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606章 我不是一个喜欢暴力的人

这是一间不大的炼器室,更准确说,是一个炼器室连带着起居室的套间,旁边还有存储着各种实验材料的小仓库,如果可以的话,完全在这里潜心研究好几个月不用出去。

从这点上来说,这里又有些像是与世隔绝,闭关修炼的“洞府”了。

炼器室里没有别人,只有一名花白头发乱糟糟,脸皱巴巴像是个干核桃,看不出多少年纪的老炼器师,正在聚精会神地研究着一枚血红色的小珠子——就是在不久之前,成玄素从唐晓星喉咙里取出来的那一枚。

“太……精彩了!”

老炼器师面前是一台由两百五十一枚晶片组成的放大和显微成像仪,帮助十几根细若牛毛甚至是芥子级数的超微型探针,庖丁解牛,抽丝剥茧,一层层将血红色小珠子的外壳剥离开来。

在显微成像仪激发出的光幕上,直径不到三毫米的小珠子表面,却是错综复杂地布满了上百座符阵,上百座勾心斗角,互相串联、吸引和共振着,散发出极其微弱波动的符阵!

而这仅仅是第一层。

事实上,这颗精确直径在2.78毫米的小珠子,好似洋葱般,总共分成七层,每一层都可以独立活动,并且镌刻出了层层叠叠的近五百座符阵。

而最终为这些符阵提供能源的,仅仅是一颗微乎其微,如尘埃般的晶髓。

“真是不可思议的结构,光是要在米粒大小的空间内,分离出七层薄如蝉翼,却又要运转自如的金属壳,就是神乎其技的手段,而且要用这么小一枚晶髓,来为总共四百九十七座符阵精确分配灵能,实在是,实在是——”

老炼器师激动地喘息着,那眼神就像是穿越了数百年的时光,第一次见到初恋情人。

他的脸上布满皱纹,连五官都被皱纹淹没,显得苍老无比。

但双手却依旧像是初生婴儿般娇嫩,如少女的纤纤素手般细腻。

而他双手的动作,亦是好似抚摸着初恋情人绸缎般的皮肤那样轻盈和温柔。

他半眯着眼睛,十指释放出了一缕缕的灵丝,逐一摩挲着小珠子内部的所有符阵,越摩挲,眼神就越贪婪而狂热。

“这是一套定位符阵组,不过和我设计的定位符阵相比,面积减少了11%,灵能消耗降低了19%,散发出的灵能波动更少,隐蔽性更强!”

“这是……这竟然是一套空间测绘晶片组,可以将沿途经过的整个空间情况统统扫描下来,化作最精确的立体地图!”

“嗯,这是用来向外界发射集束灵能波动的传送单元,有了这个东西,外界的某个接收器,就可以同步接收到这枚法宝侦测到的一切信息,相当精巧的设计,似乎还采用了大量洪荒遗迹技术,比我们掌握的技术更加高超!”

“幸好,这枚法宝被及时发现,并且浸泡到了‘阻隔液’当中,使它失去了效用,否则麻烦就大了。”

“等等,这又是什么,最内层这三十三座符阵似乎和定位、侦测以及传送无关,好像是,好像是——”

老炼器师皱眉沉思了很久,不断调节着晶片的角度和放大倍数,时不时还通过晶脑查找相关符阵的资料,三分钟之后,自言自语,得出结论,“好像是某种干扰符阵,一旦被激活的话,可以干扰掉四周的防御符阵和警戒法宝。”

“不过,设计上好像有点儿问题,这样的设计,不太可能被远程激活的,只有近在咫尺的距离,才能激活它——那又有什么用呢?”

“也是,方寸之间已经塞进去这么多不同功能的符阵和晶片,连根针都插不进去了,想要再塞进去一座功能强大的远程激活符阵,根本不可能!”

老炼器师摩挲着胡子拉碴的下巴,思索着倘若是自己来设计的话,有没有可能重新分配符阵和晶片所占用的空间,再设计进去一座结构复杂,功能强大的远程激活符阵。

深深思索了半天,结论仍旧是,办不到。

“究竟是什么人炼制出了这样一枚高水平的追踪、测绘和定位法宝?星耀联邦或者发展千年之后的真人类帝国,竟然拥有这么可怕的炼器师吗?”

老炼器师念叨了几句,开始在晶脑上飞快撰写分析报告。

但是,当他无意间又扫了一眼显微成像仪的光幕时,忽然看到了不可思议就的一幕。

这枚小珠子核心处的干扰符阵,竟然绽放出了微弱的光芒,好似一只妖异的眼睛那样,静静地看着他。

“这不可能!”

