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二百二十九章 死亡训练营

运输舰的一角,李耀聚精会神地盯着晶脑光幕,抓紧最后几分钟,学习入营须知,对雷霆训练营进行深入的了解。

了解越多,他的眉头就皱得越紧。

“难度还真高啊!”

良久,李耀咧嘴一笑,喃喃道。

在四大训练营中,雷霆训练营是最严酷的一个,又有“死亡训练营”的称号。

“死亡”二字,一方面是说训练营中有许多贴近实战的训练科目,危险性极高,甚至有一定的伤残和死亡概率,在入营之前签订的训练合同上,全都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地写出。

雷霆训练营,只对勇敢者开放,不是为胆小鬼准备的。

另一方面,也是指极高的淘汰率。

雷霆训练营,分为内营和外营,其中外营专门面向炼气期修真者,通常每一期会招收一百名学员,而三个月之后,只能留下十个。

淘汰率高达90%,比大荒战院武斗系的大部分课程,难度更高!

这种残酷的训练风格和超高的淘汰率,反而打响了雷霆训练营的名气,无数修炼狂人都愿意支付大笔费用,就为了得到一枚闪闪发亮的“雷霆铠师”认证徽章。

这些学员,既然支付得起高昂的学费,将来更有可能驾驭价值数十亿的晶铠,要么是出身豪门的贵公子,要么是修炼宗派大力培养的未来之星,要资源有资源,要实力有实力,和李耀以前遇到的对手,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一百人,都是真正的高手,和赵天冲、鲁铁山这些大一新生,不可同日而语。”

“其中不少人,已经有一定的晶铠驾驭经验,不像我,完全没有接触过,是彻底的菜鸟。”

“想要在这样一百名强者里杀进前十,难度不小啊!”

正想着,运输舰轻轻一震,在绿洲旁边的戈壁滩上降落。

李耀和另外十几名学员,走了下来。

此刻正是午后,一天中最闷热之时,戈壁滩上无遮无掩,强烈的阳光直射下来,刺得人皮肤发炸。

明明不远处就是绿洲,他们这些学员,却要在大太阳底下等候。

运输舰卷起大片尘土,呼啸而去,却是没有一名工作人员出来接应。

随着另外几艘运输舰起起落落,戈壁滩上的学员逐渐多了起来。

李耀暗中观察,绝大部分学员都超过了二十五岁,在真正的修罗场中厮杀过,神色都十分精悍,完全没有大学生的青涩和稚嫩。

虽然大家都用敛神术将实力隐藏起来,但是看他们在大太阳下面站了几个钟头,浑身上下一点汗珠都不冒,李耀就知道,不少人的实力,都达到了炼气期高阶。

说不定,他的实力是一百名学员当中最弱的。

绝大部分学员都目露精光,十分警惕地扫视着未来三个月的竞争对手。

当感知到实力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对手时,就毫不掩饰地释放出了敌意。

训练营,和学校、宗派不同。

学校、宗派里的师兄弟,大家都是一个利益团体,竞争再激烈,终究有几分香火之情,有点儿集体荣誉感。

就像李耀和赵天冲、鲁铁山之间,虽然也有竞争,但大家都是大荒战院的师兄弟,遇到大事,还是会团结一致,齐心协力的。

训练营就不一样,是赤裸裸的交易,彼此之间没有半点儿关系,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一百个学员,只有十个能笑到最后,所有人都是敌人,一有机会,就要将别人淘汰!

这是所有学员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李耀正琢磨着,眼前忽然一暗,太阳仿佛被一片巨大的乌云遮住。

眯起眼睛一看,却是一名身形高大,灰色眼珠,脸庞如岩石雕刻出来一般尖锐的青年。

这名青年脸上,略带诡异的笑容,闪闪发亮的目光,倒像是猫儿抓住了老鼠,却不急于一口咬死,反而要好好玩上半天。

“大荒战院,李耀?”

灰眼珠青年挑了挑眉毛,淡淡问道。

李耀十分敏锐地听出了一丝敌意,挺直腰杆,和青年对视:

“你是?”

“深海大学,战铠系,原野石。”

灰眼珠青年不紧不慢地说。

李耀皱眉,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

“你不认识我,我却对你略有耳闻。”

原野石冷笑道,“我的姐姐原野雪,是超新星江圣的真传弟子,九星连环之一,我从她那里,偶尔看到过一份你的资料,知道你是一名炼器天才,最近大出风头,在注册炼器师考试中,压得我们深海大学抬不起头来。”

“只不过,这雷霆训练营,是我们铠师的地盘,你不好好当自己的炼器师,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来晒太阳。”

面对咄咄逼人的问题,李耀懒洋洋地回应。

原野石眼中电芒一闪,正欲开口,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却是一辆外表狰狞,如骷髅般的飞梭车疾驰而至。

“教官来了!”

