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四百五十三章 大角铠师团!

10秒。

风雨明像是案板上猪猡一样拼命挣扎,断裂的骨头茬子刺破皮肤,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他不顾一切地苦苦哀嚎:“不!你不能杀我!你想要什么,我统统给你,都给你!”

9秒,8秒。

“我还知道好几处宝藏的坐标,还有两颗小行星上都发现过古修的洞府,还有三条绝密的走私航道,统统告诉你,只要放我一马!”

7秒,6秒。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啊!”

5秒,4秒,3秒。

“难道就为了那九十多个普通人?你疯了,你也是一条疯狗!我爹不会放过你,风雨狱不会放过你的,整个蜘蛛巢星的星盗团都不会放过你!”

2秒,1秒,0秒。

倒计时归零,发出“咔哒”一声,化作万千妖艳的红光,如微型烟花般闪耀,转瞬消散。

“不要!不要!不要!”

风雨明已经彻底癫狂,撒泼打滚,发出含混不清的嚎叫。

隐藏在燃料输送管深处的风系符阵,在灵能流转之下,发出沉闷的轰鸣,声浪慢慢变大。

顿时,从管道深处传来一股逐渐加强的吸力,将风雨明连带着支离破碎的晶铠都往里吸去。

风雨明就像是即将送进绞肉机的猪仔,活蹦乱跳,拼命挣扎,唯一可以活动的右臂死死扒着管壁,发出刺耳的“吱吱”声,留下五条鲜明的爪痕,却是于事无补,越陷越深。

惨叫一浪高过一浪,他被一寸一寸吸入了管道深处。

在整个人被黑暗吞噬之前,他最后抬头看了李耀一眼。

凄惨、绝望、怨毒、愤怒……搅拌在一起的表情,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李耀静静看着,眼睫毛都没颤动半分。

在管道的拐弯处,风雨明进行了最后的挣扎。

结果就是,强大的吸力从伤口,将他的血肉、碎骨和脏腑,混合着晶铠碎片,统统吸了进去。

风雨明的惨叫声,压倒了四座大型风系符阵全力以赴的轰鸣。

僵持数秒,他终于支撑不住,“咕咚”一声,整个人被吸入燃料输送管道的尽头,跌入了熊熊燃烧的反应炉鼎之内。

反应炉鼎发出了猛烈的震荡,里面似乎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十几秒钟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李耀看了一下时间。

此刻,距离他将风雨明拖入动力舱,只过去了五分三十二秒。

他的神念感知到了大量晶铠正在源源不断的涌来,不顾一切打通道路。

李耀合上面铠,黑色的头盔上只露出呈“品”字形构造的三枚赤色晶眼,消失在动力舱角落里的黑雾深处。

三分钟后,随着一声巨响,通往动力舱的道路终于被打通。

大批星盗一拥而入。

“明少!明少!”

“这是——”

全面搜索之下,这些星盗并没有发现风雨明的踪迹,却是透过浓烈的烟雾,发现在动力舱的四壁、地板和天花板上纵横交错的管道之间,紧贴着无数小小的法宝,触发符阵激荡之下,散发出的点点灵光,一闪一闪,犹如被他们杀戮的冤魂睁眼,死死盯着他们。

“轰!”

动力舱中,火光冲天,一场比刚才猛烈十倍的爆炸,如张牙舞爪的巨兽,用火焰触手将星舰中后部,彻底绞了个稀烂!

失去绝大部分动力,不但星舰停止了前进,绕着圈打起转来,灵能护盾就像是烈日暴晒下的肥皂泡,瞬间炸裂,就连星舰内部的照明都出现了问题。

无数舱室一个接一个陷入黑暗。

即便是拥有一定自主灵能来源的舰桥,亦处在一团幽幽的荧光之中。

李耀蜷缩在舰桥上方,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像是一头蛰伏的蝙蝠。

舰桥上乱作一团,战舰操作人员虽然大多是炼气期和筑基期的修真者,但基本上都是管理型,主要职责是操纵星舰,而不是贴身肉搏。

玄骨战铠在身,李耀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全部解决他们。

李耀的目光,投向舰桥中央。

在四周一片昏暗之时,舰桥中央却是矗立着一尊如参天大树般的主控晶脑,五光十色,熠熠生辉。

粗大的晶线如树枝和藤蔓,向四面八方蔓延,顺着天花板上的晶线管道,流向了星舰的每一个角落。

这就是李耀最想得到的东西。

准确说,是主控晶脑的存储晶片组。

那里面一定存放着大量飞星界的星图,包括各种官方渠道所不掌握的秘密航线和临时补给点。

对一名星盗来说,这是他们躲避修炼宗派搜索,在星海中纵横驰骋,兴风作浪的最大依仗。

在星君庙,通过官方渠道得到的星图太过粗劣,只是大致标明了飞星界的几大星域和大型星堡,根本无法用来指导星舰航行。

能够从经验丰富的星盗手中,夺取一张秘密星图的话,火花号的行动力就大幅提升,可以单枪匹马在飞星界中闯荡了!

