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483章 输家的博弈之道

血色心魔瞪大眼睛,哇哇怪叫:“没错,这样一来,所有事情都对应得上了!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龙扬君会不记得‘前世’的事情!或许按照标准的程序,在完成胚胎的培养之后,会向她脑中灌入大量记忆,凝聚成一个清晰的意识,以及庞杂的女娲族知识体系!但因为遇上了突如其来的危机,她是被仓促之下发射出来,所以这项工作只进行了一小半,她只是被植入了一些模模糊糊的记忆碎片而已!”

“那我们现在的目标,就很明确了!”

李耀若有所思道,“既然第一个谜团已经解开,接下来只要弄清楚一百年前在女娲战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可以了,而这件事也会反过来证明我们的推测是否正确!”

“肯定不是被两名化神老怪入侵这么简单!”

血色心魔推敲道,“因为古圣界过去几万年间,都流传着关于女娲战舰的传说,它被此界土着当成‘仙宫’,还留下了‘万罗天星盘’和‘地图核心’之类的法宝,可见很早以前就有人进入过其内部,那时候并没有触发一系列的反应,也就是说,在女娲战舰的判断中,被一些土着进入战舰内部,其实问题并不大,不至于危害到自身和胚胎的安全,就好像那个圆滚滚的银球——自动防御系统,不是对你进行了一番检测,确定你是真正的人类之后,就放弃了对你的攻击么?”

“如果真的不希望被人入侵的话,它大可以转换成另一套太虚幻境来检测你是不是最初的船员,只要不是,就不分青红皂白,瞬间加以格杀才对!”

李耀心中一凛。

血色心魔说得有道理。

看来凤凰帝还不是他唯一要警惕的对象,女娲战舰本身,或许都隐藏着极大的蹊跷,一百年前发生的事情,绝不止是被两名化神老怪侵入其中这么简单!

接下来,应该怎么应付?

龙扬君的身世之谜以及她为什么要策划这一切的初衷大致都搞清楚了,虽然她肯定还有所保留,但坦白出来这番话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自己和龙扬君之间,是不是可以合作呢?

“我还是觉得她怪怪的。”

血色心魔忧心忡忡地说道,“奇怪,直觉告诉我,她刚才说的应该都是真的,并没有太多歪曲的地方;但直觉同样告诉我,她很危险,极度危险!”

“为什么?”

李耀深思熟虑道,“倘若龙扬君真是几十万年前女娲战舰上某一名核心船员的逆生长体或者复制体,那应该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啊,女娲族不是帮助我们人族,反抗盘古族暴政的么?”

“而且我看龙扬君的体型,和昆仑遗迹中发现身形高大,人首蛇身的女娲族存在较大差异,应该还算是人类的范畴吧,虽然能从体内分泌出诡异的水晶战甲,又能在男女不同形态之间自由转变,但极有可能和‘雷震子部队’一样,是接受女娲族基因调制的特殊兵种,归根结底,还是人类,那就更是自己人了!”

“我们这次出来,原本就是来寻找盟友,一起对抗真人类帝国的,倘若龙扬君真是几十万年前经过女娲族改造和教导的人族战士重生,她对联邦来说简直是无价之宝!”

“还有,这艘女娲战舰,舰桥如此古怪,也不是凭我们一己之力可以激活和驾驭,她是其中关键,不和她合作,要怎么将战舰弄到手?”

“最后——”

李耀苦笑道,“就算我不想和她合作,又能如何,我完全杀不了她啊,难不成我们两个要一直僵持着,活活在这里老死不成?”

李耀这番话,倒不算没有道理,但血色心魔却置之不理,忽然瞪圆了眼睛道:“我知道自己的不安来自何处了!就算你的推测都是正确的,龙扬君真是女娲族培养的精英战士,而女娲族也的确站在人类一边,是真心实意帮助我们推翻盘古暴政,那也并不意味着,龙扬君一定要和联邦合作。”

“关键在于,‘我们’是谁?”

李耀愣住:“我们是谁?”

“对啊!”

血色心魔认真道,“如果简单粗暴一点,把盘古族和女娲族的立场区分为,是否支持人类拥有七情六欲和自我意识,前者是将人类当成傀儡和工具的话,用‘三大本源法则’来束缚人类的话,那么一切拥有情感和自我的人类,统统都算是女娲族的盟友,都是‘我们’,对吧?”

