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158章 确有其人?

随身晶脑的光幕中,不断传来激情四射的声音:“巫马炎!巫马炎!巫马炎!”

所有闺蜜,包括小胖子“四毛”在内的男生,都彻底疯狂。

不过,这样的场面,已经吸引不了过小河了。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从丁铃铛手里接过了烤鸡翅膀,看看鸡翅膀,又看看丁铃铛,不知是该惊慌失措,还是该兴奋到底!

丁铃铛,真的是“赤焰女王”丁铃铛!

这可是在天元界成名十几年的超级高手!和她一比,刚来天元界一年的“铁原之鹰”巫马炎,最多算是一块小鲜肉嘛!和丁铃铛一比,无论从实力、名气还是影响力,绝对是完败,完败啊!

更何况,巫马炎来到天元界之后,一直跟随丁铃铛修炼,对丁铃铛执弟子礼,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

自己错过了巫马炎的见面会,但是传说中的“赤焰女王”丁铃铛,竟然神奇出现,还亲手烤了两串鸡翅膀给自己吃?

这,这,这太……

过小河举着鸡翅膀愣了半天,忽然怪叫一声,一下子跳了起来,朝不远处的小河边飞奔而去!

她用力挥舞着鸡翅膀,冲父亲语无伦次:“老爸!老爸!你!你!你竟然请到了丁铃铛和我们一起烧烤?那那那,那可是丁铃铛,赤焰女王丁铃铛啊!”

“老爸,你怎么做到的?太神了,太神了你!”

过春风正在和一名男同事一起剖鱼洗刷,两人已经处理干净了满满一桶金灿灿的小鱼,听到声音,一起回头,笑嘻嘻地看着她。

过小河疯狂挥舞的手臂忽然凝滞,像是中了定身法,眯起眼睛,狐疑地打量老爸这名男同事。

此人……

长相普普通通,头发乱七八糟,穿着肥大的沙滩裤和宽松的棉麻短袖,短袖下摆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窟窿。

反正,一看就是和老爸同一型号,不修边幅的那种。

过小河看不太出来此人的年纪。

乍一看去,明明是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平平无奇的脸上,却有一股深不可测的味道。

再一眨眼,这股味道又消失不见,变回了一个稀松平常的普通人。

过小河却有一种感觉,此人和老爸一样,随随便便往河边一蹲,就像是山里的青石,潺潺的溪流,野草和大树,总之,和整座大山都融为一体,仿佛他们天生就应该长在这里!

这张脸……这张脸……

过小河及时把鸡翅膀塞进嘴里,狠狠咬住,以免再次尖叫。

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微笑着朝她伸出手:“你好,我是李耀。”

过小河深吸一口气,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扯着喉咙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苍天,大地!这真的不是梦?这绝对没可能不是一场梦吧!秃鹫李耀?秃鹫李耀!

秃鹫李耀,原本就是特级联邦英雄,不过在过去几年,那还是宣传的成分比较多一些。

但是随着他在飞星界和血妖界的种种事迹陆续传出,激斗修仙者,捣毁血妖之眼,还大破爱国者组织等等传奇经历,令所有联邦人,上到一百八十岁的老翁,下到三岁孩童,统统心神激荡,热血沸腾!

如果说,“铁原之鹰”巫马炎是一个普通偶像,而“赤焰女王”丁铃铛是一个超级偶像的话,那么身为巫马炎师父的“秃鹫”李耀,就完全不能以“偶像”二字来形容。

称他为偶像,简直是最大的侮辱!

他是那种“传说级”的人物,应该出现在教科书和高考考卷上,比方说“简述秃鹫李耀在血妖界的经历,并详解他突破‘血妖之眼’的全步骤”这样,叫无数考生都咬牙切齿,火冒三丈,在噩梦中吓醒的!

可是现在,这个应该出现在教科书和考卷上的“传说级”大神,竟然穿着和老爸一样松松垮垮的短袖短裤,踏着拖鞋,提着一桶小鱼,笑嘻嘻出现在自己面前?

“小河,我又抱了巫马炎一次,又一次,哈哈哈哈,这下连你的份都一起抱到了!”

光幕中,不知内情的闺蜜们还在大声嚷嚷。

“小河,原本还想让我叔约巫马炎一起吃饭的,顺便可以把你也叫上,本来他都答应了!不过,后来他又改口说晚上有事,要和他师父一起吃饭,只好改天啦!你放心,改天一定帮你约到他,包在四毛哥身上!”

