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1082章 唯一的方案!(第四更!)

从高阶妖兽身上斩下,又用天材地宝精心炮制数年,拥有活络灵能,促进脑细胞再次发育功能的“紫炎冰极熊掌”,吃在众人嘴里,却是味如嚼蜡。

过春风捧着个饭盒,半天不动一筷子,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住变幻莫测的光幕,连珠炮一般发布命令。

“秃鹫李耀到了青原市,距离天都市不过两百五十公里,无论是直接走过来,还是驾驶飞梭车过来,时间都来得及。”

“从青原市到天都市之间,所有的交通要道,无论水路,陆路还是天空,统统严防死守,进入最高警戒!”

“步行的话,不施展神通,两百多公里怎么着都要走一两天,那么半夜就有住宿问题,不是露宿街头,就要用身份证去住店,从这两方面着手,查!”

“步行风险较大,是次选方案,最大可能还是飞梭车,所以要重点排查青原市的租车、盗车情况。”

所有秘剑使都一阵沉默。

青原市也是拥有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又是联邦着名的飞梭车炼制基地,在这里寻找一辆飞梭车?

这是真正的大海捞针了!

不过,没办法,情报工作远没有外行人想象得那么潇洒,不可能灵光一闪,就莫名其妙冒出线索。

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往往是从亿万条无用信息中筛选出来的。

这是水磨工夫,元婴老怪来了也得老老实实去排查,不能偷懒。

随着大量资源和附近几个城市的秘剑使都涌入青原市,洪水泛滥般的信息很快传输到指挥中心的光幕。

其中一条闪烁的消息,令所有人的心跳都快了三拍。

李耀的第三个假身份,那名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在青原市租了一辆车!

“揪住他的尾巴了!”

蚊子颇为兴奋地说。

“可以追查,但不值得投入太多力量。”

过春风在软塌上盘膝而坐,将光秃秃的毛毯搭在肩上,宛若老僧入定,“李耀不会那么傻,用同一张身份证,先买车票,再租车?这是怕自己暴露得不够快么?”

“租车这一招,十有八九还是烟雾弹,还是将重心放在这两天的失窃车辆上面。”

果然,没过多久,从青原市就传来消息。

那辆暗藏着定位器的“飞鸽”牌飞梭车,在距离青原市一百五十公里的乡间被发现了。

但驾驶这辆车一路狂飙的并不是李耀,而是两个青原市土生土长的垃圾虫。

他们平时就住在法宝坟墓里,拾荒为生,有机会也干些偷鸡摸狗,倒卖赃车的勾当。

这辆车是他们半天前偷来的,两人还以为天降横财。

却没想到跟着横财一起从天而降的,还有数百名全副武装、如临大敌的秘剑使。

当数百支飞剑死死围住“飞鸽”牌飞梭车时,两个小蟊贼都吓尿了。

这个结果,令指挥中心里的气压又降低了一半,不少人低声骂骂咧咧。

过春风却是心平气和,淡定自若地命令手下严防死守从青原市到天都市的每一条交通要道,甚至扩大范围,以天都市为中心,半径五百公里的整个首都圈,统统翻个底朝天!

这是没有办法的笨办法,会令无数秘剑使都疲于奔命,又要消耗大量资源,还未必有效。

可是现在,除了被动防守,等到盗车信息之外,似乎也没太好的办法。

“如果我是李耀……”

软塌像是沼泽,过春风慢慢陷入进去,在恍惚中思索着。

他不喜欢这种被动挨打,被牵着鼻子走的滋味。

这样下去,就算查到了,他们也永远落在李耀的屁股后面。

必须想办法,抄到李耀前面去!

忽然,过春风猛地一哆嗦,毛毯掉到了地上,喃喃自语:“我是李耀,会只给自己准备三个假身份么?”

“蚊子”等属下早就知道头儿的习惯,立刻接上去道:“头儿,什么意思,你怀疑他还有更多的假身份?”

“没错。”

过春风的腰板越挺越直,仿佛从思维的沼泽中爬了出来,飞快道,“仔细想想,李耀的这三个假身份并不精细,三五天时间,肯定会被我们发现!”

“那么,就算他成功潜入天都市,又要以什么身份活动?”

“现在的天都市,警戒提升到了顶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是监控晶眼,会随机对路人的面部进行扫描,确认他们的身份。”

“没有一个合法身份,他寸步难行!用三个北宁市民的假身份,更是自投罗网!”

蚊子眼前一亮,又有些迷惑:“不对啊,我们将北宁市最近几天的‘身份证丢失’事件都排查清楚了,并没有新的发现。

过春风淡淡道:“这一次,他既不需要身份证,也不会伪装成北宁市民了。”

“天都市的防御体系,是全面联网的,如果扫描到一名北宁市民的面孔,却没有他进入天都市的相关信息,岂不是很奇怪?人是不可能凭空冒出来的。”

“所以,他应该会伪装成一个天都市民。”

蚊子皱眉道:“他连潜入天都市,都未必办得到,怎么伪装成一个天都市民?”

“很简单。”

过春风飞快道,“他在北宁市的时候,只要在晶轨列车站、晶石运输舰港口之类的地方蹲守,等来自天都市的列车或者运输舰抵达,就可以锁定几名天都市民,并且获取他们的身份信息了。”

“只要这些天都市民,在几天之内就返程回到天都市,那么,他们在天都市出现,就是完全合理的,别说只是玄光扫描,即便遇上警方当面盘查,都没有半点儿破绽!”

