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九百一十五章 妖族起源!

三个小时之后,在超强沙暴中耽搁了许久的两艘妖魔战舰,跌跌撞撞地悬停在了白银大陆西南海岸线的上空。

因为沙暴的阻挠,他们比预计时间,足足慢了一个半小时,一路上多次失去了目标的踪迹,直到二十分钟前,才重新锁定。

在妖气探测仪上,一抹淡淡的流光笔直伸向大海,消失在波涛汹涌的海水深处。

从妖气的扩散程度来看,对方应该是在半个小时之前,就窜入了大海。

这是一个十分尴尬的时间。

如果对方没有接应,光靠潜泳的话,半个小时逃不出多远,撒网搜索,或许还能追上。

可是,看对方一路上精心策划的模样,很难相信,对方没有在海底暗藏一两件可以高速潜行的法宝。

幽泉老祖、黑霸和诸多幽府军中的高手,看着一望无垠的大海,陷入深思。

尽管一路上遭遇了不少挫折,幽泉老祖的怒意反而收敛得干干净净,古井无波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儿喜怒哀乐。

“回去!”

幽泉老祖忽然提高了声音。

“什么?”

黑霸愣住,“就这样让目标逃走了么?”

“以对方的狡诈程度,如果一心逃窜的话,势必早就在海底安排了接应和更多陷阱,我们肯定追不上的!”

幽泉老祖飞快道,“但我更怕对方是调虎离山!”

“此刻,幽府军中的绝大部分精锐,全都被我们带了出来,留在混沌神墓中的,只有身受重伤的漩涡!”

“倘若,对方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逃跑,而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再杀个回马枪,去解救火蚁王呢?”

黑霸倒吸一口冷气,坚固的甲壳都微微颤抖。

“果真如此,那我们还有机会,抓住对方!”

幽泉老祖的狞笑,像是用烙铁深深印在脸上!

……

白银死漠的北方,距离乱风区和混沌神墓都有数千公里的地方,一道黑影紧贴着沙漠,风驰电掣,逐渐画出了一道巨大的弧线,向混沌神墓掠去。

正是李耀。

如果单纯为了逃跑,他根本无需费这么多的手脚。

他的计划和幽泉老祖猜测的一样,正是先将自己当成诱饵,调虎离山,将幽泉老祖和幽府军的精锐全都调动到白银死漠的西海岸,最好能引诱他们深入近海搜索。

只要争取到半天时间,就足够他绕回混沌神墓,救出火蚁王!

运气好的话,他们还能夺取一艘妖魔战舰,营救出大批俘虏,再慢慢策划下一步的行动。

只是——

李耀电光石火的身影,在怀中的一阵轻轻颤动之后,硬生生停了下来。

他单膝跪在沙漠中,摘下护目晶片,吐出满嘴风沙,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镌刻着彩云流纹的金属薄片。

此刻,这枚薄片正在符阵的驱动下,发出微弱的震动。

“被识破了?”

这是李耀安排的,一道小小的监控环节。

在向白银死漠的西海岸逃亡时,他就在大沙漠中抛洒下了上百枚感知妖气的法宝,这些银白色的法宝如弹珠般大小,撒入银色沙漠,完全分辨不出来,最多一天就会被流沙彻底覆盖。

这些法宝,和晶石炸弹一样,都是他在三天内,利用乾坤戒和混沌神墓中的材料,胡乱拼凑而成,用途十分简单,只要感应到有强烈的妖气从附近掠过,就会放出一道极其微弱的灵波,令他怀中的接收符阵,发出微弱的震动。

在一马平川,毫无干扰的白银死漠中,传输距离可以达到数千公里。

接收符阵第一次震动,是在半天之前,幽泉老祖追上来的时候。

可是现在,接收符阵第二次震动起来。

那就说明,又有一道强烈的妖气,从这些法宝上空掠过。

幽泉老祖的精锐,已经倾巢而出,不太可能派出第二批增援。

唯一的可能,就是幽泉老祖察觉到了不妙,及时回防了。

“真是难缠的对手!”

李耀暗暗皱眉,双手张开,释放出了上百道真气,将沙漠当成草稿纸,飞快计算起来。

一连串玄奥繁复的计算结果是,即便他将速度飙至极限,也只有7.1%的可能性,在幽泉老祖赶回混沌神墓之前,就将火蚁王救出来。

李耀可不愿意单枪匹马,面对一个怒气冲冲的幽泉老祖,加上几百名幽府军精锐。

“棋差一招,实在可惜,好在我也不是全无收获。”

李耀微微一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半天前从混沌墓穴深处得到的古法宝,在手里一抛一抛。

