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131章 善恶在心!

李耀在治疗药剂中缓缓苏醒,却不慌着睁开双眼,他在一片十分舒服的朦胧中,慢慢感知着全新的世界,既像是破茧之前一刹那的蝴蝶,又像是快要顶破泥土的嫩芽,已经隐隐可以嗅到阳光的味道。

李耀知道,自己和过去完全不同,已经踏上一条新的修真之路了。

“哧溜哧溜!哧溜哧溜!”

满满一缸治疗药剂中所有的天材地宝成分,都被他瞬间吸收,疯狂修补受损的器官,每一个细胞都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生机勃勃。

原本墨绿色的医疗药剂,瞬间变成了纯净水一样的透明,有效成分全都被他吸收殆尽。

李耀从医疗药剂中一跃而起,没有卷起半点儿波澜,双脚尚未沾地,皮肤残留的药液已经在肌肉的超高速颤动中化作了一道道水雾,云雾缭绕周身,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咧嘴一笑,李耀十分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手掌,轻轻捏紧了拳头,力量在指缝中缓缓流转,就像是一条条无影无形的蛟龙,和道心默默共鸣着。

“终于缓过来了!”

“前段时间受的伤,特别是被‘第五剑’轰入体内的‘天人五衰秘剑意’,已经好得七七八八,最多数日之内,就能将辐射剑意从体内彻底逼出去!”

感知着体内每一条经络,都像是超高速晶轨那样畅通无阻,李耀心情大爽,忍不住轻吟一声!

这是一间素白色的特等病房,布满了最先进的医疗法宝,不过只有巫马炎一个人在旁边打盹,感知到了他的灵能荡漾,少年炼气士瞬间惊醒,一下子跳了起来:“师父,你醒了!”

“发生了什么事?”

李耀扫了一下墙上的灵子钟,距离他在联邦议会大厦斩杀血魔,过去了十二个钟头,此刻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李耀轻轻咳嗽一声,按着太阳穴,皱眉道,“血纹族,被我彻底斩杀了么?”

“师父——”

巫马炎眨巴着眼睛,噘嘴道,“您这个样子就没意思了啊,弟子跟随您老人家这么久,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您装神弄鬼,大飙演技了,但就算您不爱听,弟子也不得不说,今次实在是最生硬,最做作,最浮夸的一次!”

李耀面不改色,耸耸鼻子:“是吗?

巫马炎点头:“是,就是!这样拙劣的演技,连弟子都骗不过去,您该不会是以为,这样就可以骗过那些人老成精的议员、长老和掌门吧?”

李耀“嘿嘿”一声,在巫马炎的服侍下穿上外衣,笑眯眯道:“这个问题嘛,你要换一个角度来思考,没错,当时的演技的确是超级拙劣,简直是我演艺生涯中最大的污点,连那一百零八颗什么灭却什么雷丸,都是在一家五金店随便买了几个轴承,把里面的轴珠拆下来,重新炼制一下搞定的,乍一看,真的不像是可以将血纹族斩杀掉的样子。”

“可是,怎么证明,这不是血纹族的又一个阴谋诡计呢??”

“或许,血纹族就是想用这种方式,让大家的怀疑仍旧集中在我身上,而它却趁机溜走,窜到了另一名议员的体内啊!”

巫马炎目瞪口呆,愣了半天道:“这也要证明吗?”

“当然要啊!”

李耀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你也知道的嘛,血纹族这个东西,来无影去无踪,谁碰上谁倒霉,鬼知道究竟是怎么个传染过程!就像当年的我,也是莫名其妙就被感染了,当时你也在场,你亲眼得见啊!”

“所以,哪怕我的演技再拙劣,只要这层窗户纸捅破了,那整个星耀联邦最有权势的议员、强者和宗主们,都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他们怎么证明,我‘拙劣的演技’不是另一种‘更棒的演技’的伪装,而真正的血纹族却是偷偷遁走,窜到了他们身上?”

“举个例子,就说你好了,假设你就是一名议员,怎么证明自己没有被血纹族感染?”

巫马炎跳了起来,使劲挠了半天头皮,都说不出话。

李耀笑了:“你没办法证明,那些议员和宗主也没办法证明,就像是我也没办法证明一样。”

巫马炎缴械投降:“师父,弟子晕了!”

李耀笑而不语。

“师父!”

巫马炎偷偷瞧了他一样,犹豫片刻,还是鼓足勇气问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弟子还是很想知道,那个‘血纹族’究竟有没有被师父彻底除掉?会不会,某个时候,它再跳出来捣乱啊?”

“除没除掉,重要吗?”

李耀的左眼深处流动着柔和的红芒,仿佛可以和右眼深处的黑芒彻底融合到一起,沉吟片刻,他缓缓道:“没错,血纹族好像是很坏、很危险的东西,当年的燕西北被血纹族感染之后,化身血魔,差点儿给铁原星带来了灭顶之灾!”