小胖子一半表功,一边遗憾地说。

过小河动了动嘴唇,原本想要和同学们解释几句,但手腕晶脑举到了嘴边,又放了下去。

怎么解释?说不用了,因为巫马炎的师父就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还叫了巫马炎一起吃晚饭?

“冷静,我要冷静!”

过小河用力揉着胸口,揉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跳到了旁边一块大石上,仰天长啸,“碰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冷静嘛!究竟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啊!”

……

两个钟头后,酒足饭饱。

过小河终于从颠覆性的超强冲击中稍稍缓过劲来,如梦方醒地接受了她父亲是秘剑局局长的现实。

小姑娘有点儿没心没肺,这会儿正跟着丁铃铛一起修炼一起玩呢!

李耀和过春风提着两个空桶,一起向玉枫山深处走去。

据说山涧深处有一处洞穴,洞底有一眼冰泉,泉水用来泡茶,别有风味。

“哎……呀……”

李耀伸了个懒腰,拍了拍胀鼓鼓的肚子,笑道,“像个陀螺一样连续转了一年多,好不容易休息了半个月,竟然有些不习惯了,浑身骨头发痒,想要找点儿事情做做!”

“那咱们换换!”

过春风也笑道,“小老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一个月,你是舒舒服服地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修炼,日子别提多惬意,只苦了老哥哥我,简直比过去忙了十倍!”

“能者多劳嘛!现在除了过大哥,谁还能把潜伏在秘剑局、联邦军和各条战线上的爱国者组织成员,统统揪出来?”

李耀笑道,“怎么样,过大哥,过局长,成为了联邦秘密战线上一手遮天的扛把子,又得到了议会的最高授权,还知晓了无数联邦和血妖界的绝密情报,包括幽泉老祖的记忆玉晶碟也归你解析,现在你掌控的权力,简直比过去的吕醉还要大,有什么感受?”

“这都是暂时的。”

过春风摇了摇头道,“为了把爱国者组织彻底挖出来,不得不这么做,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亲自向议会打报告,提交方案,约束秘剑局的权力,至少都要找到互相监督,彼此制衡的手段,唯有如此,才能保证某个人的野心不会无限膨胀,保证‘爱国者组织’的悲剧,不会再次发生。”

“至于感受……”

“一个字,累!”

“你知道,其实我这个人对权力并没有那么大的贪欲,我只是对破案、抓人感兴趣而已!如果有第二个人可以当秘剑局长,我宁可拱手让位,还当我的第一处处长就好。”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尽快解决这件事,能多点时间,陪陪老婆孩子就好了。”

李耀一笑:“我觉得过大哥当得很好啊,我看了卷宗,你办这个案子的时候很谨慎,是否注意区分‘爱国者组织’成员的微妙不同,并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杀一气。”

“那当然。”

过春风正色道,“办这种案子,最怕扩大化,就像是血妖界的金屠异打击‘幽泉老祖残党’,咱们这边的吕醉打击‘幽冥之子’一样,从正常的办案,变成了铲除异己的手段!那反而会动摇联邦的根基,引发新的不信任!”

“就好像那个并不存在的‘深渊’,如果我们非要揪一个人出来的话,究竟会闹出多大的乱子,让多少无辜者蒙受不白之冤?”

“所以,我办这个案子,绝对以谨慎为最高前提,绝不能无中生有,凭空炮制出并不存在的‘爱国者组织成员’来!”

李耀点头,看了过春风一眼:“过大哥说的不错,不过,说到‘深渊’的话,我倒觉得未必是不存在的。”

过春风一愣,停住脚步:“什么意思?幽泉老祖临死前,都在‘搜魂大法’之下,亲口交待了无数次,‘深渊’并不存在,只是掩护‘幽冥之子计划’的幌子啊!而且搜索他的大脑,也没有找到‘深渊’的蛛丝马迹!”

李耀继续向前走,空桶在指尖飞快旋转,不紧不慢道:“幽泉老祖也是一代枭雄,能扛住刑讯逼供又有什么奇怪?而且他的大脑,有1%的区域被他自己彻底封印了,谁都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现在更是随着他的脑细胞枯竭,烟消云散。”

过春风紧跟上来:“你怀疑‘深渊’确有其人?有什么证据?”

“无凭无据,直觉而已。”

李耀一笑,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不过,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这条线我不准备放过,一定会尽全力查下去,把这个‘深渊’挖出来为止!”

“过大哥,怎么了,走啊!”

“哦,好,好,看,前面就是我说的‘碧光洞’!”(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