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402章 大周传人!(第四更!)

李耀这句话一出口,连隐隐站在他那一边,巴望着他能成为供奉长老的紫极剑宗元婴们,都面面相觑,流露出惊诧和狐疑交织之色。

紫极剑宗是天下第一剑派,古圣界又没有专门以炼器为主业的宗门,那么紫极剑宗的铸剑水准,自然是超一流的,宗派之内,有的是铸剑好手!

燕离人身为紫极剑宗的最强剑修,号称剑痴、剑圣的人物,能享受到的资源甚至比掌门还要多!

他有什么要求,紫极剑宗上下肯定是有求必应,豁出性命都要完成!

他的佩剑残破,自然动过念头,去找这些成名已久,经验丰富的铸剑大师们维修。

这把以紫英铜和寒山铁打造的普通法剑,维修起来倒不甚困难,以紫极剑宗掌握的各种天材地宝,和铸剑大师神乎其技的手段,哪怕将它的强度提升十倍,再附着各种强大神通都不成问题。

但燕离人提出要求,希望重铸之后的短剑,长短、厚薄、形态、轮廓、重心……每一处细节,都和过去完全一样,一分不得增减,甚至连原始铸造时,残留在剑身之内,肉眼都无法看见的细微孔洞分布,都必须一致!

这个古怪的要求,却有些强人所难,众多铸剑大师打造了一辈子的法宝,还从来没听过这么荒诞不经的要求,众人商议很久,实在束手无策,此事便一直耽搁下来。

他们原先只道此剑是燕离人的心爱之物,不过是做个纪念,时常把玩而已,而燕离人平素是有些痴,经常会干出一些稀奇古怪,疯疯癫癫的事情,谁都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要提这种要求。

燕离人提了两次,见无人能维修之后,倒也不再提起,此时便被众人抛到脑后。

今天听李耀详细解释,才知道这里面竟然还有如此玄妙的道理,他们铸造了一辈子的刀剑,却不知道剑身内部一个肉眼无法看见的孔洞,都有可能对最后的剑招,造成致命的影响!

“怎么可能!”

“我们这么多铸剑师加起来都办不到,他竟然能办到?”

“没理由啊,灵鹫上人是巫蛮修士,实力强横倒还说得过去,为什么在铸剑之道上,都有这么精深的研究了?”

“可是,可是上次燕长老曾经拿来图纸,还说过要重铸之剑的长短和分量,他的确说得分毫不差!”

“这,这!”

众多紫极剑宗的知名铸剑师们,统统茫然了。

更不用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别派修士,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越来越浓烈的质疑!

唯有燕离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李耀。

他这把剑,从未真正示人。

就算找宗派内铸剑大师去维修时,也只是画出图纸,写上数据和自己的要求。

因为没有一名铸剑师敢接这个任务,此剑便一直没有曝光。

但是这“灵鹫上人”非但精确说出了此剑的长短、重量和重心所在,连剑身内的暗伤都说得一清二楚,甚至还说出了燕离人之所以不愿重铸的顾虑!

而他所凭借的,不过是一道无影无形、虚无缥缈的剑意而已!

世上竟有如此可怕的相剑之术!

燕离人的眼珠瞬间红了。

他一生极情于剑,剑便是他的生命,为了获得最完美的剑,他宁愿付出一切!

原本以为,此剑就要以如此残破的模样,陪伴自己终生,虽然可以用高明的剑术弥补,终究是一个偌大的遗憾!

岂料此刻,竟然出现转机,怎能让他不心神摇曳,魂魄齐鸣啊!

“你,你真能重铸此剑!”

堂堂剑圣,像是一个毛躁不安的青年般低吼起来。

“当然!若论剑法神通,我或许不是你和齐中道的对手,但若论铸剑炼器之术,放眼整个古圣界,本上人……天下无敌!”

一言既出,如惊雷滚滚,震撼全场!

李耀来参加龙泉大会之前,就对“灵鹫上人”这个身份的定位,进行过详尽分析。

光是定位成一个武力强横的凶人,是不行的。

他出身于现代修真文明,习惯穿上晶铠来战斗,而晶铠又是见不得光的东西。

在不穿晶铠、不驾驭巨神兵的情况下,以他的武力值,别说对上燕离人这样可怕的剑仙,就算对上将“番天印”激发到极限的齐中道,恐怕都要落荒而逃。

即便他真能和“三圣四凶”齐名,跻身“天下十大高手”之列,估计也是排名比较靠后的一个。

更何况,光凭武力值,树立一个很能打的绝世凶人形象,或许会让人怕他,敬他,拉拢他,甚至有机会参与到一些核心机密中。

但扮演的也是吃力不讨好的“打手”角色,有什么苦活累活肯定都会落到他头上。

炼器师就不同了。

炼器师这个职业古已有之,那时候叫“铸剑师”,相当受人追捧,很容易凭借帮人铸剑炼器,拉拢到诸多高手,组成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这对于想要组建“星耀联邦海外元婴雇佣兵团”的李耀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就好像眼下,倘若他真能帮燕离人成功重铸法剑的话,一定能获得对方的好感,再趁机笼络一番,就极有可能把他拉到联邦一边来了!

