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580章 巫马玄是谁?

李耀从没想过,一个满脸刀疤、凶神恶煞的壮汉,满脸堆笑的模样,竟然可以比太监都要谄媚。

不过,听到四周围观者的惊呼,他便知道赵通天变脸的原因了。

“竟然是他——楚老!”

“是楚重九,萤火虫号专门驻扎在龙蛇星域的炼器高手!”

“什么,他就是有‘鬼影雾幻手’之称的楚重九么!”

李耀心中暗道,原来这名气势非凡的老者,是萤火虫号上的星海修士,难怪派头这么大,“雷狮”赵通天都要如此敬畏而谄媚了。

尽管萤火虫号以及天环、水晶、幽冥和树海四界的放逐者,“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家都是流亡者,但双方绝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烂船还有三分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搭载着星海共和国流亡政府的萤火虫号,即便真是惶惶不可终日的惊弓之鸟,那也是从星海中央,人类文明的心脏地带逃出来的,天生就高高在上!

逃出来的时候,船上自然携带了大量修炼神通的精髓,乃至万年前星海帝国时代的强大法宝!

即便在宇宙中漂流千年,这些强大法宝和修炼神通的体系,依旧艰难地传承着,并未彻底断绝。

就连星耀联邦都对萤火虫号上的尖端技术、超卓神通和强大法宝垂涎三尺,更不要说龙蛇星域这些穷途末路的丧家之犬了!

所以,不管龙蛇星域是多么乌烟瘴气、无法无天的地方,都极少有人敢招惹来自萤火虫号的星海修士。

一方面,人家的拳头够大——来自萤火虫号的星海修士,装备来自星海中央的晶铠和法宝,战斗力绝不是这些残兵败将可以比拟,同等级数,一个打他们三个都绰绰有余。

另一方面,萤火虫号以龙蛇星域为跳板,和星耀联邦展开贸易,这里是贸易中转站,大量珍稀资源和天材地宝都在这里集散,每天的利润都是天文数字,不知多少人要靠萤火虫号来混饭吃,又怎么会砸烂自己的饭碗呢?

是以,即便真有人被猪油腻住了眼睛,敢不知死活对星海修士下手,往往用不着星海修士自己动手,“四圣商会”和诸多地头蛇都会先把他揪出来碎尸万段,让星海修士出气!

星海修士就是龙蛇星域诸多势力当中,地位超然的一股力量。

萤火虫号既然要和龙蛇星域以及星耀联邦进行贸易,少不了要做各种天材地宝以及法宝的买卖,这里就涉及到大量材料学和炼器术方面的专业知识。

楚重九便是专门驻扎在这里,负责相关工作的主管。

四圣法宝中心,是龙蛇星域最大的法宝商城,楚重九以往没少在这里现身,和四圣商会中不少知名炼器师都交流切磋过,在本地炼器师圈子里名声极响,所以一出现就被众多炼器师认了出来。

“楚老……”

赵通天的脑袋都快低到脚丫子上面去了,搓着手,陪着笑脸道,“上次我们雷电铠师团千辛万苦为您弄来的那块‘玉皇精’品质怎么样,还用得过吗,要是不行,您尽管说话,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带着兄弟们,再给您搜罗几块纯度更高的来!”

“马马虎虎,凑合了吧,纯度当然没有星海中央一些洞天福地采集到的玉皇精那么高,不过在星海边陲的乡下地方,能弄到这样的货色,也算你们有心了。”

楚重九脸色稍稍柔和了一点,挥了挥手道,“散了散了,都围在这儿干什么,我预定了九号,十二号和十五号测试道,有几件法宝要测试,你们把测试道都堵得严严实实干什么?咦,这台晶铠不错啊,赵团长,你的?”

“小赵,小赵,在楚老面前我哪儿当得起‘团长’两个字啊!”

赵通天眼珠一转,滔滔不绝将刚才发生的争执复述了一遍。

这“鬼影雾幻手”楚重九的炼器术,可是隐隐在此间维修部主管聂思远之上,平时重金礼聘,他都未必会帮人调试晶铠,如此大好机会,赵通天怎么会放过?

“楚老,您看这……”

负责这款“深蓝雷霆”晶铠维修和调试工作的本地炼器师沙永明也站了出来,对楚重九深深一施礼,面露为难之色,眼底满是哀求之意。

他显然也有点儿底气不足,知道自己的维修十有八九是出了什么岔子,并不愿意把这件事闹到师父那里去,至少等圆满解决之后再让师父知道,责罚会比较轻一点了。

“原来如此,小事而已。”

楚重九微微一笑,捻着又粗又硬的胡须道,“小沙,你师父这段时间在‘王牌生死斗’擂台赛当法宝总监,每天过手的法宝不计其数,这点儿小事也没必要去劳烦他,小赵,信得过楚某的手艺,我帮你看看吧!”

“求之不得!”