“所以,得知自己被血纹族感染之后,我才会如临大敌,惶惶不可终日。”

“可是,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之后,我发现,绝对没有被血纹族感染的吕醉,不是同样,险些给星耀联邦,给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都带来灭顶之灾吗?”

“你告诉我,被血纹族感染的燕西北,和没有被感染的吕醉,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巫马炎一怔,陷入深深的思考。

李耀笑了笑,继续道:“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燕西北都不认为自己被血纹族感染了,他和我信誓旦旦,他就是燕西北,一直都是他自己在推进整个计划。”

“那时候,我并不相信,我和你们一样,都以为真正的燕西北已经死了,在铁原星上和我们周旋的不过是顶着燕西北躯壳的血魔而已。”

“现在,我又改变了看法,或许他是对的,他真的没有被血纹族操纵,或许所谓的‘血纹族’,真的无所谓善恶,能分出善恶的,只是我们自己,是我们的内心,‘血纹族’最多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不是血纹族控制了燕西北,而是燕西北吞噬了血纹族,借助血纹族的力量,来贯彻自己疯狂的意志!”

巫马炎结结巴巴道:“师父的意思是——”

李耀道:“我的意思是,或许每个人心里天生就有一条深渊,而深渊的最深处就蛰伏着一头血魔,任何人,即便是像吕醉这样绝不可能被血纹族感染的人,稍有不慎,都会被深渊吞噬,被‘与生俱来的血魔’控制!”

“果真如此的话,血纹族有没有被我彻底斩杀,重要吗?”

巫马炎倒吸一口冷气:“那,那怎么办呢?”

李耀在他脑门上不轻不重弹了一下:“担心的话,就把自己心底的深渊和血魔找出来,每天吃完了饭拉完了屎,有事没事多斩它几刀,不就行了?所谓‘修真’,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巫马炎捂住脑门,若有所思,或者说,装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样的道理,不是他这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可以轻松理解的。

就在这时,病房大门被猛地撞开,丁铃铛旋风般冲了进来,狠狠撞进了李耀怀里。

李耀感觉就像是有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砸在身上,既幸福,又眩晕,还有些窒息。

莫玄教授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液态金属面孔上泛出了一抹生动的光彩。

“要不要给你们十分钟?”

教授很善解人意地问,向巫马炎使了个眼色。

“算了。”

丁铃铛松开李耀,顺便在他胸口捏了一把,撇嘴道,“教授您也是过来人,我和李耀十年没见,十分钟够干什么呢?再说这里场地太小了,不适合我们。”

“咳咳,咳咳咳!”

李耀大声咳嗽,揉着快被丁铃铛勒断的肋骨,正色道,“教授,我睡了半天,外面情况如何?”

莫玄教授一笑,带来了三条最新消息。

第一,得知“血纹族”有可能在联邦议会大厦到处流窜,甚至感染了某一名议员、强者和宗主之后,联邦政府高度重视,修真界大力配合,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由最顶尖的医生、冥修师、炼器师等等,共同研究出了一套鉴定血魔的标准程序,鉴定正确率达到了100%。

经过鉴定,包括李耀在内,当时在场的上千名议员和强者们,统统通过,没有一个被血纹族感染。

所有议员、强者和宗主们一致认定,“血纹族”已经被李耀彻底消灭,绝不会再为祸人间了。

真是雨过天晴,皆大欢喜!

“是吗?”

李耀皱眉,“那套鉴定程序靠不靠谱,会不会出错?保险起见,要不然还是把我和上千名议员啊,宗主啊,金丹强者啊,元婴老怪什么的,统统关起来,关个十年八年,观察一下?”

“你放心,绝对靠谱!”

莫玄教授一本正经道,“这套鉴定程序得到了数百名议员、数百名掌门和数百名专家一致认可,相当于是数千名天元修真界的权威人士都打了包票,只要通过检测,就说明绝对、绝对、绝对没有被血魔附体!”

“那就好。”

李耀终于松了一口气,又问道,“那以后,我再遇上什么麻烦,不会有人再拿‘血纹族’来说事吧?”

“这个绝对不会!”

莫玄教授斩钉截铁,“今天在议会大厦内的所有人,都有被血纹族感染的可能,日后要是有人怀疑你,岂不是等于怀疑他们所有人?”

“所以,就在你斩杀血魔,陷入昏迷之后,所有议员、强者和掌门一致认定,‘血纹族感染’事件到此为止,日后谁还敢拿这件事来胡乱栽赃,就是无事生非,煽风点火,破坏联邦来之不易的稳定局面和修真界的全面和谐,绝对是真人类帝国派来的奸细无疑!”(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