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346章 卑劣如斯!

即便抛开中古修真体系和现代修真体系之间的整体差距,仅以李耀自身的实力而言,也远远不是这名本地元婴可以比拟的。

李耀是什么人?还在“究极金丹”境界时,就敢火并元婴期高阶的飞星第一高手萧玄策!

此后又孤身闯入血妖界,以血妖之眼的数十万妖军为背景,和几十名妖皇对决!

甚至还在“昆仑”之上,亲手宰杀了一名“盘古神族”!

眼下,从神魂强横程度来说,他的实力绝对凌驾于寻常的元婴期中高阶之上!

从血肉强横程度来说,血魔附体,可以随意激活洪荒细胞,拥有天劫战体的他,又相当于是妖皇级数的高手!

他简直是将元婴和妖皇的优势都融为一体,除非元婴期高阶以上的大高手,或许还能和他一战。

一般的元婴期初阶、中阶,到了他面前,都算是清粥小菜了。

“啪!”

李耀又是一记重手,手臂在虚空中甩出一条三五米长的白线,重重抽打在本地元婴胸口。

“咔咔”两声,灵能护盾四分五裂,龙鳞胸甲都被抽成碎片,本地元婴的胸骨爆裂成粉末,胸膛深深凹陷下去,就连肺叶都被打爆了几片,喉咙深处发出凄厉的呻吟。

本地元婴抱头鼠窜,一口气逃出了上百米。

李耀并未追击,却是面无表情,神情专注,将自己刚才施展的力量,以及对方的伤势等等数据,都一一记录在脑中。

这根本算不上一场战斗,只不过是他在用一头小白鼠,进行试验罢了。

上百米外,本地元婴披头散发,形貌可怖,心肝俱裂。

在巫江以南的崇山峻岭,莽莽丛林中,他原本亦是横行无忌,生杀予夺的绝世凶人!

但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神秘怪客,却是比他更凶残百倍!

连战甲都不穿,法宝都不动用,光凭血肉之躯,就将他几乎全部法宝都死死镇压。

看似简单粗陋,毫无花俏的招式,却是一次次撕开了他的灵能护盾、龙鳞战甲和周身血肉!

而他的飞剑,根本连对方的影子都摸不到!

这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头披着人皮的洪荒凶兽啊!

看着李耀满脸淡漠无聊的表情,还有那双深邃到猜不透半点心思的眼眸,本地元婴深深绝望,生不出半分和李耀对抗的心思。

肺泡打爆之后,原本深沉邪魅的声音,已经变成了破锣般的嘶鸣:

“道友!道友且住!”

“前辈!前辈饶命!”

“上仙!上仙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上仙神通广大,手段精妙绝伦,晚辈万万不敢和上仙动手,情愿将这一处‘毒龙洞’拱手相让,在上仙座下效犬马之劳!上仙——”

李耀眨了眨眼。

原本他是想过,要将这名本地元婴生擒活捉,再慢慢压榨出这颗星球的信息。

不过仔细一想,这名元婴终究是当地土着,熟悉周遭的山山水水,一花一木。

而且从他布置在洞府中的无声禁制就看出来,此人颇有一番狡诈诡谲的心思,绝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蛮族。

这一点,从他见势不妙就苦苦求饶,亦能看出一二。

再怎么说,都是一个元婴,打不过李耀,并不代表他不能趁李耀松懈之时逃走。

李耀刚刚降落,还有很多必须聚精会神的事情要做,不可能留这样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

更何况,一名巫蛮修士,未必知道中原王朝和修真界的情况,反正“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的大军就在左近,等李耀打磨好了新的身份,直接去找他们问也是一样。

所以,李耀左右权衡之下,觉得还是没有留下活口的必要了。

李耀卓立于波涛汹涌的裂谷暗河之上,满头乱发无风自动,不徐不疾地活动着手腕脚腕,对本地元婴的苦苦哀求置若罔闻,淡淡道:“跑。”

这是他从降落以来,说的第一个字。

目的是锻炼自己的声带和喉部肌肉,模拟本地的方言土语。

他模拟的,正是这名本地元婴的说话方式。

本地元婴正在涕泪聚下地哀求,心底却是翻腾着一万朵阴谋诡计的浪花,压箱底的法宝在腰间丝囊中蠢蠢欲动,冷不防听到一个“跑”字,怔了一怔,却是没明白李耀的意思。

李耀指了指峡谷尽头的幽暗深处,蛟龙暗河的上游,重复了一遍:“跑,用你最快的速度跑。”

刚才,攻防两端的相关数据都搜集得差不多了,他还想测试一下本地元婴的极限逃跑速度。

本地元婴终于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亦从李耀毫无波澜的面孔上,领悟到了自己“试验体”的身份。

“唰!”

本地元婴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反衬出眉心那枚鸟形青色胎记愈发明显,简直要从额头爆炸出来!

“道友莫要欺人太甚,难道就不知道元婴之怒的可怕吗!”

本地元婴的整副胸膛中忽然发出雷鸣般的爆响,随后深深凹陷下去。

“噗!”