赵通天和沙永明都大喜过望,朝楚重九深深作揖。

“哈哈,我这也算是见猎心喜啊!”

楚重九摩挲着“深蓝雷霆”的外壳,满眼放光,不住点头,“巫马玄是星耀联邦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炼器师,也是三五十岁这个年龄段中,第一个有能力独自设计和炼制晶铠的超级天才,虽然‘日蚀’江少阳并没有收他为徒,但人尽皆知,那不过是碍于辈分上的关系,他在江少阳团队中的地位,却是比江少阳几个真传弟子都要重要和稳固的,将来继承江少阳乃至更老一辈炼器师‘超新星江圣’所代表的,深海大学炼器系,‘深海流炼器术’全部精髓的,肯定是这位‘鬼才’巫马玄了!”

“一名超级炼器天才,第一次独立操刀炼制晶铠,虽然还存在不少生涩和稚嫩之处,但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勇猛精进的手段,都令我这样的老家伙叹为观止,冷汗涔涔啊!”

“啧啧啧啧,看看这样的反应炉鼎嵌入方式,四个字,惊心动魄!”

楚重九一边评头论足,一边抬起右手,释放出一道道淡蓝色的灵能波动,如触手般轻轻卷起了“深蓝雷霆”。

这里是法宝测试场,场边原本就有几百座不同功能的法宝检修台,楚重九左手背负在身后,右手虚虚托举着晶铠,从容不迫地将它固定到了一座检修台上。

他眼皮低垂,五指轻轻跳跃着,晶铠的胸甲和面板都“噼噼啪啪”地开启,露出了如钟表般精细的内部符阵和构件。

楚重九就像是享受着一曲除了他之外无人能听到的精妙乐曲,摇头晃脑,尽情沉醉,连连感叹,足足让围观者鸦雀无声地等待了五分钟,这次不慌不忙地睁开眼睛,意犹未尽道:“不错,不错,真没想到,在星海边陲的穷乡僻壤,都能遇到这么有潜力的好苗子!”

“小沙,也真是难为你了,巫马玄亲手操刀的晶铠,不是谁都可以维修的,你已经做的非常不错,完成度至少有97%以上,等见到了你师父,我都要和他好好夸夸你的!”

“多谢楚老美言!”

沙永明长舒一口气,简直要喜极而泣,有楚重九这句话在,这件事十有八九是过关了!

“楚老——”

赵通天尴尬了。

“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楚重九有些不满地扫了他一眼,把这头“雷狮”吓了一个哆嗦,又和颜悦色地看着沙永明,“小沙,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说你的完成度只有97%,还有3%的疏忽,在什么地方?”

“晚辈愚钝。”

沙永明满脸纠结地说,“每一个细节,我都是按照维修手册上来进行的,所有参数都一一吻合了,可是……”

“参数是死的,人是活的;晶铠是死的,但晶铠也可以是活的!”

楚重九道,“晶铠的生命,就是炼器师的风格,就是铠匠在亲手组装这台晶铠时,倾注进去的无比强烈的个人烙印!别人在进行维修和调教时,也要顺着它原有的‘肌理’、‘风格’和‘烙印’来操作,否则,最多是修补好了晶铠的‘身体’,却没有唤醒晶铠的‘魂魄’啊!”

“楚老明鉴!”

沙永明壮着胆子道,“这个道理,老师也是教过我的,我知道巫马玄是‘日蚀’江少阳的真正传人,完全继承了江少阳凌厉、激进、大胆的炼器风格,我在维修和调试时,也是以比较凌厉和激进的手法去处理的,却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何方?”

“是啊,楚老。”

赵通天也摸着脑袋道,“究竟哪儿不对呢?”

“这就是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

楚重九高深莫测地一笑,淡淡道,“小沙,你只看到了巫马玄是‘日蚀’江少阳最优秀的传人,彻底继承了他凌厉的风格,但你有没有仔细体会过,这对‘有实无名’的师徒,在炼器风格上是否存在差异?”

“告诉你,不但有,而且很大!”

“原因很简单,巫马玄虽然是在江少阳的炼器团队中才崭露头角,然而他的炼器之路,却起源于其母,大荒战院炼器系的谢安安大师!”

“说起谢大师,在今日的星耀联邦炼器师圈子里,虽然也是出类拔萃的一流高手,但是和‘日蚀’江少阳这样风格鲜明的领军人物相比,存在感始终不强,很多人都觉得谢大师的独创性不够,是只能守成、无法开拓的二线人物,说白了,就是在最关键的‘炼器天赋’上,始终稍逊一筹。”

“但我却有不同看法,我对谢大师的评价很高,她的炼器风格独树一帜,在整个联邦都找不到太多类似的炼器师,甚至和其师,一代炼器怪才‘妖星’李耀都不尽相同,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圆融’!”

在旁边竖起耳朵偷听的李耀:“……哈?”(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