这枚古法宝,就像是一枚用玛瑙和血钻炼制而成的大脑,不过只有苹果大小,正好一手握住。

李耀在欧冶子的记忆碎片中,曾见到过类似的法宝。

这种名叫“藏星匣”的法宝,可以说是升级版本的玉简,能够存储大量信息、神念,甚至营造出惟妙惟肖的幻境。

不少古代大能临死之前,都喜欢用藏星匣之类的法宝,将自己毕生精华和最强烈的神念注入其中,给后人留下传承。

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遗书”吧。

李耀在混沌墓穴中央的水晶池中发现此物,想来一定是混沌的“遗书”无疑,再加上当时,他观测到“漩涡”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血液流速比一分钟之前快了11%,便知道此物一定是幽泉老祖的真正目的。

所以,李耀才会悍然出手,背后偷袭,夺取了混沌的“遗书”。

“从幽泉老祖的行径和言谈来看,他这一次行动的核心目的,极有可能就是这玩意儿!”

“却不知道混沌的‘遗书’中,又蕴含着什么样的秘密?”

“破解了‘遗书’中的秘密,或许才能搞清楚,幽泉老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东西!”

李耀深吸一口气,周身被一道淡淡的灵能包裹,整个人缓缓沉入流沙之中,越潜越深,直到沙漠下面几十米。

“波!波!波!”

到了这里,李耀终于能肆无忌惮地释放灵能,液态灵能如膨胀的海水,将四周的沙砾缓缓挤开,挤出了一块直径两米的圆形空间。

李耀在这空间中盘膝而坐,玛瑙也似的藏星匣在面前虚虚漂浮,十指微弹,乾坤戒中飞出了上百支细如牛毛的拆解工具。

“藏星匣这种东西,既然是传承给后人的,就不可能完全封锁,肯定有某种开启的秘法。”

“我虽然不知道秘法,但通过暴力破解的方式,只要稍微小心一些,问题应该不大。”

李耀可是古法宝专家,“混沌”或许在蛊毒之术上的比他更加高明,但说到炼制和破解法宝之道,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李耀眯起眼睛,十指像是牵动着上百根看不见的丝线,操纵着上百根牛毛细针,在藏星匣上飞快扫过!

一道灰雾,瞬间将藏星匣牢牢包裹,只听一阵“嚓嚓嚓嚓”之声,藏星匣表面泛起了一抹瑰丽的红芒,玛瑙炼制而成的“大脑”深处,隐隐有火星跳跃不定,就像是思绪的火花,渐渐点燃。

李耀额头,汗水渗出,还来不及流淌,就被滚烫的皮肤蒸发,小小的空洞,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迷雾。

迷雾中,藏星匣散发出的光芒更加朦胧,苹果大小的“大脑”外面,形成了一尊新的,正常人脑大小的玄光大脑。

光线交错处,就像是神经元的突触,神念之火,吞吐不定。

“成了!”

随着“咔哒”一声,仿佛弹珠落地的声音,藏星匣的中央,竟然缓缓突出了一枚好似眼珠的血钻。

从血钻中,射出一道淡红色的玄光,直刺李耀的大脑。

李耀亦是被夺舍过好几次的人了,轻车熟路,见怪不怪,早已对藏星匣进行了严密的检测,杜绝了一条四万年前老鬼藏匿在里面妄图夺舍的可能。

更何况,就算真有老鬼夺舍,还不知道谁把谁吞掉呢!

当下,李耀毫不迟疑地凑了上去,让自己的灵根沐浴在玄光之下!

“嗡!”

顿时,脑域深处传来一阵悠长的异响,无数纷乱的情绪,充盈着他的脑细胞。

李耀还从来没感受到过这么复杂的情绪,既包含着最浓烈的爱,也蕴含着最狂暴的恨,既有对未来最强烈的希望,也有对整个世界最黑暗的绝望。

错综复杂的情绪,如钢刀刮骨,比欧冶子夺舍时更强烈数倍,令他忍不住低呼出声。

紧接着,四周光影交错,沙砾全都消失不见,他就像是穿越了四万年的时光隧道,出现在一座仙云缭绕的恢弘大殿之中!

大殿仿佛凌空悬浮在云中,无边无际,四周矗立着无数或横眉怒目,或仙风道骨,或三头六臂,斧钺钩叉的巍峨雕像,每一座雕像周围,都有玄光冲天而起,如粗壮的巨柱顶住天穹。

上方一块几十米长的巨大匾额中,还镌刻着三个龙飞凤舞,真气炸裂的大字:

太一道!

“太一道,是四万年前古修时代末期,最耀眼的宗派之一,据说最强盛时曾经掌控着多达近百个大千世界,门下修者千万,附庸于太一道的凡人国家无数,亿万凡人都听从太一道的号令!”

李耀暗暗思索,他就像是一抹晶莹剔透的幽魂,漂浮于巍峨大殿的上空,俯视大殿中,群情激奋的古修士们!(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