有人叫了一声。

原野石脸色一变,一字一顿道:

“你们炼器师之间的恩怨,和我无关,我也懒得理会。”

“不过,我很不喜欢你说话的方式。”

“或许你是一名炼器天才,并不代表你在铠师的世界里,也可以这么狂妄。”

“从今天开始,我会牢牢盯着你,一有机会,就把你淘汰!”

说着,他用弯刀一般的目光,狠狠剐了李耀一眼,回到了人群中。

此刻,骷髅造型的飞梭车上,一名中年壮汉一跃而下,还未落地,地面就轰出了两个入木三分的脚印,恍若一块万吨巨石狠狠砸落,山摇地动,卷起漫天烟尘。

“好强的气势!”

“起码是筑基期高阶!”

不少学员小声议论。

烟尘散尽,出现在众人中间的,是一名身材矮胖,相貌奇丑的壮汉。

此人头顶大部分地方都油光发亮,偏偏头顶心长着一撮冲天而起的头发,而嘴唇上,又有两撇乌黑发亮,如黑色弯刀般的胡须。

乍一看去,这三撮毛就吸引了大部分的目光,令人忽略了他的真正模样。

不少学员忍俊不禁。

三撮毛壮汉的目光却似闪电般凌冽,微微一扫,就令所有人后脑勺发凉,喉咙仿佛被死死掐住,笑意都憋死在了肚子里。

“我叫茅锋,是雷霆训练营外营的主管,也是你们接下来三个月的总教官,更会成为你们最恐惧,最厌恶,最咬牙切齿,恨不得碎尸万段的可怕存在!”

茅锋双手背负,不紧不慢地在学员中间踱步。

走到一人面前,就和那人狠狠对视。

不出五秒,学员总是呻吟一声,败下阵来。

茅锋这才心满意足地冷哼一声,向下一名学员走去。

声音不高,却在戈壁滩上的大风中,清晰无比地传到了每一名学员耳朵里。

“你们的资料,我全都看过,你们都是天之骄子,万里挑一的修炼天才,不但背景深厚,自身的实力,也是出类拔萃。”

“你们中的很多人,参与过无数次的血战,亲手格杀上百头妖兽。”

“更有不少人,早就接触过晶铠,甚至有一些人,还是各大院校的战铠专业学生,趁着暑假,来雷霆训练营提升自己。”

“可是,到了这里,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我不管你们是谁,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也好,是宗派里的中流砥柱也好,是沙场上的战斗英雄也好,一切身份、地位、过去,在这里全都没有意义!”

“在雷霆训练营,你们就是最普通的学员,连名字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从一到一百,你们只需要一个编号!”

“我会对你们实行最严酷,最残忍,最暴虐的训练,只要你们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或者动摇,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淘汰!”

“不过,大部分人都撑不到被淘汰,就哭着喊着要自动退出了!”

“记住,晶铠,是法宝中的法宝,而铠师,就是修真者中的修真者!”

“一名铠师,永远要冲在战场的最前面,永远要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每天不死上三回五回的铠师,就不是一个真正的铠师!”

“雷霆训练营,只训练真正的铠师,没有这样的准备,趁早滚蛋!”

说着,茅锋走到了李耀面前,闪电般的眼神,狠狠劈进了他的脑海。

“好强的精神力量!”

李耀感觉到,这个茅教官的精神力量,比当初在魔蛟岛上遇到的三目猿,还要强大几百倍。

若非他的神魂被欧冶子反复荡涤、淬炼,恐怕连半秒钟都坚持不住。

李耀咬紧牙关,和茅锋对视。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十秒!

整整十秒钟之后,茅锋两道弯刀也似的胡须往上一翘,恶狠狠道:“你叫什么?”

“报告教官,我叫李耀!”

李耀昂首挺胸,按照入营手册上的要求,大声说道。

“原来是你!”

茅锋咧嘴一笑,环视四周,大声道,“我刚才说过,咱们这一班藏龙卧虎,都是天之骄子,就连这个最不起眼的小家伙,都大有来头!”

“你们恐怕还不认识,就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咱们这一班,最年轻,修为最低的一位学员。”

“他,也是一个狠人!”(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