老炼器师悚然一惊,几乎要惊叫出声,这枚小珠子已经被他用秘法彻底瘫痪,完全在他掌控之中,绝不可能被远程激活,除非对方在十米之内,直接将神念灌入符阵之中!

老炼器师心中一动,想到一个最不可思议的可能。

但是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他的整条脊椎骨就传来一阵剧痛,痛楚如肆无忌惮的洪水般在四肢百骸中横冲直撞,缠绕住了他的每一条神经和筋络,令他非但无法动弹一下手指,甚至连一道念头都传送不出去了!

老炼器师无力地跌坐回到了椅子上,又被人连带着椅子一起转了过来。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

同样花白色乱蓬蓬的头发,同样如核桃般皱巴巴的面孔,同样被皱纹淹没的五官,同样如婴儿般娇嫩,如少女般细腻的双手。

他产生了荒谬的错觉,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面镜子。

不对,这个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进来的入侵者,最开始的模样和他还是略有差异的,最大的差异,就是那种冷漠孤僻,除了炼器术之外,对一切都不屑一顾的古怪气质。

但是,在仔细观察他的短短几秒钟之内,对方似乎就敏锐抓住了他气质的关键之处,在几次深呼吸之后,慢慢浮现出了和他几乎一致的深情、姿态甚至是心跳和呼吸!

“多么完美的炼器术!”

老炼器师心底当然生出了强烈的恐惧,但是比恐惧更加强烈的,却是对入侵者的好奇。

他看出对方是使用了某种秘术,伪装成他的样子,但这种秘法绝不仅仅是人体本身的改变,还涉及到类似“人皮面具”的技术来修饰面部。

“人皮面具”原本是一种非常落后的技术,在萤火虫号上,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了,老炼器师还从来没看到过炼制得如此精巧的人皮面具。

对方伸手,在他的喉结上方轻轻粘贴了一枚凉飕飕的晶片,老炼器师吞了口唾沫,感觉自己恢复了说话能力,但只能轻言细语,却不可能大吼大叫和念动咒语了。

“你是谁?”

尽管明知得不到答案,老炼器师还是忍不住问道。

果然,对方没有回答,却是双手捧着一根头发,递到了他的面前,轻声道:“罗德教授,萤火虫号上首屈一指的材料学和超微镌刻学专家,唐晓星的导师,这枚伪装成头发的追踪法宝,是你亲手炼制的吧?唐晓星说,萤火虫号上只有你才有这样的超微镌刻技术,能在细若发丝的中空管壁内部镌刻超过一百座符阵,也只有你才能接触到这种用‘玲珑玉’和‘毒蛛鬼丝’炼制而成的新型材料。”

老炼器师的眼睛定住,想了半天,喘息道:“原来,原来这枚定位法宝的最终目标,竟然是我!”

“没错。”

对面淡淡道,“无论唐定远舰长还是崔灵风议长,都不是那么容易被定位和接近的,但你这里的防御却要松懈太多。”

“而且,你在整件事当中扮演的角色相当关键。”

“首先,这枚伪装成头发的追踪天线,外观上的发质和光泽,和唐晓星本人的头发一模一样,这是精心炼制的结果。”

“还有,另外两枚贴在唐晓星身上的追踪晶片,炼制风格和这根天线如出一辙,应该也是出自你之手吧?从外观上来看,也和她的肤色浑然一体,根本分辨不出来。”

“无论头发还是肤色,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你在炼制这三件法宝的时候,就非常明确知道,他们将被用到你的学生,唐定远舰长的女儿唐晓星身上。”

“那么,一向深居简出,脾气古怪,从不过问外界事务的罗教授,你在整件事里面,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罗德教授瞪大了眼睛,并非全然因为对方点出的事实,还因为对方的声音逐渐变化,变得和他苍老而尖利的声音一模一样!

现在,除了双方身上的衣服之外,连他自己都很难分辨出彼此了!

“通常来说,我是一个崇尚以和为贵,以德服人,很不赞同使用暴力手段的人。”

对面很遗憾地叹了口气,“不过现在时间紧迫,如果罗教授还是不愿意实话实说的话,我也只能用点儿小小的手段了。”

“相信我,虽然外面的守卫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里面在干什么,但我一定会将这短短一个小时,变成如一百年那么漫长的!”(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