和狰狞。

乍一看,在沉重的压力和难以逆转的惨败面前,连金心月的道心都彻底失控了。

“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她深吸一口气,白白嫩嫩的小手哆嗦着,为自己点了一根又细又长的女士烟,却不抽,只是怔怔看着忽明忽暗的烟头,幽幽道,“三位掌门怒发冲冠,神魂爆发,破口大骂,把我活活骂死,便能拯救你们的宗派和家族了么?”

“你——”

三名大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已经好几百年没听过这么“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话,全都气得经脉颤抖,真气激荡,“倘若如此,你哭着喊着求我们一定要过来共商大计干什么,事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有什么‘大计’,可以逆转乾坤,绝处逢生!”

金心月惨笑起来。

她脸上浮现出来的表情,或许是三名大佬加起来千年人生中看到过最凄惨,最纠结,但也最阴狠的笑容。

“杀了我吧。”

金心月深深抽了一口烟,朝三名大佬缓缓吐出一层变幻莫测的迷雾,“一了百了。”

三名大佬同时愣住,片刻之后,愈发愤怒:“你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你把事情彻底搞砸,闹出这么大的烂摊子,连带我们统统都被你拖下水,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现在拍拍屁股就想一死了之?哪有这么容易!

“杀了你?杀了你就能解决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把你千刀万剐!但是你的命有这么值钱吗,有资格拉我们这么多豪门大族一起给你陪葬吗?

“你,你,你!我们怎么早没看出来,你竟然是这样一个疯子!”

金心月默默地抽着女士烟,这次却将迷雾统统吞到肚子里去,她耐心听完了三名大佬的呵斥,忽然抬头,眼底绽放出疯狂的光芒,含笑道:“或者,我先杀了你们,保证送你们走得轻轻松松,爽爽快快,一了百了,那就不用活得这么痛苦,还要眼睁睁看到你们祖宗传承下来数百年的基业,都毁在你们手上了!”

三名大佬同时愣住,又同时感知到了金心月身上毫不掩饰的惊人杀气,终于回想起了上次和金心月单独见面的结果。

糟,糟糕,这个女人是个疯子,他们怎么会犯了和上次一样的错误?

“别紧张,和三位掌门开个小玩笑而已。”

金心月微微一笑,杀气忽然像是泼到沙漠中的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轻轻一弹女士烟尽头细腻如玉的烟灰,把双腿舒舒服服地叠了起来,“看来,三位掌门既不想我死,也不想自己死,更不愿意看到你们的宗派和家族死,还希望……绝地反击,死中求活了?”

三名大佬面面相觑,仿佛在彼此眼底看到了一线希望:“你有办法?”

“兵败如山倒,运去不自由,现在整个联邦都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纵然大罗金仙降世临凡都回天乏术了,连三位叔父和前辈都无计可施,我区区一个弱质女流,还能有什么办法?”

金心月看着烟头,又通过烟头上的橘红色光芒看着三名掌门,就像是通过瞄准镜锁定了三头猎物,“对了,说起来,三位掌门,要不要和我一起投降帝国?”(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