看着下面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的星盗,李耀冷笑一声,纵身跃下!

血刀出鞘,利爪闪光,三联装六管旋转轰击炮发出如雷霆咆哮,李耀如一道夹杂着雷电的飓风,一路横扫,摧毁目光所及的一切!

……

星海深处,一艘残破至极的星舰正在倔强地狂奔。

用“千疮百孔”已经不足以形容这艘星舰的状况,它就像是从古战场中随便捞了一些残来,胡乱拼凑在一起,又不管三七二十一,强行往屁股里塞上了几台强劲无匹的动力符阵,像是放屁一样,连连爆发出一团团赤红色的巨大火球,就这样乌烟瘴气,横行霸道地前进,浑然不在乎下一秒钟是否就会解体。

每一艘星舰在炼制时,总是遵循一定的设计风格。

或者优雅,或者诡秘,或者凶残,或者简洁。

而这艘星舰的炼制风格是如此浓烈,就算被蹂躏到了这般田地,依旧能带给人无比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一眼就把它认出来。

这艘星舰的炼制风格,是“愤怒”!

一看到这艘星舰,就会让人想到一头愤怒的公牛。

令人情不自禁猜想,能够驾驭这样一艘星舰的人,一定有一对愤怒的眼睛,有一双愤怒的拳头!

舰首两侧,十分夸张地支楞出了两支长达百米的大角,就像是锐不可当的牛角一样,在黯淡的星光照耀下,绽放出了暗金色的光芒,上面还缭绕着一圈一圈的血纹,血纹之间布满了错综复杂的符文。

不知道这两支大角,究竟只是装饰,亦或是一件强大的法宝。

不过其中一支大角已经从中折断,露出白生生的断口。

另外一支大角上也是磕磕碰碰,伤痕累累,犹如一柄布满了崩裂的百战军刀。

在两支大角下方,如猩红独眼般的舰桥内,一名身高超过两米,胡子拉碴的中年巨汉,在指挥椅上盘膝而坐。

他就像是刚刚被人从垃圾堆里提出来,模样十分邋遢,原本是铁灰色的战斗风衣上布满了撕裂、窟窿、腐蚀痕迹以及黯淡的血块。

他像是十天十夜没有合眼,耷拉的眼皮下面糊满了眼屎,连带着淡灰色的双瞳也没什么神采,粗糙的脸颊上却是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哪怕双唇抿紧时也像笑得没心没肺,更何况他的嘴唇就很少有合上的时候。

“终于抓到你们这帮千刀万剐的王八蛋了……”

当风雨狱的星舰重新出现在搜索光幕的右上角,一连串数据和信息如瀑布般轰落时,邋遢巨汉的灰色瞳孔中,两道金芒一闪而逝。

“兄弟们!”

邋遢巨汉从指挥椅上一跃而起,这时候才能发现,在铁灰色的战斗风衣下面,他只穿了一条花花绿绿的沙滩短裤!

邋遢巨汉浑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扯着喉咙,唾沫横飞,“追了这帮王八羔子两个多月,总算把他们都按倒在了砧板上,连裤子都扒了下来,就等着咱们为所欲为!”

“我知道咱们已经弹尽粮绝,筋疲力尽,也知道很多人都身负重伤,实力大减!”

“不过,我更知道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等着今天,等着把这些披着人皮的杂碎,统统撕成碎片!”

“十分钟后,进入攻击范围,战斗准备!”

“我们的灵能已经耗尽,舰炮彻底哑火,不过别在乎这些细节!”

“用你们的刀剑、牙齿和拳头,告诉这些杂碎——”

“大角铠师团,又追上来啦!”

邋遢巨汉狂吼乱叫,周身涌动着一道淡青色的火焰,火光凝结成了一套淡青色的晶铠,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右肩甲上那支冲天而起的巨型冲撞角

套上这件重型晶铠之后,邋遢巨汉就像是一头犀牛,狂怒的犀牛!

在他面前悬浮着四五张光幕,显示着晶铠突击舱中的场景。

上百名五大三粗,和他一样野蛮强横的壮汉,一起咆哮嚎叫,如滚滚雷音,令人胆战心惊,怀疑这艘星舰是否下一秒钟就会被声浪彻底撕裂。

就在这时,搜索光幕中传来一道诡异的波动,几排数据发生了大幅跳动。

邋遢巨汉一愣,将光幕不断放大,却见风雨狱星的前方,爆出一团璀璨夺目的光球,犹如一朵七彩纷呈的蟹爪菊,在星海中冉冉绽放。

“什么情况?”

“这帮杂碎,不等老子去捅他们的屁股,居然把自己的舰桥给弄爆掉了?”

大角铠师团团长雷大陆,用力挤去了一坨眼屎,盯着光幕看了一会儿,不可思议地说道。(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