一口碧莹莹的血雾,喷射到半空中,化作一个三头六臂、面目狰狞的巨人。

这是他燃烧神魂,将元婴释放出来,准备和李耀拼命了!

借着灵能巨人的掩护,本地元婴一拍腰间丝囊,“嗖嗖嗖嗖”,三五十道黑芒疾速窜出,在半空中发出阵阵凄厉的怪笑,拖曳出了一道道死气沉沉的黑线,朝李耀攻来!

“就是这个!”

李耀心中冷笑。

呼啸而来的是三十六柄黑色飞刀,每一柄飞刀上都缠绕着浓烈的怨气和死气,正是封印了无辜孩童魂魄来充当器灵的“灵宝”!

这三十六柄飞刀,应该是本地元婴刚刚炼制出来的压箱底法宝,轻易舍不得动用。

因为每动用一次,外界的灵能波动和辐射就有可能侵蚀法宝上的器灵,令“灵宝”慢慢退化成普通法宝。

不过,一旦施展开来,法宝本身的灵敏性,攻击路线的诡异性,还有三十六柄飞刀之间,忽聚忽散的配合性,的确是变化莫测,威力无穷。

“唰唰唰唰!”

三十六道黑线在李耀周身一闪而过,仿佛将他关入一间密不透风的囚牢。

打造这三十六柄飞刀的材料,全都是从盘古族巨型战铠上面剥离下来,说不定表面还带着几座盘古族符阵,速度奇快无比,李耀一时竟然躲闪不及。

周身顿时被切割出了几十道伤口,伤口瞬间发黑,皮肉向外翻出,却似婴儿的嘴唇。

一道道黑气争先恐后,顺着伤口朝里钻去。

李耀眉头紧锁,暗暗咒骂一句。

本地元婴的卑劣,竟然远远超出他的估计。

这个杂碎不仅仅是将无辜儿童的魂魄都炼制成器灵,封入飞刀之中,提升法宝的操控性和自动化程度。

他甚至还用了一些别的手段,将那些更加微弱的儿童魂魄,很有可能是初生婴儿,甚至尚在母体中的胎儿魂魄,都抽取出来,炼制成了一缕缕无影无形的阴煞之气,附着在飞刀之上。

只要飞刀将目标割破一点油皮,这些阴煞之气,就能顺着伤口涌入目标体内,直接啃噬目标的神经和魂魄!

“哈哈哈哈!”

见李耀周身数十道伤口,被上百道阴煞之气缠绕和渗透,好似“动弹不得”的样子,本地元婴得意到了极点。

这三十六口噬魂阴煞刀,乃是他用几十年心血苦苦炼制而成,只是用来斩杀了几头妖兽,却是尚未在结丹以上的高手身上试验过。

刚才他估摸不到李耀的深浅,一时都不敢祭出妖刀,直到最后退无可退,只能放手一搏,没想到效果如此之好!

本地元婴一扫片刻前的颓然之色,破口大骂道,“哪里来的孤魂野鬼,竟然跑到本上人的洞府前来撒野!任你千般神通,万种手段,吃了本上人的‘子母噬魂阴煞刀’,阴煞入血如骨,入髓入脑,都要求生不得,求死不得,受千刀万剐,万蚁噬心之苦啊!”

李耀真的愤怒了。

“啊哈,这么多新鲜的阴煞,好像是魂魄调制而成,最是美味不过!”

血色心魔在李耀脑域深处苏醒,提起鼻子,好似哈巴狗一样嗅探着,就差没摇晃起不存在的尾巴,笑嘻嘻问道,“可以吃吗?”

“不可以!”

李耀冷冷道,“这些婴孩的魂魄,应该才刚刚调制成阴煞不久,放到合适的灵磁环境中,或许还有洗去煞气,重现清灵的可能,将他们统统吸收到你身边,细细包裹起来,但不许吞噬一条,否则我真的把你斩了!”

“别的事情,可以和你开开玩笑,但这件事,我是很认真的!”

血色心魔打了个哆嗦,一吐舌头道:“了解,不要这么严肃嘛,我也只是和你开开玩笑而已!”

“我虽然是你的神魂黑暗面所凝聚而成,代表你的一切负面思维和情绪,不过你的神魂再黑暗,情绪再负面时,都没有黑暗到要吞噬婴孩魂魄的程度啊!”

血色心魔尖啸一声,化作数十道赤色流光,朝侵入李耀体内的阴煞之气扑去。

组成这些阴煞的,不过是巫南山林中的普通巫蛮婴孩魂魄,遇到血色心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还来不及挣扎和尖叫,就被血色心魔一条条控制住,摄到李耀脑域深处。

李耀感知到了隐藏在这些阴煞凶狠狰狞外层之下,彷徨无助和极度痛苦的情绪。

他的瞳孔收缩成了两枚淬毒的针尖,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本地元婴。

咔嚓,咔嚓,咔嚓!

本地元婴背靠的山壁之上,忽然出现几十道纵横交错的缝隙。

那是被李耀有若实质的杀机,硬生生撕裂开来的!(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