而且在一些探索遗迹的冒险行动中,铸剑师都是重点保护对象,等闲不会让铸剑师冲在前面拼命,毕竟遇到什么陌生的机关和法宝,还要靠铸剑师来破解。

更何况,相对于自己的武力值,李耀还是对自己铸剑炼器的手段更有信心。

道理很简单。

他现在是元婴境界,所以欧冶子的记忆碎片,也被开放到了元婴阶段。

现在有血色心魔帮李耀吞噬和研究欧冶子的记忆碎片,再双方共享,消化吸收的效率大大提升!

古圣界已知的最高境界就是元婴,百年前神秘失踪的两名化神,也没听说在炼器之道上有什么惊人造诣。

所以,李耀不认为,此界会有比自己更强的“铸剑师”!

唯一的麻烦是,这样的身份定位,会不会惹人怀疑,甚至有朝一日,和星耀联邦的“秃鹫李耀”联系在一起。

不过李耀反复思索了很久,认为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在老家星耀联邦时,他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他拥有古修时代炼器大师欧冶子全部记忆传承的秘密!

不错,那时候他是经常会施展出一些古法炼器的手段,但大多数时候都是辅助,主要是以此来“破门”,去领悟现代炼器术的玄妙。

那时候,他给人的印象应该是“一名精通古代炼器术,作品略带古风的现代炼器师”。

这和真正原汁原味,百分之百采用古法炼器,完全是两回事!

只要他在炼器风格上稍加改动,应该没人会想到,一名来自古圣界,采用最纯粹古法的铸剑师,和星耀联邦那个略带古风的现代炼器师,竟是同一个人!

更何况,他离开联邦之前,就预料到了此行的凶险,还进行了一番针对性的布置,倘若有朝一日真的带着众多“元婴雇佣兵”回到联邦,这些布置或许还能派上大用场。

“我的身份,燕道友应该知道,巫蛮修士一个!你会对我的铸剑术产生怀疑,亦是理所当然!”

整座铜炉峰上,依旧被李耀嚣张至极的话,震惊得鸦雀无声。

李耀缓缓扫视一圈,继续用沙哑的嗓音,略带几分孤傲冷峻道,“这个秘密,我原本并不想说,不过燕道友这石破天惊的一剑,实在令我受益匪浅!”

“我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燕道友既然给我几分薄面,愿意将自己最隐秘的一剑,大大方方展示给我看,那我这点儿小秘密,又算得了什么?”

“不错,巫南五路,原本并没有什么铸剑炼器的传承,巫蛮修士中,也很少有擅长御剑术的高手!”

“我师承五阴老祖一脉,原本对铸剑之道,都是一无所知!”

“不过,或许在场不少道友都有所耳闻,七十年前,我被师兄黑月尊者所害,打落悬崖毒潭,在九死一生中捡回半条性命,却是被腐蚀得肉烂骨糜,经脉寸断,面目全非!”

“幸好数十种剧毒相冲,勉强保住一条性命,之后又遇到了一番奇遇,找到了一处大周王朝时代,残留下来的上古洞府!”

“大周王朝!”

众多修士一阵惊呼。

“大周”是“云秦”之后,古圣界第二个大一统王朝,迄今也有八九万年历史了,在崇古贬今,越古老越厉害的修真者眼中,自然是高深莫测,妙不可言的存在!

“那是大周王朝一名叫‘严烛’的铸剑、相剑大师留下来的洞府,他为了躲避大周修真界的战乱厮杀,才一路流亡到了巫江之南,葬身于此之后,洞府在数万年来都没有被人开启过,却是冥冥之中,被本上人找到!”

严烛这个名字,自然是李耀胡编乱造的。

一路风尘,他仔细了解过,这“大周”是一个战乱频繁,争斗不休的短命王朝,残留下来的古籍资料极少,随便编造一个并不存在的“大周铸剑师”,任谁都看不出破绽!

------------

今天就四更了,老牛得去好好琢磨琢磨明天怎么整!(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