蚊子双眼放光,连连点头:“没错,如果秃鹫李耀化装成一名普通天都市民,就算不带身份证上街闲逛,也很合理啊,我们总不能把所有没带身份证的市民都抓起来!”

过春风笑道:“知道该怎么查了吧?”=

蚊子用力一砸拳头:“明白,查找近期从天都市去北宁市的所有乘客名单,重点关注那些在这两天就返程的市民,对他们进行重点排查!”

过春风微微一笑,终于有心情啃了一口熊掌。

熊掌早就冷透,他满口油腻,却甘之如饴。

他有预感,往这个方向查,一定能发现李耀的新身份。

这一次,终于抄到对手前面去了!

……

柳河市晶轨列车站,李耀蛰伏在黑暗中,像一只乌黑发亮的蝎子。

排查升级了,就连这座九线城市的偏僻小站,都出现了几名疑似秘剑使的修真者。

不过,他们排查的重点是开往天都市的晶轨列车,又或者是在首都圈之间交通的线路,对于开往首都圈之外,和天都市完全背道而驰的列车,却没什么兴趣。

李耀深吸一口气,让冷冽的寒风,帮自己最后一次冷静思考。

“真要这么做吗?”

李耀知道,自己这样鬼鬼祟祟潜入首都的举动,就像是裤裆里的黄泥巴,实在很难解释。

如果有更直接有效的办法,他绝不愿意这么做。

李耀闭上眼睛,将早就被否决的几个方案,重新过了一遍。

方案一,现在就不顾一切开启晶脑,用十几年前的旧号码联系丁铃铛,说清楚一切。

“丁铃铛会相信我的!”

“即便所有人,即便整片星辰大海中的每一颗星星都不相信我,丁铃铛也一定会相信我的!”

但是……

自己和丁铃铛的关系,并不是太大的秘密,如果“深渊”真的潜伏在秘剑局高层,肯定会知道,而且肯定会提前布局,监控丁铃铛!

不,不止丁铃铛,就连莫玄教授,飞星修士……一切李耀可以信任的人,只怕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中。

“只要我向丁铃铛发消息,肯定会在半分钟之内被锁定,说不定连家常都没唠完,就被大批秘剑使包围了!”

“而且,这也会给丁铃铛带来太大的危险!”

丁铃铛再强悍,也只是一名年轻的金丹,李耀相信,经营数十年的“幽冥之子”们,绝对有对付她的办法。

李耀绝不能让丁铃铛冒这样的风险,方案一,否决!

方案二,随便找一台晶脑,将来龙去脉都发到网上,公诸于众?

用这种方式,就没那么容易被锁定了。

可是,怎么写呢?

“各位网友,大家好,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其实特级联邦英雄李耀并没有死,还又一次凭一己之力,拯救了联邦呢!”

“没错,其实我就是传说中的‘秃鹫李耀’,下面,请听我的故事……”

李耀叹了口气,好吧,自己在血妖界的经历实在太曲折离奇,放到网上,谁信啊!

就算信了,又怎么和他联络?难不成他还要在帖子后面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吗?

方案二,否决!

方案三,现在就跑回青原市的市中心,最热闹非凡的市民广场上,大吼一声:“我是李耀,我还活着!我为联邦流过血,我为天元立过功!我要见铁帅!我要见议长!”

问题来了,最先赶到现场的,会是记者、精神病院医生还是秘剑使呢?

李耀觉得,还是秘剑使的可能性最大。

关键在于,他根本不知道秘剑使当中,究竟谁是坏蛋。

说不定,一百名秘剑使,里面九十九个都是对联邦忠心耿耿的,秘密战线上的无名英雄,只有一个“幽冥之子”。

那么,当人家的飞剑和铁拳毫不留情朝他脸上招呼的时候,他还能把人家杀了吗?

别说他只是究极金丹,就算是究极元婴,也很难在不伤及性命的情况下,放倒成百上千的修真者啊!

更何况,现在的玄骨战铠,妖气四溢,一旦全力输出,活脱脱就是个大妖!

如果他穿上玄骨战铠,激发出浓郁的妖气,和众多秘剑使激战,一时错手干掉了几个好人,那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那么,等秘剑使一到,就束手就擒,然后语重心长地和他们说:“我是冤枉的,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阴谋,你们听我慢慢解释……”

潜伏在秘剑使当中的“幽冥之子”,会给他解释的机会吗?

“深渊”的最大嫌疑者过春风,会给他解释的机会吗?

所以,他绝不能被秘剑使抓到,至少现在不能。

要抓,也要当着议长、铁帅、各大宗派掌门和亿万群众的面被抓。

如此,才不用怕潜伏在秘剑局里的“幽冥之子”和“深渊”耍花样!联邦高层才会听他慢慢解释!

方案三,否决!

好吧,所有不切实际的方案统统否决,摆在面前的只剩下一条路了。

李耀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不远处,即将开往东鸥港的晶轨列车。

---------

第四更送上!

这几天大家在书评区讨论得很热烈,老牛看了也很受鼓舞!

再说一遍,起点中文网,《修真四万年》书评区,就是老牛的固定据点,老牛争取每天都看大家的留言,和大家多多交流的!请大家有时间的话,就来书评区和老牛互动吧!(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