李耀想了想:“……大概对吧,又如何?”

“又如何?你还不明白吗!”

血色心魔提高了嗓门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女娲族培养出来的精英战士龙扬君,肯定是极度厌恶圣约同盟,会愿意和我们并肩携手一起对抗圣盟和盘古族的,但她凭什么就一定要选择联邦呢,真人类帝国的修仙者,也拥有自我意识,拥有七情六欲的啊!就算是帝国治下最卑贱的奴隶,帝国最多折磨他们的身体,收割他们的生命,也不会剥夺他们的情感和自我意识的!”

李耀彻底愣住。

“所以,星耀联邦和真人类帝国,实际上都是‘我们’,都可以算是女娲族精神的正统传承者。”

血色心魔摇头晃脑地说道,“你凭什么认为,在龙扬君看来,只有联邦才值得合作呢,或许她会更欣赏帝国的制度也未可知!”

“不会吧?”

李耀想了想,还是难以置信,“女娲族的精英战士,会认同帝国接近奴隶制度的暴政么?”

“你怎么知道不会?”

血色心魔冷笑道,“我们现在出土的关于盘古族和女娲族的遗迹极少,光靠一座小小的昆仑,根本不足以描绘出数十万年前洪荒时代的文明体系和社会结构,更不知道他们究竟是采用什么样的政治制度,你该不会以为,女娲族就一定是什么和谐平等,民主自由之类乱七八糟的吧?”

“呃——”

李耀又一次哑口无言。

血色心魔的顾虑很有道理。

站在现代人类的角度,盘古族的确很“坏”,但这并不意味着女娲族就一定很“好”。

在不同文明的碰撞和竞争中,“好坏”本来就是很幼稚的概念。

或许大家的道德评判体系根本不一样,很多在女娲族和龙扬君看来是“正确”的道理,在李耀和联邦看来就变成大逆不道了!

不过,再三思量之后,李耀还是认为,如果能和龙扬君达成合作,好处多过坏处。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毫无风险的交易,倘若非要确定每一名盟友都绝无半点问题再谈合作,那根本不可能找到半个盟友,更何况是龙扬君这样的强力盟友!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正常情况下,联邦对帝国的胜率是极低的,低到连10%都未必有。

在一场可以大概率预测结局的博弈中,潜在的赢家总会尽量排除一切干扰,甚至是有可能提升他胜率的干扰。

因为根本不需要任何变数,他都是稳赢的!

而作为潜在的输家,想要翻盘的话,就要力争引入越多的变数越好,哪怕是极度危险的变数!

因为就算不引入任何变数,他的失败和灭亡都是大概率事件!

所以,即便龙扬君有可能在联邦和帝国之间左右摇摆,引入这个“不确定因素”,都是对联邦有利的事情!

“我并不是反对和龙扬君合作。”

血色心魔瞬间就洞悉了李耀的想法,幽幽道,“眼下除了龙扬君之外,还有凤凰帝和隐藏更深的神秘势力,不和她合作,的确很难破解这个困局。”

“我只是说,即便要和这个裤裆里不知藏着什么玩意儿的人妖合作,都要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千万不要彻底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也不要急于暴露出我们所有的底牌!”

“废话!”

李耀啐了一口,“我要真那么蠢,早就被你连皮带骨吞噬干净了,还轮得到她?”

定了定神,李耀再次将目光投向龙扬君,正好撞上龙扬君若有所思投射过来的目光。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织、纠缠、试探,却并没有爆发出敌意的火花。

“龙道友。”

李耀干咳几声,换了一个称呼道,“现在你我都交换了大量情报,并掌握了对方的大量秘密,看来是很难维持‘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状态了,现在我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出全部手段,你死我活地厮杀一场,或是同归于尽,或是只有一个能够在身受重伤,极度虚弱的状态下离开这里!”

“要么,我们只能将合作升级,更加紧密地纠缠在一起,把彼此的利益和计划都死死捆绑住,渐渐融为一体,真正做到‘生死与共,福祸相依’!”

“你看,我们刚才只不过是交流了一些信息,就几乎发掘出了你的身世之谜,说明彼此之间的合作,绝对大有好处!”

龙扬君静静听着,忽然道:“你以前,在你的世界里,从没有见过我这样的人?”(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